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川普会见,他可能成为首位入阁的华人!

<- 分享“澳洲广角镜”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3 澳洲广角镜




11月19-20日,新当选总统川普与新当选副总统彭斯都会在新泽西州的高尔夫球俱乐部举行一系列高规格的会面,其中有一名华人,他就是南非出生的华人企业家、亿万富豪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在新泽西州贝明斯特(Bedminster)镇的川普高尔夫球俱乐部(Trump National Golf Club),19日晚间约7:20分,黄馨祥与其夫人、华裔美籍妻子米歇尔·B·陈(Michele B. Chan)抵达该俱乐部的度假村,准备与川普见面。




川普交接团队发言人米勒(Jason Miller)表示,部分访客将可能成为内阁组成人员,而另外的一些访客则“纯粹是为了提供他们的建议”。同时,这样做也显示,新当选总统川普希望把那些在政治上与他对立的人也能团结在一起。

黄馨祥何许人也

今年63岁的Soon-Shiong出生在南非,父母祖籍中国广东。他在南非获得医生学位。后来先到加拿大卑诗大学学习,并在1983年加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担任教授、住院外科医生。他后来转入实业,先后创立数家高科技公司,成为成功的企业家,拥有超过50项发明专利。去年获得了2016年美国富兰克林大奖。


黄馨祥被福布斯列为“美国最富有的医生”,他曾创立两家制药公司,出售后获得90亿美元的收益。在2016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排在第81位,身价达到119亿美元,是美国华人首富。

“陈颂雄”名字的由来

据维基百科介绍,黄馨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陈颂雄,他出生于中医世家,通常在美国人们会称呼他Dr. Patrick Soon-Shiong Chan,原因是他在移民南非时按中文的“姓前名后”填写姓名,而南非以西式的“名前姓后”为序,结果“Soon-Shiong”(馨祥)被阴差阳错地当做了他的姓氏。


后来他的整个家族均使用“Soon-Shiong”为英文姓氏。他的英文名最后成了“Patrick Soon-Shiong”,其原本的姓氏“黄”一般不提及。而陈姓则是他的华裔妻子的姓,由于两人建立了“陈馨祥家庭基金会”(Chan Soon-Shiong Family Foundation)。中文媒体将“Chan Soon-Shiong”的名称音译为中文“陈颂雄”,并将此当成黄馨祥的名字,将“陈”误做其姓。由于他不会说中文,也几乎不和中文媒体直接接触,该错误被以讹传讹。

世界最富华裔医生的财富版图

《纽约时报》5月25日以“世界最富华裔医生在洛杉矶的财富版图”为题,讲述了洛杉矶首富、《福布斯》估算其个人资产高达119亿美元的黄馨祥博士(Patrick Soon-Shiong)的财富情况。


黄馨祥的父母在二战期间从广东台山移民到南非。1952年7月29日,黄馨祥出生在南非的伊丽莎白港市,在南非金山大学医学专业毕业后,留学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并在美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黄馨祥与演员妻子米歇尔•陈(Michele B. Chan)在南非相识,两人后来在美国定居。

发家于非专利药经营

1993年,在美国从医的黄馨祥向罹患I型糖尿病的患者移植胰腺细胞,并宣告移植成功,称这些移植后的胰腺细胞可以在病患体内产生胰岛素,缓解病患的病症。尽管这一结果让不少专家质疑,但黄馨祥仍因此登上了报纸的头条,声名鹤起。


之后,黄馨祥开设了一家名为APP Pharmaceuticals的医药公司,利用他与Premier的金融关系,销售非专利药。这家公司在2008年以37亿美元的首付款,出售给德国弗雷泽纽斯公司(Fresenius)。


黄馨祥最大的成就是开发了抗癌药Abraxane。这种药可以把抑制肿瘤的有效药paclitaxel跟血液中蛋白质的白蛋白分子连结起来,从而使药更容易抵达肿瘤部位,提高疗效,也减轻病人的痛苦。这一次,再有医生对Abraxane的真正效果产生质疑,但并没有影响黄馨祥在2010年将其以29亿美元的首付款卖给大型生物技术公司Celgene。


产业拓展涉足媒体与体育

黄馨祥之后注资7050万美元,成为论坛出版公司(Tribune Publishing)的第二大股东和董事会副主席。论坛出版公司旗下拥有《洛杉矶时报》(The Los Angeles Times)和《芝加哥论坛报》(The Chicago Tribune)。


接受《纽约时报》记者采访,黄馨祥解释收购论坛出版公司股份的原因是,他认为报纸是公益信托,“我认识到,报界对社会来说是很有价值的工具,它真的能促进民主。”


另一方面,黄馨祥收购论坛出版公司后,其医疗项目开发的人工智能和机器视觉的技术,将可以出售给论坛出版公司的报纸业务,黄馨祥可以因此获得收益。报导引述论坛出版公司最大股东小迈克尔•W•费罗(Michael W. Ferro Jr.),介绍这种技术可以在手机的摄像头对准纸质报纸的时候,手机会自动跳出来相应内容的视频。


