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銮雄怨怼吕丽君,是迁怒,也是恼羞成怒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5 腾讯娱乐


娱乐观


腾讯娱乐专稿(文/闫红)


除了林丹出轨事件,最近最为热闹的娱乐圈重头八卦大概就是刘銮雄怨怼吕丽君了吧。和前者被迫曝光和表态不同,刘銮雄非常的主动和踊跃,无休止地以文字以视频抨击吕丽君,将车轱辘话反复说,比唐僧还要唠叨。


他说吕丽君花了他二十亿左右。在这样一个庞大的数字下面,还有很多细节,比如他给吕丽君买过无数个包,光爱马仕就有两百多个。至于传说中只是他自己喜欢名包,名义上送给吕丽君的那些包,最后被他收入古董柜,他也认真地做了解释,说是,那是吕丽君自己霸占着他的古董柜。




还有些账目令人大开眼界,他将吕丽君跟自己学习买债权,一年获债息上亿也算成自己带给对方的收益,“其他都数不过来,但全部都有支票记录。”这种斤斤计较,简直就是网络上传说的那种分手时,连避孕套都要作价一半跟女友讨要的奇葩男的升级版,送了就是送了,用得着balabala地说个没完吗?


一开始也曾以为这是自卫,大刘指吕丽君方面聘请律师,要在他死后跟甘比打一场争产官司。但再想想,并不对劲,且不说他去日几何尚难知晓,他的这些放话,与官司的输赢也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些近乎人身攻击的指责,将来也不可能成为呈堂证供,想打赢官司,请律师就行了,用不着请记者。


况且吕丽君方面已经表示无意于打什么官司,还再三代表自己以及孩子向刘銮雄隔空传情,她的温情脉脉与刘銮雄的怨气冲天形成颇为喜感的对比。


将一系列新闻看下来,基本上可以判断出,刘銮雄的这些怨怼,主要是用来泄愤,打不打官司的另说,他先要借助这个机会,将吕丽君骂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这就奇怪了,按说在一段感情纠葛里,含怨带恨的都是弱势的一方。像他和吕丽君的这种关系,在文艺片里,通常都被处理成女方是受害者,对着收购自己青春的人,喊一句:“你除了给我钱还能给我什么?”最好也不过如亦舒笔下的喜宝,住在勖存姿留下的豪宅里,回想自己这一生,心情复杂。


你能想象勖存姿对着记者抱怨喜宝贪钱吗?当然不可能,从一开始他对他们两人的关系,就有着清醒的判断,怎么会到末了突然大爆发似的来这么一场清算?


而大刘比勖存姿更没有资格指责跟过自己的女人爱钱,他更习惯于用钱搞定一切。曾经花费百万为蔡少芬庆生,送关之琳一套又一套豪宅,李嘉欣和许晋亨的恋情曝光之后,他仍在报纸上刷整版广告向李嘉欣示爱,他不会以为,这些绝色美人,看上的都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钱吧?


他岂能不知道真相。送给女儿的礼物,都是价值不菲的钻石与豪宅,赠予财富于他而言是表达感情最好的方式,就连这次,他一直夸耀他将给甘比留下多少财富。这么个最会用钱的人,怎么会一再用“爱钱”这个罪名去攻击吕丽君,以“不爱钱”来夸赞他准备迎娶的甘比呢?


这里,或者就显示出大刘的矛盾之处,虽然他习惯于用金钱搞定世界,但他心里,始终存在着对于“真爱”的幻想。


张爱玲小说《色戒》中,汉奸老易遇上王佳芝,“想不到中年之后还有这样的奇遇。当然也是权势的魔力……明知是这么回事,不让他自我陶醉一下,不免怃然。”


大刘也一定有过类似的心理吧,他无数次地送佳人礼物,换她们对自己展颜一笑,他未必不知起作用的主要是财富的魔力,但他仍然有办法,自欺欺人,自我陶醉。


不要以为钱色交易都是赤裸裸的,它也自有温情面纱,没准比一般人的爱情还更像爱情,久之,像大刘这样的男人,就习惯于把购买来的“爱”当成真爱享用了。


直到他遇上甘比。大刘说她从未跟自己要过钱,他们的恋爱是从在二十来平米的出租屋里看“蓝色生死恋”开始;在大刘生病之后,也是她无怨无尤,悉心照顾……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得而知,但是,起码在表面上,她太像大刘这类老男人要的真爱。




他们有钱、舍得花钱,但他们的规则是,只能我给,不能你要,我给是我爱你,你要是你爱钱。像刘銮雄这样的老男人,非常矛盾,一方面他们用钱用得非常顺手,另一方面,他们也同普通人一样,希望有人能够不为什么的,爱上自己。


所以他们时而颐指气使,时而郁闷多疑,如果后面那个痴念永远无法实现,他们还能与自己的矛盾相安无事,如果他们竟然得到了实现的机会,他们就会激烈地否定前任——他们舍不得否定从前的自己。


不管甘比对他是否如他所描述的是“真爱”,起码她是一个令他在幻梦里沉醉得更深的女人,让他在群芳中周旋许久之后,终于愿意托付终身的女人。刘銮雄年轻的时候他也许不会从这类女人身上寻找真爱,在年老体弱又罹患重病的情况下,他的诉求会有更大程度的改变。他们得遇其时。


林忆莲唱:“男人久不见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这固然令人失落,但更糟糕的是,男人遇见他们以为的莲花,立即觉得从前那牡丹俗不可耐。甘比的存在让大刘鉴别出吕丽君是一个“爱钱如命,脸皮厚如恐龙皮”的女人,但他有没有想过,为何女人总是为了钱和他在一起,估计没有,他只会觉得,都是她们的错,是她们虚荣、贪婪,却没有想到,当年自己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得以延续和她们的关系。


他自恋地想象自己配得到一份单纯的爱情,又无法接受自己购买爱情这一事实,只有通过抨击吕丽君将自己解脱出来,好像,她是神力无边的巫婆,让他失去了成为一个纯爱系男人的可能。大刘的愤怒,是迁怒,也是恼羞成怒。


『娱乐观』相关阅读:


赵雅淇的道歉发布会,是不想走、太想红的"自杀式疗法"


王凯示范了演员的正确打开方式:成为流量小生也可以好好演戏


从"蕾力父女"到"蕾力CP",娱乐圈拉CP需不需要道德底线?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