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呆了!校花手机中竟然有这种羞羞的东西!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7 内涵段子


意外发现了校花手机中的秘密,事情是这样的:

 

    我叫官云豪,我们家原本住在省城,十四岁那年,我妈意外出车祸去世,我爸伤心欲绝,带着我来到温华市这座普通的二线城市生活,十六岁那年,我爸特意把我安排进了当地一所重点高中就读。


 

    可能是我妈的意外去世,我爸对我很溺爱,零花钱从来不会少我,我对钱也没概念,为了和班上同学搞好关系,平时请客吃饭出手也算阔绰大方,渐渐地我被隔壁班的混混杨健盯上了,他三天两头跟我收保护费。

 

    杨健在高一混的很好,隐隐有坐上年级老大趋势,我在学校又没有势力,只能忍气吞声,只是事情在某一天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这也是我高中改变的开端。

    

    一天中午,我在前往食堂的路上,在教学楼楼梯口捡到一部银白色苹果5的手机,当我寻思着吃过午饭交给老师的时候,手机“嘀嗒”的一声来微信了。

 

    我有些好奇,就打开手机看看微信,一个备注为陈雨的微信:“亲爱的,你在干嘛?”

 

    这个陈雨我知道,高一三班的班花,长的很是漂亮,经常不穿校服,天天穿着个丝袜,放学了就在校门口跟一群学校里的混混打得火热,在我们学校高一是出了名的S货。

 

    这不,前几天,我听人说,我们隔壁班的混混杨健带她去酒吧玩了一次,就直接带到宾馆把她给上了,这个陈雨才来学校一年,据说男朋友已经换了三四个,学校里谁混的好,她就跟谁,想来也是破逼一个。

 

    我瞬间明悟,这个手机极有可能是杨健的,因为学校里在传杨健和陈雨在谈对象。如果是杨健的手机,我没打算还他,他在学校里没少欺负我,我要好好报复他一下。

 

    我不再多想,收起苹果手机,往学校食堂走去,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饭,午休后就回到教室上课。

 

    下午,刚进教室,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我的位置在教室最后排边上没有同桌,只有前面坐着两个女生,一个是我们的班长,叫周梦璇,学习很好,人也长得漂亮,是我们学校高一段的段花,经常主动帮我补习功课,平时我们关系也很不错。

 

    还有她的同桌,叫李璐璐,要不是周梦璇,平时根本不鸟我,李璐璐给我的印象就是童年巨乳小萝莉,卡哇伊类型的,长的也不错,只是跟周梦璇比,还有差距。

 

    第一节快上课,混混杨健带着一群小弟走进教室,站在讲台桌上喊道:“老子掉了部手机,银白色,苹果5,要是你们谁捡到了还给我,老子就请他吃饭,谁要是被我发现私藏,老子见一次打一次。”

 

    我听了混混杨健的话,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心里却瘆的慌,因为中午去食堂的路上,教学楼楼梯口同学还是比较多的。我不敢确定有没同学看到我捡到一部手机。

 

    杨健见教室里的同学没反应,挥挥手,脸色阴沉,带着一群小弟离开了教室。

 

    我看见杨健离开,心里松了一口气,下午上课,我也是迷迷糊糊昏昏欲睡,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杨健的苹果手机又来微信了。

 

    我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微信一看:“老公!在干嘛,怎么不回人家,是不是又在跟班上的哪个贱人聊天。”

 

    我本来就有些无聊,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撞着胆子回了条微信:“草!还能干嘛,我在想你,想着要你呗。”

 

    发完微信,我心脏不停地上蹿下跳,长那么大,第一次发那么露骨的话。

 

    不知何时,手机再次震动,我打开微信一看:“老公,人家这几天来大姨妈了,都请假两天了,还是疼,都怪你,你都不好好安慰安慰我!”

 

    我有些不明事理,回了条微信:“草!这也能怪我?”

 

 

    没多久,微信就回了,我打开一看:“怎么不怪你,还不是你,要来大姨妈了,还非要……”

 

    平时就听说,这陈雨浪的不行,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不过浪归浪,陈雨的模样还真是漂亮,你要是长的跟凤姐一样,学校里的混混谁鸟你。

 

    看了这条微信,我的下半身莫名其妙地起了反应,胆子也渐渐变大了,于是回了条:“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晚上开个房,继续啊,我弄得让你明天上不了课。”

 

    一会儿,微信就回了:“切,你就吹牛,上次要不是你嗑药,也就五分钟,搞得人家心痒痒的。”

 

    我吞了吞口水,这聊天对话实在太疯狂了,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简直是太刺激了,心里莫名其妙的爽,不过这个杨健看他人高马大的,在学校高一里面牛逼的不得了,原来还是有这个秘密,外强中干。

