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焦点】半年多过去 给加拿大帅哥总理新政打分:看看各界怎么说

<- 分享“加拿大头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6 加拿大头条


点击上方即可关注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 canadanews)编辑

半年多过去,杜鲁多“新政”进行得如何?
【《高度》(Rise Weekly)周刊 李戈予撰写】联邦自由党在2015 年10 月19 日选举中赢得多数政府,时年43 岁的杜鲁多(Justin Trudeau)成为加拿大第23 任总理。选前一些社区街头“Stop” 牌子上,甚至加添“哈珀”(Harper)名字,社会上当时涌动改朝换代情绪。年轻气盛的杜鲁多恰好迎合了这种气氛,可谓应运而生,一些选民也对杜鲁多寄予厚望。成为一国首脑,不同于叨陪末座的反对党领袖,任何决策都动见观瞻,牵一发而动全身。半年多过去,杜鲁多“新政”进行得如何?不妨站在客观角度进行评判,听听《高度》周刊时事评论员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要先入为主的成见, 也没有意识形态的约束,一切以国家利益和民生大义为准,举凡经贸金融、内政体制、社会政策乃至国际关系,都纳入评判视野,亦算是对杜鲁多新政一次摸底测验和期中考试。

| 民调仍在“蜜月期”

顾名思义,所谓“蜜月”指一个月跨度。时值联邦自由党政府组建半年之际,安格斯. 雷德研究所(the Angus Reid Institute)进行民调, 杜鲁多的民意支持率是46.5%,比大选日得票率高7 个百分点。之所以杜鲁多“蜜月期”延长,一方面民调对象成分有可议空间;另一方面杜鲁多对选民做了很多雄心勃勃的承诺,被寄予很高期望值。




值得提及的是,民意测验专家格雷尼(éricGrenier)披露,多数新民主党和绿党支持者对杜鲁多新政表示满意。有关人士分析,一方面在于自由党在社会政策上大幅度左转,与NDP 差距拉近,实现了NDP 想做而做不到之事;另一方面打出环保旗号,规限能源产业,原则上反对油管铺设,自然受到绿党青睐,应该在意料之中。

| 优惠市政冷淡能源

杜鲁多采用的是赤字预算政策,每年约有100 亿赤字支持。由于眼下正是享受派糖阶段,尤其下放到省市地方项目,开始得到一些惠处,地方上喊好声音多些。如卑诗省交通厅长法斯布登(Peter Fassbende)不久前确认,对于大温任何新的交通工程,为了与联邦政府拨款匹配,省府和市府都按三分之一比例注资。联邦政府承诺,为低陆平原交通拨款3 亿7 千万元,作为五年基建投资规划一部分,用来更新天车站及车厢等。



6 月3 日杜鲁多到温尼伯格(Winnipeg),出席加拿大市政大会(Federation of Canadian Municipalities conference)。他重述竞选承诺,未来3 至5 年市政建设投资110 亿元;5 年后,市政基建投资490 亿元。

近来世界油价下滑,加国天然气和油砂企业遭受打击。阿尔伯塔省陷入经济衰退,石油公司大砍投资40%。要改善石油生产成本,关键是铺设输油管道接到港口或加工厂。但横加提出的基石XL 输油管方案不被认同。温哥华市长罗品信和本拿比市长科里根都致函杜鲁多,请求停止审查横山油管。

UBC 教授霍伯尔格(George Hoberg)6 月2 日着重分析了围绕在Kinder Morgan 公司价值68 亿的跨山油管(Trans Mountain Pipeline) 扩建项目上,杜鲁多的立场和未来事件可能的发展方向。他表示杜鲁多目前在国家能源开发、尤其是油管建设方面进入死胡同。国家能源局5 月提出要满足157 项前提条件,才支持政府批准动工。联邦政府今年年末作出最终决定,而杜鲁多政府处在骑虎难下局面。向西发展将失去卑诗部分选民支持;如果向东,魁北克不是支持自由党的稳定省份,对杜鲁多的政治危害更大。如果杜鲁多不选择任何计划,避免得罪卑诗和魁省,却违背振兴阿省诺言。阿省上届大选保守党胜出,但原油作为国家最主要出口产品,能否振兴关系到整个加国经济表现。

联邦国会预算官员弗雷彻特(Jean-Denis Frechette)日前表示, 上届保守党政府动议削减小企业税,今届预算决定2016 年推迟该项安排, 到2021 年,可累计增收8 亿1500 万元。保守党议员波列瓦雷(Pierre Poilievre)认为此举影响就业民生,无异于从小企业取钱,再转给其他公司,是拆东墙补西墙。而联邦新民主党小企业评论员约翰斯(Gord Johns)对自由党政府上述做法表示惊讶,说大选时三大政党都承诺削减小企业税到9%,没料到自由党这么快失信。

| 央行保持观望立场

杜鲁多执政后,税收政策有较大改动,包括提升高收入人士税率, 降低中等收入人士税率,取消投资股票免税优惠,取消家庭收入分流(Income Splitting)计税,取消个人免税账户加倍政策。这部分短期内恐难看出具体成效,需要拉开一段时间,尚能看出其中端倪。

