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权法案获支持 华人家长抗议 忧子女入学受歧视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4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白人女生费舍尔(Abigail Fisher)起诉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录取歧视一案,美国最高法院于6月23日做出判决。7名大法官以4-3的投票结果,决定支持德州大学根据平权法案设立、考虑种族因素的录取政策。
这是费舍尔诉德州大学一案第二次被送上高院。2013年该案首次被送往高院,即被退回下级法院进行审议。

而从一开始,这起案子就引起了在美华裔的极大关注,近两年受到许多华裔支持的对哈佛等常春藤名校的申诉,也可说与这个案件的判决结果密切相关。美国中文网驻全美各地的记者今天就此采访了各领域的人士。
反对判决者:
这是黑暗的一天
受到判决结果直接影响的,自然是亚裔学生。德州的一位家长周滨就表示,对两个儿子未来考大学的前景很担忧。
我两个儿子现在在读初中,在德州,UT Austin(即费舍尔案中被告方)是这里最好的大学了,本来他们俩都是要报考Austin的,也上的非常好的公立中学,但是现在我们有点担心了,现在按照11%的quota,很困难很困难。
哈佛申诉的发起人、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今天直言,对亚裔孩子来说,今天很不幸,是很黑暗的一天。
很遗憾这些大学录取时不把我们的孩子作为优待对象,反而变成了歧视对象。像常春藤大学利用种族配额,利用种族的成见、歧见,还有对亚裔制定专门的高标准,这是在惩罚我们亚裔孩子......它不能根本性解决落后社区中小学教育落后的问题,这样对非裔和西裔的孩子也是同样的不幸。所以我说这是双刃剑,既害了亚裔孩子当作替罪羊,又把非裔孩子、西裔孩子提高教育的机会减弱了。不到完全消除这些歧视,我们不会停止。
旧金山湾区的教育从业者王耀明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高院的判决是一个倒退的举动。
昨天加州参议院教育委员会刚刚通过了AB1726法案,现在民主党人努力要使这个法案通过,如果这个法案要求收集的数据,是作为以后平权法案卷土重来的用途,那对全美国来说,都是一个倒退。今天高院的这个选择,也等于是在开倒车。今年是大选年,如果希拉里上去,再选一个更加liberal的大法官,可能会更加倒退。
波士顿华裔家长张先生也对结果感到遗憾。

来自波士顿的亚裔教育联盟成员、同时也是一位华裔学生家长的李双表示,高院的判决并不代表平权法案就是正确的,华人需要继续抗争。
不管是亚裔,还是欧裔、拉美裔、非裔,如果他很勤奋地努力,那这种学生应该受到优待。如果仅仅因为他是非裔或者拉美裔,他的家庭其实是上层收入水平,只因为他的族裔就降低分数,这是没有道理的。下一步就是继续争取,继续发声,继续通过各种渠道抗议,没有事情是一蹴而就的。
华人家长会会长朱宝玲也认为,现在讲求的平等,似乎有悖平权的初衷。
我个人觉得平等应该是立足点的平等,就是说大家有同等的机会去发展,至于怎么发展,能不能掌握这个机会,根据一个人的智慧和努力,达到的程度不相同。而不应该是齐头的平等,就是一刀切得都一样,现在就有点像是齐头的平等,这不是教育平权的本意。
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主席薛海培则认为,由于平权法案涉及的不只是高校录取这一面,因此不能单纯说这个结果是好还是不好。
我的心情可以说不是很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之所以这样,原因是我觉得这个Affirmative Action对我们少数族裔、对华人、以及对这个国家,它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太好的一面。我觉得我们应该从一个比较动态的、比较全面的、特别是要有历史观的,来看待这个问题。 
支持判决者:
平权法案保证多样性
案件中的被告、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校长今天向该校师生发出邮件。
我对于今天的判决表示十分激动,这个结果承认了我校录取政策的合宪性。高院也肯定了我们对于发展学生多样性的努力,这也是为了所有学生的教育福利。学校对于卓越的追求,建立在为每一位学生提供高质量教育的基础上,多样性对此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主管多样性和社区活动部门的副主席Gregory Vincent今天就在高院内聆听判决结果。他说,判决确保了教育录取过程中学生的种族多样化,这给了德州大学以及所有美国高校一个指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胜利和里程碑。
我们在录取过程中,不仅仅是考虑成绩,还考虑学生各方面的综合素质。每年我们有5万多申请者,很多学生都符合标准,我们不仅看学业成绩,还有很多别的因素,来确保学生的种族多样性。的确有反对的亚裔群体,但也有支持的声音。我们的本科生中有17%是亚裔学生,这比全美亚裔人口比例高出很多。
纽约州参议员也认为,高院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们肯定了德州大学的做法,并且肯定了平权法案。我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决定,让每个学校前10%的学生有资格进入大学,为大学提供了必须的种族多样性。我认为我们可以在不伤害亚裔美国群体的基础上增加种族多样性,可以通过为低年级孩子提供益智才能项目来保持现有标准而不伤害到任何人。有些学校和地区没有这样的课程设置和教育机会,而我认为这是必须的。
与此同时,也有亚裔组织或个人对于高院的判决表示支持。今天,亚美法律援助处(Asian American Legal Defense and Education Fund)、亚美公义促进中心(Asian Americans Advancing Justice)、全美亚太裔律师协会(Nat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发表声明,对这一判决表示赞赏。声明中说:“高院的判决肯定了考虑种族因素的录取政策的重要性,这对于确保全美高校学生的多样性十分关键......法官承认对于种族的考量可能有利于所有申请者,其中也包括亚裔学生,而费舍尔认为学校歧视亚裔申请人的说法,并没有数据可以证明。德州大学的做法将继续使亚裔学生获益,也避免了基于'模范少数族裔'印象而对亚裔不利的陈见。”
华人家长会会长朱宝玲在认为现行政策对华裔学生存在不公的同时也表示,“如果一个学校里面80%都是亚裔学生,很多华人家长反倒不会愿意把孩子送到这个学校,这也不是一个健康的现象,因为华人学生没有机会和其他族裔的学生相处。
平权法案是什么?
为何华人频繁抗议?
20世纪60年代,随着平权运动的兴起,时任民主党籍总统约翰逊主张在大学招生、就业等情况下,对少数族裔、女性等弱势群体进行优惠照顾。

