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名本科生,每天只睡6小时,1辆电动轿跑真车,他们的“疯狂”最终惊艳了全场!

<- 分享“美国留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2 美国留学


614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本科生毕业作品展(第二场)开幕,这是一场以设计学科毕业生作品为主的展览。学生们倾四年之所学,施展才华,呈现了一场精彩的展览。


在展览现场,一辆1:1真车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这辆车造型现代流畅、白色外壳、黑色内饰,简洁中散发着年轻的气息,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品牌名——行胜。用一辆真车作为毕业设计作品在美院尚属首次,小编带着好奇与佩服的心情采访了这辆车的设计者——清华美院工业设计系交通工具造型设计专业本科生张展、马军飞。在此与大家分享“行胜”背后的故事……

源于环保


行胜团队认为: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全球普及,有效保护地球生态环境,是交通工具造型设计专业学生义不容辞的义务。首先,我国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求,未来才能改变现有能源比如石油等要依赖于从国外进口的现状。其次,发展新能源汽车是改善城市污染的需要,近几年来严重的雾霾现象已经让城市的环境不堪重负。再有就是发展新能源汽车能够缩短我国汽车工业与世界先进汽车工业的差距。

 

因此,结合未来购车主体为年轻人的趋势,他们致力于设计一款轻量化、年轻化、智能化、模块化、轻奢定位的电动跑车,以顺应未来新能源交通工具发展的需求。

 

行胜logo

logo由纵横交错的道路组成,也是象形文字中“开”字的变形,取这样的含义也体现了与汽车相关的概念,同时它又像是清华大学英文Tsinghua的首字母缩写。




侧视图


正视图
后视图
顶视图

分离式充电形式的概念草图


毕业设计新定义:毕设+创业


为什么要做一辆真车?

当谈到这个问题时,张展坚定地告诉记者:“我不想纸上谈兵,再炫酷的外表,也要符合人的操作,毕竟设计首要的是以人为本。这一次我想真正去做一辆让自己可以坐进去可以感受它的驾驶感的交通工具,让大家去触摸它,去体会它带来的舒适和外形上对美的验收,拉近人们对作品的欲望。”


“以团队的形式来呈现、以创业的理念去打造,这才是我对毕设的定义。”“我觉得毕设的意义就是做一次学校与社会的交接,由个人转变为团队作战模式的转变,由学习迈向工作的态度的体现。所以我选择做一个有挑战意义的毕设课题。因为毕设不是一次结束,是一次新的开始。”


团队主创始人张展(左),马军飞(右)


Tsisen团队(从左至右:王帮龙、张旭峰、张展、陈硕、马军飞)


张展、马军飞来自清华美院、张旭峰来自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车身设计)、王帮龙来自中国美院,目前已经毕业并且已经在上海工作一年了、陈硕是负责工程方面的,来自汽车研究院。

58天都做了什么?


我们利用58天的时间做一辆概念跑车的轻研发,时间如此之短我们不得不详细规划好我们的时间节点,把遇到的问题汇总同步解决。

底盘:采用现有车的底盘,将车身整体切割,只保留底盘和转向部分,整体将车身底盘调低,赋予更加轻盈的姿态。轴距初设为2530mm,保留原车底盘的轴距。


动力系统:速利达公司得知我们要做一辆概念跑车的消息后,愿意为我们的车提供动力系统,并按照我们提供的数据和尺寸,耗费12个工期的时间为我们量身定制了一套动力系统,功率为72v5500瓦,为悬架式安装。电池为72v100a,电池不间断释放电流为140a,这样电机的功率可以到达35KW


外形和内饰:做重新搭建和设计,增加更强烈的运动感和力量感,体现更明显的时代感和科技语言。内饰设计由EPP板材切削成型并包裹翻毛皮布组成,质感强烈,符合现代简约审美理念。将中控物理按钮部分减去,只保留必要的按钮,所有操作由一块尺寸为12.1寸的屏幕代替,系统为安卓,便于用户在其习惯的平滑屏幕上的操作体验。同时为满足不同用户的操作习惯,车内还将配有蓝牙物理按键,用户可以放到任何一个其认为舒适的位置来完成操作指令。


