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莎剧中的人物都爱唱歌?

<- 分享“英国剧院现场”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5 英国剧院现场



在《皆大欢喜》预告片中,背景音乐使用了剧中的Under the Greenwood Tree

《皆大欢喜》被称为音乐喜剧,所以,很多观众都应该注意到了在大森林里不同角色的吟唱,记忆比较深刻的应该是《在绿荫树下》(Under the Greenwood Tree)和《他的少女爱人》(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这些歌曲在伊丽莎白一世时期就已存在,但经历不同时代的作曲家的改写和重新编曲,有了不一样的感受。而在作品中使用音乐,《皆大欢喜》并非独一份。

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一世时期,音乐在戏剧中就得到了广泛应用,许多作家开始在自己的作品中增添音乐和歌曲来丰富戏剧的娱乐性。1556年,由于莎翁的尝试,将音乐写入戏剧中的做法开始广泛流行。莎翁最为经典的37部作品当中,至少有32部涉及到了音乐,大约90首诗被后人选作歌词。有些歌完全按原诗音韵演唱,比如《奥赛罗》中苔丝狄梦娜的《杨柳之歌》、《第十二夜》中小丑费斯特的《我的情人》等。十七世纪,马修·洛克(Matthew Locke)为德瑞登和达文南特版(Dryden and Davenant)的《暴风雨》写过戏剧配乐,《暴风雨》中的《爱丽儿之歌》是那个时代作曲家们最喜欢借鉴的歌词。十八世纪,作曲家阿恩从《皆大欢喜》中选取了诗句写歌,这些诗句也同样吸引了沙利文、帕里(Parry)、奎尔特(Quilter)和芬齐(Finzi)等作曲家。

弹鲁特琴的女王

莎翁所处的伊丽莎白一世时期正处在英国文艺复兴的鼎盛阶段,这一时期的音乐经历了从宗教音乐转向世俗音乐的过程。伊丽莎白一世女王非常喜爱音乐,自己擅长弹奏与中国民乐中的琵琶相近的鲁特琴(Lute)以及外观与钢琴相似的小键琴(virginal),这种琴的名称与无暇的处女拼写相同,或许也预示着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未嫁的一生。正是因为女王对于音乐的爱好,上流社会开始争相效仿,当时的女性如果谁不会演奏鲁特琴就会被当做笑柄。专业的乐师受雇于教堂、贵族以及新兴中产阶级。女王支持音乐的推广,并雇佣大量乐师为她跳的舞蹈配乐。伊丽莎白时期最著名的鲁特琴作曲家是约翰•道兰(John Dowland)。

shakespeare in music

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戏剧演出中通常只有一首歌,但在莎士比亚的作品中,例如《李尔王》、《哈姆雷特》、《奥赛罗》,加入的歌曲元素要远远超过普通作品数倍。莎士比亚作品中歌曲的特点是简短有力、直抒胸臆。他的作品像是情感的自然流露,艺术造诣谦虚的隐藏在精细巧妙的表达之下。

托马斯•莫莱

《仲夏夜之梦》中莎士比亚巧妙地利用音乐区分凡人与精灵的超自然世界贯穿全剧始终。这部作品是为了一家贵族所创作,并且莎士比亚知道这户人家会有很多乐手来演绎其中的音乐,因此他在表演中加入了大量音乐元素。泰晤士河南岸的环球剧院(“Globle Theatre”现今莎士比亚环球剧院)也为他提供了大量优秀富有天赋的乐师,同时可以帮助他完成许多其他作品,其中就包括《皆大欢喜》的作曲托马斯•莫莱。莎翁有的作品中并没有明确的音乐Cue点,例如《第十二夜》中泰坦尼亚摇篮曲就没有明确的进入点,这种安排也一定程度上考验了歌唱者的水平。莎翁也因善用双关语而闻名,这点也在他所写的歌中得到体现,最典型的是《第十二夜》中潘达洛斯所唱的歌曲。
 
《皆大欢喜》剧照

在莎士比亚作品中小丑或粗鲁笨拙的人经常作为合唱角色来打破第四堵墙,他们在剧中讽刺嘲弄其他角色。在《李尔王》中职业愚人和埃德加都是李尔王身边的哲学家。在《威尼斯商人》中愚人用歌曲欺骗了许多智慧的角色,这样的例子在莎翁作品中还有很多。《哈姆雷特》中哈姆雷特本人就是一位哲学家,所以没有人去引导他。如果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哈姆雷特唱起了关于死亡的歌曲也不会有违和感,因为莎士比亚为普通角色所写的歌曲是一样严肃并具有戏剧性的。在《李尔王》中围绕在李尔身边的陪葬虫被允许展现他的歌喉,他的喜剧身份与李尔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莎士比亚通常非常清楚在什么样的演出中,该让哪些角色唱哪些种类的歌。

