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可以这样打掉?华裔理科生精确计算,上庭挑战美警

<- 分享“美房帮”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5 美房帮



小编注:在美国,大部分时候,只要不是你的错,就能找到讲理的地方。今天我们就来看看无错被开罚单,怎么做?建议大家不要当场和警察辩论,收集证据,在法庭上讲道理,可能要花更多时间,但是更稳妥。



在美国开车已经十几年了,我的驾驶记录一直非常干净,干净到了我的车保费低到让整个大家族里每个人都羡慕的程度。但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也曾收到过一张警察的超速传票(traffic summon或ticket)。 那是丫丫两岁多的时候,为开系儿童车座方便我开着一辆运动越野车RAV4,恰好有同学从别州到这里来看我,于是两家在周边的景点玩了一天后吃了晚饭才往回赶。那天白天的天气很好,晚上却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车窗外的可视性很差,顶多看得清两、三米的样子,平时开车就属于小心级别的我在这样的雨中开得更加小心,尤其想到后车座上有两个小孩子。




离家还有半小时的路,就在我小心翼翼地往前开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的车后闪起了警灯,一辆警车紧紧地跟在我的后面,那紧促闪烁的警灯让我反应过来他是要我停下来,我的脑子里顿时闪过了很多念头:车灯开了,安全带系了,车的登记保险也都及时,难道是车灯坏了……我赶紧找到路边的一个加油站停下来,反光镜中我看到警车也跟着我拐进了加油站并停在了我的车后。在此之前我没被警察停过车,但我记得驾校教的,于是摇下车窗玻璃,老老实实地坐在车里等警察过来。




“你的驾照和车登记呢?”警察在车窗外和气地问。

“先生我违章了吗?”我一边赶紧递上文件一边警觉地问。

你在每小时55英里转成45英里的路段没有减速,雷达记录下来的你的车速是每小时58英里。”他说完便转身拿着我的文件回自己的警车开罚单去了。




而这边轮到我头大了,不可能啊,这么大的雨,我根本就开不到那个速度,况且平时即使是晴天我也不可能在55的路段开58,在开车上我是绝对的保守主义者,更何况是黑天、下大雨、车里有孩子们。这警察在哪里开始用雷达跟踪我的?我周围间断地有车辆超过为什么反而是我超速了不是他们?警察能确定他没搞错吗?就连我的同学都说见鬼了,根本不觉得我开得会有那么快!

正纳闷间呢,警察拿着罚单回来了,告诉我如果承认超速的话可按罚单后的地址寄去78美元的罚款,若是不服的话可根据罚单上标明的日期(大约一个半月后)上本地的交通法庭申诉(appeal)。尽管我觉得自己很冤枉,但在美国和警察理论是没用的,还不如好态度地去把事实搞清楚了再来决断。



于是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您在哪里看到我的?”

他说了一个银行的名字,我想了一下接着问:“那你当时的位置是在马路的另一边,你是找到路口后掉头追上我的吧?”警察肯定地点点头,这时我已经比较确定他是跟错了车,但我什么都没说,谢过他后便开车回家了。

开传票的警察。警车里有很多特别的仪器和计算机,能根据车牌联网马上查出司机的信息,若感觉到危险,警察会叫来外援而不会一个人接近肇事车辆。

第二天我给一个交通律师打电话咨询他的看法,他说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息事宁人法,交78美元罚款,这钱虽不多,但驾驶记录会因此多个点,将影响三年的行车保险费,算下来总损失在700美元左右;另一种是上交通法庭挑战交警,成功率一般不高,但若是你做足功课能在法庭上说服法官信任你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很多时候申诉不成也能达成某种妥协,比如选择上交通学校学习以抹去违规记录(就不会影响保险费了)或减少罚款数目等,但我不建议你请律师,一是你自己形象知性,对法律法庭程序很了解(谢天谢地这算是嫁律师的福利吧),再者法庭相对较远,连律师费都不止罚款了,一旦申诉失败了会是双倍的损失就划不来了。

