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耳畸形?你无需恐惧!

<- 分享“澳大利亚人工耳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澳大利亚人工耳蜗


导读
内耳畸形种类繁多,病因形成及其复杂,检查方式以及治疗手段都有别于一般的耳聋患者,澳科利耳公司特别为大家整理出本文,深入浅出地向大家介绍内耳畸形的情况,让我们一同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概念:

先天性内耳畸形,又称先天性迷路畸形(Congenital Malformation of Labyrinth)是胚胎发育早期(胚胎第3-23周)受遗传因素、病毒感染或药物及其它不良理化因素影响,致听泡发育障碍所致,是造成先天性聋的重要原因,其中又以遗传性聋居多。


◇组织学病因:

正常内耳从组织学上分为骨迷路和膜迷路。骨迷路包括前庭、骨半规管、耳蜗,膜迷路包括位觉斑、壶腹嵴、内淋巴囊和膜蜗管。内耳畸形可发生在骨迷路和膜迷路的任何部分,其中20%为骨迷路畸形,80%为膜迷路畸形[1]。也有研究指出,内耳畸形包括骨性畸形、膜性畸形以及细胞水平的异常[8]。


耳蜗多于胚胎中期发育至成人水平,出生后不再变化。内耳发生于胚胎第4 ~ 8 周,8~ 16 周发育,16 ~ 24 周完成骨化[2]。内耳膜迷路起源于原始外胚层,是耳部发育最早的部分。胚胎第3 周,胚胎头部菱脑两侧体表外胚层增厚形成耳基板,是听泡的始基。耳基板逐渐向中胚层凹陷,形成听窝,内陷继续发展,约在胚胎4 周半时,开口完全闭合,与外胚层脱离形成听泡。听泡延长,约胚胎第5 周,其上端形成一管状小室,并进一步发育成内淋巴囊和内淋巴管,其下端大部分成为椭圆囊球囊室,椭圆囊球囊室腹侧发育成球囊,背侧成椭圆囊。椭圆囊、球囊、内淋巴管于胚胎11 周发育完全。胚胎第5 周听泡的背侧出现三个乳头状隆起,隆起的中心逐渐吸收,到第9周时变成三个半规管。胚胎第5 ~ 6 周听泡腹侧形成单一隆起,发育成蜗管。12 周时蜗管基本发育完全。8 周时中胚层组织穿行包绕正在分化的听泡,成为软骨性包囊。继而蜗管两旁的软骨逐渐吸收,形成鼓阶、前庭阶、蜗孔。于16 ~ 24 周,软骨包囊逐渐完成骨化[3]。妊娠第26-28周听毛细胞和听神经很大程度上已经发育完全,因此正常胎儿在出生前2.5-3个月就能听到声音[4]。所以,在不同妊娠阶段出现内耳发育停滞就可出现不同的内耳畸形类型[5]。


◆先天性内耳畸形的分类:

1、Michel 畸形:骨迷路完全未发育,耳蜗、前庭、半规管缺如。


2、耳蜗未发育:耳蜗缺失,前庭、半规管发育正常或畸形。


3、共腔畸形:前庭、耳蜗共腔成囊状,半规管发育正常或畸形。


4、耳蜗发育不全:耳蜗发育小,仅见单一或更少的耳蜗周数,前庭、半规管发育正常或畸形。

5、不完全分隔Ⅰ型畸形(incomplete partition type Ⅰ,IPⅠ),亦称囊状耳蜗-前庭畸形,耳蜗缺少蜗轴及骨螺旋板呈囊状,伴有囊状前庭,但二者不共腔,MRI显示可呈现“雪人征” [7]。


6、不完全分隔Ⅱ型畸形(incomplete partition type Ⅱ,IPⅡ),即是Mondini畸形,耳蜗基底周发育正常,中间周、顶周相互融合呈囊状,典型畸形伴有前庭及前庭导水管扩大。


7、不完全分隔Ⅲ型畸形(incomplete partition type Ⅲ,IP Ⅲ),内耳道基底部球形膨大,缺少耳蜗底转与内耳道底的骨性分隔,前庭、半规管发育正常或畸形。

8、前庭、外半规管畸形(vestibule-lateral semicircular canal dysplasia):前庭扩大,外半规管短小,或两者融合呈囊状,耳蜗及其他半规管发育正常。


9、大前庭水管综合征(large vestibular aqueduct syndrome LVAS),在颞骨轴位CT上测量前庭导水管中段最大径超过1.5mm、前庭导水管外口宽度>2.5mm[6],前庭扩大或发育正常,耳蜗和半规管均发育正常。

◇检查:

先天性内耳畸形种类繁多,不易诊断,治疗困难。目前主要根据听力学表现和影像学检查进行诊断[6]。通过高分辨率CT可以看到骨迷路畸形,内耳MRI可以显示膜迷路内水充盈图像,清晰地显示扁平耳蜗、耳蜗第2圈与顶圈间隔缺损,以及半规管、前庭畸形。近年来应用于临床的内耳MRI三维成像技术可以从不同角度观察膜迷路形态。


◆治疗:

目前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如有残余听力,可佩戴助听器后进行语言康复。无残余听力或极重度聋的患者经术前评估后可行人工耳蜗植入[6]。人工耳蜗植入是目前解决重度、极重度先天性感音神经性聋听力重建的唯一手段[8]。先天性内耳畸形既不是人工耳蜗手术的禁忌症,又并非所有的先天性内耳畸形都可从人工耳蜗手术获益。术前必须详细了解患者内耳畸形的严重程度,这不仅决定了患者能否进行人工耳蜗植入,也决定了手术方式和电极的选择,并且对术后干预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科利耳为您带来的更多选择:

内耳畸形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澳科利耳公司真正做到“因耳而异”,一整套完整的“科利耳电极选择哲学”让你从此无需惧怕内耳畸形。






◆参考文献:

[1] 黄选兆.汪吉宝.实用耳鼻咽喉科学.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985 - 989.

[2]  姜泗长.耳解剖学与颞骨组织病理学.第1版.北京: 人民军医出版社,1999: 32 - 42.

[3]  孙宝春.内耳畸形影像学诊断及分类的研究进展. 医学信息,2011,05,1958-1959.

[4]  Jackler RK,Luxfor WM, House WF.Congenital malformations of the inner ear: a classification based on embryogenesis. Laryngoscope,1987,97:2-14.

[5]  王玲,周永青.先天性内耳畸形.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2015,4:220-224

[6] 田勇泉,韩东一,迟放鲁,孙爱华等.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309.

[7] Sennaroglu L, Saatci I,A new classification for cochleovestibular malformations. Laryngoscope,2002,112:2230-2241.

[8] 李幼瑾,杨军,李蕴.感音神经性聋患儿中先天性内耳畸形的构成、影像学及临床听力学特征.临床耳鼻喉头颈外科杂志,2011,1-5.

[9] 王林娥,曹克利,郑振宇.Mondini内耳畸形患者的多通道人工耳蜗植入.听力学及言语疾病杂志,2005,13:83-85.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