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漂亮的邻家姐姐,竟成了KTV里的头牌……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内涵段子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揭露地震灾区后孤儿的生活。男孩长大后与当年的邻家姐姐偶遇,竟发现她成了KTV里的头牌公主,问起他时,他默默讲述起来……

  小时候,因为我爸妈经常不在家的缘故,邻居家的华姐经常过来陪我玩。

  当时我还不懂事,不知道男女有别。

  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睡觉,朦朦胧胧的,突然感觉有人在动我的手。

睁开眼睛,我才看到华姐正将我的手往她衣服里面塞。


  一种柔软的感觉立马就充斥了我的全身,让我特别的兴奋。

  除了小时候跟妈妈一起睡的时候经常摸妈妈那里之外,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见我醒了过来,华姐赶紧把我的手取开,说道:“看什么啊,就是里面有些痒痒,让你给我抓一抓。”

  “为什么不用你自己的手抓?”我当时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华姐瞪了我一眼,气急败坏的出去了。

  那之后的一周时间,华姐都没有过来陪我玩。

  时间过去了很久,一个周末,华姐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房间里,她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好,进来就说道:“我和我爸妈吵架了,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华姐比我大五岁,这时候我六年级,她已经高一了。

  男女方面的事情,我懂了不少,也知道男女有别,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拒绝华姐。

  华姐上了床,抱着我就哭了起来,说她爸妈不爱她了,她很委屈。

  我还小,根本就不会安慰人,只是瞪大两只眼睛看着华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华姐抱着我哭了一会儿,慢慢地就安静了下来。

  我以为她要睡了,或者说要走了,结果,她却是瞪着我说道:“小不点,知道亲嘴是怎么回事儿吗?”

  我虽然小,但这些也都知道,立马就红了脸。

华姐噗嗤一声笑了,说:“姐姐教你吧!”

  说完,华姐将嘴巴贴了过来,贴上了我的嘴唇。

其实华姐也不会接吻的,她只是将我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然后就像电视上那样,不断来回的扭着头。

 

  不过,即便只是这样,我都是有些受不了了,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起来。

  大概是过了那么一两分钟的时间,华姐取开了嘴唇,看着我,说道:“小不点,如果华姐不在这里了,你会想我吗?”

  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会的,我会想你的。”

  华姐微微一笑,就这么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华姐已经不在了,我以为她回自己家里去了,也就没有多想,到了中午,我才知道,华姐竟然离家出走了,还偷走了她爸妈放在家里的两千块钱。

  华姐逃走,这可算是个大新闻,我们这里都轰动了,我突然就想起了华姐晚上问我的话,她要是走了,我会不会想她。

  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很笨,华姐要走的信号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可是我却是没有发现。

  想到这些年和华姐的那些故事,我心里特别的难受,我已经习惯了时不时地被华姐调.戏,时不时地动一动华姐的身体,时不时地和华姐搞个暧昧,可是,突然之间,这种感觉没有了,有时候真的还是会特别的难受。

  那之后的好几年,我都没有见过华姐。

  直到那一年泥石流,县里面房子都被埋了,爸爸妈妈被埋在了卧室里面,我当时在洗手间里,躲过了一劫,解放军将我从废墟中抛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像是傻了一样。

  爸爸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我真的成了孤家寡人,变成一个人了。

  那几天,我哭的特别的伤心,感觉全世界都要崩塌了一样,也就在那些日子,我遇到了黄姨,她的年龄和我爸妈的年龄差不多大,但是保养的却是特别的好,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漂亮。

  她说要收养我,让我跟她去另外一个城市,我很快就被她漂亮的外表和温柔的话语给征服了。

  我以为跟着她过去,我会拥有很好的生活,可是,我很快就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的好。

  黄姨在这边开着一个KTV,我刚过去,黄姨就将我当成了一个苦工,让我在KTV里面打杂,干最脏最累的活儿,ktv的厕所基本上都是由我打扫的,有时候客人需要个什么东西,我也得跑腿。

