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300人被劫持 枪声尖叫哭喊声混杂 | 奥兰多惊魂夜

<- 分享“RCH走进美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RCH走进美国




来源/侨报网(ID:chinapress)   授权发布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知名“同志”夜店“脉动奥兰多”(Pulse Orlando)12日凌晨遭遇美国史上伤亡人数最多、性质最恶劣的枪击案,造成50死53伤,凶嫌与警员驳火期间被击毙。警方透露,凶嫌是29岁的美籍阿富汗人奥马尔·马丁。事发时,其一度挟持300余人作为人质,警方动用装甲车和炸药才攻入夜店。联邦调查局已经将其定性为“恐怖袭击”。警方称已将本次袭击列为“独狼式本土恐袭”处理。


此次案件发生前,马丁已两次被FBI约谈调查,都没有做出任何定论。据调查显示,马丁是在数天之前才合法购买了这次袭击中使用的枪支弹药,并打电话911报警表示效忠伊斯兰国(ISIS)。而ISIS也于13日宣称对该事件负责。

还原

独狼屠夜店 一度挟持300余人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12日凌晨发生一起枪击事件,造成50人遇难,53人受伤。凶嫌马丁被警方当场击毙。



▲执法人员封锁事发现场。(美联社)


  综合《纽约时报》、中新社报道,枪击案发生在奥兰多市较受欢迎的同性恋夜店“脉动奥兰多”。奥兰多警察局长约翰·米那12日表示,当日凌晨2时左右,凶嫌马丁携带一支突击步枪、一支手枪和“其他装置”来到这家夜店门前。马丁在店外开枪,并与酒吧安保发生交火。而后进入夜店,一度在店内挟持多达300多名人质。



▲在上面这张2012年8月15日的照片中展示的是加州司法部的三款不同的AR-15突击步枪。虽然外形相似,但是由于最下面的这种枪上膛速度快,因此加州禁止此款枪支。马丁使用的其中一支枪就是AR-15,但是他是合法购买的。(美联社)


  事发时正值周末,不少人来到夜店。多名目击者和警方消息人士说,当时场内共有数百人。


  警方和联邦调查局探员在接到报警电话后赶到现场进行营救。当地电视台画面显示,夜店外停放数十辆警车和救护车。


  凌晨5时左右,警方决定利用控制爆破和装甲车推倒夜店外墙,攻入店内。至少有9名警员加入与马丁的枪战,其中一名警员受伤。马丁在与警方的交火当中被当场击毙,至少30名人质被成功救出。



一名警察的头盔在击毙枪击案凶嫌的行动中被子弹击中。(奥兰多警察局供图)


  警方随后在马丁身上及车内发现“可疑装置”,并将其处理。约翰·米那最初称,这起事件一共造成大约20人死亡、42人受伤。奥兰多市长巴迪·戴尔稍后将死伤数字更新为50人死、53人伤。这起枪击案也是美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事件,此前两起最致命的枪击案分别是2007年弗吉尼亚校园枪击案和2012年康涅狄格州小学枪击案,分别造成32人和27人死亡。


  另据香港大公网报道,由于马丁另携带一“不明设备”,为防止爆炸,警方此后仍继续搜索现场,并已寻求佛州政府及联邦调查局协助。其亦呼吁当地居民“远离该地区”并要求夜店工作人员待在家中。




讲述

枪声持续了一整首歌

枪声误当音乐 顾客醒觉急逃


CNN 12日报道,一些幸存者描述了他们当晚在“脉动奥兰多”亲眼目睹的令人心痛的细节。


  当时在现场的一些表演者表示,在听到枪响后他们一直躲在更衣室里。在警方移除空调机组后,他们才得以借此逃出。


  雷·里维拉(Ray Rivera)是当晚的DJ。“我听到了像是鞭炮一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一直在不断地传来,然后所有人都惊慌起来,越过一些栏杆进行躲避。”他说道:“一男一女逃到了我的DJ台下,女孩很惊慌,我告诉他们保持安静。很快又传来了枪声,然后我说我们得逃跑。”


  另一名幸存者克里斯托弗·汉森(Christopher Hansen)表示当时他正在吧台上喝东西,随即就听到了枪声。他还表示,当时的枪声跟现场的音乐声混杂在一起让人一开始很疑惑。“枪声几乎持续了一整首歌。”他说道。


  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汉森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选了趴在地上匍匐前行以进行躲避。


  一路上他还帮助了一些受害者。在发现一名遭到枪击的男子后,“我用自己的手帕包扎了一下他背上的伤口。”汉森说道。


  路易斯·波巴诺(Luis Burbano)也描述了一样的情景。“DJ当时播放的音乐让我们以为枪声是其中的一部分。”他说道。“开始几声响还都没有多少人在意。直到十几声枪响后,人群才反应过来,大家立刻开始趴在地上。”他和另外20多人一起穿过了一道狭窄的很像橱柜的门后逃出现场。


