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说真话的资深外交官,吴建民先生,最后留在《对话》的视频,令人怀念让人受益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0 澳洲新闻




早在2004年,吴建民先生就是《对话》邀请到现场的第一位外交官。今天上午9点,最新一期吴建民先生参与的《对话》在央视财经频道还重播着,而此时,他已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衷爱一生的外交事业……




吴建民于1959年进入外交部工作,曾长期为国家领导人担任法语翻译,历任政策研究室处长、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常驻联合国代表团、驻比利时使馆和欧共体使团参赞、驻法国大使等职。


他不幸离世后,外交部欧洲司官方微博发文哀悼:




“吴大使是杰出的外交官,睿智、儒雅、正直,在国际外交舞台上充分展示了中国外交官的素养,退休后依然为中国的外交事业奔走劳碌。他的溘然离世是中国外交界的重大损失,令人扼腕唏嘘。”



法国驻华使馆和法国驻华大使顾山18日下午在微博上为此致哀。法国驻华大使顾山在致哀文字中写道:




“惊悉吴建民大使不幸逝世, 我深感悲痛。法兰西人民失去了一位知晓法国并为法中关系做出巨大贡献的伟大朋友。值此悲伤时刻,我谨向吴建民大使的家人表示沉痛哀悼。”


如果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外交


2004年吴建民先生就参与了央视财经《对话》栏目的录制,主持人陈伟鸿在介绍他是这么说的:他是一名外交官,一位大部分时间常驻国外的大使,他是国际展览局新任的主席,这也是国际机构当中担任主席的第一位中国人。他还是一位教师,为祖国培养最优秀的外交人才是他现在最大的心愿。他就是现任外交学院的院长吴建民先生。


四十多年的外交生涯,这样的一份感情在您的心中是什么样的一个地位?什么样的分量?

四十三年啊,四十三。人没有几个四十三年,搞了四十几年外交,对外交还是有感情的。我曾经讲过这样的话,人没有第二次生命,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的话,我还选择外交。


“偶然走上外交路,半个世纪甘与苦。回首往事感慨多,见证历史知是福。”吴建民用这几句顺口溜来概括自己的大半生。


1959年,20岁的吴建民自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毕业,分配到外交部。


他曾回忆道:“大学毕业后上研究生班,刚上了一年半,他突然被借调到团中央国际联络部,被派到匈牙利布达佩斯去当一线翻译。”


两个部门抢着要他时,陈毅的一纸调令,让吴建民回到外交部翻译室,一干就是6年,担任毛泽东、周恩来、陈毅、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法语译员。


1965年,吴建民第一次和毛泽东主席近距离接触,有点紧张,为此,毛泽东和他开了玩笑。


被问及叫什么名字,吴建民说:我姓吴,口天吴,建世的建,人民的民,我叫吴建民。

毛主席看看说,你这个国家早就亡掉了。


吴建民后来想——他是指的吴国,春秋战国的吴国公元前473年亡掉了。三国时期的吴国,公元280年就亡掉了。是你的国家早就亡掉了。毛主席开个玩笑想我放松一点。


当时,吴建民的梦想是做个好翻译。据描述,吴建民同传能够一口气做三四个小时。


1968年10月,周总理会见刚果(布)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拉乌尔,吴建民以翻译的身份第一次参加了如此重要的会谈。同时,这也是他做翻译工作以来翻译时间最长的一次,整整6个小时。事后,周总理夸赞吴建民道,“这么长时间,你辛苦了!你这个人很精干!”


众人交口称赞的外交家


吴建民是周恩来口中“精干的人”,也是陈毅点中的“将才”。


1971年,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32岁的吴建民成为常驻联合国第一批代表团工作人员。在这期间,吴建民亲历了新中国外交的破冰之旅。在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中,吴建民从外交部发言人,到中国驻荷兰、瑞士、法国大使,是新中国外交成长历程的见证人。在任中国驻法国大使期间,吴建民获得了希拉克授予的“法国荣誉勋级会大将军”勋章,并成功地促成江泽民主席和希拉克总统互访故里,开辟了中法外交的“美好时代”。


吴建民用“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句诗来形容外交官,是因为他认为外交官更能深切体验各自国家在世界舞台上的荣辱起伏。


吴建民透露,在外交生涯中,性格的作用非同小可。作为一名大使,他是国家的代表,有责任把自己的国家介绍给驻在国。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促使他从不拒绝任何国家的演讲邀请。“大使的工作需要有创造性。国家给我一个总的指示,让我把中国真实的东西讲给法国人。那我就按照这个指示,在这个框框里,用一些生动的语言、令人信服的例子,来说明中国在发展,在进步。”


他始终觉得,外交官是一个迷人的职业。之所以迷人,除了和各国杰出人士打交道,还要每天都面对新问题,每天都得学习和思考,吴建民觉得非常充实。


半个世纪的外交生涯,让吴建民见证了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也形成了他思维敏捷、视野开阔、语言生动、富有创见的独特外交风格。对于外交工作,他曾深情地说:“如果我有第二次生命,我还会选择外交。”


