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Cinderella优雅参加巴黎名媛舞会,如果她会说法语就parfait啦!

<- 分享“加拿大EM移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30 加拿大EM移民


     名媛舞会,开始于8世纪的英国皇家宫廷。当时,名媛舞会是出生贵族世家的年轻女孩初次踏入宫廷的礼仪,借此确立个人和家庭的声望。同时,在那个婚姻等级观念严重的年代,这也是向那些贵族年轻男子保证:来来来,给你们找来了一群门当户对的女孩子! 

        1957年法国借鉴了英国这一传统。但很快,在法国学潮风波的影响下,这种巴黎名流贵族的名媛晚会变办不下去了~ 

        1992927日,法国奥菲莉·雷努阿女士重拾传统,同时赋予舞会新的现代和个性化色彩。最初创始人的想法是将这些来自法国和外国的年轻女孩汇集到一起,让他们穿上高级定制晚礼服,展示给众人看当代名媛的风范。

       

        20161126日晚,第24届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在巴黎半岛酒店举行。此次舞会有来自欧美亚各国的20位贵族名媛盛装参加。从法国波旁王室后人,到意大利公主,这些正处于人生花季的女孩不仅有高贵的身份,还有优雅的谈吐,每个人立在那里都是一幅优美的画面。


    来让我们欣赏一下这些兼具好家世、高学历、优品德、傲身材的“继承者们”吧~~ 


Emilia von Auersperg-Breunner公主16岁,身着Emanuel Ungaro的礼服。公主除了拥有 Alexander王子之女这个高贵的身份以外,还是未来的奔驰帝国继承人


Jayati Modi,身着VivienneWestwood高定,印度莫迪集团董事长基尚·库马尔·莫迪的小孙女


Nam Phuong Dinh Thi,身着AlexisMabille爸爸是DatVietVAC Group Holdings的董事长。 Hermine Royant16岁,身着Elie Saab高定。爸爸是Paris Match的董事长,妈妈是VOGUE主编。


Olympia Taittinger16岁,身着Chanel高定。大名鼎鼎的Taittinger香槟酒庄未来继承人。


Ella Beatty16岁,身着Dior高定。爸爸是好莱坞演员沃伦·比蒂,姑姑是雪莉·麦克雷恩,妈妈安妮特·贝宁也是一名美国演员(图中)

 
Angéliquede Limburg Stirum(女伯爵) 21岁,身着GeorgesHobeika。做为法国的皇室成员,Angélique de Limburg Stirum是奥尔良公主的小孙女。


Zita de Bourbon Parme公主,17岁,路易十四的后裔身着Zuhair Murad与父亲Charles-Emmanuel de Bourbon Parme王子共舞。

     而在这群带着高贵头衔的姑娘中却有着这样一个女孩,她既不是贵族后裔,也没有显赫的家世,她就是今年受邀的中国平民名媛,于航。


   
  17岁的中国小姑娘于航,因为夺得第44届洛桑国际芭蕾舞比赛金奖,而吸引了舞会邀请人的注意。名媛舞会主办方最终决定邀请这名来自中国的努力舞者。于航是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的一名在校学生,出身平平,没有显赫的家室。仅仅凭借自己的努力,她在比赛中与其他67名参赛者共同展示了各自的古典与现代芭蕾变奏技艺后脱颖而出,摘得桂冠,成为了时隔29年后第二个摘得此桂冠的中国人。她同时还获得了15-19岁中青年美国大奖赛女性舞蹈者大奖。在2015-2016届世界华人盛典中,她是影响世界华人希望之星大奖的获得者。


(左二
  于航)

 

 

     爱努力的小姑娘,运气总不会太差!就像美丽的于航。只要努力,你总会赢得自己应有的光芒 

     但是由于小姑娘不会说英语和法语,主办方特意为她安排了一位中国的骑士,让骑士来保护她。

    可作为普通的人类,对美好的向往总是贪婪的!女神已经很棒了,可小忠还是想要是她会说法语的话,那就是高大英俊的法国帅哥站在她身边保护她了。说不定还能开启一段美丽的灰姑娘的爱情故事哦!所以大家是不是也同意小忠的意见,如果咱们的“Cinderella”能讲法语的话,是不是就“Parfait”啦!



 

Ref:

http://www.xineurope.com/thread-2311358-1-1.html

http://www.toutiao.com/i6259144110523810306/

http://edu.gmw.cn/2016-11/28/content_23118907.htm

http://www.chinaqw.com/hqhr/2016/11-28/115055.shtml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