门德尔松

此外,莎翁的作品对后世的音乐家影响长远。很多作曲家以莎翁作品为灵感,写出抽象性的描述作品。其中有门德尔松(Felix Mendelssohn)谱写下的《仲夏夜之梦》音乐会序曲。门德尔松十七岁写下约十二分钟长的《仲夏夜之梦》音乐会序曲,其中保留了莎翁原著中人间仙界对照的特点。十六年后门德尔松才再度提笔,把当年的序曲扩展成戏剧音乐,其中包含脍炙人口的《诙谐曲》、《仙后摇篮曲》,还有其中家喻户晓的《婚礼进行曲》。

沃恩·威廉斯

英国作曲家沃恩·威廉斯(Vaughan Williams)1938 年完成了《小夜曲》,最初是为 16 位独唱歌唱家创作的,通过改编和谱写《威尼斯商人》第五幕第一场里关于音乐的讨论诗句,表达了对伟大的莎士比亚的敬意。在这一场中,爱的宣言与音乐之美同行,那如同天体运动般日日夜夜永不停歇,时刻唤起人们的沉思。乐曲中,细腻的小提琴独奏为女高音伴奏,听起来像是一个单声部,让人觉得他就像是把莎翁的文字翻译成了音乐。

莎剧中的福斯塔夫形象

十九世纪由莎翁戏剧衍生的歌剧大量涌现,包括《麦克白》、《奥赛罗》和《福斯塔夫》三部获得广泛公认的威尔第的杰作。这三部歌剧的另一个引人注目之处是其对原作的忠实程度。《福斯塔夫》是威尔第全部歌剧的巅峰之作,其中充满了人文关怀,而这正是来自莎士比亚的艺术精髓。

威尔第

威尔第的歌剧《麦克白》所含“莎士比亚的”部分,是从原作中提取的一些片段集合,包括剧情、人物和一行行对白的译文等。毫无疑问,莎翁是威尔第灵感的源泉,但令威尔第作为一名作曲家,也有自己独到的处理。例如,歌剧中邓肯被谋杀之后所有人物都出现在台上,同时威尔第以一段合唱推动此前积蓄的所有戏剧波澜,这种强化感情色彩的手法是任何剧作家都实现不了的。

《李尔王》剧照

莎翁曾在《第十二夜中》说过:“假如音乐是爱请的食粮,那就请继续吧。”在《暴风雨》中,腓迪南以为父亲葬身大海正悲伤时听到了爱丽尔的歌声,他说:“当我正坐在海滨,思念我父亲的惨死而痛哭起来的时候,这音乐便从水面掠了过来,飘到我的身旁,它的甜蜜的乐曲平静了海水的怒涛,也安定了我激荡的感情。"《李尔王》中当小女儿将精神失常的父亲带回家治疗后,医生要求把熟睡的李尔王叫醒并奏响点音乐以安定他的神经。《一报还一报》中公爵说:“音乐有一种魔力,可以感化人心向善,也可以诱人走上堕落之路。”《威尼斯商人》中罗伦佐说:“灵魂里没有音乐,或是听了甜蜜和谐的乐声而不会感动的人,都是善于为非作恶、使奸弄诈的,他们的灵魂像黑夜一样昏沉,他们的感情像鬼蜮一样幽暗,这种人是不可信的。”
 
莎翁的文字中音乐象征着感染力、治愈和传递思想。莎翁的音乐荡漾着欧洲中古时期弦乐的悠扬隐隐向后世传递另一种参透人世的荡气回肠。

伊丽莎白时期最著名的鲁特琴作曲家是约翰•道兰
鲁特琴
virginal小键琴
西特琴
三弦琴
相关阅读:

《凡人与超人》|萧伯纳与世纪末的性别政治
拜访森林——莎士比亚剧中的绿色王国
你懂英文,但不见得懂得“英式幽默”!
本周
放映
信息
北京
一仆二主
时间:2016-6-18    14: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时间:2016-6-18    18:30
地点:中间剧场

凡人与超人
时间:2016-6-18     14:30
地点:中间剧场
时间:2016-6-18    18:00
地点: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杭州
凡人与超人
时间:2016-6-19     14:00
地点:杭州九五剧场


为了方便观众购买相关票务及剧目册,我们于近日开启了微店,你可以通过点击自定义菜单中的微店选项直接跳转进入。微店地址是: http://weidian.com/?userid=841573607

另外,由于广大观众后台留言极其踊跃,我们将从5月开始推出You Can You Up征稿活动。还想啥呢,快下笔吧!

可查阅往期内容
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
点击右上方图标
英国剧院现场
关注
长按二维码
微信号:ntliveinchina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ntliveinchina
“英国国家剧院现场”官方网址:http://ntliveinchina.com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全文”跳转至购票链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