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谈美国高考SAT成绩和家庭收入竟然如此

<- 分享“美国房产精英”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7 美国房产精英


点击上面 美国房产精英关注我们


美国房产,生活分享,最新美国房源购买及售后打理...我们用心提供服务,您免费获取海外投资资讯。


美国办公室:556 Las Tunas Dr #103, Arcadia, CA 91007;

              17578 Colima Rd, Rowland Heights, CA 91748

国内客服个人微信号:usa-home


  

高考刚结束,又一批高中毕业生将与父母一起焦灼地等待录取结果。虽然存在地区教育水平和取比例的差异,高考对国内高中毕业生而言,仍然是一次相对公平的个人前途与发展空间的竞争。
那么一贯以自由平等为核心价值观的美国在申请大学方面又做得如何?我们找出了世界著名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上刊登的两篇文章——《美国的新贵族》、《美国精英:一种世袭的贤能统治》,供读者诸君议论。美国社会的阶层日益固化,某些阶层对资源有着的最大程度的占用。也许,正如作者所言:“眼下有太多太多天才被浪费了。”


1 |《美国的新贵族》
原题:America’s new aristocracy
徐浚豪译,听桥统校、编辑
智力资本推动知识经济,所以那些拥有相当多智力资本的人分到了大块蛋糕,而且,智力资本也正变得越来越世袭化。
2014年8月,为争夺共和党总统提名,多位候选人列队登台进行第一次辩论,其中或许有三位竞争者的父亲也曾竞选总统。不过,无论谁获胜,明年都将与前总统的夫人正面交锋。一个建立在反对身份继承原则基础上的国家应当如此容忍政治家族,这是不同寻常的。因为美国从不曾有过国王或领主,所以它有时显得不太担心精英阶层正在固化的那些迹象。(编注: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夫人、民主党人希拉里-克林顿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参加了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
托马斯·杰斐逊区别了具备美德与才干的天生贵族和基于财富和出生的后天贵族,他认为,前者对一个国家来说是福音,而后者或将慢慢扼杀这个国家。杰斐逊本人就是这两种类型的混合,他是才华横溢的律师,同时从他岳父那儿继承了11000英亩土地和135个奴隶,不过,他所指出的这种区别被证明是经得起考验的。当强盗大亨们(robber barons)积聚了让欧洲王族眼红的财富时,他们的慈善之举、他们后代的挥霍奢靡和联邦反垄断行动的结合意味着,美国人从不曾发现他们会有可能生活在一个精英阶层确实能复制自己的国家中。(编注:托马斯·杰弗逊是美国第三任总统,1801-1809年在位;强盗大亨指19世纪晚期以残酷手段聚敛财富的美国资本家。)
现在他们开始发现这一点了,因为今天富人传给他们子女的财产,愈发不可能在赌场中几个晚上就挥霍一空。这种财产比财富有用得多,并且并不受到遗产税的影响——智力。 

纽黑文制造的门当户对
比起过去数个世代,天资聪颖、事业成功的男士迎娶相同条件女士的情况越来越多。据估计,这种“门当户对”的婚姻模式使得不平等增加了25%,因为双学历家庭通常享有两份丰厚收入。
经济实力强的夫妻能养育聪明的孩子,并给他们稳定的家庭——受过高等教育的母亲每年非婚生育的情形只占9%,相较而言,高中辍学的母亲非婚生育的情形占61%。那些夫妻无情地激励自己的小孩:到四岁时,专业人士的子女比那些靠福利生活人士的子女能多听到3200万个单词。他们搬往拥有一流学校的昂贵社区,花钱给孩子上长笛课程,还动用关系让他们进入一流大学。
那些塑造美国精英的大学会从所有背景的家庭中挑选有才华的学生,并且,成功进入常春藤盟校的高智商寒门子弟有可能被免除全部学费。但是,中产阶级家庭的学生不得不背负沉重的贷款才能上大学,假如他们想获得研究生学位时尤其如此,很多求职者心仪的工作机会现在都要求研究生学位。随着高智商人士越来越富有,舍得花大价钱给他们的女儿请普通话家庭教师,并且教育比起以前更重要,因为社会对脑力的要求增长迅速,父母收入与孩子学业成就之间的关联已越来越得到强化。假如同样从事全职工作,一个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会比一个高中毕业生多挣63%,而且这个高中毕业生更有可能根本找不到工作。对那些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士来讲,他们是从一流大学直接到了最好的工作岗位,教育的潜在回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的巨大。(编注:常春藤盟校是美国东北部地区八所顶级大学组成的体育赛事联盟;纽黑文是美国东北部的康涅狄格州第二大城市,耶鲁大学所在地。)
 这种情况不是美国独有,但这个趋势在美国特别明显。这部分是因为,在富裕世界中美国的贫富差距是最大的——在2015年1月20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总统反复提到了这个问题;还因为,相较于富裕世界中的其他国家,美国的教育系统更偏爱富人阶层。仅有三个发达国家的政府对富人区学校的投入多于穷人区学校,由于存在本地导向的资助政策(hyperlocal funding),美国是这三个发达国家之一。1980年以来,美国大学学费增速是家庭收入中位数增速的17倍,一部分学费用在了毫无意义的官僚做派和华而不实的建筑上。而且,许多大学偏好“校友子女”,喜欢录取校友的孩子。