  另一名目击者安东尼·托雷斯接受英国天空新闻频道采访时称,他认为不止一人参与了当晚的枪击案。不过,警方随后澄清说,实施当晚袭击的凶嫌应该只有一人。


  联邦调查局和奥兰多警方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把这起枪击案定性为“恐怖袭击”。联邦调查局正在调查马丁是否为“独狼”或与海外恐怖组织有关联。而警方称已将本次袭击列为“独狼式本土恐袭”处理。



▲一对同性恋者对众多人在枪击案中丧生感到悲痛。(美联社)



很多人在尖叫、哭泣

并且像疯了一样的跑


  回忆起12日凌晨经历的那场噩梦,躲过灾难的亲历者仍心有余悸。


  综合《华盛顿邮报》、北京《新京报》报道,就在枪击发生几个小时前,发生悲剧的这家夜店“脉动奥兰多”还在呼吁聚会者来参加它的“拉丁风情”周六夜活动。热爱交际的人群盛装打扮前去参加活动,却没有想到遭遇了一场噩梦。


  “只听到枪击声,嘣、嘣、嘣地响”,参加聚会的汉森说。


  里卡多·阿莫多瓦说,枪击大概是在凌晨两时开始,当时他身在夜店,差一点就没能逃出来。“舞池和吧台上的人们倒在地上,坐在吧台附近还有靠出口的人们想方设法往出口逃,一直往前跑”。他在社交网站Facebook(脸书)网上如此描述自己的逃生经历。


  “我安全回家了,希望每个人也都能平安回家。”安东尼·托雷斯事发时正和朋友一起在那个夜店,当听到枪声时立刻逃了出去。他说:“枪声不像是一般的手枪发出的,听起来可以不停地重复射击,不会停止那样。”


  “现在我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们离开得非常迅速,大概70辆警车到了那里……这一事件发生的那么快,人们在短时间内便与彼此分离。”


  枪击声在“脉动奥兰多”夜店外也能听到,在街道对面的一家甜甜圈店,乔斯·托里斯正准备打卡时听到了枪击声。


  “那是我从未听到过的声音,很多人在尖叫、哭泣,并且像疯了一样的跑。”乔斯说,他躲在店里拨打报警电话,同时看到很多人从夜店里跑出,浑身是血,也看到警察和特警队赶到现场。


  “他们封锁了那个地方,不让人进,也不让人出”,他说,“特警队到达那里后。”


▲(从左至右)奥兰多市旗、美国国旗和佛罗里达州旗降半旗悼念恐袭受害者。



人质:“我们躲在更衣室”

儿给母最后短信“枪手正前来”

  恐袭发生后,被困于“脉动奥兰多”的顾客通过多种方式向外界求救或向家人报告当时的自身状况。其中一顾客给母亲最后的留言是:““他(马丁)正前来””。


  香港大公网援引inquisitr网和Mashable网的消息称,枪手马丁闯入夜店开枪后再挟持人质,与警方对峙数小时,走避不及的顾客只能躲在店内,透过手机上网求救。网民“GoEmili0”在Twitter(特推)写道:“请告诉警察我们躲在更衣室,这里发生枪击。”后来再写:“我们4人还在躲,夜店里的灯都关掉了。有警员进入店内但未发现我们。”


  夜店外的人同样忧心忡忡,网民“Lilbia Carmen”事发初时在网上发文:“我的女儿在店内。请为她们祈祷……她正等待警察(到来),(让她)可以离开。我(当时)与她通电话,只听见枪声。”她之后再更新情况:“她离开(夜店)了。感谢你们为我的小公主及我祈祷!我的人生回来了!感谢主聆听我们的祷告!”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像“Lilbia Carmen”那般幸运,网民“Martha Bonilla”说:“我的亲戚中枪,希望他能逃过厄运。对于那些安全逃离夜店的人,我为你们感到高兴,我会继续为所有人祈祷。”


  另据英国《星期日镜报》报道,枪手马丁闯入夜店后,其中一名顾客逃入厕所,再用手机通知母亲,他起初写道:“妈,我爱你。夜店内有人开枪。”


  随后,其母问是哪间夜店,他答称“Pulse Orlando”并叫母亲报警,之后他又再写道“我要死了”及“他(马丁)正前来”就失去联络,暂时未能确认他是否枪击案死者之一。


  另一名母亲贾斯蒂丝则收到30岁儿子埃迪的短讯,声称“他(枪手)正前来”、“他挟持我们,正与我们在一起”。贾斯蒂丝之后便与埃迪失去联络,暂时未知对方下落。


  值得一提的是,佛罗里达州两天内经历了两场“血雨腥风”,就在“脉动奥兰多”枪击案发生的前一天(周五晚22时45分左右),美国知名女歌手Christina Grimmie在奥兰多与歌迷互动时遭一持枪男子射杀身亡。随后,凶嫌洛比尔举枪自尽。