具体来说,对中产阶级减税,对高收入阶层加税,造成政府多支出12 亿元。竞选中杜鲁多没说改革税收会增12 亿元支出,他就此解释说, 因为数据和分析不同,导致不同结果。比如将高收入阶层税收从29% 提到33%,收入4 万多到8 万多中产阶级税收从22% 减到20.5% 等。

加国经济呈下行之势,因能源价格下跌而导致外汇收入减少,又因需增加基础设施投入导致财政赤字增加,入不敷出。央行行长博罗兹(Stephen Poloz)日前回避提出前瞻指引,指出如果不是因为杜鲁多承诺财政刺激,央行或已考虑再度降息。坊间把这番话视为央行保持观望立场。

博罗兹5 月24 日发出警告说,加国经济有潜在逆转迹象,首先是美国利率上升,加国债务负担增加,对加元形成冲击;其次加国房地产市场攀高,可负担住房问题危险增大;再次是石油和火灾,阿省大火恰在石油产地,油砂产量估计每天7 亿元损失;第四是工业复苏会失败, 油价再次飙升对工业带来负面影响;第五是银行紧缩,部分原因是外汇市场与能源业坏账。

| 国会政治主攻选制

新一届联邦内政千头万绪,杜鲁多选择对选举制度开刀。为此专门筹备选举改革委员会,操刀此事,起初坚持由自由党控制该机构。由于NDP 反对一党多数,联邦自由党终于让步。12 名成员中,自由党5 席, 保守党3 席,NDP2 席,魁人政团和绿党党领梅伊(Elizabeth May)各1 席。稍后联邦宪政民主部长摩瑟菲(Maryam Monsef)提出修正案, 同意NDP 有关选举改革委员会席位分配方法。NDP 评论员库伦(Nathan Cullen)认为,没有一种政治力量可单独决定投票制度改革。保守党评论员雷德(Scott Reid)表示对选举制度做任何改变前,应举行全民公投。

联邦自由党政府还公布新条例,限制具有政党倾向的政府广告,不能再用纳税人的钱进行有党派色彩的广告,也不能把广告当作政策手段, 责成联邦审计总长(the federal auditor general)审查新条例效果,建立独立的广告体制。新条例包括:在固定选举日前90 天,停止所有政府广告,这期间禁止广告上出现所有政府官员形象、名字和声音,禁止广告上出现政党传统颜色。联邦自由党执政头4 个月里,共投入350 万元用于政府的广告。

联邦政府上个月还正式宣布,承认联合国原住民权力宣言(the 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n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改变加国对该机构传统立场。这个决定受到好评,应该给予正面评价。


| 社会政策全面左转

杜鲁多入主渥京以来,工作重心显然放在社会政策调整。特别在大麻合法化和灭罪计划等方面,不但较大幅度推翻了上届政府的做法,还为新方案提出具体落实的时间表。杜鲁多之所以拿下NDP 不少传统票源, 很大程度上在于对社会政策做出承诺,以左翼盟主自居。

在加国可凭医生处方使用医用大麻,但吸大麻作为消遣仍为非法。自由党政府表示,将于2017 年通过立法使消遣性使用大麻合法化。杜鲁多说他之所以改变立法的原因有两点:一是通过加强对销售点管控, 约束青少年滥用大麻;二是剥夺犯罪组织收入。而对大麻合法化,国内仍争议激烈,总体看支持方略占优势。

前保守党政府曾推进的灭罪进程,不但遭到自由党政府反对,而且利用在国会多数优势,否决其灭罪计划。

自由党政府5 月17 日向国会提交保护变性人权益的C-16 法案,杜鲁多表示要捍卫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LGBT)权益。他特别强调, 凡是对跨性别人士的歧视、虐待或施加暴力等都不能被接受。杜鲁多上任之初,就在司法部长授权书中要求司法部尽快提出保护变性人免受歧视的法案,把对变性人的仇恨言论纳入刑法。

在自由党多数加持下,联邦国会对C-14 医助安乐死提案进行表决, 虽然未能满足法院方面的日期规定,但转交到参议院会后,会再提出一份相关报告。

自由党男国会议员贝兰格尔(Mauril Bélanger)年初提出一项法案, 改写国歌《噢! 加拿大》(O Canada)歌词,将“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 你的儿子,忠诚爱国)”中的“all thy sons( 儿子们)”,改为“all of us( 儿女们)”。议会通过这一修改,来解决这个历史性的不规范,并在2017 年加拿大庆祝建国150 周年前,将此修改完成,确保国歌内容具有性别包容性。但有保守党国会议员认为,这一举动是“没必要的语法修改”。

| 难民举措毁誉参半

杜鲁多主政后,移民政策有些许改动,如快速通道计分方法,可随主申请人移民的子女年龄调高到22 岁等。而改动较大的是难民政策, 杜鲁多竞选中大打难民牌,赢得不少选票,上任后顺理成章要兑现诺言。反倒是美国方面表示要仔细审查加国难民计划,欧盟对难民问题也分歧很大,无力响应加国难民政策。由于担心会有恐怖份子以难民身份混进加国,美国参议院2 月3 日举行听证会,名为“加拿大快速接受难民计划: 未回答的问题及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杜鲁多政府拒绝派员出席这个听证会。


