人民币购买力在快速下降,如何把握投资机会?

<- 分享“加拿大房产投资”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加拿大房产投资


 “中长期来看,一个国家的汇率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一是国家货币购买能力,二是国家出口竞争能力。从货币购买能力来看,人民币购买力下降速度较快;从出口竞争力来看,如果不以更高附加值,有创新含量的产品为主,人民币很难保持长期升值基础”。哈继铭在“2016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做了详细阐述。



他举例称,曾有一个司机经常把他从香港接到深圳,在2004、2005年时,司机会在深圳吃早饭然后去香港接,而现在司机在香港吃早饭,因为深圳太贵。


同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楼下小咖啡馆1993年一小杯咖啡价格4毛9,今年4月价格是9毛9,20多年时间涨了一倍,“而1993年到现在,中国一碗豆浆现在多少钱?”他反问。


出口竞争力方面,哈继铭表示,可以用单位劳动力成本来看,中国单位劳动力成本在90年代时很低,那时泰国是中国的5.4倍,现在泰国是中国的0.7倍,当时印尼是中国2倍,现在是中国0.3倍,“也就是说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出口,将来的优势将来会逐渐逐渐丧失,如果出口不以更高附加值,有创新含量的产品为主,那国家货币很难保持长期升值基础”。


以下为发言实录


哈继铭:我想从财富管理的角度谈谈我对波动性的理解以及在波动性很大的这种情况下,如何规避风险,同时把握机会。


首先,我想谈一下美国的情况。


其实,当一个市场增长的时间很长了,估值已经达到相当高的位置的时候,往往波动性就会增加。因为有更多的人愿意在这么一个比较高的价位获利,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比较大的波动。


我们看一下美国的股市,从2009年一季度到现在,已经涨了2倍,历史已经有了7年,这个从历史上来看,也是第三长的一个上涨周期。


具体来看美国的这个估值,如果你把战后近70年的数据拿来做一个梳理,你可以把各种各样的指标,PE、PB、价格现金流等等指标,来加以分析,并且把估值分为十个分位,第一分位的时候,是最便宜的,第二分位贵一些,第十分位是最贵的。


现在美国的股市处于第九分位。第九分位是不便宜的,SP500的市盈率也在17、18倍。从历史上来看,当然,到过各个分位的次数有很多次,同样在第九分位的时候,股价在未来进一步上涨的概率,依然是高于60%。


但是,幅度非常有限,就在3%左右。但是很有趣的一个结果是在第九分位的时候,波动性会很大,一年当中出现5%的回撤概率高达100%,几乎是铁定的,一年中肯定会有5%的这么一种回撤。


一年当中回撤幅度达到10%以上的概率也高达百分之六七十。其实我们在去年和今年都已经看到美国股市出现这种大幅度的回撤。所以这应该说是目前的估值水平下,在目前的增长周期,经历了七年以后,投资者对此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另外,也有一些股市,比如像中国这样的股市,它可能并不是说经过了一个好多年的牛市之后,波动率的增加。中国很显然,去年出现股灾以后,已经结束了历时差不多一年左右的牛市。现在应该是泡沫破灭之后的一个阶段,在2700、2800左右,没有到3000的水平。


但是为什么波动性还是会比较大呢?我觉得可能中国有自己的原因,除了刚才几位嘉宾谈到的一些因素之外,我想谈一个原因,就是当一个经济实体部门投资收益在下降,就是挣钱越来越难的时候,而这个经济又是流动性非常充裕,货币增速很快,不差钱,这样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资本市场的动荡,因为很多资金就拿去在虚拟部门谋求回报,而虚拟部门的回报,如果没有实体经济的支撑,可能上涨也只是昙花一现。


从这种角度,从我们财富管理的角度来看,如何规避风险,把握机会?


我觉得是这样,刚才我谈的美国市场的情况,其实也给我们一个提示,就是一年当中,它可以出现比较大的回撤的时候,往往是我们把握投资机会的最好时刻。


因为从全年来看,它毕竟上升的概率还是在60%以上,尽管全年来看幅度并不是很大,但是一旦出现5%甚至10%以上的回撤,这就带来一个介入的加仓的机会。


尤其是这种回撤,可能并不是基本面因素造成的,而是由于外在的因素,而这种外在因素,对于美国经济、美国的资本市场、美国的金融体系的影响,实质上是非常有限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把握住机会,及时加仓,将来的胜算是比较大的。


我们对此也做了一下分析,就是说在去年8月份和今年1月份,都看到过美国股市的下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汇率还有资本市场的波动,带来了全球资本市场的这种反应。


这就很有必要让我们来看一下中国对全球各国的经济,对哪些国家的影响比较大,哪些国家的影响比较小?我们的一个研究结论就是对于大宗商品出口国的影响比较大,还有对一些向中国出口中间商品的国家影响也比较大。


中国是贸易大国,有很多产品是从一些国家和地区进口,然后加工组装后或内销或再出口,这类国家影响也比较大。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受到影响是很小的,比如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占美国自身GDP只有0.7%,韩国是10.3%。


美国银行对于中国经济的这种暴利程度,就是用美国银行的资产在中国的占比来计算的话,也只占到0.8%,美国SP500,占总销售也就是2%。


也就是说,刚才是从总量来看,如果看美国的股市,有些板块对中国的暴露程度是非常小的,比如说像美国的互联网行业,目前还没有盈利的迹象,但是在中国股市调整的时候,你看到美国的互联网企业也有很大的回撤,这种机会我觉得要及时把握的。


当然这跟政策有关,我们是不时有足够的机会和渠道,可以让中国的投资者,机构也好,散户也好,能够投资到境外,把鸡蛋放到更多、更大的篮子里面,这是监管当局应该考虑的问题。我就先谈这些,谢谢大家



从投资角度,有能力的人可以考虑一下海外渠道,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有利于分散风险。


但从经济发展角度,这些年人民币购买能力为何下降如此之快?在面临老龄化加剧、有效劳动人口减少的压力下,怎样才能提振我们的实体经济,提高我们产品的全球竞争力?这,才更关乎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


作者:哈继铭 来源:财经网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