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娜娜转型成快餐偶像,是演艺圈的失败案例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沈河西)


在《是,尚先生!》这部新科神剧中,欧阳娜娜的傻白甜演技遭到网友群起围攻,真的有点心疼这个妹子。有点怀疑,她的团队里有靠谱一点的经纪人吗?这绝对是一次演艺路线规划的失败案例。这样的角色转换,对于一个以超凡脱俗的形象降临凡间的新晋女星来说,会构成一笔不小的负资产。


对于欧阳娜娜刷新傻白甜界珠穆朗玛峰般的演技,网友惋惜:为什么她不好好继续“友友娜”的古典音乐道路,而禁不起娱乐圈这个花花世界的诱惑?当然,我倒觉得,真正的问题还不在这里,而在于,欧阳娜娜团队制定的这条路线,过早过快地以娱乐产业的速度和逻辑,去消耗一个冉冉上升的古典音乐界的后起之秀。频繁地接商演,全国走穴演出,这不是音乐家的养成方式,而更像一个娱乐工业里被迅速催熟后立即投入市场售卖的快餐偶像。


阳春白雪的古典艺术和更大众化的流行娱乐之间并不是天然对立的,跳孔雀舞的杨丽萍也可以玩票去演梅超风。但这里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在于,杨丽萍没有因为演了梅超风而变成梅超风,戏演完她还去跳她的孔雀舞。而且更重要的是,杨丽萍在梅超风之前,已经在舞林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即便她在另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翻船,也丝毫无法撼动她在舞蹈界几十年摸爬滚打积累下的江山。




而欧阳娜娜的问题恰恰在于,她尚未在古典乐坛积累下足够的资本,远未到位列仙班的地步,就急着进入一个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进入娱乐圈之前,欧阳娜娜身上“大提琴家”的光环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脆弱得多。所谓“大提琴家”更多是媒体炒作,充其量也只能算“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神童。


年少成名有很大原因是年龄加分,但年龄本身尚不足以直接兑换为实际的乐坛声誉,神童与大师之间还隔着长长的距离。像欧阳娜娜这样,横冲直撞踏入娱乐圈,本以为她只是玩票,但没想到她变本加厉成为了一台追名逐利的绞肉机。一路忙着开巡演,上通告,演电影,演奏几乎成为副业。当然,欧阳娜娜可以在短期之内以加速度蹿红,但对于一个本来有长线潜力的未来巨星来说,这却绝对是一招错棋。


以欧阳娜娜的年纪,她还可以沿着高冷大提琴家的角色定位再高冷上至少10年,先在古典乐坛扎稳脚跟,磨炼心性,打造进军演艺圈的正资产。同时,以玩票性质偶尔客串角色。如此一石二鸟,两边通吃。这样一来,观众对于一个早已在古典乐坛功成名就的女神的拙劣演技不会呛声如此,反而为她勇敢涉足全新领域而击节赞叹。譬如影后张曼玉去唱歌,大诗人北岛去摄影,朱军去画画,王菲去演电影,因为主业的光芒足以名垂青史,反倒可以让大众对他们的副业不会报以过高期待,只以玩票视之,倒反而能收获掌声。




另一个路线错误在于,欧阳娜娜团队大概没有弄明白,当前娱乐圈的转型法则无非下述几种:一种是平移,如格蕾丝·凯莉从好莱坞影星嫁入欧洲皇家,继续女神传奇,丝毫没有违和感。


另一种是上升,即逆袭。如黄晓明从被黑身高、被黑英文烂成功变身成男神,如范冰冰从金锁变身范爷。事实往往是这样,先前有过太多被黑、被呛黑历史的明星,日后反倒能逆袭成男神女神,因为跌到谷底也就预设着反弹的可能。


逆袭是今天的主流想象,也成为娱乐圈转型法则中最为通行的一条。人生如此艰难,上升渠道如此狭窄,我们迫切需要想象逆袭的故事来填充现实生活里的缺失。


第三种转型便是从高处下落,即所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但在充斥“逆袭”饥渴症的国家里,这样的故事太不符合国情了,观众不会买账的。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像欧阳娜娜这样,从高高在上的公主”堕落“成一个傻白甜的,放眼今天的娱乐圈真的很难找到第二个例子。


想到一句话:既然是朽木,就不必去认同聚氯乙烯,这是朽木的尊严和自在。朽木尚且有尊严,欧阳娜娜这样的上佳材质,为什么要去重走比她起点低得多的同行们走过的道路呢?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电影版《北京爱情故事》,欧阳娜娜演绎大提琴元气少女。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