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创业妈妈揭留学黑幕:中介烂校蒙人 子女留学要提前多年准备

<- 分享“美国留学选校中心”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6 美国留学选校中心


较量
中介 VS 出国党妈妈



 keywords 
黑中介/择校/规划/出国党妈妈

她发现,出国留学市场鱼龙混杂,很多中介唯利是图。“赴美留学中介的收费是以学生收到的高校offer为基础。为了赚钱,以申请美国前30名高校的幌子,把家长的胃口吊起来,最后用几所很差的学校兜底,最终,学生没能申到最适合自己的学校,可是中介却凭借保底的offer赚到手续费,每单2-6万不等。”



-全文共2617个字,阅读时间大约5分钟-

39岁的江婕,曾担任联想集团的高管,也是国家人社部认证的生涯规划师。她的爱人,在北京大学担任教授,女儿正在读高一。她说话时语气温和,带着中产阶级女性特有的睿智。

除却这些光环,她更在意的身份是“出国党妈妈”,她曾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海归留学生,九十年代初考过托福SAT考试,曾亲历美本美硕申请,而今女儿也即将出国读书,她特别能理解留学生父母的感受,“可以走到她们心里。”为了帮助这些家长,她创立了一个针对家长群体的互联网项目“点路”。

她说,她是时代受惠者,而今创业,是她回馈社会的方式。
01
比生活严肃的创业


 江婕长发即肩,语气温和,笑容随时挂在脸上,随身装着12寸联想笔记本,以便展示项目BP(商业计划书)。

她曾在美国长期居住,虽然已回国十年,聊天时仍会带出几个英文单词。作为出国党妈妈,江婕擅长留学咨询,创立的“点路”,正一个服务初高中赴美留学家庭的平台。

出国留学是大工程,一般需要提前三年筹划,通过“点路”的核心“黑科技”产品——择校帽、理想简历和留学日程表,使用者可以获得一站式的留学规划设计。

就像《哈利·波特》中的分院帽,择校帽能够告诉学生与之最匹配的美国大学的清单。产品的设计抛弃非黑即白的漏斗式算法,而是用独家开放的模糊算法进行计算,计算每个大学与学生的匹配度。
“点路教育”的核心产品——择校帽、理想简历和留学日程表

作为人社部认证的生涯规划师,江婕按照孩子的前三个职业兴趣,为学生设置一份未来的理想简历,针对学校的要求,规划未来三年的夏令营、课程、考试。

学生通过留学日程表,可以管理留学前筹备期的时间安排,可以定制可视化目标及提醒进度。

“根据偏好、能力、经济,择校帽初选20所美国本科大学,这些是免费的。家长信任之后进一步精选,比如筛选犯罪率等等,这是我们的特色会员服务。”

她说在教育项目中,家长的信任远比金钱重要。怎么能在帮助人的同时积累财富,是她更看重的。

她自嘲是创业圈的“小白”,素面朝天,“不懂行业的逻辑方式和话语体系”。她不想成为创业流水线的一员,只想做内心渴望的事。

江婕,别人口中的“江老师”
02
“点灯指路”


取名“点路”,是想为学生和家长点灯指路。孩子的人生不能试错,江婕希望能成为一座灯塔,指引正确道路。

她发现,出国留学市场鱼龙混杂,很多中介唯利是图。“赴美留学中介的收费是以学生收到的高校offer为基础。为了赚钱,以申请美国前30名高校的幌子,把家长的胃口吊起来,最后用几所很差的学校兜底,最终,学生没能申到最适合自己的学校,可是中介却凭借保底的offer赚到手续费,每单2-6万不等。”

而在美国,高中生申请大学几乎不用中介,老师写推荐信,会描述最真实的情况。中国的中介有各种推荐性模板,根据孩子情况改一改,临时进行包装,例如计算机天才、创业达人、工程师梦想家、金融爱好者等。(这句话要跟推荐信分开,因为不是一个任课老师的推荐信能包装得了的,是整体的申请材料的模板。)推荐信也是中介写,让老师签字,为了不影响学生,老师一般都会签字。有时会出现同一所学校很多学生的推荐信,都是同一位老师签字的情况。美国大学的招生官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过度包装,反而影响申请。