 

我鄙夷地撇撇嘴,这时微信又来了,我急忙打开一看:“嘻嘻!老公,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吧!下次记得吃药,不然多丢脸。”

 

 

    我的内火瞬间被点燃,瞬间有了反应,幸亏是在学校,这要是在家里,我还真忍不住了,这陈雨还真是坏得不行,字里行间都充满着对男人深深的吸引力。

 

    但是转念一想,陈雨以为我是杨健才愿意这么跟我聊天的,如果知道不是学校里混得好的杨健,而是我,估计会立马翻脸,然后告诉杨健让他狠狠揍我一顿。

 

    想到这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杨健他们都玩了不少学校里的漂亮女生了,而我却连上个被他们玩过的黑木耳都没指望。

 

    我心里很不爽,但是嘴上却想狠狠地过把瘾,接着回微信:“操!信不信老子吃了药,让你哭爹喊娘!”

 

    一会儿,陈雨的微信就回了:“行了,光说不做,我今天爸妈不在家,你要是有胆子,晚上就来我家,人家被你说的也好难受。”

 

    看到手机屏幕的一行字,我终于忍不住了,感觉自己鼻端有液体流出。

 

    脸色刷一下,瞬间明白,瞧瞧教室同学,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这个小角落,赶紧从抽屉里掏出纸巾把鼻血擦去,然后拿纸巾堵上鼻子。

 

    刚开始,我只是想闹着玩玩,现在被陈雨搞得内心燥热,兽血沸腾,想到陈雨没穿衣服衣服躺在床上等着,我就激动地浑身直发抖。

 

    但是,我想到现在我是在冒充杨健,如果陈雨知道自己不是杨健,肯定不会鸟我。想到这里,我心头凉了半截,聊天时的激动心情也消失大半。我叹了口气,聊天心思也没了,我也失去了再回微信的兴趣。

 

    下午放学,我满怀心思地回到家里,上了楼,打开家门,房间里空荡荡的,我爸也不在家,我回到自己房间,像往常一样开始做作业。

 

    直到夜幕降临,我爸才回来,开始给我做晚饭。

 

    晚饭期间,餐桌上我和老爸相约坐下,吃着晚饭,老爸突然说道:“小云啊,爸要去省城办点事儿,最近一个月怕是回不来了。”

 

    老爸继续嘱咐道:“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上课,作业要认真完成,这张卡里有五千块,这个月的生活费和零花钱都在里面。”

 

    反正我爸平时经常往省城跑,只是这次去的时间有点长,我也没有多问大人的事情。

 

    我吃完饭,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准备玩会游戏,缓解下今天的心情,因为我发现只要一想起跟陈雨的聊天记录,心里就莫名的兴奋。

 

趁着电脑开机这段时间,我拿过电脑桌旁的苹果手机,看到有条微信,打开微信一看。

 

“老公!我爸妈不在家哦,你到底来不来,也不吱声,让人家洗白白傻等着。”

 

一下子,稍微平静的心情又被陈雨点燃了,我仿佛看到陈雨没穿衣服,躺在床上等我的场景,我恨不得立马冲到陈雨家……

 

但是想想,这根本不现实,跑到陈雨家,她知道是我,肯定不会让我做什么。跟她也只能这样聊天,她说的话再怎么让我激动也没用,毕竟我还是碰不到她。

 

叹了口气,本来我已经死心,不准备跟她扯淡,转眼看到电脑上的屏幕,我又起了心思。

 

“我可以让陈雨发些照片来啊,虽然没希望碰她,但是看着她的照片,读着她发的微信,应该也很爽。”

 

我被自己变态想法吓到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变态,但是还是忍不住这样去做。

 

浑身难受,精虫上脑的我试探性发了条微信给陈雨:“宝贝儿,晚上我和一群兄弟约好去喝酒,不能去你家了,但是我被你说的也是浑身难受,你说咋办?”

 

没多久,陈雨的微信就来了:“能咋办?你要是来我家,随便你怎么样,可你都要跟兄弟去喝酒,我能咋办?”

 

我看着微信,心里想着她都恨不得被我扑倒,要几张照片应该很容易。

 

这么一想,我回了条微信:“要不,你把你的照片发几张过来,我先对着照片过过瘾。”

 

    过了一会儿,陈雨的微信来了:“你不是跟一群兄弟喝酒吗?嘻嘻,难道你喝多了,要撸起来给一群兄弟看?”

 

我看完微信感觉有戏,马上打字回复道:“这不还没出门嘛,不过马上出门了,你赶紧发几张来,我看完好出门!”