除此之外,黄馨祥还拥有洛杉矶湖人队(Los Angeles Lakers)的股份,所以他时常会出现在NBA篮球比赛的观众席上。


热衷慈善事业与创新项目

黄馨祥与妻子米歇尔•陈共同成立有基金公司,通过该基金公司,俩人向加州圣莫尼卡的圣约翰医疗中心(Saint John)s Health Center)至少捐助了1.35亿美元。


黄馨祥与妻子还帮助小马丁•路德•金社区医院(Martin Luther King Jr. Community Hospital)重新开放,这家医院位于洛杉矶南部,致力于服务穷人。

积极拓展新项目

目前,他的新项目是一个由多家医药公司组成的“生态系统”,目前致力于研发调节人体免疫系统的治疗癌症的方法。不过这一项目2015年夏天上市时,市值高达26亿美元,但现在其市值已经缩水四分之三。


黄馨祥的另外一家私人公司NantHealth,则正在研究使用计算机程序透过DNA排序快速分析病人基因,以找出最佳治疗方案。目前,该公司已经筹集到6亿多美元资金,其中部份融资来自科威特政府。不过麻烦如影随形,NantHealth的两名前高管已经向公司提起诉讼,指控公司在技术可靠性方面做出欺骗性的陈述。


此外,黄馨祥还发起了自己的2020癌症登月计划(Cancer Moonshot 2020),并联合到几家公司进行合作。


总是闲不住的黄馨祥,声名毁誉参半,报导引述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基因组学教授托波尔博士(Eric Topol),形容黄馨祥:

他总想干一番大事,

有时他的叙述显得很夸张。

黄馨祥小故事

13岁时我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当一名医生

黄馨祥1952年出生在南非。他的父亲曾是中国南方福建省的一名乡村医生,陈家共有九子一女,陈颂雄排行老六。二战期间,为躲避战火,父亲决定举家迁往南非。童年时的黄馨祥受到精通中草药的父亲的耳濡目染,常常在父亲身边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他准备中药配方、煎药、为病人把脉。同时,他博览群书,尤其喜爱科普读物,例如英文版的《科学》杂志。


在中西方文化的影响下,他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我在13岁时就知道自己将来要当一名医生。”黄馨祥回忆说。十年后,23岁的他获得了南非名校金山大学的医学博士学位。


由于成绩优异,黄馨祥得到系主任的推荐,进入当时南非最好的医院之一—约翰内斯堡综合医院实习。在那里,黄馨祥是唯一的非白人医生。当时的南非种族隔离很厉害,一些白人病人甚至拒绝接受他的诊治,他的月薪仅为白人同事的一半。


黄馨祥的第一个病人是被转移到癌症重症监护室的南非白人,病人当时高烧不退。但当病人看到给自己看病的是个黄种人时,一度拒绝。指导黄馨祥的老师对病人说:“要么让陈医生给你看病,要么离开我们医院!” 黄馨祥接手后,很快就找到了病因。他对症下药,没多久,病人的体温恢复正常。此后,这位南非白人的态度发生转变,在和医院其他病人聊天时,他常常提议,“那个中国医生不错,一定要找他给你看病!”


“在我之前,中国人是不允许在那里实习和工作的。我和老板商量,如果我在这里的业务水平排名前四,他就帮我一把。”黄馨祥回忆道,“之后他征得南非政府的批准,我才如愿以偿成为在这个白人医院工作的第一个中国人。虽然工资只有白人同事的一半,但我知道在这里能获得最好的锻炼机会,能和最好的医生一起工作。我是不会学别人去罢工的。”


打赌赢得核桃木桌子

黄馨祥从做中医的父亲身上学到了如何磨炼坚韧的意志,也从西方医学中学到如何有效、果断地做出最好的决定。在同事眼中,他聪明博学、富有远见,同时也骄傲自负、野心勃勃。《洛杉矶商业杂志》评论说:“的确,黄馨祥的人生由阴阳双面交汇融合,很难用简单的一两句话勾勒清楚。”他的才华给了他骄傲和自负的资本,但也使他饱受争议。


在温哥华,黄馨祥正式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当时,一位教授不相信,以黄馨祥的资历,他能在不弄破肿瘤的前提下成功切除病人体内两个葡萄柚大小的肿瘤。黄馨祥不服气,马上和这位教授打赌,赌注是教授家那张漂亮的核桃木桌子。经过精心准备,黄馨祥成功地完成了手术,把核桃木桌子赢回了家。1980年,当他转往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工作时,那张厚重的核桃木桌子成为了夫妇俩带走的仅有的两件家具之一。

黄馨祥说:

“当别人否定我能力的时候,

那便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

“如果想有所作为,

就不能随波逐流”


黄馨祥是否会成为川普内阁组成成员,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推广】


亲,今天的专题分享到朋友圈吧!


◎本文来自网络,由澳洲广角镜整理

小编微信:Aus_news2016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