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p Year:留学申请,以退为进

<- 分享“美国留学快报”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7 美国留学快报


“GAP”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GAP”的时候确没有事情做,告诉不了美国大学这一年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在中国,如果学生和家长遇到了这样的问题都会觉得这是世界末日的来临,周围的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


她,Gap一年进美国Top10文理学院


姓名

MSY

性别

高中名称

北京某重点高中

学校排名

TOP 10%

TOEFL

104

平均分数


SATⅠ

2100

SAT Ⅱ

Math II 800

Physics 650

特色及亮点

GAP 一年的经历

校模联社社长

擅长运动,能歌善舞

申请结果

Carleton College($17,000/年 奖学金)

作者点评

第一次接触学生和家长时,顾问就发现了他们都具有典型的“GAP  YEAR”综合症。学生  09 年选择另一家留学机构帮她代做但是全部失败,所以第二年选择了我们。在美国对于“GAP YEAR”的学生来说是很常见的,大家可能选择高中毕业后的那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打工,旅游。“GAP”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GAP”的时候确没有事情做,告诉不了美国大学这一年你发生了什么变化,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在中国,如果学生和家长遇到了这样的问题都会觉得这是世界末日的来临,周围的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正是因为这样的环境,致使了我们的家长和学生在重新申请时会出现大量情绪的起伏:烦躁,易怒,不确定,没信心。家长在和顾问聊天时告诉顾问,他们对孩子很愧疚,因为选择了不合适的机构导致了孩子命运的转变。孩子和顾问聊天时告诉顾问,她要离开,尽快离开这个家,她不想每天面对叹气,烦躁和争吵。   这时的顾问不仅仅做到的是帮助学生申请到更合适她的名校,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和纽带调解员的作用。顾问团队一边认真分析学生第一年失败的原因,一边为客户策划“GAP YEAR”的活动,重新选校,合理搭配奖学金。当接到录取信时,家长第一时间并没有打电话给孩子,而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顾问,顾问团队知道这是感激我们的一种方式。


文/陈起永  啄木鸟教育创始人


『陈老师,您还记得我们吗?我真是不好意思再来找您,但是实在没办法了,我求您帮帮我们。 现在除了找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凡有办法我都没脸来找您。』面前这个 40 多岁女人说着说着就哭开了。


脑子开始过电影,这是谁?看着是面熟,但是却想不起来。见到我轻轻的摇头, 女人停止了哭泣,『MSY 妈妈,我们全家去年来见过您,也签约了,但是后来听信了别人的话, 一周后我们退费了,转去了别家中介。』我好像有点印象了,任凭女人说脑子还是继续搜索画面。


『MSY 去年申请的,今年下来结果了,那家中介没做好,我们只申请到了一个 50 多位的文理 学院,我们本来要申请奖学金,中介也没有给我们提交申请。得到这样的结果让我们进退两难,我们不让她走了,因为我和他爸爸都觉得如果让孩子去太影响她的前程了,打算让她重读一年;可是你说孩子这一年白白耽误了,孩子在家闷闷不乐,我们全家也因为这个吵得不可开交,又害怕今年申请的这些好学校明年如果还申请不到,高考也错过了,孩子以后怎么办呀?』说着说着 MSY 妈 妈又哭了起来。


『MSY 妈妈,您别着急,首先美国大学对于有这种 GAP 经历的学生并没有歧视态度,相反, 如果学生在这一年能利用好自己的时间提高标准化分数,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活动,体现更多的个人价值反到会得到更多的青睐;其次我们啄木鸟有过很多次帮助别人跨年再次申请同一学校,最终拿到 offer 的经验。』也许是我的话给了 MSY 妈妈安慰,她渐渐停止了抽泣。『MSY 妈妈,MSY 怎么没一起来呢?』我其实开始想开始了解这个女孩,也想改如何帮助她了。『哎,陈老师,您不知道,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和我说话,一说话就是吵架,孩子可能进入了叛逆期吧,今天我来也没告诉她。去年选择啄木鸟是她的选择,后来我和他爸爸听信别人的换了别家。哎,我们糊涂呀,这不孩子觉得结果不好也怨我们,我不敢告诉她我又来找您,但是我真的没办法了。』MSY 妈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哭泣。看来今天想要详细的了解是不可能了,我只能和 MSY 妈妈另约时间,要求必须带着 MSY 亲自来。


过了一个星期,我见到了 MSY 和她妈妈,外表看似很相像的母女各坐一边儿,看来她们的关系真有点紧张呀。『MSY,你好,我们应该见过,你还记的我吗?』我试图打破僵局。『记得,陈老师,我当然记得您。』MSY 对我笑了笑。『可是一年过去了,我已经对你印象不深了,你能给我介绍一下你,包括这一年你的经历吗?』我要迈出我对她了解的第一步了。『是呀是呀,快给老师好好介绍一下,好好想想,别落下重要的,看老师怎么能帮助你。』MSY 妈妈马上接话催促孩子。 MSY 狠狠瞪了妈妈一眼,对妈妈提醒充满了不满意的神情。我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心里一紧, 她们的关系看来远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我会滑旱冰,游泳,还义务教社区的孩子这些运动。』『我喜欢模联,也是我们学校模联社的创办者』『我会画画,几次获得校艺术节绘画奖』『你还获得过国家三级运动员呢,你怎么不告诉老师呢?』MSY 妈妈这是第 N 次插话了,我已经从 MSY 的 脸上看到了愤怒,我还没来得及做出阻止,MSY 就怒气冲冲的对妈妈喊了一句『你别说话了行吗? 你说还是我说?你要那么想说就你自己说吧。』话音一落,我和 MSY 妈妈都愣住了,空气凝结了, 静静的,没有人再说话。大概过了一分钟,我对 MSY 妈妈说,您先回避吧,有些事情我要和 MSY 单独沟通一下。MSY 妈妈默默出去了,脸上没有表情,我猜想这样的片段可能这段期间在家中无数次发生。


