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辉煌背后:悉尼歌剧院设计过程中的一出悬疑政治大剧

<- 分享“澳洲若晨资本”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6 澳洲若晨资本



 

作为全澳第一地标,悉尼歌剧院十多年来受到了来自全世界人民的膜拜,甚至在好莱坞电影里也作为与白宫,迪拜塔,大本钟等世界地标齐名的建筑遭受过各种折磨。


出现在好莱坞灾难片已是世界地标式建筑的标志


但是在辉煌的背后,悉尼歌剧院的设计史堪称一部充满了政治元素的精彩大剧。今天趁着周末,若晨来和您聊聊悉尼歌剧院背后的故事。



1
设计新星

当时是1956年,来自一个丹麦小渔村的约翰·乌松(John Utzon)已经是一颗在设计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他参加了18个设计竞赛,并在其中的7个获奖,但他却没有任何一份设计作品被真正地建造出来。直到有一天,37岁的乌松看到了一份由澳洲政府发出的,全球征集“歌剧院设计方案”的广告。



乌松通过几个澳洲妹子对家乡的描述就画出了歌剧院的设计草图


2
机缘巧合

乌松从来没有拜访过澳洲,他也对澳洲一无所知,但他小时候在渔村长大的生活经验给予了他完美的设计灵感。在这里,故事第一次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在设计评选阶段早期,乌松的设计就遭到了淘汰。直到一位迟到的美国评审团专家提出要阅览所有的设计方案,这个设计方案才被重新摆上台面。而在这位美国专家的力挺之下,乌松的设计在1957年成功地战胜了231名竞争对手并成为了悉尼歌剧院的正式设计方案。乌松的方案看起来既像风帆,也像贝壳,但实际上在他本人的构想中,歌剧院的外形灵感其实来源于被切开的橘子瓣。在正式成为歌剧院设计师后,乌松获得了5千英镑的奖金并首次拜访了悉尼,并在6年后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搬去了悉尼。



力排众议,力挺乌松的美国设计师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



歌剧院设计灵感实际上来源于被切开的橘子瓣



乌松在悉尼Town Hall展示歌剧院设计模型


3
四处碰壁

在将工作室搬去悉尼之后,乌松遭遇了重大挫折。在1965年击败了工党,就任新任新南威尔士州州长的自由党罗伯特·阿斯金(Robert Askin)是歌剧院建造计划的主要反对者,甚至在当选州长前就对歌剧院的设计进行了猛烈的批评。阿斯金让公共工程部从乌松的手中接管了歌剧院的建造工作,对他的的设计方案提出各种反对意见并且停止批准他在设计上所需的资金,乌特松不仅难以继续工作,甚至没有足够的资金维持生计。由于设计花费严重超支,受到了多方质疑的乌松被迫在1966年辞职并愤然离开澳洲,甚至发誓永不再登上澳洲领土。在歌剧院于1973年由伊丽莎白女王二世(Elizabeth II)举行的建成仪式上,没有任何人在自己的致辞中提到乌松的名字。


自由党州长阿斯金是歌剧院建造计划的主要反对者



乌松在歌剧院的设计上造到了来自自由党的各种阻挠



伊丽莎白女王与阿斯金州长在歌剧院建成仪式上。没有人在致辞上提及乌松

4
尾声

在离开澳洲超过30年之后,乌松才与早已建成的悉尼歌剧院修复了充满裂痕的关系:他将自己的设计草图捐献给了歌剧院基金,并与自己的儿子一起为悉尼歌剧院设计了一个全新的室内场馆。而歌剧院也为纪念乌松将场馆命名为the Utzon Room。


乌松的歌剧院设计草图



the Utzon Room


不知道当时自由党各种阻挠乌松和他设计方案的人看到如今歌剧院的成功有没有想满地打滚呢?如果想更深入了解这段历史的话,有一部关于乌松与歌剧院设计的电影已在筹划之中,值得持续关注哦。




精彩回顾


一定会惊艳到你的悉尼新大楼设计:情人港将建起全木质大楼


和若晨团队成员私聊:与悉尼小哥聊聊设计,管理,花园生活


悉尼CBD摩天大楼家庭增添新成员:前沿理念打造Wynyard全新大楼


用运动点燃冬天:跟着若晨小拉为您准备的冬日健身教程一起锻炼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