看来小女子我真的需要自己闯一次法庭了,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我根本认为自己没错,这是原则问题,法庭不就是还人清白的地方吗!话虽是这么说,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始做起了准备工作,列出了以下的清单:

1、清白的驾驶记录,这个开罚单的交警应该准备。

2、绘制事发地点的地形图。这个我抽了一个周末专门去了一趟,标注了每一个重要的地标,包括警察说的银行、掉头的路口和我们停车的加油站。

3、在罚单上戳漏洞。这时候就显出理科生的优势了,我用车丈量了银行和加油站之间的距离,然后用罚单上的车速计算了从银行到掉头路口转身再到加油站追上我所用的时间,用来比较警察罚单上记录的雷达时间与停车时间的差别,证实了我要是58车速的话,他应该在比加油站更远的地点追上我。我把地形图、计算全部清楚地打印下来一式三份,分别给法官、交警和自己备用。

4、拍照片。这一点很重要,照片比较有形象感,加上地形图、计算等一起会给法官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也证实了我对此是很认真的。

5、调出那一天详细的天气记录。

6、准备合理的疑问,也就是让法官有理由相信警察可能认错车了。虽然有客观条件,比如天黑大雨,但我的同学有句话更提醒了我,她说记得我们被警察逼停前不久曾有辆银色的Vitara型号的越 野车急速超过我的车,这种车外观和我的RAV4有几分相像,我于是打印下这种车的图片一式两张,一张处理掉车型号标志,一张保留。

7、请同学那一天请假做我的证人。老朋友了嘛,一起闯一次法庭吧。



开庭之前是要宣誓说真话的,若是证明有意撒谎的话,在美国是很严重的罪行,妨害公务、有意向法官做伪证等都可以把自己送进监狱。

以上这些准备好了,上庭的日子也到了,我很注意地穿上一身正装提前十五分钟赶到法庭,让自己熟悉一下环境,感受一下气氛,以好进入状态。法官先让警察陈述事件,我很小心地倾听着,并马上判断出他除了纸上记录下来的过程对那天的细节已经没有印象了,这也难怪,他每天都在开罚单,不可能记着每个案子的详情,另外上庭挑战的毕竟是少数,我想这样的局面对我很有利,我开始分发我的地形图、计算和图片,然后有条不紊地阐述了我的“理论”,法官看着交警问:

“你怎么看呢?”

交警此时显得有点焦躁,满脸困惑地答,“我看不懂这些复杂的计算,但我当时的确看到的是一辆RAV4超速行驶并用雷达记录下来速度的。”

我马上抓住这句话的漏洞,“警察先生,您是在雷达监测之前看到是一辆RAV4,还是停下我的车子之后确认是RAV4的?”

不等他回答我马上转向法官,递上那一天的天气记录说:“法官大人(Your Honor),事发时晚上九点多,天已经黑了,而且瓢泼大雨,这位警官先生根本不可能在马路的对面看清开过的是RAV4的。”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把抹去车型标志的Vitara车的图片递给警察问:“您看到的车像这个吗?”

警察点点头。

我又拿出没抹去车牌的同一张图片递给法官说,“很显然,这个图片不是RAV4而是Vitara的,我的证人证实在我们被停前不久有一辆这样的车加速超过了我们。”

法官看看我的同学,然后又看看交警,转向我很果断地说:“本案撤销,您可以离开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这么简单?我这个草根难道就这样赢了一场官司?我转过头看到听众中的丫爸朝我一边点头一边直挤眼,赶紧转身谢过法官后离开了法庭。

就这样,我唯一的一张罚单被法官废掉了。

老实讲在美国警察开错罚单的时候不多,但不是没有,只不过在美国警察可以开罚单,被罚的人可以认罚也可以不认罚,不认罚的自动有机会上法庭申诉,归根结底警察的执法能力还是受法律监督的,这也就是法制社会里腐败很少的一个主要原因吧。


本文由资深地产经纪Julia 张玉提供,内容及图片转载自侨报。


更多资讯,请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致讯Julia 张玉资深经纪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