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与超人》|萧伯纳与世纪末的性别政治

<- 分享“英国剧院现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英国剧院现场


本文摘自《凡人与超人》2015年英国国家剧院复排官方节目册,作者薇薇·盖德纳(Viv Gardner),曼彻斯特大学戏剧系教授,曾发表关于新女性、世纪末的性别性向的多部著作。
莉拉•麦卡锡出演《凡人与超人》

1905年6月,《凡人与超人》首演后不久,萧伯纳给剧中的女主演莉拉•麦卡锡(Lillah McCarthy)写信说,演出时坐在他后方的利特尔顿夫人向她所在的党派解释说“安是假装晕倒”,萧伯纳接着写道“这不完全对。安实际上并没有晕倒,但她的确在展现出非凡的勇气之后精疲力尽了。”

萧伯纳

“一个人策略性地、女性化地晕倒是男人与女人的‘斗争’中一个基本的手腕儿,而安是作为女性生命力的化身(言下之意她不会用这种手腕儿)。如果你有一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主张妇女参政以及支持国家女性工会,像利特尔顿夫人这样,都没有看出我的用意的话,那别人也看不出。”萧伯纳曾经想象过一位“超现代女性”,他以为观众会因为他揭开了海妖塞壬(Siren,半人半鸟,常在海边用歌声吸引水手,导致他们的船只触礁,被世人称为危险诱惑)的面纱而感到惊讶和兴奋。但大部分人,包括许多先进的知识分子和剧场工作者,例如威廉•阿彻(William Archer)都认为塞壬是一位莫名其妙的有些古板的轻佻女子。

《凡人与超人》剧照

女权主义在旁观者眼里代表柔弱不堪和假招式。萧伯纳被描述为一个费边主义的女权主义者、女权主义支持者中的男性、多种女性主义的支持者、一个在第二次女权主义浪潮中被“除名”的人,他甚至被21世纪的女性主义者杰曼•格里尔(Germaine Greer)描述得“比旁观者更保守”。即使在他自己的时代,萧伯纳的女性主义仍被看成是模棱两可和充满矛盾的。郎达(Rhondda)女士是一位妇女参政权论支持者、左翼杂志《时代与趋势》(Time and Tide magazine)的发起人。她认为萧伯纳、威尔斯(HG Wells)、阿诺德•贝内特(Arnold Bennet)这三位男性女权主义者是危害女性的,他们不仅“可怕”而且“荒唐”,因为他们做出的声名狼藉的所谓女性主义工作,“他们这样对待一半他们并不属于的人种”其实他们内心当中并不了解她们。她继续这样的论调说,“这些所谓的男性导师把我们塑造成一种不同于普通女性的形象,这实际上让女性扭转成自己根本不可能成为的男性心目中的扭曲形象”。艾玛•布鲁克(Emma Brooke)1886年就表示,女性的问题不可能被解决,除非女人可以被允许真正实现她们自身的理想与价值。萧伯纳在气质上更接近于一个“导师”,而不是富有同情心的旁观者,他更加倾向于劝导他的新女性朋友们如何进行思考、写作和表演。他曾对一位美国女性写道:“当一个女性可以真诚地表达自我的时候,她们对自己这个群体的写作和表达才是真正有趣的。”
 

《凡人与超人》剧照

萧伯纳与世纪末的性别政治
 
无疑萧伯纳是一位世纪末积极的、公开的女性活动支持者。他拥护性别平等论,妇女参政权论以及免费女性公共厕所。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他让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舞台,成为开始打破传统、敢于争辩的戏剧家。莉拉•麦卡锡通过萧伯纳塑造的安•怀特菲尔德(Ann Whitefield )这样的女主角感受到了自由也感受到了对传统礼教的挑战,她也真正看到了一位在舞台上顶天立地的真正女性。就像许多萧伯纳早期作品中的女性角色那样,安让人们震惊。“男人们疑惑地看着她,觉得她不够好。但女性们鼓起真正的勇气注视她,她不再是一位生硬的、似乎亏欠了这个世界的顺从木偶。”她是一位鲜活的女性,这些女性中的一员。她在她应该顺从的时候会立刻回归,她期待自己能够替代男人眼中的她,她把这个世界设定成自由模式,这是一种双重解放。萧伯纳经常说,他认为男人和女人没有差别。女人就是穿裙子的男人,男人就是脱去裙子的女人。这样女性的思想就真正像男人的思想那样了。他的社交圈子中有许多女权主义领导者,从演员珍妮特•安丘奇(Janet Achurch)、佛罗伦斯•法尔(Florence Farr)、伊丽莎白•罗宾斯(Elizabeth Robins)到费边主义者比阿特丽斯•韦伯(Beatrice Webb)以及他的妻子、夏洛特•佩恩•汤曾德(Charlotte Payne-Townshend)。但是同时期的许多男性女权主义者从易卜生(Ibsen)到威尔斯(Wells)他们挣扎着离开这个主义,轻视麦卡锡(McCarthy)的在舞台上放大这种主义的热情。

