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取证7天 揭秘邵童命案背后的故事

<- 分享“RCH走进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5 RCH走进美国




来源/侨报网(ID:chinapress)    授权发布

尘埃落定。从案发到开庭宣判,邵童案(上图为受害人邵童 )走过了近两年的时间。在得知被告人李向南一审被判无期的消息后,《侨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邵、李两家的亲属,以及双方的律师,为您揭秘邵童命案背后的故事。


和命案初发时记者电询李向南在哪时的情形一样,李向南的父亲沉默片刻后,只说了一句“你打错了吧”,便挂了电话,语气显得格外低沉。而邵童的表哥周先生只用了一句“不满意这个结果”来回答记者的问题。


据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任世新介绍,虽然李家、邵家在民事诉讼方面达成了和解,李家赔邵家200万人民币,但邵家仍很难接受女儿离开的事实。


而李向南的刑事辩护律师盛少林则表示,不清楚李家是否会继续上诉,也不对此结果发表任何意见。在庭审现场,他曾就美国警方移交给中方的物证及访谈报告“能否作为证据”表示过质疑。


一起跨国刑事案件,证据被认为是定罪和量刑的关键,直接关系到了法庭上双方唇枪舌战的焦点之一——“李向南是否属于预谋杀人”。


在开庭前,去年12月底,赴美调查取证的工作组成员之一、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金兴聪表示,对于美方侦查机关提供的证据,中方在使用前均通过了公证和认证,他还透露,李向南的供述曾出现与案情调查不符的情况,经测谎仪测验,发现李在说谎。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美双方的调查取证就是完美的,据金兴聪介绍,受害人邵童有两颗牙齿掉了,一开始美方侦查人员说“没找到”,可在移送的物证中,牙齿又出现了。当时中方将情况反馈给相关部门后,并未收到结果。


李家可能会上诉

“不排除李家会上诉的可能性,”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任世新就邵童案一审的判决这样说道。他认为,这样的结果与李向南家的预想可能有些不同。但他也表示,即使李家上诉,维持一判结果的可能性仍较大,“除非出现重大误判。”


尽管这样的判决结果早在预计之内,但悲恸不已的邵童父母未前往温州,拿回这份与他们女儿之死息息相关的判决书。邵童的表哥在微信上对《侨报》记者直接表达了“不满意”的态度。但在任世新看来,这样的判决结果是在“合法、可理解的范围内”。


从2015年年底,任世新开始担任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据他介绍,即使邵家不与李家达成民事协议,“李向南判死刑的可能性也很小”,“公检那边有种说法是,因此案涉及中美司法合作,要从人道主义出发。”


另外,与李家达成和解,撤回附带民事诉讼的那一天开始,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似乎邵家已“原谅”了李家,无形中为另一个年轻的生命李向南增加了活下来的筹码。据任世新介绍,李家赔偿了邵家200万人民币。


据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6月22日,轰动一时的留美女大学生邵童被杀案,在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


此前,在庭审现场,曾让律师和公诉人唇枪舌战的三个问题中至关重要的两个——“李向南自首行为是否成立、是否属于预谋杀人”有了最后的结论,也成为了予以轻判的原因。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向南因感情纠葛掐死被害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


虽然李向南畏罪潜逃8个月, 归案后避重就轻,社会影响恶劣,但本案在起因和性质上属于恋爱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此外,李向南有自首情节,在法庭上有强烈悔罪表现。


对于这样的结论,李家和李家的代理律师盛少林都保持了沉默。但从李向南父亲接电话低沉的语气来看,他们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结果。



22日,李向南被带入法庭。(温州都市报)


缓慢启动的中美合作


“李向南去了哪里”?“你们能不能查下李向南去了哪里”?在确认邵童遇害后,邵童的父母曾这样问过《侨报》记者。据邵童的母亲介绍,她曾哭着打电话去李向南家询问,谁知道电话刚接通,对方也哭着说不知道。


“邵童案”作为中美合作侦破的跨国刑事案件的典范,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内,这件备受关注的命案成了一桩悬案。一边是社交媒体上七嘴八舌的舆论声,一边是停滞不前的案情进展。


据邵童父亲介绍,在得知邵童失踪的消息后,家里已经向大连、温州两地警方都报了案,但两地均没有立即立案,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邵童的父亲再三强调,“我们不方便说任何事。”


直到邵童确认被害后,2014年10月,美方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馆和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将案件情况通报中国警方。2014年10月29日,中国公安部刑侦局向浙江、辽宁两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发布了立案侦查的通知,要求对李向南“秘密侦控”、采取边控措施。


