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去宾馆叫特殊服务,遭遇了万万没想到的尴尬!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内涵段子


我来到舅舅家已经半个月了,舅舅有俩个女儿,姐姐很漂亮却非常厌恶我,经常趁着舅舅不在家的时候直接一个大耳光扇过来,整天不停的讽刺挖苦我,说我是丑比癞蛤蟆。

妹妹有点智障,听舅舅说,妹妹小时候发高烧把脑子烧坏了,长大后不太爱说话,不过自从我来了以后,却异常的喜欢粘着我,每次姐姐打我的时候,她都会傻傻的跑来保护我,冲着我笑。


有一天晚上我尿急跑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姐姐打电话的声音。

我顿时忍不住好奇,便把耳朵轻轻的贴在门上面,悄悄的偷听姐姐打电话。

“王少华你要死呀,竟然把我们昨天晚上去宾馆那事拍成了视频?”

“嗯,喜欢,你昨天晚上太猛了,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人家今晚还想去...咯咯咯咯。”

我耳朵贴在卫生间门上,惊愕的听着姐姐从卫生间里传出来的笑声。这时,卫生间里忽然没声了,等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卫生间门突然被姐姐打开了,当我看到姐姐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懵了。

姐姐竟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蕾.丝睡衣,有点儿半透明,胸前的饱满,坚挺的仿佛要挣脱睡衣的束缚一般,睡衣有点短,只是隐隐约约把下面的敏感地带遮掩起来,但又好像遮掩的不太严实,因为我已经隐约能看到姐姐...

 

姐姐看到我呆呆的样子,笑了一声问我好不好看,我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说好看,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做了一个咽口水的动作。

谁知道我刚说完,啪一声,姐姐直接挥手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吃痛的用手捂住被打的脸,一脸委屈的看着她。

姐姐打完我之后,一脸嫌弃厌恶的对我说,像我这样的丑八怪加穷比,连舔她的鞋跟都不配,说完这句话姐姐就回房去了,没多久她就打扮的很漂亮的离开了家。

我心里莫名的一酸,然后默默的擦了擦眼角滑落而下的眼泪,自从我来他们家以后,姐姐每天都会像刚才一样打我,欺负我,有一次更是直接用脚踩在我的脸上。

这天我站在操场上,看着眼前正在军训的同学们,内心说不出的委屈,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十五年来我受尽冷眼,受尽委屈,受尽嘲笑和挖苦。

我不知道我上辈子是不是杀人放火,刚生下来就让我的脸上有了一大块一辈子都无法磨灭的胎记。

这块红色的胎记在我的右眼下面,正因为它,才让我的容貌变的狰狞丑陋。

“陈二狗,罚站时间到,滚过来军训。”

我们班的军训教官冲着我吼了一句,我全身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弱弱的应了一声,然后回到班级队伍里继续军训。

十分钟后,早上的军训结束了,同学们怨声载道的哀嚎着,我低着头刚要离开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疑惑的转过头一看,是我们班的同学,叫王少华,本来刚刚开学,谁也不认识谁,但我跟王少华是一个例外。

因为我和他是整个高一最出名的人之一。

原因是才刚开学两天,他就打了我八次,教室里五次,操场上三次,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高一年级了,人人都知道我是怂逼,软蛋,被打只会流眼泪,屁都不敢放一个。

我胆怯的看着他,问:“华...华哥,有事吗?”

王少华面目狰狞的看着我笑了笑,说:“没事没事,就是想请你跟我走一趟,因为你姐姐背着老子偷男人。”

我闻言心里一惊,姐姐早上来的时候跟他不是还好好的吗?但是由不得我多想,我已经被他们拖到了操场背后的小树林里了。

刚进小树林,我就听到了姐姐的呼救声。

“王少华,你这个王八蛋,放开我,老娘昨天晚上从宾馆离开以后没去偷男人,混蛋。”

我被王少华几人带进树林里后,一眼就看到了姐姐被他们绑在树上,我着急的喊道:“姐姐。”

“弟弟...”姐姐看到我来了,顿时惊喜的喊了两声。

王少华横眉怒目的说:“贱人,你在给老子叫?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扒光,当着你弟弟的面干.死你?”

“不要,王少华,我求求你了,我真的没有背着你搞别的男人,真的没有,呜呜呜...”我看着姐姐被绑在树上,拼命的求着王少华,我心里难受的就像要窒息了一样,尽管姐姐每天都欺负我打我,尽管我心里很害怕王少华,但我还是出言求他了。

我求他:“华哥,能...能不能把我姐姐放了?”

