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东方的老人,西方的顽童

<- 分享“今日阿德莱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6 今日阿德莱德


同一个群体,为何在东方是老人,在西方却活成了“顽童”?

70岁的澳洲老太太为何会有如此自由大胆的爱情观
看了这篇文章,或许你会有所感悟。
生活故事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欢迎大家分享在澳大利亚的生活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澳大利亚,投稿详情参阅一下链接:

时代传媒征集稿件 欢迎大家吐槽投稿


秋至在阿德莱德生活的人们总是开着这样的玩笑,说这里只有夏天和冬天两


深秋的落叶肆无忌惮的抛洒着,一望无际的街道只有老者踱步的背影,感念万千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凄凉之意,那老人的孩子呢?老伴呢?



我加快脚步赶超过去并转头看她,目光交织的那一刻老奶奶仿佛更是放慢了步子,不紧不慢地向我打招呼,随即笑容伴着皱纹延展开来,同大多数老人一样,佝偻的身躯迟钝的步伐

可是那一刻我有着仿佛落空般的心绪,大抵是我并没有看到所谓老者的衰退,抑或是他们这个年龄应有的沧桑,因为我的奶奶--更贴切的说,是中国的老人他们不曾这样,所以这应该是一种羡慕和嫉妒交织的情绪吧。

我不知道我的姥姥或是奶奶此刻在干什么?但我肯定她们的心思终究离不开我们,简单地说,她们不会给时间与空间在自己身上



前些天和老妈通电话,她无奈地笑着说,每次和姥姥通电话时,姥姥总是以听不清为由挂断电话,然后在别的时候流畅地给姨妈或者小姨打电话。其实她是明白的,迟暮之年的老者无疑最记挂的是让她最担心的子女,就像她曾经告诉我在他们那个年代,生在中间的孩子最不用操心。

当然母亲明白这不是一种偏心,只是老人仅有的表达爱的方式。我也曾在很多的时候看到坐到墙角的姥姥,当喜悦的目光游离开孙儿或是别的事物时,便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也看到了她辛苦的向子女抱怨某远方亲戚不懂事的儿子,颤颤巍巍的泪水把一切打上了真实的烙印,即使我都没有那位亲戚的印象。 


   
同样的,仿佛私生活的概念也从来不属于他们,家族的概念一有,就是一生一世,没有例外。直到现在舅舅们还是会在大事上参考姥爷的意见,任何事情他们都是中心。实际上我的其他长辈多少都是如此,他们大半辈子辛辛苦苦为儿女为长辈操劳,到最后自己累了一身病,更确切的说他们在进行着周而复始的传统,便是为下抚养为上赡养。这只是一个视角,但肯定是一种现状,爷爷奶奶的一生是多数中国老人的缩影。

   
去年刚到阿德在寄宿家庭的时候,我和一位60岁的奶奶同住过半年,期初的时候因为自己语言水平有限,常常因为只会用yes、no等生硬的回答导致每次对话草草结束,覆灭了一次又一次老人的热情,直到时间久了,敢于和老外交流了,我们才慢慢的熟络了起来。不得不说,在没有细聊前我根本不知道她已经70岁,也没法想象她打算保持单身到80岁的婚姻观

她说自己20岁出家门,在外面浪迹很久,做过老师,当过酒保,直到前几天还做过志愿者,我问她家里不会催婚吗,她笃定的笑着说婚姻是自由的任何人没有权利干预,即使是自己的父母,与此同时她还向我讲述了自己的憧憬,她希望以后能嫁给一个猎人住在深山里过砍柴打猎的生活.....


听起来乌托邦的故事却在那一刻让人深信不疑,我能看到老奶奶眼中的向往就像我看到的侄子想要玩具时真挚的目光。后来和父亲打电话时谈起这件事,他说你看人家那些观念多好,我笑着反问道,要不我也试试70岁在结婚,你同意吗?他哈哈大笑却无言以对,其实对于我的父辈,我父辈的父辈,他们从心底里认为这是太过于荒谬,不正经的想法,没有任何余地。

某一天我在厨房做饭,老奶奶淡淡的说了句她母亲昨晚上passed away了,在我不知道这个单词的时候,老奶奶竟然轻松的拿过我的手机,在屏幕上打出来让我翻译,我才知道这是去世的意思。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错愕的神情,然后很自然的说人生老病死很正常.....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像她这样的并不是个例,因为这个国家的老人往往如此。


其实上述只是冰山一角的差异。我们的老人从结婚生子后,生活就像是进入了既定的轨道,上要抚养好自己的父母,下至照顾好自己的孩童,然后为他们攒钱买房,操办婚姻等等,在承担抚养责任的同时等待着被抚养的未来

这不是单一个体的独立行为,这是整个社会数百年的产物,谁都没有办法解释清楚,可是谁都走上了这条莫名的道路

不会像是西方的老人,真正意义上的安享晚年,自从他们的孩子成人,便是自由自在的独立生活,无所谓他们的配偶情况,更不说他们的生存能力等等,就是放手,仅此而已。


抛开愚钝无知的释义,老顽童不见得是种累赘,弱冠之际的青年或多或少地会从父母的眼中看出他们对自己年老父母的一种企及,抑或是奢望,哪怕他们是愚不可及的顽童

我想有一天这种想法也会从你我身上展现,因为我们也会目送父母进入老者的行列。既定阶段不能改变的很多,但是至少有能力改变自己,那样的画面应该会很美好。等有一天我老了,不会为儿女羁绊,不会为长者牵肠,听起来十分自私,可细细想想,这何尝对他们不是一种解脱呢?


越过十字路口再回头,那皓首苍颜的老人已经不见了,不知道她在哪个转角脱离人群,但那不知老之将至的心态我却铭记在心,我也企及着我们的老人会像她那样洒脱自由,无所牵挂的安度余生......


谢谢各位看官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