外交讲台上的儒雅学者


2003年,吴建民接任外交学院院长,开始了他“开创公共外交,启迪青年一代”的事业。64岁的吴建民跟领导说:“这个年岁改行是不是晚了点?而且也不好干啊。”领导说“不好干才让你去”。


在外交学院,吴建民的工作有了很大变化,首要的目标就是培养青年人才。在2006年到2008年,外交学院联合其他三所院校,举办了三届“中国梦与和谐世界”研讨会。


老院长逝去,学子无不悲痛。许多外交学院的学生自发悼念,“以前上他的外交案例,特别喜欢。”一名外交学院校友说:“在外院读书的时候吴院长已经卸任了,除了某些讲座活动,直接接触他的机会并不多。他是一位很有风度和学识的老一辈外交家,为了中国的外交事业奋斗终身。也听过很多老师、师兄师姐念及吴院长为外院做的事。他是每个外院学子心中的榜样。至于观点,也是一家之言。斯人已逝,自有后人评说。”


作为生前同事,外交学院院长秦亚青表示,作为一位杰出的外交家,吴建民的外交活动中的大局观、平等待人的胸怀,以及他对中国外交人才培养的贡献令人敬佩。


谈外交官要具备四个能力


作为一个优秀的外交官,他对外交官所应具备的能力有一套自己的理解。


首先,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需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对世界的了解,对问题深度的了解,都需要平时的积累。


第二,优秀的外语能力。外交官经常要用外语与人直接沟通,也会要到世界其它国家的电视台去辩论。


第三,要善于交流。就是能打动人,不要讲出来的话别人听不懂。


第四,讲的道理要站得住脚。一名优秀的外交官要懂这些,这个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个不断改善的过程。


外交官的工作是一个不断提高的过程,永无止境。吴建民曾说,经过多年的外交生活,他形成了这样的人生哲学:一个人来到世界上,就是要做点事,实现人生的价值。他50多年里做的事情,很多都是在见证着历史。


谈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两个关键


吴建民以自己多年从事外交工作的经验,对构建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有两个关键。第一个关键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他说,我国外交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平等。中国人一百多年的奋斗就是为了取得一个与其他国家平等的地位,因此我们独立以后也会平等对待其他国家。大国、小国、强国、弱国,在世界上都应有平等的地位。


第二个关键是中国将始终不渝坚持和平发展的战略。具体含义可概括为“三要”、“三不要”。“三要”为要和平,要发展,要合作。和平是发展的前提,没有和平,发展也无从谈起。“三不要”为不扩张,不称霸,不结盟。



在最新一期的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中吴建民先生还说了这些↓↓↓


与希拉克总统私下商量投否决票

2003年2月6日希拉克总统在总统府为华人过春节。他第一句话说“中国大使到了没有?”就找我,我一举手。完了以后他跟大家照相。我多年搞外交,我想总统一到就找我,过一会儿可能找我有事。果然,过一会儿他就把我拉到一边去,他把我拉到总统府大厅出来的一个地方。


2003年2月,正好是美国人要打伊拉克的时候,希拉克总统很了不起,坚决反对,他把我拉到一边问我,他说“现在布什总统要打伊拉克,我反对。我跟他讲打了之后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打解决不了问题。我当面跟布什总统讲,但是他不听”。他说这样的话,他就要经过安理会,法国和中国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他们需要安理会的决议,有了决议打伊拉克是合法的,没有决议打伊拉克是非法的。他说大使,你说我们这个决议该给他还是不给他?


这个时候中国国内也在讨论这个问题。我就问他:“总统先生你的意见怎么样?”他讲的回答,2003年到现在13年了,我记得清清楚楚。他说:“吴大使,这个决议如果给了美国,今后15年、20年,这个世界就是美国的,法国、德国、俄罗斯、中国,统统不作数。”他手这么一挥,通通不作数,我一下子明白了。  


现在13年过去了,历史证明希拉克是对的,现在你看打伊拉克,打利比亚,打阿富汗,中东地区动乱现在看不到底,非常糟糕。


中国很多第一次都是和法国一起

1964年两国建交,当时是两极世界,美国人反对,苏联人反对,但中法两国干了。他觉得文化是自信,他觉得这个事情是对的就去做,这个不简单。中法之间核能合作,建核电站是第一个。


李鹏总理当面跟我说过,当时跟美国不可能搞这样的合作,跟法国可以。中国的核电是跟法国慢慢发展起来的。还有西方大国领导人当中第一个预见中国崛起,就是戴高乐将军。1963年,他说中国会起来,是一个经济大国,政治大国,将来也会成为军事大国。这种自信来自何方?来自于文化。


吴建民先生,一路走好,安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