王少华听完我说的话之后,就好像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样,整个人都笑的有些癫狂起来,跟在他身后的一群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我放尼玛了个比,陈二狗你个丑比,软蛋,孬种。”王少华笑完之后,抬起手来啪一声在打我的脸上,一瞬间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脸很痛很痛,我被他打的倒退了几步,我伸手捂着被打的脸,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眼泪从眼眶中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王少华看到我哭,更是张狂的大笑起来,然后伸出脚来直接就踢在我的肚子上面,我一个不慎就被他踢翻滚在地上。

我很痛,脸痛肚子更痛,痛的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我哭着求他别打了,但是我越求他,他打的就越兴奋,一边打还一边骂我是丑比。

后来似乎是打我打累了,王少华叫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是怎么干我姐姐的,我瞬间就慌了,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疼痛,我爬在地上苦苦的哀求他,求他放了我姐姐。

他说放了我姐姐可以,不过要看我有没有求他的诚意,我说有,我有诚意。

他说好,只要我躺在地上别动,让他们挨个撒泡尿在我身上,我姐姐背着他偷男人这件事就算了。

为了不让姐姐当众受到王少华几人的羞辱,我想都没想,就一边哭一边点头,答应了他的要求。

王少华见我答应之后,便对着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冲着我就尿了出来。

我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任由王少华尿在我的头上,我现在只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除了自己的哭声和尿淋在我身上的声音之外,就只剩下他们几个人的大笑声了。

一个接一个尿在我的身上,我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全是恶心的尿骚味,我突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知道自己要吐了,但是我根本不敢吐,我只好艰难的把刚刚从胃里上涌到喉咙处的东西强行咽了下去。

等他们几个尿到一半的时候。

我妹妹突然来了,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来这里的,我哭喊着叫她走,但她说什么都不肯走,反而走过来直接扑在我身上。

王少华几人哈哈大笑着,他们都认识我妹妹,知道她有点儿智障,不爱说话,可他们并没有因此而罢手,因为妹妹扑在我身上,其他还没尿过的人,全部尿在了我妹妹身上。

妹妹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抱着我,她冲着我天真无邪的笑了笑,说:“哥哥不怕,妹妹保护你。”

有点智障的妹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上热乎乎的液体,全都是别人的尿啊。

我一直在流泪,妹妹傻傻的安慰我说,哥哥不哭,哥哥不哭,妹妹会保护好你,不会让坏蛋欺负你的。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内心充斥着无尽的绝望,整个人都仿佛要疯了一般,可是我根本不敢反抗,我唯一可以做的,就只能死死的抱着妹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等他们挨个尿完以后,我和妹妹全身都是浓重刺鼻的尿骚味,这时我才小声的问王少华现在能不能把我姐姐放了,他说可以,当场就放。

我心里一喜,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差点疯了。

王少华信守承诺的放了我姐姐,可是我姐姐被放开的一瞬间,突然就扑进了他怀里,大骂他混蛋,说他之前绑的太紧了,把她的手都弄疼了,王少华赶紧一脸赔笑的说宝贝我错了。

看到姐姐这样,我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这是王少华和姐姐合伙起来设的局,姐姐在报复我,因为我,她被舅舅打了耳光,都过去几天了,她的右脸颊上,现在还轻微的红肿着。

我抱着妹妹躺在地上,全身上下都是尿液,姐姐挽着王少华的手走到我们面前,用手捂着鼻子低着头,脸上的笑容就跟恶魔一样,“一个丑比一个傻子,活着还不如去死。”

说完这番话之后,姐姐和王少华一群人就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小树林。

等他们走了以后,我才赶紧把妹妹扶起来,问她有没有事,她摇了摇头没说话,就冲着我一个劲儿的傻笑。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愧疚的想发疯了,一把将她抱在怀里,不停的哭着说:“我是废物,我是孬种,我是垃圾,我保护不了你,妹妹对不起,哥哥让你受委屈了。”

过了一会,妹妹松开了我的怀抱冲着我笑了一下,就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弱弱的对着我说:“哥哥别哭了,妹妹是不会让坏蛋欺负你的,下课时间到了,我们该回家吃饭了。”

看到妹妹冲着自己傻笑的样子,以及她说的这番话,然后又看到她额头有些散乱的头发淋下来几滴褐黄色尿液滴落在她鼻尖上,最终又落在嘴唇上的时候。

我突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刹那间停顿了下来,紧接着便是一股滔天的怒火席卷了我全身的每一处细胞。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能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全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