  更重要的是黄姨对我特别的凶,只要我干活稍微慢一点,或者是干的不好了,黄姨就会打我,短短的一周下来,我身上就已经有了很多的伤疤。

  黄姨的KTV干的不是正当的营生,有四五个小姐,每一个都长的特别的漂亮,不过我却根本就不敢接近她们,我觉得她们很脏,为了钱,连身体都要出卖。

  可是,一个人的出现,却是让我彻底的傻了。

  我记得特别的清楚,那是一个星期五,客人特别的多,一早的,我就听到几个小姐在那里嘀咕着什么,说KTV里面又要来一个小姐了,是黄姨从别家里挖过来的头牌,这人要过来,肯定要抢她们的生意云云……我听的头疼,也不屑一顾,一些小姐而已,还谈什么抢生意。

  当天晚上大概九点的时候,黄姨兴冲冲地去外面,很快就接进来了一个姑娘。

我一看,立马就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这不就是华姐吗,那个小时候经常过来找我玩,还陪我睡过觉的华姐!

 

  她从家里出去的早,算是躲过了这一次的灾难,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来这边做了小姐了。

  我离华姐比较远,华姐并没有看到我,但是我却清楚地看到了华姐,心理有些承受不了了。

  我没有出去,正常的干着活,心里一直很难受,大概是十点多的时候,黄姨冲我喊了一声。

  “高乐,快去给八号包厢送一箱酒,别耽误事儿。”

  自从来到这个城市之后,黄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特别的凶,很多时候,我都在想,黄姨带我来这个城市的目的是什么,是不是仅仅就是为了让我在这边给他当一个不用给工钱的苦工。

  也因为黄姨平常对我比较凶,我根本不敢有什么迟疑,立马就搬着一箱子酒往八号包厢去了。

华姐那会儿就是进入到了八号包厢里面,所以我进去之后一直都是低着头,不过我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撇到了包厢里面的情况,华姐的身边坐着一个老男人,但是那老男人手脚一点都不正经,在华姐的身上乱摸着,似乎还想要去摸华姐的胸。

 

  我不喜欢华姐被别人占便宜,心里很不舒服,将酒放在地上之后低着头就准备要离开。

  “小伙子,等一下,别急着走啊!”

  老男人为了显示自己很有钱,从钱包里掏出来了一张百元大钞,要给我当小费。

  我根本就没那个心情去拿钱,便是低声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能收小费的。”

  说完,我转身就要走,这老男人生气了。

  “小臂崽子,给你脸了啊,给钱还不要,是想让我打你吗!”

  我从小就胆子小,这男人说话的气势特别的强,一下子就将我给吓住了,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华姐似乎是认出了我来,说道:“这不是高乐吗,你怎么来这里了啊,家里怎么样?”

  看到华姐认出我来了,我整个人的情绪都崩溃了,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爸爸妈妈都走了,叔叔阿姨……叔叔阿姨也没能逃过去。”想到那些伤心事儿,我整个人都感觉特别的难受。

  华姐的心里似乎也不舒服,不过这工作着呢,她显然也不想继续问了,便是冲那老男人说道:“李哥,这是我邻居,从灾区过来的,家里都没人了。”

  华姐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很没有力气,很显然,华姐也伤心了。

  老男人笑了笑,大气凛然地从钱夹子里又拿出了一张百元钞票,说道:“小伙子,都是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钱就算是我支援灾区了。”

  看着老男人手中的钱,其实我特别不想要,虽然我在黄姨这边确实挺缺钱的,可是在我看来,这老男人分明就不是要赈灾,而是在施舍,在华姐的面前,我实在拉不下来那个面子。

  说着话,老男人就将钱塞到了华姐的胸口,说道:“去你邻居姐姐这里拿吧,哈哈!”

