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政治正确,恐怖分子只会越反越多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澳洲新闻




文 | 唐昊


6月12日,美国奥兰多同性恋酒吧脉动遭遇恐怖袭击,枪手奥马尔是美国公民,父母均是来自阿富汗的移民。目前FBI仍在调查其与ISIS的关系,有证据表明奥玛的思想倾向于极端主义,但并未发现其正式加入恐怖组织。就目前所掌握的情况,这次枪击案最有可能是具有极端主义思想的恐怖主义者根据自己的信念所发动的“独狼”行动。


▲ 发生枪击案的酒吧外


由于现在的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在以往的政策表述中多次声称要在当选后对移民采取更严厉的政策,如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筑长墙,对入境美国的穆斯林进行全体检查等等,因此在这次恐怖袭击之后,很多观察家认为,恐怖袭击将使美国国内的政治氛围发生变化,有助于拉升特朗普的选情,让更多的人倾向于更严厉的移民政策,甚至因此会改变美国政治的走向,等等。但实情恐怕未必如此。

虽然反移民的情绪会因这次枪击案被短暂地激发出来,但目前离真正的总统大选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有足够和缓冲让人们重新理智地思考问题。并且恐怖袭击过早地释放了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支持,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当前的恐怖主义坐大,原因是多方面的,当人们有时间、有机会思考更多的因素时,也将指向特朗普所代表的政治势力和主张。

特朗普在随后发表的声明中,除表达对遭受恐怖袭击的民众的同情外,用了更大的篇幅攻击奥巴马和希拉里,认为民主党政府的政策过于软弱,是这场恐怖袭击发生的重要原因,并批评其始终不敢突破政治正确性而公开使用“极端伊斯兰”这样的字眼为恐怖袭击定性。“由于我们的领袖软弱,我曾表示这将会发生,而现在只会变得更糟。我力图解救生命,避免下一波恐怖攻击。我们再也承受不起政治正确。”并因此要求奥巴马辞职、希拉里退选。

这当然是一场漂亮的进攻,但持有的武器却有缺陷——其所声称的依据是站不住脚的。目前特朗普对于美国社会经过了大半个世纪才建立起来的“政治正确”进行不遗余力的攻击,并将其认定是恐怖主义坐大的根源,虽然迎合了某些人群将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认知,但却是典型的寻找政治替罪羊的做法,并且很容易被拆穿。

事实上,“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的主要内容,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中,通过鼓励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于宪法所坚持的平等和反歧视原则的坚守,来寻找多元族群和平共处之道。而对于同性恋群体、女权主义、少数族裔等,均不能使用歧视性语言。例如以往对于黑人的称呼“negro””black”(黑鬼)等已经逐渐废止,人们更多地以”African American”(非洲裔美国人)来称呼。至于特朗普所批评的不能使用“Radical Islam”(极端伊斯兰),主要是要淡化恐怖主义的宗教色彩,而强调其反人类反文明的一面。从以往美国的历史经验来看,“政治正确性”恰恰是在美国这样一个社会差异极大的国家里,确保国内族群和谐相处,而不至于彼此仇恨、以至于形成大规模族群冲突和仇杀的最重要保障。

而特朗普对于政治正确性的攻击,意味着将恐怖袭击的责任不是归结到个人和主义,而是某个族群。这种做法是相当危险的。虽然以往发动恐怖袭击者多是接受了极端主义思想的穆斯林,但要将所有穆斯林拒于美国之外的做法,却无异于与所有的穆斯林为敌。而将所有穆斯林拒于国门之外,这样的提法显然是无法实现的,只是白白地强化了现有居住于美国国内的穆斯林与其他族群之间的冲突。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抛弃了“政治正确”,更有可能会引发更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特朗普:“政治正确”正在杀死我们的国家。


在共和党执政期间曾经发生过美国本土遭遇过的最大恐怖袭击事件“911”。在此之后美国颁布了《爱国者法案》,成立国土安全部,大力加强反恐举措。并且美国在过去十几年的时间里没有再发生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就在这次袭击之前,大多数观察家认为美国要比此前频频遭遇恐怖袭击的欧洲更加安全。而奥兰多恐怖袭击则打破了“美国安全”的幻梦,让人们了解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恐怖主义还存在,就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也说明,以堵的方式来对抗恐怖主义,是没有最终结果的,只会是反恐战争的无休止持续。而现在特朗普的说法,只不过是以“大堵”取代原来的“小堵”,很难期望会产生长期的效果。相反,对于国内的族群仇视和对立的扩大化,却有即时的效果。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人人都知道需要反对恐怖主义,但对于如何“正确”地反恐,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是否为了反恐而牺牲广泛的公民权利(如爱国者法案),是否为了反恐而牺牲族群平等共识(如特朗普的反政治正确),是否为了反恐而出台更严格的枪支管制法案(如希拉里在恐袭后的声明),都成为激烈纷争的政治焦点。在所有这些举措建议中,最危险的就是抛弃政治正确性,而将恐怖主义与某个特定族群联系起来的做法。这样做的话,恐怕还没有反到恐怖分子,美国社会自己先就分裂了。

不仅如此,以往的美国反恐本来就是在很大程度上抛弃了“政治正确”的行动,即反恐部门对于恐怖主义的反击仍停留在器物层面,结果就是恐怖分子越反越多。911之后列在中情局暗杀名单上的只有7个人,现在可能已经超过1000人了。而ISIS和基地组织更是不断壮大,在全世界竞争恐怖主义老大的地位。但奥兰多恐怖袭击表明,恐怖主义是无法通过常规战争来战胜的,恐怖分子是从精神上被“养成”的,而更严厉的器物层面的管制对此并无效应,因为它无法阻止一个人内心所发生的变化。所以,反恐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正确”地反恐,即从精神层面消解极端主义产生的根源——极端主义和族群仇恨。

说到如何“正确”地反恐,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件往事。那时我还在弗吉尼亚州的一所大学里任教,恰逢奥巴马总统要在附近的一所中学里发表开学日讲话。本来这个举动很平常,但千不该万不该,在开学日前他的教育部长向全国的公立中小学的校长们发了一封信,要求各公立学校组织学生收看奥巴马的讲话,每个学生还要写一篇读后感。这下学生家长们的情绪像炮仗一样被点着了,不但有大批老师家长到白宫门口示威,还有更多的家长特意在开学日那天到学校把自己的孩子领走,免得他听到总统的讲话。这是我在美国第一次领教到活生生的“政治正确”的力量。面对族群仇恨和极端主义在政治层面的不断诱惑,对自由意志的珍视,看起来才是这个国家精神力量的最重要来源。

原标题《究竟如何才能“正确”地反恐?》

【作者简介】

唐昊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著有《竞争与一致》《中国式公益》等。



【精华推荐】

商人阶层是如何被驯化的

从屠呦呦到韩春雨:中国学术江湖正在改变

川普崛起,政治浅薄化已成世界潮流?


 ·END· 


大家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