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公投结果留欧的7种真正方案在这,英国用不用?何时用?

<- 分享“英国大家谈”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7 英国大家谈


本文作者向文磊,毕业于伦敦大学法学院,对于英美宪法核心及司法体制饶有兴趣。

————————


写在前面

本文和西方主流有关脱欧公投的文章都不太一样。不仅论证方式不一样,而且结论也不一样。

我的结论很简单:英国不会脱欧。

我不会裹着经济学家、政治学家、金融学家、这家那家的小马甲,继而装得很虔诚、很认真,好像很关心英国是否脱离欧盟、更甚至关心全英国人民的福祉。他们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更重要的是,我支持脱or留,也没有现实意义:我只是个P民,而且不是英籍。

作为一个打点折扣的阴谋论者,余窃以为脱欧公投从头至尾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打着多数人自主决定去留的旗号,实则裹着各方政治、经济势力之套路的“骗局”。骗局并不是说党派政治在公投结果上有所操作,也不是说所有选民都在盲目投票;恰恰相反,我的观点是,完全不必担心英国政府对此毫无预判。因为不论去留,他们都有办法达到他们所想要的结果。

政治既简单,又复杂。你不可能解释所有发生在表面的现象,即使你掌握了最全的信息。下面请跟随我走进英国如何留欧的世界。

 

 

也许你真很吃惊!本来都以为公投玩玩儿的,结果真玩儿脱了。以前大家都谜之自信,不管自个儿有没有投票权,反正觉得脱不了,然而现在结果一出来,都懵逼了! 

你可能更吃惊,都出结果了,你还在这儿吹留欧?!没错,你可坐稳咯,我还有更劲爆的预测:卡梅伦10月卸不了任。

摆着石破天惊逗秋雨的姿态,我得摆摆我的说法。


三个层面。第一,法理上脱欧有多重阻力、有回旋余地;第二,英国、欧盟都现实上无意迈出分手的步子。第三,英国究竟如何“留欧”。

 



我为什么说法律上英国尚未脱欧


Article 50 of the Treaty on European Union(《欧盟条约》第50条(注意:不是《里斯本条约》)大家都应该听过了。

很多人点出了第一层意思:英国需要用两年时间和欧盟各成员国达成协议。

但是忘记点出了第二层意思:如果两年内未作出达成任何协议、做出任何安排,自动脱欧!

因此也不熟悉第三点:只要欧洲委员会和英国达成一致,两年后P都没谈成照样可以延期(别说10年,20年随便延)。


不是我科班出身爱显摆,小小一个条文,虽然从未启用过(阿尔巴尼亚被法国吃了那次不算),但一抠字眼发现其中大有玄机!(所以莎士比亚说要杀死所有法律人)除了上述三点,该法条至少还有三处tricky的点。

第一,两年期限从何算起?是从英国正式递交退欧申请开始!而英国还没有递交,你滴明白?步子还没迈你就说他扯着蛋了,荒唐。

第二,公投本身在英国宪制上的合法性/有效性是可以被英国议会挑战的(下文还会详细阐述)。别以为卡梅伦任上玩两次公投就以为英国主权在民,具有英国特色的宪法本质是议会至上/议会主权。即议会拥有决定国家事务的最高权力,大白话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叫“议会说啥就是啥”。

第三,虽然欧洲委员会是作为英国的直接接头人,但欧盟议会有个同意权(同意即否决),意思就是即使英国和各成员国谈好了,欧洲委员会也点头了,欧盟议会say no,一切白搭。

 


European Union Referendum Act 2015(2015年《欧盟公投法》)可能你们还不太熟悉。这是英国公投的法律依据。我挑重点说:

第一, 里面没有规定脱欧公投只能举行一次;

第二, 里面没有规定挑战公投结果的程序是什么;

第三, 里面没有规定公投结果的法律性质(所以目前英媒上出现不少专家的观点,公投结果并不是legally binding而是advisory,即不具有法律约束力而只是建议性质)。


这意味着啥?一,当时没人把脱欧当回事儿;二,即使脱了,议会可以利用其主权地位修改/细化一些条款三,政府完全可以忽略这个结果。这也就给可能发生的二次公投预留了立法上的空间。

 



我为什么说政治上脱欧只是套路


如果我只分析到这一步,那无疑我不过是卖弄文字、恣意解释的江湖混混,为了使我的观点成立,我还必须论证英国真的无心递交脱欧申请(至少短期内不急着交),或者英国议会很可能以某种形式推翻公投结果。与此同时,我还有一个更大胆的推论是欧盟嘴上快脱快脱,身体却很老实地说留下留下。


第一点很好证明。鲍里斯没有积极敦促将脱欧谈判提上议程,加上他在公投结果未出来前表明支持卡梅伦继续担任首相。这意味着啥?至少可以从里面嗅出三点嘛。一,保守党预估的结果是脱不了;二,保守党本质上是统一战线(不会让全力留欧的工党钻了空子);三,如果真脱了,留欧派也有办法收拾残局——再次公投。但这是第二招,没有第一招的第二招一定会成昏招。