  我盯着华姐的胸口,脸都是羞红了,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件事情。

  “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取啊,李哥的好意,你还得谢谢李哥呢!”华姐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

  我看着华姐,还是有些放不开,我除了小时候碰过华姐之外,真的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像这种事情,也还是第一次遇到,怎么敢过去啊。

  李哥见我这样,有些生气了,烟头扔过来弹在了我衣服上,说道:“愣着干什么,赶紧拿了钱出去啊,我还要办事呢。”

  李哥毕竟是有钱人,看起来也挺有势力的,我不敢得罪李哥,逼迫着自己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华姐的身旁。

看着胸口塞着的钞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竟然就有了勇气,将手伸了过去,伸进了华姐的胸口里面……

  二百块钱其实在现在看来真不算多,但是在那个时候,二百块钱绝对够我一个月的零花钱了。

  从华姐胸口将钱取出来的时候,我又想到了小时候的那个夜晚。

  只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谢谢李哥。”我说了一声,然后转身从包厢里面出来,转身就进入到了洗手间里面。

  在洗手间里,我哭了,我真的无法接受华姐的现在,我觉得华姐已经变了,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华姐了。

  心里难受着,外面晃姨又喊起了我的名字。

  这些天来,黄姨给我的那种压迫让我对她的声音特别的敏感,她一喊我,我就出去了。

  “你干什么去了,快去把八号包厢清扫一下。”黄姨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

  黄姨对我的态度,这些天我也算是习惯了,既然已经过来了,我认栽。

  默默地准备去八号房间清扫,突然之间又想了起来,八号包厢不就是华姐在的那个包厢吗,华姐走了吗?

  我正这么想着呢,就看到楼下华姐探下了头,说道:“黄姨,房间里没有安全套,给拿个安全套上来。”

  黄姨看了我一眼,从吧台里拿出一个盒子,指着我说道:“给楼上拿上去。”

  看到华姐在上面,我本能的就有些抵触,不想上去,可黄姨都说了,我也不敢违背。

  拿着安全套上去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挺难受的,这还是那个小时候陪着我一起有说有笑的华姐吗?

  拿着安全套上去,递给华姐的时候,华姐在我脑袋上摸了一下,说:“乐乐真乖,回头想玩告诉姐姐,姐姐免费陪你玩。”

  说完,华姐转身进入到了二楼的房间里面。

  我盯着房间门口,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华姐竟然都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她真的变成了一个婊.子,让人无法理解的婊.子,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她也仅仅是问了一句,之后就没有了话语,现在,竟然还说要让我玩玩!

  我气的回到了包厢里,收拾东西的时候,真有一种把这KTV砸了的冲动,不仅把我找来当苦力,现在就连我华姐都是被沦陷了进去。

  收拾完了包厢,华姐又让我干其他的事情,自从来到这个KTV里面之后,我几乎得不到任何的休息时间,经常都加班,这让我特别的厌恶黄姨,只要看到她的那一张臭脸,我心里就特别的愤怒。

  “高乐,去给三号包厢送一箱酒。”

  “高乐,去把四号包厢收拾一下。”

  “高乐,去把二号包厢打扫干净。”

  我真想冲黄姨吼一句,尼玛我是被你收养的,不是给你干苦力的,干苦力还有工资呢,我他妈的一天就吃你两顿饭,二十块钱都不到呢!

  可是我没说,毕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我懂得。

  一个多小时之后,华姐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我之后微微笑着,伸手在我的脸上抚.摸了一下,说道:“乐乐,要不要跟姐姐上去玩玩啊?”