要托儿所,不要施肥车
解决方案不在于阻止富人给他们的孩子投资,而是更多帮助那些没法“拼爹”的高智商孩子。启动帮助的最佳时刻是儿童阶段的早期,因为那个阶段的儿童大脑是最可塑的,而且正确的刺激才能发挥最大效用。与孩子进行口头交流、向他们朗读文章,没有什么能替代这样的父母教育,但是好的托儿所还是能有所助益,特别是对那些最贫困的家庭来讲。并且,根据国际标准,美国在这方面做的很差。投资改善美国最贫穷社区的幼儿早期看护,回报在十倍以上,绝少有其他政府投资能有如此丰厚的收益。
许多学校是被美国最反精英教育的势力之一的教师工会掌控,而教师工会抗拒任何应对优秀教师予以奖励或对糟糕教师予以解雇的迹象。为解决这一问题以及处理资金投入不公这种丑事,教育系统应该同时进行本地化和非本地化改革。应依据州一级水平确定生均资金投入,并且应向穷人倾斜。资金投入应跟着学生走,这可以通过大力扩充补助制度和特许学校来实现。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吸引更多学生的好学校将发展起来,差学校将被关闭或接管。教师工会及其民主党盟友将表示强烈反对意见,但是在一些城市的实验,比如在损坏严重的新奥尔良,却显示这样的学校淘汰机制起作用了。
最后,美国的大学需要来一剂精英教育的强心针。只有少数大学如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承认,它们纯是基于学业成绩来录取申请者。所有大学都应如此。并且,让学生的收获值回付出的金钱,大学应该在这方面做出更多努力。随着更廉价的在线课程兴起,传统教育机构必须降低学费,否则会灭亡。政府可以要求大学就毕业生所获学位的回报提供更透明的信息,以此施加援手。
弱化出身和成功之间的关联,或将令美国变得更加富裕——眼下有太多太多天才被浪费了。还可能让美国变得更加融合无间。假如美国人怀疑竞选是被操纵的,他们或许耐不住诱惑,会投票给或左或右善于鼓动民心的政客——尤其是,假如这个成熟的备选方案是另一个克林顿或者还是另一个布什的时候。(编注: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之子、前总统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

