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同学挡住过道,让我从她后面……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18 内涵段子


 

  我叫张新,出生在陕西关中,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男孩。

 

  因为小时候家里穷,营养跟不上,上学的时候我一直是班里最矮的人。见我矮,同学们就经常欺负我,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班里最受欺负的人。

 

  到了上初中的时候,由于刚刚进入青春期,身体开始发育,我迷上了我们班一个叫做李妍的女孩,准确的说,应该是我迷上了她的身体。

 

  李妍是我们班的班花,不仅长得好看,脸嫩得能掐出水来,而且身材还发育的很好,平时总喜欢穿白衬衣和白颜色的紧身牛仔裤,显得她身材特好,屁股特翘特圆,十分的性感诱人。

 

  那时候,不管上课下课,我总是忍不住偷偷的看她,流着口水幻想她是我的女朋友,幻想她那白色牛仔裤下,惊人的手感。

 

  有一次,她正在教室里和几个女生聊天,我从她旁边路过的时候,由于过道太窄,就不小心蹭了蹭她圆润挺翘的屁股,还使劲顶了她一下。

 

  那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激动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不过可惜,还没来得及感受那柔软的弹性,她就气的哇哇大叫了起来,转过身使劲扇了我一耳光,骂我贱,骂我死变态。然后还把这件事告诉了班里的班霸王风。

 

  王风是我们班混得最叼的人,最喜欢在漂亮女生面前炫耀和表现自己的武力。知道这件事后,先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将我狠狠暴打了一顿。

 

  接着,从那天以后,他就开始日复一日,不停歇的故意找我麻烦欺负我,我的人生进入了一场残忍冷酷的噩梦。

 

  那时候,我妈每天给我的饭钱,几乎都会被他抢走。吃早餐的时候,他会让我跑腿去买。没事干了,就叫来李妍和另外几个漂亮的女生做观众,逼着我跪在教室里唱《征服》,唱《国歌》。

 

  看我不顺眼了,更会当着李妍和同学们的面扇我耳光。同学们围成一圈,哈哈大笑像看热闹一样看着我。我咬紧牙关,低头涨红脸,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其实大屁股李妍还是挺善良的,她那时候看我因为她被欺负的这么惨,有些愧疚和不忍心,还劝过王风几次,让他不要再欺负我了。

 

  可王风哪会听她的,她越是劝,王风就越认为她这是在心疼我,欺负我就欺负的越是厉害。

 

  被欺负的实在受不了,我也想过反抗,拎起板凳腿冲向王风,想要努力维护自己的尊严。可是换来的,却是全班男生的一拥而上。

 

  有一次,我甚至还被他用刀划烂胳膊,缝了四五针。

 

  可是,当我哭着把这件事告诉老师和家长后,班里的大部分同学却一口咬定是我先动的手,王风只是正当防卫而已。

 

  听了同学们的话,我站在原地愣了很久,心里很疼很难受。从那以后,我就更加害怕恐惧,直接断了反抗的念头,一直默默承受着他的欺辱,打不敢还手,骂不敢还口。

 

  一晃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日复一日不停歇的侮辱我,欺负我,践踏我的自尊。我每天的生活都如同炼狱般痛苦,深夜里经常会一个人偷偷躲在被窝里,摸着被他划出疤痕的胳膊无助的流泪。

 

  有时候,迷茫的抬头望着天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悲,就像一个笑话一样。每天在学校里挨打受欺负,回到家里还要强颜欢笑,在父母面前努力装作一副没事的样子。我觉得自己活得很累,真的很累,很累!

 

  实话不瞒大家,那个时候的我,甚至绝望的想到过自杀。

 

  然而,就在我犹豫不决,准备结束自己生命的那几天,一个转学生的到来,却令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我的世界开始从新燃起了一丝璀璨的曙光。

 

  他叫王虎,外号虎哥,虽然身材有些瘦小,但浑身都是疙瘩肉,他是在初二那年转到我们班的。

 

  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正拿着一袋辣条,唾沫横飞的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哈喽,雷嘚森俺的乡亲们,我叫王虎,是从二中转来的,我最喜欢吃的东西是辣条,我这辈子不是吃饭长大的,是吃辣条长大的……”

 