害者家属的痛苦与伤心

最后的短信交流成永别

  “脉动奥兰多”枪击案造成的伤亡举世震惊,事件中受伤害最大的应该是那些受害者的亲戚朋友。


  美联社12日报道,34岁的受害人爱德华·索托马约尔(Edward Sotomayor)是一个精力充沛、富有同情心的人,总喜欢戴一顶很傻的帽子,大卫·索托马约尔(David Sotomayor)说道。两人在约十年前奥兰多的一次同性恋日上碰面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是表兄弟。


  大卫12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爱德华在一家组织同性恋聚会的公司工作。“他总是能给人带来欢乐。”大卫说道。两人上周还曾有过短信交流。“你永远不会想到那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交流。”大卫说道。


  另一名受害人,年仅22岁的胡安·拉蒙·奎雷罗(Juan Ramon Guerrero)2年前告诉表弟罗伯特·奎雷罗(Robert Guerrero)自己是同性恋,但是他还是很担心自己家里其他成员对此的反应。直到今年初他才向其他家人承认这一事实。12日早上得知佛罗里达枪击案的消息后,罗伯特就开始担心,因为拉蒙曾去过事发的夜总会一次。遗憾的是,他的担心后来变成了事实。


链接

 伊斯兰教中心人士:

奥马尔从未表现出暴力



▲马丁个人社交网站晒出的照片。

 

  太阳哨兵报(SunSentinel)网站13日报道,一位认识奥马尔·马丁多年的阿訇称,奥马尔从小就在他所在的清真寺做礼拜,这位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枪击死亡案的嫌疑犯从未透露出任何暴力迹象。


  佛罗里达州匹尔斯堡(Fort Pierce)伊斯兰教中心的阿訇赛尔德·萨福里奇·拉赫曼(Syed Shafeeq Rahman)说:“长大之后,他从不对任何人说话”,“他确实很安静。他在最后一分钟进来,也不与任何人说话。他会与人握手…然后把儿子托在肩膀上离开。”


  12日在清真寺举行的临时发布会上,拉赫曼称,他被在奥兰多市夜总会发生的大屠杀事件案所震惊。


  拉赫曼是匹尔斯堡的一名医生。“清真寺没有让他变得激进,”拉赫曼说,“如果真是有什么激化了他,我想可能是因特网”。


凶嫌父亲为反巴评论员

称儿子看见男男接吻就愤怒

  路透社13日报道,已被警方确认在佛罗里达奥兰多市(Orlando)一家同性恋夜总会枪杀50人的枪击案罪犯奥马尔·马丁的父亲出生于阿富汗,是一名抨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的边缘政治评论员。



▲图为凶嫌父亲萨迪克·马廷在社交网自晒照片。


  据公共档案称,奥马尔的父亲赛迪克·马丁(Seddique Mateen)在美国的一家阿富汗卫星频道有一档已播三年的电视节目,并且一直都活跃在社交媒体“脸谱”(Facebook)上,更新政治评论,最新一次的更新是在上周日(12日)。


  此电视频道的所有人欧玛·卡塔波(Omar Khatab)在采访中说到,赛迪克会时不时在他的频道购买时间播出一个名为《杜兰德族长会议》(Durand Jirga)的节目,这个节目主要针对争议不断的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边界线——杜兰德线(Durand Line)。


  卡塔波称,赛迪克·马丁的政治观点大部分都是反巴基斯坦的。


  在YouTube上面搜索他的名字,会看到2012年到2015年之间有100多条视频上传。其中一条视频是关于“杀手ISI(巴基斯坦主要军事情报服务机构的缩写)”并且他在视频中评论说这个机构是“世界恐怖主义的创始人与祖先”。


  在另一个视频中,赛迪克·马丁称其在2014年1月采访了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


  在采访中赛迪克赞扬了加尼,但是接下来的几年他改变了观点,对加尼为与塔利班开展和平对话而僭越到巴基斯坦,赛迪克表现出明显的生气。


  上周二赛迪克在脸书中上传的一个视频中,他着重讲了塔利班成员,并严厉责骂他们是ISI的“仆人”。


  周日(12日)在接受NBC新闻采访时,赛迪克·马丁表示,儿子的狂躁“与宗教无关”。他还讲述了29岁美国出生的马丁有一次在迈阿密(Miami)商业区看到两个男人当众接吻后十分生气。


  赛迪克·马丁表示:“我们想说,对于整个事件我们感到十分抱歉,”NBC新闻引用赛迪克的话,“我们对他要做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们与整个国家一样感到震惊。”


  奥马尔·马丁的前妻希托娅·俞斯菲(Sitora Yusifiy)对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Boulder)的记者说,奥马尔既狂躁又抑郁,并且他有注射激素的经历,“他内心不稳定,还有心理疾病”,俞斯菲说。当谈到枪击案时,她表示:“这件事的发生毫无征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