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科学家揭开终极底牌:癌症自愈源于心脏!

<- 分享“看英国”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3 看英国



心脏是中心,而不是大脑心脏的磁场比大脑强5000倍,磁场的范围可从你身体延伸出去好几公尺远。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以为心肌只不过是输送血液的生物机器而己。但是2008年3月17 日,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威斯利教授向全世界宣布:心脏可以分泌救人一命的荷尔蒙,它不仅在24小时内杀死95%以上的癌细胞,而且对其他绝症也有极好的治疗效果

这是上帝送给所有绝望生命的最后一道出口,也是上帝送给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威斯利也因此被誉为揭开上帝“终极底牌”的科学家。


而韦斯利教授之所以能获得成功,竟是因为他多年来对自己最亲密的同窗好友人抱着一颗沉重的负疚之心......


好友相继患绝症,科学家好心无力拉住远去的手


今年48岁的大卫·威斯利是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调查员。1981年就读于美国华盛顿大学生化系时,他与就读于物理系的科恩·詹姆斯和法律体系的乔治·韦德是校篮球队的三大核心队员。在长期比赛合作中,威斯利与詹姆斯、韦德建立了深厚的队友情谊。


大学毕业后,威斯利进入南佛罗里达大学硕士连读,詹姆斯在华盛顿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韦德则回到自己的祖国英格兰当了一名律师,三人一直保持着打球的爱好和密切的联系。

1993年威斯利博士毕业留校任教,在此后的5年,三人陆续结婚。除了韦德和妻子安妮是无子女家庭,威斯利和詹姆斯己是好几个孩子的爸爸。日益增大的科研压力和日益庞大的家庭让三人几乎一度中断联系。

2003年初,威斯利先后听到了两个不幸的消息,一是韦德患了严重的冠心病;二是詹姆斯被检查出直肠癌已是晚期,两人都已没有太大的治疗价值。更为不幸的是,韦德的妻子安妮不久也被确诊为乳腺癌,而且也是晚期。得知消息的威斯利立刻前往华盛顿看望老同学,随后又赶往伦敦看望韦德夫妇。

看到昔日蓝球上叱诧风云的队友,如今正值壮年的生命之光却己如烛光般微弱,威斯利心痛不己,他下决心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挽救老同学的生命。


威斯利此时已是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调查员,他发现的三种荷尔蒙中有一种能够促使血管扩张,如果给韦德的心血管系统补充这种荷尔蒙,对他的冠心病一定能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

但是,令威斯利异常失望的是:韦德拒绝了他的建议。韦德说:“如果你不能同时治好我的妻子,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

医生预测韦德和安妮都只有三个月的生命,两人在伤心中列出了死前要做的50件事,准备用三个月的时间去一一完成。2003年4月,当他们的生命进入倒计时时,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心愿:去周游世界。

因为钱此时对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两人将4万英镑慷慨地交给旅行社,只向旅行社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因为不知道哪一天是人生的终点,旅行社不得限制他们的旅行时间,直到他们中的一个离开人世,旅行合同才自行终止。

旅行社经过调查了解得知他们确己时日不多,极可能生命的持续时间不足一个月,而4万英镑足以支付两人乘坐豪华游轮周游世界一年的费用。于是,欣然签下了这样一份特殊的旅行协议。


这期间,韦德夫妇诚恳邀请詹姆斯一同前往,因为大家同病相怜,还有那么多可供回忆的青春记忆,他的加入会令这次旅行更意义非凡。詹姆斯对此怦然心动,但是威斯利却坚决反对。

他认为,三个人都不应该放弃治疗,哪怕有一线希望都应该为生命争取生存权。韦德夫妇未改初衷,他们选择了5月7日从英国出发,乘坐豪华游轮到世界各地旅行;而詹姆斯则选则了前往佛罗里达州,接受韦斯利对他的治疗。


此时,詹姆斯的生命也已被医生预言进入倒计时,延续生命医院已无能为力。韦斯利才敢大胆为他使用当时尚未进入人体实验的一种生物疗法:用白细胞介素-2(IL-2)N的免疫调节作用进行直肠癌的治疗。

IL-2是由激活的T淋巴细胞产生的淋巴因子,对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刺激单核细胞吞噬肿瘤细胞具有重要作用。

在威斯利和生物工程实验室其他同仁的共同努力下,他活过了医生预言的“末日”,并继续存活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2004年6月,詹姆斯告别了人世。


这期间,韦德夫妇音讯全无,威斯利悲哀地意识到他们早已不在人世。

2004年11月7日,威斯利突然接到一个从英国打来的越洋电话,竟是韦德的声音!韦德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威斯利,他跟安妮刚刚结束环球旅游,如果按照合同,两人继续旅行下去,旅行社可能要破产了;因为他跟妻子回到英国后,在最权威的伦敦皇家医院检查发现,不仅安妮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消失,就连他的冠心病也处在没有危险的稳定期!