保守党的第一招——拖。如果脱了,那就拖。我卡梅伦既然辞职了,而且我的立场从来就是不脱欧,那么我就没有义务让我的政府去向欧盟递退欧申请了。


这招的精髓还在于,要让英国民众自乱阵脚。苏格兰开始闹了,北爱尔兰开始闹了,英镑跌了,于是各种请愿、各种来自民间的留欧呼吁就来了,当然里面也包括对于卡梅伦的挽留!但我不急着宣布要带领英国人民走出困境,我等着民众积攒请愿的势力,再把皮球踢给议会,等议会给烂摊子定个性,我再顺势出面,就给所有人都留了体面。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留欧派并没有像当时鼓吹苏格兰留英派那样,积极地甩出重磅炸弹来劝说选民。为啥?因为他们有第一招和第二招作为退路。不要小看这两招,这两招中暗藏玄机。

玄机一:民意的支持。这次学乖了,我一定要让大家攒够了所有声音,我才出面。我不能主动出面,一定要让人民逼我出面!


玄机二:议会的支持。有些人会问,你之前不是说“议会说啥就是啥”,那多数支持留欧的议会能不能直接僭越民意,宣布公投结果无效?理论上可以,因为European Union Referendum Act 2015(2015年《欧盟公投法》)并没有给公投结果套上必须执行的枷锁;但实践中不会,因为议会需要民意作为其统治正当性的基础。一个明明并非英国宪制传统的公投为什么在近年来成为英国决定国内外政治大事的首要选择?当然是因为P民对传统政治精英、贵族的警惕和质疑。如果我做的太积极、太过分,也会引起脱欧势力的反对,毕竟他们的势力也不小。



一篇载于《选举通》上的短文曾指出:公投实质上是庸人政治利用民主机制逃避责任。另一篇刊在《三联生活周刊》上的文章则指出:公投是卡梅伦打错算盘的政治投机。我以为,两人都点出了第一步:卡梅伦错估公投作为其国内竞选和欧盟斡旋的政治筹码,只是走个过场,他会从容获胜;即使棋差一着真玩砸了,来个辞职演说表示尊重民意他也就堂而皇之拍拍屁股走了。


如果分析仅止于此,作者也不过只是个政治庸才。最高明的玩法无外乎:以人民之名,黄袍加身。现在是人民的呼声使我不得不带领你们来渡过危机,我所有的政治行动、包括日后的集权,也都是人民授权。因而这里面更险恶的用心,是让P民明白:当遭遇重大现实危机时,精英和权威才是解毒剂。这种借由大众民主形式所巩固的精英主义,也势必愈发牢固。


因此,议会最可能采取的措施,要么“顺应民意”直接决议废止公投结果(概率低,因为容易激发脱欧派的抵触情绪),要么“顺应民意”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并修法(European Union Referendum Act 2015)保障没有第三次公投(但同时意味着向世界宣称我们英国人民第一次是儿戏,而且谁告诉你第二次稳赢?),要么“顺应民意”举行公投关于是否承认第一次公投结果(即使承认了仍有缓和的余地)。总而言之,现在的皮球是由议会来踢了,他想怎么踢就怎么踢,只要记得署名XXXXXX ACT 2016就好了。


所以保守党还是不急。因为还有第三招:谈判。前两招我做到了安内,但不足以攘外。如何解释卡梅伦最后有些懈怠、不那么声泪俱下请求大家留在欧洲(像请求苏格兰留在英国一样)?是因为他也把可能的脱欧结果视为和欧盟斡旋的谈判筹码了。我带着英国人民的民意和你谈,你妥不妥协吧?


欧盟才不傻。他们看出了这些英国人包藏祸心。你牛逼是吧,你脱欧是吧。行吧,你脱,你赶紧脱。朋友,谈过恋爱没有?“你有理是吧?你不认错是吧?想分手是吧?行吧,分手!”当女人跟你说这话,你要是真信了,你就过光棍节了(当然你就是故意气她分手的除外)。如果你注意到尽管英镑跌了,但欧元也跟着有点下调;如果你了解到欧洲人有多珍视在英国的就业岗位和痛恨他们本国的懒人经济;你就会明白其实欧盟是希望留住英国的。


但情势迫使欧盟一定要先高姿态地对外宣称让英国赶紧滚蛋,对内赶紧关起门开大会商讨出一个可以接受的谈判底线。如果别人一出退欧结果,我立马服软,不仅以后在欧盟这一家子内部,英国更是肆无忌惮地大搞特殊,而且也会给那些蠢蠢欲动叫嚣着公投脱欧的鸟国以口实,树立不好的榜样。谁一脱我就软,往后还怎么管?!