 

过了好久,陈雨才回微信:“老公!不行啊,现在网络那么发达,人家怕流出去啦,以后还怎么在学校上课呀,要不,现在我打个电话给你,你听着我的浪叫声,撸一.发。”

 

我一看陈雨不同意,心里直骂娘,但是这个陈雨也太骚了,还听浪叫声。不过我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打电话,我要是一激动发出声音就直接暴露了。不过,随即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我脑中。

 

我浑身难受熬了将近一个小时,才给陈雨回微信:“我这都已经跟一群兄弟在一起喝酒了!”

 

“宝贝,照片不肯给我,那我要你的丝袜,小内内行不?喝完酒,我回家拿着丝袜总行了吧。”

 

我刚发完,陈雨就回我微信:“变态啊,你要是能来拿人家的丝袜,为什么还要自己玩啊?人家都在家等你了。”

 

我已经处于爆炸的边缘,急忙回到:“喝完酒,这不太迟了,万一你爸妈回来,那不就完蛋了,但是我被你说的心痒痒的,晚上回家能行嘛?”

 

陈雨秒回微信:“那你迟会自己来拿吧,到时候说不定还能亲热一番!”

 

我已经受不了了,我觉得陈雨太坏了,巴不得有人扑倒她,但是还是理智地等了二十多分钟回到:“我走不开,这帮兄弟死活要拉着我去KTV再玩会,我想让别人帮我去拿你看行不?”

 

很快,陈雨发微信来:“老公,你没搞错吧?人家怎么好意思把这些东西给别人,万一人家打开看呢?”

 

我心里狠狠骂了陈雨一句,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回复道:“这样吧,你把东西全部装在黑塑料袋里,就他那怂逼,肯定不敢打开!”

 

过了好久,陈雨才回微信:“哎,你找的是哪个怂包来拿啊?”

 

我琢磨了一下,想好如何回复,回道:“就隔壁班的官云豪,我刚打电话给官云豪,稍微威胁了他一下,这傻逼二话不说,就答应帮我去拿点东西。”

 

官云豪就是我的名字,虽然自己骂自己傻逼,怂逼很蛋疼,但是为了得到陈雨的丝袜和内衣,我已经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陈雨回到:“哎,官云豪那怂包啊!好吧,我给你总行了吧,你爽了,人家却被你弄得痒痒的,现在连亲亲摸摸都没戏了,哼,以后别来找人家!”

 

我能想象到陈雨此时的幽怨,都说女人性欲望比男人要强,只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现在我是真信了。

 

不过,我很郁闷,看来我在陈雨眼中就是个怂包,我心里很不爽,但是想起晚上拿着陈雨的丝袜和内衣,我心里又有一股报复的快感。

 

见事情成功了,我有些激动,我给陈雨回了条微信:“那好,那我让官云豪这傻逼去拿,到时候他会送来给我,宝贝把东西装好,在家等着吧。”

 

微信发完,想了想陈雨光着身子在家等着,我翻了翻衣柜,找了一套我爸刚给我买的新衣服换上,拿上钥匙就跑出家里。

 

心里急切,我直接骑上我爸留下的电动车,一路上把速度加到最快,狂冲着往陈雨家赶去。

 

路上的狂风,让我微微感觉有些凉意,但是一想到陈雨我就浑身发热,等到了陈雨家的小区楼下,我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往陈雨家楼上走去。

 

一路走来,我幻想着陈雨会见到我直接扑上来,让我亲她。不知不觉我来到了陈雨家门,轻轻敲了敲门。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想到马上就要见到坏的不行的陈雨,我就浑身冒火,整个人都开始膨胀。

 

好久,陈雨家门才被打开,我看见陈雨身上只围了一条红色的浴巾,头发披散在两肩,脸蛋红扑扑的。

 

看到陈雨,我想到了岛国动作片中的女演员,事后也是这种红扑扑的脸蛋儿,瞬间,我欲火焚身,恨不得立马把陈雨扑倒她。

 

我知道陈雨也想,也不转身就这样支着大帐篷,站在家门口的陈雨明显也看到我的变化。

 

我低着头,用余光看到陈雨舔了舔嘴角一圈,眼睛也是直直盯着我,好几秒才把视线移开。

 

我心里紧张,说话也不利索,支支吾吾道:“那个,雨姐,杨健哥让我来拿东西!”

