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翻山越岭遇见你》火的预料之中!

<- 分享“骑行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18 骑行村




去,你们的旅行!

  7个即将毕业和刚刚毕业的工科男生,前几天在广州举办了一场属于他们的独特的纪录片首映礼,并火速成为同龄朋友圈的“网红”。之所以说首映礼独特,不仅是他们将自己翻越西藏14座海拔4000多米以上大山的47天骑行经历搬上大屏幕,而且整场首映他们不用掏一分钱——短短两周,众筹了30048元,而他们的“金主”也被冠以“梦想合伙人”出现在了这部时长40分钟的《翻山越岭遇见你》的片头。


  世界这么大,他们已经去叹了一隅。可是回来后,这7个自称患上“藏归不适并发症候群”的大男孩却说:“很多同龄大学生很迷茫,所以寄希望于远方,可是当我们抵达西藏的时候,生活并不一定因此发生变化。真正的翻山越岭,回来之后才开始。



冲动


  怕自己反悔 买下2000多元山地车


  出发的冲动是因为一段短短的视频。


  2011年,广东工业大学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大一男生赖君豪在网上看到军训教官骑着没有变速档的二八大杠自行车游走拉萨、尼泊尔的视频后,当下萌发了毕业旅行骑行去西藏的想法。


  由于附和的同学并不多,这样的冲动很快就消散了。然而,进入大三,和同做设计的同组成员、同专业同学赖志豪、郑雪雄提起这段插曲时,却得到了他们的热情响应。除了单纯觉得西藏骑行“很酷、很难攻下”,赖君豪还有一些“私心”——当时落选校学生会副主席,又初入省学联,失落加忙碌让自己很想找个地方暂时逃避一下。


  怕自己反悔,2013年10月,赖君豪用2000多元买下了第一辆山地车,此后陆续有队友加入,也有女队友退缩,直到去年6月,车队的7人队形终于稳定下来。“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7朵花儿……”他们一边唱着歌儿,一边把车队名字想好了——“一支车队”,而他们7人自称“葫芦娃”。


  在集结7个“葫芦娃”的期间,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几个大男孩在花城广场集合,穿过夜色骑向大学城,进行15公里“拉练”。周末,他们会骑去更远的东莞、惠州,来回100多公里。赖君豪在训练中曾经因雨夜天黑撞上摩托车后连人带车飞出去。然而,下巴缝了几针的他,看到妈妈第一句话却是“妈,我还要去西藏”。


  如果只是骑行西藏,那怎么能算“很酷、很难攻下”?“葫芦娃”们给自己定了位——要做全国首支骑摄进藏的大学生纪录片团队。为此,他们不仅准备了单反,还花了近万元淘回来一套航拍器材。这些钱,都是他们做家教、派传单挣来的,或者几百几百借来的。



骑行路上的“BUG”


  推车、搭车都是旅途的“污点”


  筹备9个月,“拉练”2000多公里,7个“葫芦娃”终于要出发了!


  去年6月29日,“葫芦娃”们从广州坐30个小时火车到成都;7月3日,“一支车队”成员们每人驮着30斤行李和器材,向西藏驶进。


  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是车队第一座需要“攻下”的大山。然而,爬坡那天就出了很多“BUG”。大雨倾盆、浓雾密布,山路能见度只有几十米,队长赖君豪的全身起了风疹、拉练时落下的膝盖旧患发作……坚持全程“不推车、不搭车”的队友们好不容易骑上了山顶。然而,还没松口气,一位队友不久后即因持续多日高原反应中途退出骑行。


  在等待队友好转的几天里,“葫芦娃”们上山取景、用航拍拍大景,还遭遇了一次“坠机”事件——航拍器气流掉进附近一座寺院,所幸零件只是散落还能重装。看到彼此灰头土脸,葫芦娃们都笑得很欢快。


  然而,几天后,几个大男生却在山上抱头痛哭起来。原来,在翻越两座4000米以上大山时,新入队的队友罗锦伟因为不适应漫长的上坡,双腿病情发作,跟不上大部队。傍晚越来越近,目的地却还有40多公里,赖君豪想起“夜里骑车飞出山崖”的那些听闻,开始紧张起来。当赖君豪提议坐救援车到达当日目的地,队友们之间爆发了最大也是唯一一次争吵。几个车友都认为这背离了“不推车、不搭车”的原则,会成为此行的污点。眼见雨越下越大,夜色越来越黑,队友们只能向这“耻辱”的40公里妥协,不觉感伤起来,抱着哭成一团。


