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00后粉丝们不仅是在追星,更试图制定娱乐圈游戏规则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1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沈河西)


李易峰粉丝团控诉其经纪人失职,不少媒体用了“逼宫”这么惊悚的词。什么叫逼宫呢?古时候大臣强迫帝王退位,这叫逼宫。从这个词我们就可以看到,古代的政治体制其实是皇帝和大臣间的“猫捉老鼠”,权力互相制衡,完全不像清宫戏里皇帝动辄下圣旨将大臣午门斩首,其实大臣也在制衡皇帝。这么来看,今天用逼宫来形容粉丝和偶像间的关系也算恰当。在今天,粉丝是娱乐工业极具生产性的一股力量,粉丝、明星、媒体,三足鼎立,娱乐圈才能正常新陈代谢。跟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粉丝除了追随偶像,更像李易峰的粉丝那样进一步地介入到娱乐圈的游戏规则的制定中。


在90年代最火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里,有一集讲的是关凌扮演的少女圆圆疯狂迷恋张国荣,她满屋子贴着张国荣的肖像画,可谓“不疯魔不成活”。故事的最后,张国荣阴差阳错没有来成,来的是他的经纪人,小姑娘的追星癔症就此被治愈。那些年,大多数追星族也都像圆圆这样,追到极致也不过满屋张贴偶像海报,或者把偶像照片贴在笔记本里夜夜睡前温习。


但现在的90后、00后粉丝们比那时能耐得多出息得多了,他们千里搭飞机只为见偶像一面,见了偶像,追星癔症也无法治愈。他们学会了狗仔队围追堵截那一套不算,还变本加厉把睡偶像列入终极追星大业。他们不光是要介入到明星光鲜亮丽的台前,更要介入明星们交杂着屎尿屁与荷尔蒙的私生活里。总之,他们是在试图成为娱乐圈游戏规则的制定者。




回到这几天炒得沸沸扬扬的吴亦凡睡女粉丝事件,其实这也是粉丝试图制定游戏规则的一个案例啊!女粉丝们已经不满足于让吴亦凡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偶像,相比那个可望不可即的光环,她们更要他褪去华服后的肉体凡胎。“XXX艹我”、“XXX,我要给你生猴子”,这样赤裸裸的粉丝告白,90年代的纯情粉丝们真的喊不出,当年只懂声嘶力竭喊“我爱你!”。“明星是一袭华丽的袍,里面爬满了虱子”,这个道理当年人们也懂的,但宁愿他们永远不要脱下那袭华丽的袍。


看到李易峰粉丝逼宫这个事件,想到这些天读的一本学术书,是新加坡大学的一位传媒研究者写的《粉丝公众》,这本书有一个有趣的副标题,叫“迷影、追剧的网民如何改造中国社会”。作者通过分析粉丝字幕组翻译社群、迷影爱好者、微博粉丝等人的线上线下活动,得出结论说这一类在一般人看来离政治最远的粉丝群体如何在特定的情境下摇身一变成为具有政治功能的公民。意思也就是说,粉丝们不仅仅是在追星,更在潜移默化地改造着中国社会。


回到李易峰粉丝的这个例子,他们表面上只是想为偶像的星途扫除障碍,但往深了说,他们也在默默地改变娱乐圈的游戏规则。他们是在以自己的行动向偶像施压,向一个庞大的娱乐工业施压,他们以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也是娱乐圈的一份子。尤其是新晋的流量小生们,以人气资源为主的他们基本都经历过粉丝撕团队的事情,团队的工作方式应该有别于传统了。




再去看我们邻国,粉丝的力量则更加强大。在中国,明星陷入丑闻后,风头过去,又是一条好汉。浪子回头金不换,成功走出过去的黑历史,还能为今后的复出加分。而且每当有偶像陷入负面新闻,总有铁杆粉丝罔顾事实,依旧对偶像不离不弃。但韩国粉丝粉转黑的态度要决绝得多,像朴有天这样陷入性侵丑闻的明星或许永无翻身之日。


想想一个世纪前的粉丝是怎样的呢?1926年全世界的情人鲁道夫•瓦伦蒂诺在纽约病逝。山雨欲来风满楼,经济危机爆发前夕的纽约一片愁云惨雾。瓦伦蒂诺的不少影迷自杀了,他们不相信没有瓦伦蒂诺的股市还能继续开盘。他们无力改变没有瓦伦蒂诺的演艺圈的格局,无力撼动一个没有瓦伦蒂诺的世界,只好以自己的肉身献祭。


一个世纪后,张国荣的离世在华人世界引起的震动堪比瓦伦蒂诺。但与陷入绝望情绪无法自拔的瓦伦蒂诺的粉丝不同,张国荣的粉丝们用心守护着偶像的遗产,他们甚至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偶像崇拜,组织研讨会邀请专家探讨张国荣的表演艺术。


有什么样的偶像就有什么样的粉丝固然不假,但在今天,这话反过来似乎也可以成立,粉丝也在改变偶像。娱乐工业一百来年,或许没有哪个时代像今天这样接近这句话的本意:观众是真正的衣食父母。


《娱乐观》相关阅读:


中韩娱乐圈同一时间爆发两起桃色事件,背后藏着男明星的"恩赐"心理


抛开吴亦凡被曝YP这事真伪本身,聊聊偶像和粉丝的粉色话题


当红小鲜肉们成"传闻制造机",看客又要说贵圈真乱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