“我最喜欢的明星是宋姐姐,因为她唱过一首歌,叫《辣妹子》。这首歌不仅歌颂了辣条的美好,更赞扬了辣条的……”

 

  他的废话很多,几乎句句不离辣条。当时在讲台上面讲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辣条,才被老师委婉的请下了讲台。

 

  从讲台上下来后,他很不幸的被分到了最后一排靠近垃圾桶的座位,和我坐到了一起。

 

  虎哥见和我是同桌,似乎还挺满意,不停的和我聊天,还特意拿出一包辣条分给我吃,说我以后就是他的朋友了,有什么事就跟他打招呼。

 

  当时在整个初中,所有人都嫌弃我,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做朋友。突然之间有了一个朋友,我当时心里真的很开心,很高兴。

 

  可是我知道,这种朋友的温暖并不会保持太久,一旦他知道我在学校是个任人欺负的窝囊软蛋,肯定就不会再理我了。

 

  然而,令我意外的是,虎哥却并没有这么做。

 

  事情发生在第二天的早晨,那天,我正趴在课桌上睡觉。

 

就在这时……

 

  经常欺负我的王风走过来拍了拍我的桌子,大声喊道:“喂!张新,老子渴了,快到小卖部去给我买瓶可乐!”

 

  我当时正在盯着班花李妍幻想,突然被他叫的回过神,整个人还有些迷糊。呆呆愣愣的坐在座位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靠!愣什么愣,你特么快点啊!”王风看到我呆呆楞楞的模样,二话不说,重重抽了我一个耳光。

 

  啪!我捂着脸蛋站在原地,立马清醒过来,与此同时,脸上也多了一个巴掌印。周围的男生和女生也全都看了过来,嘻嘻哈哈的指着我议论纷纷。

 

  只有两个人例外,那就是虎哥和李妍,李妍是因为心里愧疚,觉得对不起我。

 

  而虎哥……他此刻正皱着眉,满脸疑惑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可我估计,他现在应该一定很看不起我吧!

 

  感受到同学们那些嘲讽冷漠的目光,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咬紧牙关。听着耳边的嘲笑声,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不断地狠狠攥紧拳头,松开,再攥紧。我不知道自己能忍到何时,但我相信,等我爆发的那一刻,一定会非常可怕。

 

  王风看我依旧这副窝囊样,冷冷一笑,接着就开始在我身上摸起了钱。

 

……就在这时,就在我以为自己会失去虎哥这个新朋友的时候,他却突然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他嘴角还带着几丝吃辣条残留下的辣椒,一把抓住了王风的手,冷冷的笑道:“同学!你很吊啊?”

 

“我吊不吊关你鸟事?”王风皱着眉头,一把甩开了虎哥的手。指着他的额头,怒声道:“怎么,新来的,想出头啊?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你有那个能耐吗?”

 

“……”

 

  虎哥没有说话,从桌兜里摸出一根辣条塞进嘴里,下一刻,他的眼神徒然变冷,猛的抡起拳头就朝王风的脸砸了过去。

 

  砰!一声闷响。王风被虎哥一拳打在脸上,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手的虎哥,摸了摸自己的脸,当时便怒了,眼中冒出凶光,二话不说就带着几个狗腿子冲向了虎哥。

 

  虎哥一脸云淡风轻,猛的扯开一包辣条摔在他们脸上,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一跃而起挥刀就抵在了王风的脖子上面。

 

“同学,给个面子吧!别欺负我同桌了!”虎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但眼神中却充满了残忍暴虐的寒意。

 

“……”王风瞪大了眼睛,丝毫不敢动弹,他看着虎哥那残忍暴虐的眼神,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他丝毫不怀疑,虎哥真的敢下狠手。

 

“靠!老子问你话呢!”虎哥见王风不说话,手上微微用力,刀刃立即割破他的脖子,渗出了一道血痕。

 

“好,好,不欺负,不欺负了。”王风感觉自己脖子出血,顿时急了,满脸慌张的大喊着,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不停落下。

 

“呵呵!咱男人可要说话算话啊!这么多同学看着呢!”虎哥冷笑着瞅了眼四周正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围观的同学,然后潇洒的收回了弹簧刀。

 

  虎哥收回弹簧刀后,王风立即后退几步,脸上顿时又布满了嚣张,愤怒的瞪着我和虎哥:“我不欺负你们,但是公平决斗总可以吧!呵呵!今天下午放学后,咱们学校门口见!”