威斯利惊讶极了,他决定亲自前往英国,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奇妙旅行治愈绝症,负疚的心难以承受自责之重


11月9日,威斯利经过近10小时的飞行,终于在当天晚上11时抵达了伦敦。韦德和安妮早已等候在机场。看到两人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样子,威斯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对儿早已在心理上经历过“生离死别”的老友久久拥抱在一起,为命运的悲悲喜喜感叹不已。


当天晚上,威斯利详细询问了韦德夫妻旅行过程中的身体情况。韦德直言,两人当时只贪恋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没空想自己的身体状况。

两人在北冰洋的冰川极地不落的太阳中,尽情体验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只想让这一刻长久再长久,不知不觉就活过了医生语言的最后期限。

后来,在夏威夷的海滩度假时,他们感觉自己身体的种种不适都不见了,而且精力越来越充沛。此后,两人干脆不把自己当病人了,他们只把自己当成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划算的游客。

因为,一年后他们在旅行中产生的费用己远远超过了出发前所支付的4万英镑,而只要他们不提出终止旅行,旅行社就不得不继续为他们按最高规格提供环游服务。


一直到11月7日,已绕地球一周,重新回到英国伦敦的韦德夫妇才主动提出了终止合约。旅行社这次才如释重负。而这时,距离他们出发前的2OO3年5月,时间己过去了整整一年半。


回到家乡的韦德夫妇迫不及待地去伦敦皇家医院做全面身体检查,随后,他们被告知发生了奇迹:两人竟双双摆脱了绝症的威胁!他们当天晚上就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所有亲人,包括老朋友威斯利。

听到这里,威斯利心里已经非常有数了:发生在老朋友身上的正是人类一直没从“发生学”上揭开谜底的自愈奇迹!


正是这次旅行前所未有的合同方式带来的“超值享受感”,正是夫妻两人在面对壮丽大自然的美好体验中渴望生命长久再长久的意念,让他们身体细胞结构产生了奇妙的变化,成功击退了医学手段无法解决的病魔!


想到这里,威斯利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负疚感:这次旅行,韦德夫妇是非常希望詹姆斯能够一同前往的,而詹姆斯也对这种在游历中顺其自然结束生命的方式充满了向往,是自己强行将詹姆斯拉进了自己的实验室!如果当初詹姆斯也在那艘游轮上,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可能就是三个好友啦!

强烈的负疚和自责让威斯利情绪极端低落。英国各大报纸关于“夫妻创奇迹,环游世界癌症自愈”的报道,让威斯利原本负疚的心更加内疚。最后,竟患上了轻度抑郁症,实验室的工作一度中止。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旅行疗养”,威斯利的抑郁症已得到缓解。随后,他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课题设计过程中。


这一次,他准备将人的情绪是如何对疾病产生作用这一课题列为自己的研究目标,也就是他要揭开人体疾病自愈之谜。

他要搞清楚:绝症自愈究竟只是个案和特例,还是只要在条件满足时,就一定能成立的普遍原理。只有搞清这一点,他才能明白自己对老友究竟有没有“犯罪”,是否剥夺了他的一次自愈良机。


威斯利的课题立刻得到了院里的批准。他成立了一个特别研究小组,专门研究人体的自愈机制。


在此之前,人们只知道身患绝症之后应积极采取各种康复措施去调动和增强机体免疫力;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保持乐观的情绪,这样可以促使体内分泌更多的有益于健康的激素、酶类和乙酰胆碱,使免疫系统和各器官功能调节到最佳状态,从而战胜疾病。

但究竟是哪一种物质?运用什么原理?通过什么渠道杀死癌细胞的?人类并不清楚。这也是大多数人,包括威斯利自己,在詹姆斯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宁愿相信医学手段,也不愿相信小概率的人体自愈机制的原因。