『MSY,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你有点烦躁,你的同学都有目标入读学校了,只剩下你自己,你迷茫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所以你得烦躁来自于内心的害怕是吗?』 我试图走近 MSY 的内心。『可是你妈妈比你还着急,她或许比你还害怕,还迷茫,除此之外,她对给你的选择还充满了歉意、后悔,所以你要理解她。』我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了 MSY 眼睛里的眼泪一滴一滴流下来,我在猜想这眼泪是委屈还是对自己过失的悔恨。『陈老师,我要崩溃了。』MSY 似乎放下了心理的防线。 『陈老师,你知道我现在的生活吗,我害怕和同学聚会更害怕回家。在外面和朋友聚会,他们都聊着自己即将去的学校,我内心充满眼泪,自己没学上,我觉得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却要强颜欢笑。 出去怕别人瞧不起我,不出去又实在不能面对我父母。我只要在家就要看书,只要我一会离开了书, 我妈妈就会叨叨我。她觉得我已经耽误一年了,还不学习还不看书,明年还考不上要怎么办。在他们面前我就像一个只能读书的罪犯,只能学习学习学习。在家里听到的不是叹气声就是吵架声,我好烦躁。』我似乎懂了,19 岁的一个女孩承担了这么多的压力,这不是叛逆,这是她发泄压力的一个方式而已。


『我会帮助你,你们需要相信我,照着我的话去做。』这是我对 MSY 和她妈妈当天说的最后一句话。接下来我为 MSY 安排了一个长长的计划表,里面有学习规划,还有活动规划。我希望 MSY 找到自己的生活,忙碌也许可以让她成长更可以让她忘掉现在的一切。除了改变 MSY,还要 改变 MSY 的父母,我建议 MSY 的父母当 MSY 回家时双方绝不吵架,每天全家人要在吃饭时讲讲 各自今天发生的有趣的事情,不问孩子的成绩,不限制孩子的自由。


白天参加模联,晚上学习 SAT,暑期去边远地区当义工,MSY 的申请前生活很充实,笑容也多了很多。期间 MSY 的妈妈还是打过几次电话述说心中的担心,由于对她家庭的况且十分了解, 所以我每次都耐心的劝解只希望能够帮助到家庭的每一个人,也希望她不会再有负面的情绪影响 MSY 的申请前准备。


申请开始后却遇到了我没有想到过的困难。给 MSY 布置的文书速度进展十分缓慢。和 MSY 沟通了很多次,每次答应按时返回的申请作业都没能及时返回。我有些小担心了,这只是开始阶段, 如果文书初稿不能按要求时间返回,会耽误后期我们修改的进程,几次沟通无效后,我决定把她留在公司“加班”。那段时间每天都是 12 点以后公司只剩下我和 MSY 在修改她的文书。无数次的夜晚, MSY 父亲来接 MSY 回家时都已是凌晨。


也许是我们的努力感动了上天,3 月份我们陆续收到了来自美国大学的好消息。3 月 25 日的上午 10 点多,我接到了 MSY 爸爸的电话:『陈老师,MSY 收 到了一份来自 Carleton College 的录取信,里面说一年给 17000 美金的奖学金,太感谢了,我们 MSY 还能拿到这么好学校的录取,我们想都不敢想呀。谢谢您太感谢您了,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能表达我激动的心情。』『是吗,太好了,MSY 和她妈妈开心吧?』我虽然内心狂喜还是努力让自己的 声音显得很镇定。接下来我听到了更让我震惊的话『我还没通知她们呢,陈老师,我接到这个快递第一个就想着让您知道,太感谢您了。』我听到这句话真的惊呆了,我虽然送走了数百名名校的学子,但是让我而不是申请者先得到录取信息的家长这还是第一个人。我赶忙和 MSY 爸爸祝贺并道别, 只希望 MSY 和她的妈妈早些分享这个好消息。


一周后,我出差回来看到桌上的鲜花和里面的卡片。原来是我走后的第二天 MSY 全家专门来 谢我,不巧的是我出差没有遇到,她们就留下了鲜花和卡片。卡片上这么写的:『陈老师,感谢您为 MSY 和我们全家做出的努力,是您挽救了 MSY 的命运,挽救了我们全家。』那年 8 月底 MSY 临走前他们全家又来看我和我道别,MSY 说申请结束后她一直在一家培训公司打工,给 SAT 老师当助教,课下指导学生学习,讲自己的经历。MSY 妈妈也告诉我她开始学习英语了,打算有时间 也去美国看 MSY,找到方向的她们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现在每年 MSY 暑假回来都会来看看我,和我分享她得学习和生活。每次还是会感谢我当年挽救了她,可是她不知道,正是因为她我才知道了一个家庭气氛对孩子的影响,也更深深的了解了教育的意义。


本文摘自《留学去美国》,作者陈起永


《留学去美国》
资深海外留学顾问陈起永老师著作,一本指导你“如何去一所美国名校读大学?”的神书,从为什么要去美国谈起,规划、申请、选校、案例分析、常见误区、时间预警表,一步到位,堪称留学圣经!上次免费送出一波,今天快报君再次申请到20本,上次没领到的同学请点阅读原文报名(啄木鸟的学生请直接联系自己的顾问领取)。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