《凡人与超人》剧照

萧伯纳的时代背景对于判断与评价他十分重要,他身边激进思想家、积极分子们,特别是例如“男人和女人俱乐部(Man and Woman club)”。在每一个世纪“新时代”的社会及费边思想中引起辩论及挑战兴趣的都与性或性别有关。除了必要的激进改革外,这里没有一致的关于性别的共识。从19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女性的问题,两性之间的反感暴露出明显的争吵,需求的增加来自于激进的思想家及激进主义分子。女权主义者中的大部分男性对自由恋爱争论的最多。一些独身女性开始节制对男人的欲望。有些人反对绑架在经济利益、精神、心理上的类似现代奴隶制的婚姻。有些人认为这是性别平等理想的庇护所。以萧伯纳为主要代表的费边社会里有两个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马克思主义将女性受压迫归因于资本主义制度使女性被排除在经济能力之外。这个论点在萧伯纳早期作品《华伦夫人的职业》(Mrs Warren’s Profession)以及《鳏夫的房子》(Widower’s Houses)中都有体现。

《凡人与超人》剧照

对社会主义者来说,解决方案是经济和社会系统的转型。尽管就转型成什么样他们并没有共识,对更多社会主义者来说,阶级的不平等问题胜过性别。夏洛特·萧警告说,社会达尔文主义无异于“男性的社会主义”,让女性从属于父权制家庭。她告诉费边主义女性团体(Fabian Women’s Group)的成员,女性主义者会发现他们的观点无意中被那些保守主义者和优生学家利用,他们认为社会对作为母亲的女性的帮扶捐助能更好地鼓励女性留在家中。
                                                        
《凡人与超人》剧照

“男人的天赋是创造,它的生机和创造力来源于作为母亲的女性的养育。”自认为是女性主义者的米莉森特(Millicent Murby)在她1908年关于女性问题的论文《常识》中写道。当萧伯纳借鉴尼采的超人学说时(这来自于1896年的英文版《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他把他改写成一个不那么明显厌女的男性。他也是第一个将超人一词带到英国的人。《凡人与超人》对21世纪的女权主义者们有着潜在的影响。安作为带有母性关怀的女超人,天性解放以及支持尼采的活力论。安的进化分界线是,男人/女人,思想/肉体,文明/自然。第四代激进女权主义反对女人在家庭与公众角色间进行选择。但这似乎过于简单易懂,对于戏剧的创作者来说,这其实是一部充满了思想的戏。当我们看到安和杰克互相影响,男性与女性在对待性/爱,创造力/母性,理性/本性这些方面并不对立,其中还有一些交集。21世纪女权主义者继续涉足政治中男性/女性的分界,再次让这两个世界在同一片文明下沟通以及更多展现自己的个人舞台,当今的实际情况对于欧洲女性来说有着很大不同,更多的是以母性和公共角色展现在众人面前。通过以上涉及内容我们一定能够记得《凡人与超人》是一部爱情喜剧,更像是一部在新时代中探讨人类举止的喜剧,在这点上它带给1905年与2015年的意义是相同的。

《凡人与超人》剧照

莉拉•麦卡锡说:“当我出演《凡人与超人》中的安•怀特菲尔德时我感受到她是一位新女性,她将这位新女性也注入到了我身体里。安是属于地球的,她是带有普世意义的。当今的苗条女孩在等火车时燃起一颗香烟,我有一种冲动跑过去对她说你就是安•怀特菲尔德。当艾米•约翰逊(Amy Johnson)从这穿过沙漠飞到开普敦又从开普敦飞回来,我特别想告诉她,是安•怀特菲尔德给了你无所畏惧的翅膀。”

本周
放映
信息
北京
一仆二主
时间:2016-6-18    14: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时间:2016-6-18    18:30
地点:中间剧场

凡人与超人
时间:2016-6-18     14:30
地点:中间剧场
时间:2016-6-18    18: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杭州
凡人与超人
时间:2016-6-19     14:00
地点:杭州九五剧场


为了方便观众购买相关票务及剧目册,我们于近日开启了微店,你可以通过点击自定义菜单中的微店选项直接跳转进入。微店地址是: http://weidian.com/?userid=841573607

另外,由于广大观众后台留言极其踊跃,我们将从5月开始推出You Can You Up征稿活动。还想啥呢,快下笔吧!

可查阅往期内容
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点击右上方图标
英国剧院现场
关注
长按二维码
微信号:ntliveinchina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ntliveinchina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官方网址:http://ntliveinchina.com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全文”跳转至购票链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