  我见黄姨并没有注意我,我也正想和华姐谈谈,就点了点头。

  来到楼上,进入到一个房间里面之后,华姐突然就凑了上来,将我给挤到了床上,还伸手去脱我的裤子,嘴巴咬我的耳根。

  我一瞬间就激动了,要问的那些话全部抛到了脑后,只是感觉特别的刺激,比那会儿从华姐的胸口取钱还要更加的刺激。

  “紧张什么啊,小时候我不也陪你睡过么,只是没做过这种事儿,别紧张,很快你就会发现,这事儿真的挺爽的。”华姐靠在我的耳朵旁,呼出的气息都快要将我的魂给勾出来了。

  我难掩激动,华姐的动作也更加的快了,眼看着我最后一道防线都要被华姐给解开了,黄姨推开了门。

  “成了,以后有时间了再去玩,有客人了。”黄姨不耐烦的说完就出去了。

  华姐冲我一笑,说道:“以后陪你玩,姐姐先忙去了。”

  就这样,华姐出去了,我还待在房子里,想着刚才的事情。

  等到平静下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真的还是很难接受现在的华姐的,我必须要找个时间好好地跟华姐谈一谈。

  这天干活又一直到了深夜两点钟,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下班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年轻男子。

  “听说华姑娘被你们挖到这边了,是不是啊?”年轻男子直接问我道。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回复了一句,我就准备要下班了。

  黄姨过来了:“是啊,华姑娘就在我们这边呢。”

  说着话,黄姨还瞪了我一眼。

  我立马就想到了是华姐,心里很难受。

  这时候,华姐正好从上面走了下来,黄姨说:“准备准备,要送外卖。”

  “都这会儿了啊。”华姐看起来有些不情愿。

  “三千。”年轻男子直接报价了。

  华姐的脸色立马就变了,说道:“大哥可真爽快,我就喜欢你这种爽快人,别说两点了,就是四点我都去啊!”

  看着华姐,我真的很讨厌现在这个样子的华姐,我感觉她已经变的让人有些不认识了。

  那男的留了一个地址之后就走了,华姐上去准备去了。

  临走的时候,黄姨说:“华子,晚上出去不安全,要不让高乐陪着你去。”

  华姐看了我一眼,冲我一笑,说道:“好啊,有乐乐在,我也会安稳一点的。”

  我真的挺讨厌华姐这样子的,可是一想到小时候的事情,我就有些无法释然了。

  我还是没有办法去拒绝华姐,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也没有说话。

  和华姐一起来到外面,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华姐靠在了我的怀里,说:“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的靠过一个人了,你还是小时候的那个样子,很讨人喜欢。”

  我突然发现这是个很好的和华姐交流的机会,想了想,就说道:“华姐,我能跟你说个事儿不?”

  “什么事儿啊,说呗。”华姐很轻松的样子。

  “你能不能不要再做这个了,找个正当的工作,好好干也能够生活的。”说完,我看着华姐,真的挺期待华姐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我不介意华姐已经脏了,按时我介意华姐继续脏下去。

  华姐看起来也像是陷入到了思考当中一样,我期待地看着华姐,希望华姐能够改变心意。

  可很快,我失望了,华姐摇了摇头,说道:“乐乐,你不懂得,这是生活。”

  一句“这是生活”几乎击碎了我对华姐所有的幻想,呵呵笑了一声,我没有说话,因为已经无话可说。

  出租车很快就停了下来,这算是一个比较中档次的酒店吧,我跟在姐姐的后面进去,前台还有人在值守,不过也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可能以为我们是房客,也就没多说什么。

  按照房间号来到房间门口,华姐敲了敲门,那会儿那个小伙过来开了门,看到我在之后脸色立马就不好了:“这个小鬼怎么也在?”

  “他是望风的,现在都有些不安全,带个望风的比较好。”华姐赶紧解释了一下。

  这男的将信将疑,不过也还是让开了身位,让华姐进去了。

  他们当然不会让我进去了,华姐进去之后,我就趴在门口听了起来,起初还算是比较正常的,不过很快,华姐就在里面喊了起来。

  “不行,这不行的,你不能这样,这太变态了,我不能接受。”

  华姐的声音让我特别的焦急,我以为华姐出了什么事儿,正想砸门呢,里面的华姐却突然之间就喊了起来。

  “高乐,救救我,赶紧救救我啊高乐!”

  华姐的声音很急促,不用多想,我都清楚,肯定是华姐在里面遇到什么麻烦了。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