 

陈雨也没回答我,扭着屁股,往里边走去。看着陈雨的大屁股,我很想从后边抱住她。

 

我有些失望,陈雨盯着我下身看,但是却没有邀请我进房间,看来根本看不上我这种屌丝。

 

我深深吸了口气,将所有非分之想压下,虽然我想干陈雨,但是她不主动,我还是不敢,不能做违背道德和犯法的事。

 

过了一会儿,陈雨拿着一个用胶带粘住的黑色塑料袋递上来,轻轻说道:“拿去吧,你让杨健少喝点,早点回家。”

 

说完,陈雨扭着屁股关上房门,关上门那一刻,陈雨用她的余光瞥了我一眼,我有种感觉她看的不是我,而是我的二弟。

 

见陈雨关上房门,我有些失望,又有些激动,我下楼之后,迫不及待地回家。

 

回家后,我把房门锁好,急忙拿出陈雨放在黑色塑料袋里的丝袜和内内等等,打开后,我闻了一下,还带有陈雨的味道,应该是她今天刚换下来的,瞬间我感觉要爆炸,心里很激动,满脑子都是陈雨的画面。

 

一个多小时后,我松了一口气,整个人轻松下来。没有了荷尔蒙的驱使,我的脑袋才清醒过来,想想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心里一下就害怕起来,心想,这么搞,就暴露了我捡了杨健的手机。

 

……………

 

第二天我去学校后,提心吊胆地熬完一上午,果然,下午快上课,我刚到教室门口,就看见陈雨穿着丝袜,画着淡妆在边上等着我,朝我勾勾手指。

 

看着陈雨腿上穿着黑色丝袜我心里立马发虚的慌,我走过去,低着头故作淡定笑道:“雨姐,找我有啥事吗?”

 

陈雨也不说话,直接甩头朝教学楼的天台走去,我跟着陈雨边往天台走去,边想到这下完蛋了。

 

我和陈雨走到推开天台的安全大门,走进天台,发现天台便没有杨健一群人,而是就我和陈雨,我幻想着莫非她想跟我亲热不成,昨天那事看来没被发现!

 

我看着陈雨校服里的低胸装,下身是一条黑色丝袜,我的二弟又硬了,陈雨走到天台附近的小石凳上坐下,指指她边上的小石凳语气和善说道:“官云豪,过来坐啊。”

 

我心里有些害怕,听话的走过去坐下,低着头,看着陈雨的包裹着黑色丝袜大长腿,不争气地吞了吞口水。

 

这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陈雨脱掉小靴子,然后用穿着丝袜的小脚丫伸到我大腿上磨蹭着,嘴里带着笑意说道:“昨晚,用姐姐的丝袜,内内玩的爽不?”

 

 

 

    我一阵发虚害怕,没想到陈雨那么快就知道这件事情了。

 

  陈雨见我不说话,直接一脚揣在我腹部,我脸色刷的一下变了,强忍着疼痛,低着头,一声不吭。

 

  不错啊,想玩老娘是不?昨天捡了杨健的手机,跟老娘发微信发的爽吧?连老娘都敢调戏了?”陈雨直接变脸,放下小脚丫穿上小靴子,一脸厌恶地说道。

 

  我一直不说话,这时,天台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从外面进来的,正是陈雨的男朋友杨健,也就是我昨天捡了他手机的混混。

 

  杨健进来后,朝着陈雨撇撇嘴说道:“宝贝,你先出去,我来教训这怂逼,长时间没教训,挺牛逼的啊!”

 

  陈雨点点头,朝着我大骂道:“草!瞧瞧你自己的怂样,就你这怂逼,还想干老娘?”

 

  说完之后,陈雨扭着屁股出去了,杨健见陈雨出去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说道:“不错啊,捡了老子手机不还,还拿老子手机调.戏老子女人,长本事了啊!”

 

  “怎么样,拿着老子女人的丝袜撸的爽不?我跟你说,官云豪,你这个怂逼也就配拿女人的丝袜!”

 

  杨健走到我面前,点上一支烟,看着我说道:“要我不打你也行,你得帮我一个忙。”

 

  听到杨健说不打我,我大喜,急忙点头说道:“大哥,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

 

  杨健笑嘻嘻地搂住我肩膀说道:“兄弟,我知道你还是处男,想不想干陈雨,我可以给你制造机会。”

 

  杨健不但不打我,还要给我和陈雨之间制造机会,我有点蒙了,愣了愣,不解地盯着杨健。

 

  “也不是什么大事,咱们高一,就你和你们班班长关系最好,哥哥现在看上她了,你又看上陈雨了,咱们哥们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听了杨健的话,我心头的窃喜都被浇灭了,杨健居然把注意打到我们班班长身上去了。

 

周梦璇,学习成绩非常好并且是奖学金全拿的三好学生,她可能不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但绝对是最清纯,最有气质的女生,是学校不少男生心中的女神,所以追求周梦璇的男生很多,但是从来没有听过周梦璇跟某个男生有过关系。

 

我无时无刻不意淫着陈雨,但是对于周梦璇我从来没有这样的邪念,清纯恬淡的她总是会让人忍不住升起想要去呵护她的感觉……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