轮胎与车门:轮胎尺寸由原来的185/60R14 调整为255/35R20。车门为双开门常规开门,车身结构为掀背式结构,来方便后期电池组与车身的分离,和分离式电池装取结构的安装。


外形:整车外形采用的是玻璃钢成型工艺,后期将按照汽车外形的形态来重新焊接搭建车架。车架与车壳的链接由车壳的预埋件来完成对接。车灯采用高科技碳纤维3D打印技术完成。



 整体车身建立大块泡沫

泡沫表面打磨泡沫手锯切割

泡沫表面打磨2

泡沫小块切割

车门找对称的辅助线

电池仓盖的对称辅助线

激光水平仪找平

车身尾造型态对称


表面打蜡

 车身数据测量

车身表面水打磨

整体车壳脱模

车壳的修补和打磨


说起制作过程,马军飞仍然有些激动:“基本上每天凌晨3点前很少睡觉,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到6个小时,最后一段时间一直住在工厂里,从来没回过宿舍,现在想来都觉得太疯狂了!”


“整个制作的过程中也是有危险的,比如车架都是用切割机切的,有一次在制作的过程中砂轮机直接飞出去了,王帮龙整个左手都受了伤,肿的很严重。还有一次在包裹内饰的时候特别热,在打开胶罐的时候胶水喷了出来,直接喷到了我的眼睛里。我们赶紧用肥皂水清洗,十分钟左右眼睛能够睁开了,后来去医院检查,还好问题不大。” 当“行胜”安然地停放于学院时,岂知是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往复的动作、克服多少的困难才造就了它的完美亮相。




关于未来


这是一次“轻研发”,它将指引下一辆车的研发。作为创业型团队,对于汽车研发过程中的技术工艺和一些法律条文规定,只有一些浅薄的认识,是梦想的力量驱使着我们去尝试、去学习、去不负青春地做一次挑战。严格意义上讲很多制作过程并不符合汽车的生产规定,也没有像主机厂那样的生产场地和生产设备。但是作为一群像我们这样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我们能做到现在的选择,必将倾尽了我们的全力。我们不是改装,我们重新定义了一辆车的所有。我们不是土造车,我们有调研、有精心的设计、有定位、有新的系统。所以这的的确确是一种轻研发。

 

“轻研发”像是怀胎的孕育,又像亲手的栽培,它修饰了我们所付出的心血,也为我们下一辆车的研发做了一个指引。轻研发代表了我们彼此都是这个专业的人在做自己专业的事,代表着我们每个人都有一颗创造、创新的心。




和指导教师张雷(中)合影








深受观众欢迎的“行胜”




最后,张展、马军飞由衷地说:感谢指导教师张雷、刘志国和工业系所有老师的关心和鼓励,感谢泰有基金和水木清华校友基金的大力支持,感谢清华大学基础训练中心的场地支持和技术支持,感谢提供赞助和支持的供应商以及厂家。这个庞大的毕设是一次多方位的配合和支持才能成就的作品。


四年的时间,母校给予了他们太多教诲和美好的回忆,“行胜于言”将永远烙印在心头,他们感谢在最宝贵的青春里遇到了清华。




由于篇幅的限制,一篇文章根本无法全部展现行胜团队所付出的努力。在现场,小编注意到一个细节,张展、马军飞和小伙伴们穿着统一的黑色T恤,背后印有“行胜于颜”四个字,小编不禁钦佩这些年轻的学子们已经具有很好的品牌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张展说:“行胜于颜”既是“行胜于言”的谐音,也代表着他们希望大家能够亲自体验“行胜”在驾驶过程中所带来的感受,这比设计者的颜值、车的外观更有意义。

加油!行胜团队,为你们感到骄傲!




 ☀来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公众号,部分素材来自greendesign公众号





---------------------------------美联 乐闻---------------------------------

托福 | SAT | GRE | 北美留学


长按上图二维码关注我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去美国读研究生》/《去美国读本科》免费赠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