此时李向南已经逃到了青海等地,杳无音信。爱荷华州约翰逊郡检察官珍妮特·莱尼斯(Janet Lyness)是此案美方的负责人,她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表示,因为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例,所以美国警方无法到中国抓人,美方通过大使馆向中方提出了协助调查的请求。“我们认为中方的反应是非常积极的”。


但是这半年内,中方并没有明确告知邵家是否有抓捕行动。邵童的父亲曾敦促过中美双方采取行动,美方表示无能为力,他们此前从未处理过这种案例。


同样,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任世新也对是否抓捕一事提出过疑问,但温州的公安局、检察院对此都拒绝答复。“我的理解是,因为证据上的欠缺,公安部门不能直接实行抓捕。”


在去年5月李向南主动归案后,中方才派工作组赴美调查取证。同年的12月底,赴美调查取证的工作组成员之一、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金兴聪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主要原因在于“有了李的供述,侦查机关掌握部分案情后”,才能开展跨国调查。


上诉细节由采访者提供给《侨报》记者。



发现邵童遗体的汽车。资料图


取证疑点:失而复得的牙齿

在短短一周之内,赴美调查的中方工作组完成了调查取证的工作。从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所获得的相关证据直接决定了李向南的下半生。


庭审当天,公诉人以PPT的形式对案情进行回顾和证据罗列,李向南的律师盛少林发表质疑称,“美国警方只是移交了物证,还有这些访谈报告,这些东西真的可以算是证据来使用吗?”


他特别针对访谈报告中,自称是李向南同学的人的记录提出疑问,“如何确定这个人是本校的学生呢,并且和李向南没有过节?”同样的疑问,受害人邵童的家属曾提出,他们认为一些关于邵童的描述存在“不妥当”的地方。


“在证据方面的确有一些偏差,”邵家的民事诉讼律师任世新对《侨报》记者说,“但对于定罪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偏差”究竟在哪里,任世新表示不方便发表意见。他再次强调,“在证据认证方面,美中两方都是没有问题的,符合法律程序的。”


此外,他还引述了庭审当天,公诉人对盛少林质疑的回击:“如果我们司法机关对外来的证据没有确认权,那法律就是空中楼阁了,所有证据也都用不了了。”


据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金兴聪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因为没有执法和司法调查权,中方工作组不能在美国境内自行调查取证,但对案件当事人的学校、居住场所、案发旅馆、在购买作案工具的超市,还有抛尸现场等地都进行了走访。所有的采用都是合法的。


在移交物证方面,美方物证并不是所有都要移交中方,中方挑取哑铃、当事人手机等一些关键物证。而一些不能移交的,比如生物证据,但都拍了照片、视频。


按照中国法律,在采用美方数据时,必须经过案发地爱荷华州州务卿公证和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认证。


尽管美方的侦查、收集证据十分详实,与中方的合作看上去并无差池。但仍存在漏洞, “被害人邵童有两个牙齿掉了,美方侦查机关就没法回答,他们没有调查出具体原因,只是说尸体高度腐烂,鉴定不出来”。金兴聪说。


他还表示,一开始,美方侦查人员说,被害人所缺失的两颗牙齿没找到。可后来,在移送的物证中,又出现这两颗牙齿。虽然中方工作组将该情况反馈给公安部,公安部通过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与美方交涉,但截止去年12月底接受采访当天仍无没有结果。


《侨报》记者注意到,死者邵童的尸检报告里提到了这两颗“失而复得”的牙齿,“脸右上部中心位置牙齿和侧部门牙(右上颌1、2齿)缺失,证实其生前受到外力打击”。再次落实了李向南“避重就轻”交代犯罪事实的情况。


测谎结果显示:李向南撒谎

根据温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宣判,从行李箱、哑铃等各方面认定李某杀人有预谋。而在最初中国警方对李向南进行调查以及庭审上对他进行审判时,李否认了这一事实。


“买大小不一的哑铃是为了健身”“买大一号的行李箱是为了搬家”在庭审现场,至始至终很少说话的李向南曾这样为自己辩护道。


温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一处处长金兴聪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最初调查时,李向南的供述就曾出现与调查不符的情况。


据金介绍,他们曾对李向南进行了测谎。测谎也是主要调查李向南是否有预谋作案?其购买的行李箱、哑铃等物,到底什么用途?警方测谎专家设计了10多个问题,但大部分他都撒谎了。


“比如,李说邵用枕头蒙他,他透不过气来,他才反抗失手杀害她。测谎调查显示,他在撒谎,根本没这回事,他是有预谋杀害邵的”。


“比如,李的供述是行李箱是用来搬家用的,哑铃是锻炼身体用的。实际上,经过测谎调查后,这些都是他用来作案用的,事先准备好的”。在第二次提审李向南后,他才基本做了如实供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