然而随着时代变化,这种扶持行动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在教育等领域实行的种族配额等政策也被批评为“逆向歧视”。从1978年“白人学生巴克诉加州大学案”打响反平权法案第一枪开始,在不少案例中,都有非少数族裔学生抗议自己被某所大学拒收,在成绩、课外实践等方面不如自己的少数族裔生却顺利被录取。

而受到平权法案冲击的不只是白人学生,近年来华裔学生也为此饱受困扰:在美国的亚裔、尤其是华裔学生普遍成绩高于其他族裔,但平权法案的种族比例设置,使得成绩的重要性降低,甚而出现了华裔学生的SAT成绩需要远高于非裔和西裔学生几百分,才能获得同等录取机会的情况。

在舆论压力下,加州早期通过第209号公投创立提案,规定大学招生不得考虑种族、肤色因素,因此成为美国第一个反平权法案的州。而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等高校也先后取消或修改了一些“逆向歧视”的项目。
反“平权”  未来何去何从?
近年来,拥护和反对平权法案的人都没有放弃努力。在力图恢复平权法案的行动中,最受人瞩目的恐怕就是2014年加州西裔参议员赫尔南德兹提出的SCA5法案,要求在公共教育领域恢复将种族性别因素作为招生考量的政策,最终这一修正案在加州众议院遭到否决。星期三刚刚在加州参议院教育委员会被通过的AB1726法案(亚裔细分法案),也被怀疑是为了SCA5卷土重来做铺垫,而遭到亚裔社区强烈反弹。
2014年3月,亚裔民众抗议SCA5法案。(美国中文网记者言洁予摄)

而在反对平权法案的道路上,先后有学生个人起诉名校录取不公;2014年底,著名社会活动家、律师布鲁姆Edward Blum则代表亚裔学生,起诉哈佛和北卡大学多年来在新生录取时歧视亚裔;受此鼓舞,2015年,全美60多个亚裔社团联名向联邦司法部和教育部提起对哈佛大学的申诉,并在今年将申诉扩大至布朗等其他常春藤盟校。
2015年12月,赵宇空及50多名华裔民众,在高院门口高喊停止歧视的口号,要求全面禁止在大学录取中的种族因素。(美国中文网记者崔菡摄)

目前反平权法案的努力在高院受挫,这无疑将继续对大学招生、也对亚裔学生造成不小的影响。而无论对平权法案持何种态度,从更广的层面来说,想要更充分地传递自己的诉求,或许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积极参政——无论是竞选还是助选、捐款等方式,都可以让自己、让华裔群体的声音更有机会被倾听。另外,如果华裔更主动而深入地参与到社会的各个方面,联合起各个族群,也可以增加影响力,从而争取更多权益。


美国中文网记者:李越,崔菡,言洁予,李若冰,葛迪之,李州,臧淼(实习)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