欧盟有恃无恐,还得亏了苏格兰这种猪队友的“亲情补刀”。不仅坏了英国的全盘大计,使其在未开始的谈判进程中失了阵势,也让欧盟暗暗松口气,可以更从容地与英国展开回旋。


其实最笨的还得算工党。如果工党领袖有李鸿章当年顶着日本愤青那一枪径直去找伊藤博文将赔款从3亿两降成2亿两的大无畏精神的话,就不会让女议员遇害事件变得那样无碍大局,还让卡梅伦成为了哀悼事件的男主角。

 


 

总结:目前英国留欧的七种办法


一、 政府无视公投结果,耍无赖(几乎没有可能,否则卡梅伦又得打脸,而且根据European Union Referendum Act 2015,10周后政府要公布具体的脱欧方案);

二、 议会强暴“民意”,直接决议结果无效,让大家洗洗睡了(可能性不大,说白了,议会未必有那勇气和担当);

三、 议会同意再次公投(公投内容未知,上面分析了,有多种选项,但可能性也不大。一方面这意味着昭告天下英国人民是逗比,虽然大家已经见识到了;另一方面再次公投未必有结果保障);

四、 在未脱离欧盟的时间线内,提前举行议会大选,由新一届政府再次发起公投;

正常来说,上述四种情况只会在一种局面下发生:经济衰退、英镑股市持续大跌、金融市场崩盘等等,所以未来经济走势对于事态的走向显得非常重要。

目前,确实有工党议员发推表示,公投结果只是建议性质,不具法律效力,下周议会应该就是否继续脱欧进程进行投票,“我们通过国会投票来终止目前疯狂的一切”。

然而,议会两大党领袖之前都已表态,接受首次公投结果,所以目前的局面下,议会不太可能会有上述行动。


五、 放政府去和欧洲委员会的各国首脑唠唠,双方都做出让步,带回一个解决方案,然后再度公投支持该方案并留下(目前看起来概率稍高的。如果实在谈不拢,脱了算了,谁没了谁不是活?说不定在英国失业的欧洲人还向本国请愿要求把英国留在欧盟呢)

六、 谈判出一个经济留欧盟、政治脱欧的方案(除非欧洲各国领导脑子秀逗了…);

七、 买通欧盟议会,最后否了一切方案(不可能,我只是说出来娱乐一下大家)

留欧的原理很简单,只要掌权派想留欧,而且确定多数的人民还是想留欧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留在欧盟的。什么法律劳什子的都不是障碍,只是政治的工具。

目前请愿要求进行二次公投的人数已超过300万,但这更多是体现民意的压力,而不是一种改变公投的法律流程,所以让我们静静期待下周的议会辩论吧。

 


最新民调显示,苏格兰独立的民众支持率已达59%。

 

多余的话


我原来总保守地说,脱欧是有可能的,说白了,大家骨子里不是一类人,差别远不止一碗甜咸豆花。人活在一个制度里,必要、但是很累;如果可以选择离开,何乐而不为?一个要的经济统合,一个要的是全方位统合(尤其是政治),本来就同床异梦,分了也未必不好。可现在程序上执行脱欧异常复杂,而且大家彼此藕断丝连,说白了,闹剧一场而已。你说英国离不开欧盟,我还觉得欧盟更离不开英国呢。不必将政治这码事儿太当真!


因此,我丝毫不保证我的上述说法有任何智识上的可信度和说服力。连卡梅伦都会睁着眼说“英国人民说脱了那就是脱了”这类法盲的瞎话,就意味着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套路。而且即使我说服了你,de facto事实上上也没有任何卵用,正如开头言明的那样:my argument doesn’t matter!


我写这文章,没别的:一来图一嘴快,如果被我有幸言中,借着英国大家谈的公众号,我也可以当个半仙火一把;二来我生性好辩,别人指东,我总爱瞅瞅西边,因为骨子里我总怀疑别人会不会诓我。


索罗斯说不要脱欧,脱了会有黑色星期五。其实也是忽悠的把戏。从博彩赔率在没有太多外力下压低留欧的赔率,到英镑在结果出来前异常走高,都只是为后来昙花一现的做空英镑攒足准备罢了。你以为英镑跌只是因为脱欧后实体经济的马上下滑?如果没有投资者/投机者的操作,会发生?


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如果你读过福柯关于知识就是权力这套理论,你就会明白:知识能营造话语,话语能形成权力。这个世界最难能可贵的,就是独立思考。即使你所依赖的,只不过是短浅的目光。每个人都可能里外不是人地在投票前呼吁公平民主,在投票结果不理想后怒斥异见者为傻X。我不支持个人主义,但我佩服他们为此做出的选择。正如你可以指摘别人自杀是件愚蠢的事,但也只有别人、才是他生命自决权的唯一主体那样,仅此而已。

 

作者注:本文观点与本人学术观点不符,不代表本人任何学术立场,不喜请在留言板处喷,作者会一一作答。

 

再注:该篇文章不代表本微信公号立场,刊载此文只为传播更多资讯。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