浪漫故事


  护犊之旅上的结婚纪念日


  骑行中也不乏一些浪漫故事。


  去年8月2日是赖君豪父母结婚24周年纪念日,在业拉山垭口上,赖君豪在车队的旗子上写着“祝爸妈结婚24周年快乐”,还配上《结婚进行曲》。


  因为不放心儿子,赖君豪的父母跟随着儿子的步伐自驾去拉萨,并称之为“护犊”之旅。虽然“护犊”,但是赖君豪的父母一直遵守着出发前的约定,不要提供任何帮助。


  骑行进入尾段,从然乌到波密,“葫芦娃”们开始进入“中国最美景观大道”,从通麦到鲁朗,再从八一到墨竹工卡。骑完最后一座高山——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就是终点拉萨了,队友们心情再一次大起大落。“原本有千言万语,但此刻只想说‘拉萨,我们终于到了’。”当赖君豪微笑着总结时,莫鸿智却哭着不舍:“这一程让我懂得了再大的梦想也不嫌大,再小的梦想家也不嫌小。”


  这些笑与泪,都记录在了队友们的手机里、单反镜头中。



纪录片截屏 赖君豪父母度过在路上共度结婚24周年纪念日

生财有道


  2周众筹3万元办成首映会


  回到广州后,他们开始着手剪辑视频、寻找配音配乐,用了半年时间,将47天的骑行剪辑成40分钟的纪录片,片名为《翻山越岭遇见你》。


  在毕业前举办一次首映会成了他们共同的心愿,然而,好不容易攒起来的10万元已经在旅程中花完,首映会所需要的场地费、运费、设备费远没有着落。怎么办?众筹试试吧!


  他们的众筹方式很新颖,也很务实——赞助10元,纪录片片尾谢幕时给予特别鸣谢;赞助58元,另上附上《翻山越岭遇见你》首映礼门票和纪念版明信片;赞助500元,“金主”将成为“梦想合伙人”出现在纪录片片头……



  “葫芦娃”们没有想到,众筹项目上线几个小时后,就筹到了16000元,两周后,首映会所需的30048元全部到位,其中最大一笔“跟投”是来自一位陌生人的2000元。


  4月19日,穿着统一队服的“葫芦娃”站上了有400名“众筹”观众的首映礼舞台。当47天旅途里遇见的人和风景出现在大屏幕上,有的“葫芦娃”泪崩了。首映礼的反响很好,不少人追着他们问,你们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这就是我们这一站的终点了。我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做成这一件事情。”赖君豪说,现在有的“葫芦娃”去深圳创业,有的“葫芦娃”回到岗位继续搞设计,而自己则为出国读研苦练英语。


  不过,由于加映呼声热烈,“葫芦娃”们决定再搞几场放映分享会,视频也将在确定合作伙伴后放上网络。


宣传海报

纪录片截屏

放映会现场,400个座位座无虚席

10年后的约定


  下一次走川藏线,不骑车,改开车吧!


  “烦恼依旧,甚至还有些惘然,藏归并没有让我更坚强。”回到广州后,膝盖针灸、感冒发烧,赖君豪自言患上了“藏归不适并发症后群”,“当今很多大学生很迷茫,往往寄希望于拉萨,但当你到达拉萨的时候,生活并不会因此发生变化”。


  世界那么大,他们也算是走了一小块地方了。“任性”“说走就走”等,成为了90后的标签,赖君豪不介意被贴标签。他认为,每个年代的人都会他的特色,90后也不例外。他提到进藏给他的细微影响,“现在能逐渐摆脱大都市的影响,打开心去交往,与人为善”。


  记者问及对师弟师妹骑行有何建议时,赖君豪想了想说,骑行者一定要事先做好充足的准备,一定要坚持下去。现在的大学生有两个“通病”,一是想做一件事情但不想付出努力;二是做一件事情时经常半途而废。


  “葫芦娃”们约定,十年后以自驾游的方式重游川藏线。


  世界这么大,他们已经出去走了一趟。但是他们说,真正的翻山越岭,回来之后才开始。



旅途金句


  1.当今很多大学生很迷茫,往往寄希望于拉萨,但当你到达拉萨的时候,你会发现,生活不会因此发生变化。


  2.我们以为在川藏线上骑行时是在翻山越岭,但回来后发现真正的翻山越岭才刚刚开始。


  3.我举办首映会不是为了钱,我只是想看自己能不能做成这件事,做到了我就能到达终点了,现在我已经在终点了。


  4.现在的大学生有两个“通病”,一是想做一件事情但不想付出努力;二是做一件事情时经常半途而废。


  5.从0到1的跨越,是无法从数轴上那短短的一格所体现,可能我们现在做到0.4,可是依然有漫漫长路,而踏出出发的这一步,会让我们做到0.5,而乐观的我们更愿意将0.5约等于1。只要出发,我就是1;只要出发,就注定不会失败。


数说

位车友

辆自行车

次旅程

部纪录片,时长40分钟

历经47

跨越4400公里

翻越14座海拔4000+米的高山

筹备9个月

剪辑纪录片6个月

众筹

筹款30048

筹备到骑行结束花费10万

首映会400名观众




7只“葫芦娃”

赖君豪 2011级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赖志豪 2011级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郑雪雄 2011级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刘灼均 2011级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詹家宏 2011级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

莫鸿智 2010级广州城建职业学院建筑工程专业

罗锦伟 2010级广州城建职业学院建筑工程专业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赵琦玉 实习生/韦娟明

编辑:李杰伦 余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