对心脏功能的研究一直是威斯利的工作重点,他此前获得的所有荣誉都与这一项研究相关,这一次他更是将研究的对象锁定为心脏。因为,心脏在他心目中是那么神秘。


自古以来,人们就在使用着诸如“心病”、“心情”、“心绪”、“心爱”之类的词汇。


他坚信:心脏的功能决不仅仅只是输送血液的生物机器。果然,他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后,相继发现了三种由心脏分泌的荷尔蒙。

此前,他以为其中两种荷尔蒙只会对肾的活动产生影响,另外一种则只能够促使血管扩张。


但现在,他认为这几种荷尔蒙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应远远不止这些,说不定癌症的自愈之谜就可以从中找到答案。

揭开上帝“终极底牌”,自己的心原来是生命之源


2005年3月,威斯利和他的同事将从人体心脏分泌物中提取的四种荷尔蒙全部注入到实验室培养的人体胰腺癌细胞中,发现癌细胞的增长速度明显减慢。他们又将这四种荷尔蒙分别作用于胰腺癌细胞,发现单独使用效果更好。

其中,一种名叫缩氨酸荷尔蒙——也叫血管舒张因子的心脏分泌物可以在24小时内杀死95%的胰腺癌细胞!最难能可贵的是:那仅剩的5%的癌细胞,其DNA的合成速度似乎也由此受到影响,它们将不会再扩散出新的癌细胞。这就意味着,心脏分泌的荷尔蒙能起到彻底控制人体癌细胞的作用


在此后长达10个月时间里,威斯利的实验小组几乎对所有恶性肿瘤细胞,包括前列腺肿瘤、卵巢肿瘤和大肠肿瘤等都进行了反复的荷尔蒙灭癌细胞实验。


最后,他们得出了如下结论:心脏分泌的荷尔蒙通过直接杀死癌细胞和抑制癌细胞DNA合成以及癌细胞的生长来发挥效力,而非加速癌细胞的自我解体。

并且,这四种荷尔蒙还有助于降低人体血压,并提高排泄人体内过量的水和盐分的能力。这意味着:它们不仅对治疗癌症有效,对缓解冠心病的症状和肾衰竭也都有疗效。


这就是为什么安妮体内的癌细胞莫名消失,韦德严重的冠心病也能得到有效控制的根本原因。


这个研究结果是如此令人惊讶和振奋。2006年6月20日在费城召开的美国内分泌学会的年度会议上,威斯利的这项全新发现成了最引人瞩目的议题。

但是,他的研究任务还远未结束。这四种荷尔蒙如用于临床,对人体有无副作用?心脏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分泌这种神奇物?都是威斯利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


此后,威斯利的实验室立即着手在动物身上做活体实验。在老鼠体内的实验结果显示:借助荷尔蒙疗法,他们在短时间内治愈了患有人工胰腺癌和乳腺癌的病老鼠。


同时,即使是在肿瘤没有完全消失的情况下,老鼠体内的肿瘤也会大大缩小,而且不会发生任何转移。


其中,影响血管扩张的那种荷尔蒙抗癌效果最强。尚未发现心脏分泌的这种荷尔蒙对老鼠有任何毒副作用。


威斯利还挑选了100个自愿者,分别对他们处于各种情绪状态下的心脏荷尔蒙分泌情况进行了跟踪采集发现:人的情绪越高昂,心情越愉悦,人的心脏分泌的荷尔蒙就越充沛。


反之,人处在痛苦、担忧、抑郁等消极状态时,心脏几乎完全停止分泌这种激素物质。


由此,千百年来困扰人类的绝症自愈“底牌”被彻底揭开了:只有在身患重病时保持心情愉悦,积极求生的患者,心脏才有可能分泌救命的荷尔蒙。


当这种荷尔蒙达到一定量的时候,才能杀灭体内的癌细胞或抑制它们的生长,从而达到不治自愈的生命奇迹!

而那些因为绝症整日忧心忡忡,活在痛苦绝望中的患者,则永远没有这种自愈的机会。


由此看来,上帝其实给所有绝境中的生命都留了最后一道出口,这也是上帝送给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只是这一张终极底牌,人类不走到生命的尽头,往往看不到它!


2008年3月17 日,威斯利向全世界公布这张上帝的终极底牌后,举世震惊。这等于为每一个绝望的生命都带来了重生的福音!