 

  说完这句话后,王风就立即带着自己的几个狗腿子出了教室,应该是在其他班喊人去了。

 

  而虎哥则不屑一笑,坐回座位,掏出兜里的诺基亚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又拿出一包辣条吃了起来。

 

“你,你刚才为什么要帮我?”几分钟后,我低着头怯弱的问虎哥。其实我当时心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会为了我这个软蛋出头。

 

“为什么?因为以前的我和你一样,也是个任人欺辱的软蛋!”虎哥突然停下了吃辣条的动作,转过头深沉看着我,眼中透露着对过去无限的回味,“但是后来,我把欺负我的那个人捅了一刀,然后我就觉得,他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只要你敢跟他玩命,他就怂了!”

 

“记住,学好需要三年,但学坏,只需要三天。就算你很胆小,从小就被人欺负,但只要以后能学做一个坏人,那就再也没人敢惹你。”虎哥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的一番话就好像一个哲学家一样。

 

“……”我当时沉默着没有说话,但却一直在心中思考着虎哥说过的话。我不知道自己敢不敢玩命,能不能学坏,但我知道,虎哥已经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敢于反抗的种子。

 

……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提心吊胆的和虎哥出了学校。其实当时,我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就是有些可惜虎哥。毕竟他是为我出头的,现在还要陪着我一起挨打。

 

  虎哥看我一脸担心,就笑着安慰我说没事,说自己已经打电话在二中叫人了,不用害怕他们。

 

  刚开始我还有点不相信,可直到看见四五个拎着砍刀的学生,追的王风那群人惊慌失措的逃跑后,我才明白,原来虎哥不是吹牛的,他真的能在二中叫来人。

 

  而那个时候,我也第一次对虎哥的身份有了一丝好奇。能一个电话就在二中叫来五六个人,虎哥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在这里,我有必要再说说这个二中。当时,二中在我们县上是一所赫赫有名的混子学校,比我所在的一中牛逼多了。据说,这里的学生个个心狠手辣,平时打架用的全都是砍刀,彪悍至极,无人敢惹。

 

  曾经有社会青年到二中去收保护费,当时就被一群学生给砍成了重伤。从那以后,就没几个人敢再去惹二中的学生。

 

  所以,得知虎哥叫来二中的学生后,王风顿时就蔫了。从那天起,他不仅不敢招惹虎哥,甚至连我也不敢招惹,生怕惹怒虎哥,叫来那几个二中的学生砍了自己。

 

  没有了王风的欺负,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平淡,充足。渐渐的,我也有了虎哥和另外一些所谓的朋友,有了欢乐,有了笑容,有了尊严。

 

  班里也没有人再嘲讽我,笑话我,现在想起来,那种无忧无虑,不用挨打受欺负的日子真是太令人向往了。

 

  就连我最喜欢的大屁股李妍也亲自过来跟我道了歉,说自己当初真的只是想给我一个警告,却没想到给我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

 

  还说王风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愿意当和事佬,希望我能不计前嫌,和王风成为好朋友。

 

“这不可能!”听到李妍的话,我脸色一变,当时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让我和王风做好朋友,这怎么可能?

 

  他过去那样欺负我,我怎么可能不计前嫌?更何况,他现在不敢动我完全是因为虎哥的缘故,如果虎哥不在话,他肯定会变本加厉,更加疯狂的欺负我。

 

“嘿!我说你这人怎么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看我不答应,李妍有些不高兴,还皱眉劝导着我,“没有一辈子的敌人,只有一辈子的朋友,你一个大男人,别太小心眼了。”

 

“小心眼!我太小心眼了?”我自嘲的笑了笑,没有再理她。她不是我,没有经历过那些欺负和绝望,根本不明白我心中的痛苦。

 

  可能真应了我的乌鸦嘴,也可能是乐极生悲。一个月后的一天,不知什么原因,虎哥突然一句不吭的转学离开了学校,连招呼也没跟我打一声。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瞬间心沉海底,仿佛整片天空都阴暗了下来。

 

我知道,我完了!没有虎哥罩着我,那王风肯定会继续欺负我的。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