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拯救浸泡在农药里的中国?

<- 分享“新西兰移民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4 新西兰移民家园



微信用户点击题目下方新西兰移民家园,一键关注。

新西兰移民政策、留学快讯、当地生活信息一网打尽!

有任何问题都可在订阅号中给小编留言喔~


中国有1000多种农药,却只有20多种害虫。我国每年农药用量337万吨,分摊到13亿人身上,就是每个人2.59公斤!这些农药90%进入我们的生态环境,危害着我们的健康。



你有多久没有听过蛙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不祥的预兆在农村突然出现:莫名其妙的疾病不期而至,成群的鸡、羊、牛倒地而亡,就连孩子都会在玩耍时突然倒在地上……乡下的农民叙说着家人的疾病,城里的医生面对病人的新病症手足无措。


春天来临,鸟儿稀少

夏天来临,蛙声寂寥

农村的清晨曾经回荡着知更鸟、嘲鸫、鸽子、松鸦、鹪鹩的合唱;而现在,所有的小鸟都已经无声无息了,田野、树林和沼泽里只剩下无边的寂静。


美国60年代噩梦般的场景,在如今中国千千万万个乡村重演着。这一切,都拜农药所赐。


每年我们每人“吃”掉2.5公斤农药

人类与“害虫”抗争了近一个世纪,但是人类并没有控制住“害虫”的危害。我国每年农药使用面积达1.8亿公顷次。分摊到13亿人身上,就是每个人2.59公斤!这些农药到哪里去?除了非常小的一部分(<10%)发挥了杀虫的作用外,大部分进入了生态环境。


倒退40年,中国人接触的农药种类只有六六六、敌敌畏区区几种,且很少在食物链中使用。现在国家明文规定的,食物中不能超标使用的农药就高达3650项!其中鲜食农产品高达2495项。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这2495项就是我们食物中可能会遇到的。如果打印出这个清单来,需要几十页A4纸。目前人类到底使用了多少种农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




人虫之战,我们注定要失败

大范围、高浓度、高强度使用杀虫剂,虽暂时控制了虫害,却也误伤了许多“害虫”的天敌,破坏了自然生态平衡,使过去未构成严重危害的病虫害大量发生,如红蜘蛛、介壳虫、叶蝉及各种土传病害。


此外,农药也可以直接造成“害虫”迅速繁殖。上世纪80年代后期,南方农田使用甲胺磷、三唑磷治稻飞虱,结果刺激稻飞虱产卵量增加50%以上,用药7~10天即引起稻飞虱再度猖獗。农药造成的恶性循环,不仅使害虫防治成本增高,更严重的是造成人畜中毒事故增加。昆虫已经在这个世界存在了五六亿年,比人科动物长一百倍,虽然渺小,但生命力之强无与伦比。



如今昆虫学家都知道了,昆虫在面对巨大的压力时,繁殖力会增加好几倍,只要有极少数的后代存活下来,它们就获得了抗药性,而且迅速死灰复燃。


在中国台湾南部的一个兵营里所发现的具有抗药性的臭虫样品当时身上就带有滴滴涕的粉末残留。在实验室,将这些臭虫包到一块盛满了滴滴涕的布里去,它们活了一个月之久,还产了卵,生出来的小臭虫反而更大、更壮了。


“人虫大战”并没有挫伤“害虫”的锐气,“害虫”在人类发明的各种农药磨练下,反而越战越勇。在农村,农民最切身的体会就是,他们打了那么多的农药,虫子照样泛滥。药越用越毒,虫越治越多。虫子多了必然要再花钱买农药,这就给农药生产和销售企业带来了滚滚利润。



出路:以天敌代替农药

针对“害虫”,我们换个思路治理会怎样?即不采取对抗的办法,不用农药,而是恢复生态平衡,“害虫”数量会增加吗


笔者曾采访过这样一个研究团队,他们在全面停止使用农药、除草剂、化肥、农膜、添加剂的实验基地上,短短3年,让黄瓜、西红柿、芹菜、茄子、大葱等蔬菜接近常规产量;实验基地从500亩推广至10万亩。



这就是生态农场的强大威力:没有农药、除草剂,燕子、麻雀、蜻蜓、青蛙、蟾蜍、蛇、刺猬都回来了,它们也要吃东西啊,“害虫”就是它们的美味佳肴;多样性的作物混种增加了抗虫害等风险的能力,多样性的生物群落是稳定的。在生态农场,除了种植小麦、玉米、蔬菜,还有莲藕、大豆、花生、芝麻,如此多的作物种在一起,虫子都不知道去吃哪一种。生态平衡建立起来后,益虫益鸟多了,它们想成灾都没有了机会。



然而,农药贩子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成果。当研究员将他们的做法跟一个农药贩子讲时,药贩子非常烦躁,并反复讲,他们的农药如何如何有效,并如何如何没有毒副作用。在这个问题上,转基因鼓吹者们,同样不希望看到用生态平衡的办法解决他们认为是大问题的问题,因为他们将收不到专利费,卖不动他们的专用除草剂和专用农药。


西方农业使用农药的道路注定是一条昂贵且越来越贵的农业,付出的成本不仅仅是现金,更是丰富的生态和人类的健康。



来源:固废观察

新西兰移民家园尊重原创,诚意分享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遇侵权,可联系订阅号进行删除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