2 | 《美国精英:一种世袭的贤能统治》
原题:An hereditary meritocracy
杨小辉译,听桥统校、编辑
       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保罗•瑞安(Paul Ryan)赫赫有名,他表示,“我的一大忧虑”是,美国正在淡忘“英雄不问出身”这一说法。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国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说法是,“机遇正在悄悄消失”。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认为,实现成功过程中的“每个元素”,“都正在侵蚀我们的国家”。前第一夫人、参议员和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当然你不得不努力工作,当然你不得不承担责任”,“但是,对那些努力工作、承担责任的人士来讲,让他们觉得自己将来会实现美国梦,我们正将这一点正变得如此困难”。当我们讨论普通美国人跻身社会顶层的机会时,只在绝少事情上有一致意见的政治家们的看法听上去大同小异,这值得注意。
       在英国社会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迈克尔•杨(Michael Young)造出“贤能统治”(meritocracy)一词之前的1950年代,权力、成功和财富应该依据才干和勤奋而不是具有偶然性的出身来分配,这一提法有个别名叫美国。无疑,从参议院的议席到钢铁工业中的董事会会议室,美国总是有一些权贵家族存在。但在美国,人们也比在其他任何国家都更热切地持有这样的信念:只要具备才干、毅力和进取心,所有心怀希望的加入者都能跻身精英阶层。在贤能统治尚未成为事实之际,美国人就报以真正的愤怒,他们揣测,美国顶层社会那些人,如尼克•卡拉韦(Nick Carraway)所说,是“一群烂透的家伙”,连酒贩子盖茨比(Gatsby)都比他们那帮人加在一起要好。(编注:迈克尔•杨在其1958年发表的讽刺文章“The Rise of the Meritocracy”中首次运用“贤能统治”一词。尼克•卡拉韦和盖茨比均为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1925年出版的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人物。
       今天的精英早已不是西卵(West Egg)的那群混蛋。相比昔日那群人,他们总的说来更有才干,受过更好的学校教育,工作更努力(所获薪酬之高也更令人难以置信),也更勤于担负为人父母的责任。精英不是一个人单凭出身或关系就能轻易到达的位置;与此同时,人们普遍认为,成为精英越来越难。(编注:“西卵”是小说《了不起的盖茨比》中虚构的位于纽约长岛的一个小镇,小说中的故事在这里展开。
       一些精英的自我繁衍是难以避免的;一如所有其他社会,美国的豪门子弟也受益于裙带关系。但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美国精英培养出的子女不但事业有成,而且认为他们理应取得这样的成功:他们比同一辈人更符合贤能统治的标准,于是也无愧于他们承袭的地位。这样的情形多过以往。

事情的两面
       之所以会这样,部分原因在于美国社会的各方面:人们乐意在孩子的教育上投入金钱和时间;整齐划一的教育模式无法在全国范围强加;高校间在建造最舒适的设施方面存在竞争。很难对这些特性提出反对意见,即使人们有异议,也是束手无策。但总的来说,上述特性增加了富裕的父母将其优势传递给子女的机会。从长远来看,那可能改变这个国家运行的方式,改变它看待自己的方式;也可能改变其他地方的人们评判如下美国断言的方式,即美国是机遇之灯塔照耀的独一无二的国度。
       造成上述改变的部分原因是,20世纪的美国女性获得了更多受教育和工作的机会。更多女性在享受学术和职业上的成功,或至少展示出这样享受的早期迹象,这令那些将在事业上比翼齐飞的成年男女情侣更容易结合。自1960年至2005年间,拥有大学学位的男性与拥有大学学位的女性结婚的情形增加将近一倍,所占比例从25%提升到48%,并且这种改变没有任何反转的迹象。
       平均而言,这种门当户对的婚姻模式似乎强化了将这些男女联系在一起的那些特性。尽管人与人之间智力不同是基因在起作用,但这并非浅薄的基因决定论。人们往往会用他们自己和朋友所看重的东西激励自己的孩子。于是,因所受教育和社会地位相近而意气相投的人们通常会认定这些事情有重要价值,并在教育其子女的过程中,既有意为之也通过活生生的例子,就这些事情进行更多的言传身教——先天和后天的进程更有可能共同起作用。
       受过大学教育的夫妇不但倾向于重视教育,还具备支付大学教育费用的经济实力。尽管长期以来预测美国孩子在校成绩的最佳指标是其父母的受教育水平——据其定义,这一因素在重要性方面遥遥领先——但财富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因素。斯坦福大学教授肖恩•里尔登(Sean Reardon)的研究显示,过去十年间父母收入与子女考试成绩之间的相关性日渐增加。依据其父母的收入对那些2014年参加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的大学入学申请者进行归类,结果显示,随着申请者家庭在收入位阶中不断攀升,申请者的SAT成绩是稳步提高的。