叙利亚难民抵加时,杜鲁多亲自到机场迎接。政府和慈善机构给一些难民预定服务俱全的酒店,每天连饭都不用做。但由于后续措施未能及时跟上,导致不少难民久居酒店,开支飚高,引发非议,被认为消耗纳税人的钱。其实许多难民也不愿如此,没有提供合适机会融入本地社会,如同禁闭。



| 外交亮相风格待明

入主渥京后,杜鲁多重点放在修复与美国关系,华盛顿之行受到奥巴马夫妇热情接待。加国自由党与美国民主党在政治理念上有相同或相似之处,而杜鲁多对美国共和党总统侯选人川普间接表达负面评价。实际上加美关系要比杜鲁多所想象的复杂,民主党执政下的加美经贸未必就好过共和党,油管铺设计划就是一例。

中东政策杜鲁多改变得较大,停止加军参与对ISIS 轰炸,但也未能缓解穆斯林激进分子对加国的敌视,仍有加国人质在菲律宾惨遭斩首。

另外在国际环保方面,自由党政府走得比上届政府稍远,提高了对本国碳排放量的限制。

大选中杜鲁多就批评哈珀对华政策,老杜鲁多曾是加中关系破冰者。不过本来安排今年3 月杜鲁多访华,却未能成行。6 月初发生中国外长王毅怒斥加国女记者事件,尽管稍后杜鲁多和外长狄昂都对此表达不满, 估计不会影响今年9 月杜鲁多访华。

自由党政府5 月17 日向国会提交保护变性人权益的C-16 法案,杜鲁多表示要捍卫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LGBT)权益。他特别强调, 凡是对跨性别人士的歧视、虐待或施加暴力等都不能被接受。杜鲁多上任之初,就在司法部长授权书中要求司法部尽快提出保护变性人免受歧视的法案,把对变性人的仇恨言论纳入刑法。

在自由党多数加持下,联邦国会对C-14 医助安乐死提案进行表决, 虽然未能满足法院方面的日期规定,但转交到参议院会后,会再提出一份相关报告。

自由党男国会议员贝兰格尔(Mauril Bélanger)年初提出一项法案, 改写国歌《噢! 加拿大》(O Canada)歌词,将“True patriot love in all thy sons' command( 你的儿子,忠诚爱国)”中的“all thy sons( 儿子们)”,改为“all of us( 儿女们)”。议会通过这一修改,来解决这个历史性的不规范,并在2017 年加拿大庆祝建国150 周年前,将此修改完成,确保国歌内容具有性别包容性。但有保守党国会议员认为,这一举动是“没必要的语法修改”。

| 政客性格影响国运

去年大选时哈珀曾经说过,作为总理杜鲁多还没有准备好,时至今日察言观行,此话也不无道理。从麦堡大火拒绝外援和迟迟未到阿省, 再到闹得沸沸扬扬的国会“击肘门”事件,以至于赴日出席七国集团峰会时,突然退却公务与太太过结婚周年庆,表现得有些任性。

普列汉诺夫曾于《个人在历史中的地位和作用》中说过,身居要职的政客性格有时能起关键作用。杜鲁多在“击肘门”中表现出性格冲动的一面,不免让坐在后排的哈珀窃笑。这还是个小case,倘若表现在国家决策上,就会演变为方向性的大问题。前往日本赴G7 峰会的路上, 杜鲁多兴致勃勃地欲将赤字预算拉动基建的做法推荐给各国领袖,自认为是救市治国的灵丹妙药,却未料受到集体冷落,因为根据希腊的前科经验,各国领袖已然深知平衡预算的绝对重要。本来保守党执政时其平衡预算受到国际社会肯定,有的还向加国取经,如今杜鲁多在国际财经舞台上又回到学生的位子。

综上所述,现在全面给杜鲁多的政绩打分为时尚早,因为多数政策都呈长期形态。但有些还是能够窥见其端倪,杜鲁多不但在财经政策上失衡,在内政外交和社会政策的整体安排上,亦有失衡之虞。从地理位置来看,加拿大应该倚重北部国门,哈珀就任之初就亲赴北极宣示主权, 并强化必要的空军。而杜鲁多在这方面不能不说差强人意,北极政策方面不但乏善可陈,而且已经决定拒购F-35 战机,成为首个拒绝第五代战斗机的国家。

能为杜鲁多加分的似乎是一系列社会政策,但也留下性格仓促和过于密集的痕迹。之所以说没准备好和过于仓促,如大麻合法化一旦落实, 后续配套措施并没有跟上,诸如此类不一而足。而且杜鲁多的智囊班子不够强势,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所以在未来的时日里,应该呼唤杜鲁多时代的费拉逖((Jim Flaherty)。

文/李戈予
出自高度生活周刊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