当美国最权威的报纸《纽约时报》的记者在采访中盛赞威斯利这项发现的不同寻常时,谁也没想到,威斯利竟会情绪十分低落地说:“西医鼻祖希波克拉底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说过,并不是医生治愈了疾病,而是人体自身战胜了疾病


但是,我对这句话的领悟却太迟了。如果我早5年明白这个道理,我的同窗、优秀的物理学家詹姆斯就不会在我的无知劝阻下丧失他本有权得到的这最后一件礼物了。”


威斯利博士的发现对我震撼很大,因为有关心脏的两个问题一直使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是《力量》的作者朗·达拜在力量与健康中说:


你身体内部其实就是太阳系和宇宙的地图——你的心脏是太阳,是你身体系统的中心;你的器官则是行星,而就像各大行星依靠太阳维持平衡及和谐一样,你身体的所有器官也都是靠你的心脏来维持平衡及和谐。


加州心脏数理研究院的科学家指出,在心中感受到爱、感恩与感谢,能够提升你的免疫系统,增加重要化学物质的产出,增加身体的活力,降低压力荷尔蒙的水准、高血压、焦虑、罪恶感及倦怠,而且可以改善糖尿病患者体内葡萄糖的调节机制,爱的感觉还能让心跳的韵律更和谐。心脏数理研究院并指出,心脏的磁场比大脑磁场强五千倍,而且范围可以从你的身体延伸出去好几公尺远。

感到的是:心脏是中心,而不是大脑心脏的磁场比大脑强5000倍,磁场的范围可从你身体延伸出去好几公尺远。


一年前当我读到这段话时,我写下的批注是:“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的一个信息,有点不可思议。但既然是心脏数理研究院的科学家所说,我还是信其有。”


另一个是中国古人对心的论述:“中国古人以为心是思维器官,所以把思想的器官、感情等都说做心,故有“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


这里就产生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是古人错了吗?“思考”应该是大脑的功能啊!”看到加州心脏数理研究院科学家的研究,感到中国古人的论述可能是对的。


也有可能是至今我们对“”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心脏的功能决不仅仅只是输送血液的一个泵。

癌症自愈的思考:——超级心态与超然生活,使心脏启动了自愈机制。


把死亡看透,视死如归。当韦德夫妇知道生命只剩下最后三个月后,开始倒计时,此时,他们一定清楚地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死亡是每一个人必然的归宿,任何人都没有例外,人是从大自然中来,也将必然回归大自然,没有什么好悲伤和恐惧的,视死如归。


再也没有压力,彻底放松。既然视死如归,面对死亡都不再恐惧,还怕什么呢?工作上没有压力,经济上没有压力,连关注生命的压力都置之度外,彻底的放松了。

压力是人们生病的诱因,没有了压力,不会再有新的疾病产生,治愈已有的病痛也会有好的作用。


超值享受生活。4万英镑与旅行社签下特殊的旅行协议后,有关生活的所有琐事再也不用操心,剩下的只有享受生活。在北冰洋的冰川极地不落的太阳中,尽情体验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


韦德直言,两人当时只贪恋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没有空闲时间想自己的身体状况。像神仙一般,达到忘我的境界。


阳光和空气。在一年半的旅行中,在北极,在夏威夷,在游轮上他们肯定充分地沐浴在阳光下,呼吸着最新鲜的空气。


不再调整饮食。原文中没有提到如何饮食,这是我的一个推理:在长达一年半的旅行中,周游世界各地,到处都有美食,死亡日子已屈指可数时,我想他们不会拒绝美食,不会去追求素食或所谓的健康饮食。美食是能带来好心态的。

适当的运动。原文中没有提到他们使用轮椅,每到一个地方,最起码要跟随导游步行观光,对于病人而言,这已经是极好的运动了。


致命的打击,往往是新的转机与起点,当韦德夫妇与旅行社签下死亡倒计时合同后,精神彻底地放松了,拥有了超级的好心态,过上了超然的好生活,全部身心只迷恋于大自然的美好体验中,启动了渴望生命长久再长久的意念,终于心脏分泌出救命的荷尔蒙,启动了自愈机制,奇迹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正如希波克拉底公元前5世纪所说:


并不是医生治愈了疾病,而是人体自身战胜了疾病。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