2015年厚仁教育发布的白皮书中统计:
一年有将近八千的中国留学生被学校开除

交流中,江婕发现家长对留学有很多误解。例如,选择学校,只关注加州、纽约,选择专业,都选商学院、工程学院这些热门专业。“有家长的指向特别明确,孩子很小就说想去纽约大学学金融,也不知从哪里获得的建议,特别固化。”江婕说。

家长像无头苍蝇般盲目,江婕比她们还着急,迫不及待想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他们。

即使不留学,越来越多中国孩子愿意参加国外的夏令营。市场上很多所谓的美国夏令营,只不过是组织的自由行,在某个大学租个教室,走个过场。江婕有朋友的孩子被中介推荐去“美国政府实习”。到了之后发现是一个县政府,在印刷厂里打工。

作为中国早期的留学生,她脑海中始终有个模糊的想法,就是帮助更多中国的孩子接受真正的国际化教育。

江婕求学时在新东方上课,看着墙上的标语——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生终将辉煌。她就是在那里遇到了自己的先生,一起参加了GRE考试。

这句新东方的校训她记了很久,“点路”其实就是想点亮那盏帮助他人的灯火。 

03
传奇属于执著的人


作为70后,江婕觉得自己前39年的人生比较稳妥,甚至有些枯燥。“创业是挑战自己,虽然有点晚。”

去年10月,江婕动了做教育的念头,参加联想公司的加速器,构思自己的BP,见投资人,向前辈取经。

初期,家人并不支持她。丈夫觉得不稳定因素太多,女儿认为影响了生活质量。为了积累创业资金,江婕能省则省,旅游从国外改到了郊区,青春期的女儿会“冷嘲热讽”,你自己创业不要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

今年4月,她突然冒出了择校帽的想法,原本不支持的丈夫渐渐认同,帮忙研究算法。女儿使用后也觉得有趣,对江婕的创业从抵触到支持,时不时以学生的角度帮忙看看文章,做做表格。

江婕自己用“择校帽”匹配出最适合的大学。

她觉得自己的创业正式开始了。

但难度超过了想象。从联想高管转行做教育,很多人不理解,而取得家长信任和立刻变现之间也存在矛盾。江婕希望平台不要太商业化,但又要争取到妈妈们的付费支持,用以向投资人证明。

她谦虚称情商和智商都不高,但不会轻言放弃,别人的质疑,反而会坚定她前行的决心。

她深信很多东西不可能一步到位,要花时间慢慢做。“也许慢热的性格和这个时代不匹配,但教育需要一点点做。”

江婕最爱看《肖申克的救赎》,每次女儿做某件事失败,她都会鼓励她,像肖申克一样,每天写一封信,直到成功。

电影之外,她特别喜欢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的一句话,“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传奇,不过是执着的人,把坚持化作了行动。”

04
做教育到60岁


通过朋友,江婕认识了现在的两名合伙人——一名80后和一名90后。

她自嘲这是老中青三代组合,但她从不以职务和资历压人,“股份有高低,人是平等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名好的CEO,但至少注重平等。同样作为平台,我必须中立,很多机构让我说新东方的坏话,我不会说。”工作和生活中,诚信是她的信念,“如果要欺骗,我宁可不做。”

现在江婕说自己家庭和创业两头兼顾,像一个拧紧了发条的钟表,一刻不停。

她曾在朋友圈记录自己的状态:每天上午五点半起床,六点半出发,七点到地铁站,七点二十到单位开始上班,下午五点五十回到地铁站。晚上的时间,三天电话会议加班,至少跑步半小时两次,两天买菜做菜囤货在冰箱,必须十一点睡觉。每天和孩子吃两顿饭,每两周周一早上去一次医院,每周看完一本非虚构文学,每周末半天加班半天充电,每两个周末认识一个新的朋友。

做饭本是她的业余爱好,女儿爱吃的水煮鱼和鲍鱼粥是她的拿手菜,现在挤不出时间,不得不天天吃外卖。

她听人形容,创业就像是从悬崖往下跳,等着飞机把你救起来,而她正站在悬崖边缘。

在她看来,创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学习能力,希望创业能让她不断学习如何做教育,直到60岁。

她说创业就像“西游降魔”——但凡一个妖魔鬼怪,都是如此地让人鼓舞与振奋,无论TA是多么的丑陋、凶悍与不堪,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是这滚滚黄沙路上的一丝灵动!

“希望能够一路打关降魔,最终修得正果吧。”


原文载写于“点路”,微信号:DianEdu_com

点路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