第一步,从娃娃抓起

       另一个因素是家庭的稳定性。更富裕和受过更好教育的美国家庭倾向于结婚后再生养孩子,而且像大多数已婚男女一样,他们的家庭分裂的可能性远小于那些未婚男女的。他们的孩子各方面表现良好,与这一点有关联。
       富裕家庭出身带来的教育优势在幼儿园里就表现得很明显了。那些惯于成功并渴望成功的家庭试图在幼儿园阶段就为孩子奠定成功的基石。在纽约的高端人群中,对私立幼儿园学位的争夺已经白热化到了荒谬的地步。教育咨询机构“私立教育咨询服务”(PEAS,编按:位于纽约)的联合创办人珍妮弗•布罗索斯特(Jennifer Brozost)建议,家长应申请八到十家幼儿园,要给其中的三家最好的写那种像情书一样的申请信,并应研究造访时如何给对方留下良好印象。一些父母还花钱让他们的孩子参加培训活动,这些活动会教导孩子如何取悦那些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
       一旦孩子进入到公立教育系统——大约90%的孩子都是如此——生活于富裕街区的优势就会显现出来。美国通过房产税来为公立学校提供资金的政策是非比寻常的。各州对每位孩子的教育经费支出都有一个最低标准,但家长可以通过投票来决定缴纳更多地方税,以将这个标准提到最高,而且他们经常这样做。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教育政策研究员迈克•麦克沙恩(Mike McShane)指出,对每位学生的资助水平高低不一,在一州之内最多能高出50%。
       在那些征收了相当多房产税的城市,上述做法有时会令贫困学生比郊区富裕家庭的孩子得到更多资助。然而更常见的情况是相反的。结果是,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仅有三个发达国家对更富裕学生的教育投入多于贫穷学生,美国正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个国家是土耳其和以色列)。而且不限于学校教育,在学校之外也有支出:在为其子女花钱参观博物馆、上音乐课和购买书籍等方面,富裕父母和贫穷父母之间的差距一直在加大(参见图2)。相当多学生能取得优秀的SAT成绩,在他们中间,培养额外技能具有重大意义。
亲代投资的机会延续到了高等教育领域,这其中的投资愈发昂贵(参见图3),但回报也越来越丰厚。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大卫•奥托尔(David Autor)的研究表明:自1979年到2012年,父母受过大学教育的中位数家庭与父母受过高中教育的中位数家庭之间收入差距的增幅,较占领媒体头条的最富有1%人群与其余人群之间收入差距的增幅快四倍,从30000美元上升到了58000美元。
那些有父母为其提供了良好校内、校外教育的孩子已经具备优势,但一些孩子还能从偏袒校友子女的机构那里获得额外的优势。据哈佛大学校报《哈佛深红》(The Harvard Crimson)的一项调查,去年进入哈佛的2023名学生中,有16%的学生,其父母中至少有一位是哈佛校友。哈佛表示,校友子女优待从来只是录取过程中当申请者其他方面水准相当时才会考虑的一个加分因素。然而,由于每17位申请者中只能有一位被录取,很多申请者水准相当是必然的。
所有这一切,加上长曲棍球
       美国大多数研究型大学和文科学院都对校友子女给予优待;这种做法似乎普遍存在于稍次于顶尖大学的高校里。艾维迈思公司(Ivywise,编按:位于纽约的盈利性机构)提供有关儿童入读最好学校的咨询服务,其员工名册中包括数位负责过录取工作的前大学系主任。该公司创办人兼CEO凯瑟琳•科恩(Katherine Cohen)表示,宾夕法尼亚大学对校友子女尤其友好。虽然这是罕见的,但家长向特定学校慷慨捐赠以求为自家学术能力勉强的孩子换得录取机会的诸多故事依然不期而至。
       建立捐赠基金时,大学之间彼此激烈竞争,这使得为校友提供这样的好处非常诱人。而且,对照顾校友子女,一种出于公益考虑的辩护意见认为:录取一名带100万美元捐赠的学生后,其捐赠能用来为其他许多学生提供经济上的补助。但在实践中,大学招生体系不是这样运作的。诚然,一些精英大学财力雄厚,足够发放相当多的经济补助,但对许多大学而言,那些能全额支付学费的人士依然处于这一商业模式的中心位置。斯坦福大学的社会学家米切尔•史蒂文斯(Mitchell Stevens)曾在东北一所不知名的文科学院招生部门工作过一年,他发现,大学招生体系最青睐的申请者是那种能全额支付学费的学生;另外,正好能带出一支有知名度的运动队,但其学业记录也足够扎实,不至于耗用为那些智力水平最适于橄榄球队的学生保留的年度拨款,这样的申请者也是受到钟爱的。
