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留学墨尔本是一杯烈性毒酒,我愿一饮而尽...

<- 分享“墨尔本青年俱乐部”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6 墨尔本青年俱乐部



2010年的2月,带着对前方的一无所知,我踏上了飞往彼岸的飞机。


整个行程共10小时20分钟,坐在我身边的还有我的父亲。


彼时,和身边的同学一样,我们刚成年,带着对前方的一片陌生感,来到了墨尔本。




来的第一周,等父亲走之后,在墨尔本留学给我第一个强烈扑面而来的感觉,就是从四周包夹而来的孤独感,一点一滴的砸在你的身上。


这体现在,第一次去Wilson Hall报道,办理入学手续前,没有任何人提醒该如何做,一切只能靠自己去找报名材料上的细节来核对的时候。也体现在,第一个没有家人陪伴,而刚感觉肚子饿的饥饿感。




来了一个月,开学了两周,在墨尔本读书的直观感受就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而没有集体的感觉。


第一次去听Lecture的时候,身边没有可以前后打闹的同桌的时候。下课后,有的人选择第一周就去图书馆,而像我这样的大部分人则选择离开学校的时候?。




来了后第一次的回国,所有电影里的回家场景或多或少的在我身边开始回放?


第一天回家,父母拿我当宝。第三天开始,就问我假期有什么计划安排,不要浪费时间。第七天,就开始各种嫌弃,一看到我在家里懒着就各种数落。



一瞬间,就到了大二,时间仿佛调了快进⏩ 当我逐渐一点一点的适应墨尔本的时候,我才发现


Melbourne Central的4号站台有通往我住的地方的火车;每周末去Box Hill扫货,还能吃到香喷喷的鸡蛋灌饼;Frank Tate里的图书馆成了最新的复习基地;跟着室友学会了做番茄炖牛腩;Rainbow里不是在喝芝华士,而全是套路


最重要的是,当我踏上回国飞机的时候,心里竟然对墨尔本有那么些不舍?



再后来,毕业? 找工作,当你从无忧无虑的高枕掉下来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一直如此,只是这是你第一次认真面对它,而不是逃避


2013年2月,随着毕业后在国内2个月作为休假,我再次返回了这片消耗了我整个青春的土地。3月,生命中最黑暗的一个月,每天上网找工作,递交简历,再搜索其它各大找工作网站,以及轮回。


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并不怎么满意,但也没有其它选择。工作了几个月后离职,再找下家,再之后开始自己创业,做事。




在这期间,发生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大事。“正是因为黑暗,才能显得阳光有多耀眼。”在找工作的同时,我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在这,真要感谢墨尔本这片适合感情滋养的沃土。


没有国内的浮夸,再加上两个人的互相依靠和帮助,原本曾和我爸说“不到30岁不结婚”的我,注册结婚的时候还未满22岁。




此后,就算再难的关卡,从此也不再是一个人度过。而每一个奋斗的目标,都多了一个动力的源头。


而上周,我在Box Hill遇到了高中同学。闲聊中得知她要回国了,当问起为何,毕竟已经为申请PR准备了那么久的时候,她只用了一句话来回答我:


“ 你说我大周末,一个人,跑来Box Hill吃煎饼,这日子有什么意思呢? ”


聊完后,我想了很久,也发现了一个定理,那些有了对象的人,基本都能留下。而一个人漂浮不定的,最终很有可能选择回到国内,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去。




如今,距离2010年2月已经过了6年4个月。


墨尔本,对我来说,它既是一座城市,也是我的事业,朋友圈子和爱情的所在。


它既在我最稚嫩的时候,不断的打击我,将我沉入谷底。


同时,又让我懂得了这些都是成长的代价。


如果把墨尔本比作一杯毒酒,我愿一饮而尽?



我的酒喝完了,你的呢?




在此鸣谢Eric Yu, Henry Han, Mike Gu & Kevin(s)




墨尔本青年俱乐部

百人单身交流群,吃喝玩乐任你行

出租求租,单身交友,总有一条你需要

Sharing and Connecting Brilliant Ideas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