       优待校友子女,加上大学校园里推动种族多样化的长期努力,令关于“优势”的定义深奥费解。整个大学校园的男性人数偏低;非裔美国人并非如此,但依然能够从某些形式的平权行动中受益;而且,大学总是需要体育特长生。这种筛选机制令贫穷的白人和亚裔遭到不公正对待。尽管常春藤萌校都否认它们以招生配额来限制亚裔学生的数量——他们是SAT成绩最好的群体——但他们每年的被录取人数已从2008年的峰值跌落,此外,这一数字年复一年并在各高校之间奇怪地保持了一致性。作为一所完全以学术能力为依据招生的高校,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比其他精英院校的亚裔学生更多。同样,它也少很多令人畏惧的运动队。
       到毕业时,众多美国未来的精英将进入律师事务所、银行和咨询公司工作,这类机构的起薪是最高的。凯洛格管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副教授劳伦•里维拉(Lauren Rivera)在其即将出版的新书中采访了这些领域中120名负责招聘的人士。她发现,虽然他们并没有着手招募来自富裕家庭的学生,但他们的公司对读过著名大学和有过学校运动队经历(长曲棍球这种项目特别管用)的毕业生有一种强烈的偏爱。结果是,他们招入的毕业生囊括了各种肤色,但罕有什么人来自蓝领家庭。“当被要求挑选中意者的时候”,里维拉女士解释道,“我们往往会找我们自己这样的人”。(编注:凯洛格管理学院创办于1908年,隶属于美国西北大学,是全球顶级商学院之一;西北大学位于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市。
       类似事情也在一些美国最大公司的高管办公室里发生。随着计算机运用能力的提升和文书工作的自动化,工厂工人的工作和管理岗位的工作之间的距离拉大了。从底层干起一步一步升到顶层从来就不是普遍情形,现在则几乎是不可能的。哈佛商学院院长尼廷•诺里亚(Nitin Nohria)与同事的研究业业已展示了20世纪下半叶企业精英背景的转变:原本对这些精英具有最重要影响的家庭网络和宗教信仰,已被MBA学位或商学院学习经历替代。这使得经理人员更加称职,但也意味着他们是一连串筛选的结果:他们是在经历学校、大学和工作岗位中的层层遴选之后,才得到其MBA学位的。
       五十多年前,迈克尔•杨说,由他命名的贤能统治,在早期可能与古老的贵族制一样,就其自身而言是狭隘、有害的。在美国,一些左翼学者和思想家正得出类似的结论。当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拉妮•吉尼尔(Lani Guinier)怒斥起现在支配着美国的“考绩统治”(testocracy)时,她是在为很多人辩护。进步人士曾将学业考试视作一种打破老旧特权结构的方法;当下,人们愈发认为,学业考试的作用仅仅是有利于那些受过学校训练、善于在这样的考试中脱颖而出的人群。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的右翼继承人对美国精英的自我繁衍忧心忡忡,但根本不希望动用政府来实现平等。左右双方都同意,个人优势和先辈传承的融合无间是与美国传统背道而驰的。但就可以做的事情,双方都还没有形成貌似合理的主张。(编注:安德鲁•杰克逊是美国第七任总统,美国民主党的创立者之一。



本文选自网络

                                                                                                                                                             

使用史上最强的手机房产网,查看南加州所有最新房源,一网打尽各区房源,输入各区的邮编或者英文名称即可查询。如查询尔湾输入“Irvine", 查询核桃区输入"walnut",  查询阿卡迪亚输入“Arcadia"。然后对列示房源选择按房屋价格,建造时间等标准排序进行查询。


请拷贝以下链接到浏览器使用:http://www.fdcanet.com/index.php?app=agent&id=6334803&lang=zh_CN&act=index&isappinstalled&from=singlemessage

或者直接联系我们国内客服(微信号:usa-home)索要手机版,一旦拥有,尽览所有加州房源。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