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刷爆华人朋友圈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背后真相令人吃惊啊。。

<- 分享“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2-01 加拿大天天网Dailynet



话说今天清早,小编用一顿饭的时间,


瞬间就认识了一个叫“罗一笑”的小女孩…,而且是“被迫”认识的,因为俺的朋友圈被刷屏了!

想必你的朋友圈也差不多被


《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给刷屏了吧。。。


小编的朋友圈里天南地北完全不相干的朋友们也纷纷转发了以下内容:



这篇文章说的是:


深圳本土作家罗尔5岁多的爱女罗一笑,被检查出白血病,住进了深圳市儿童医院。医疗费每天1至3万。父亲心急如焚,但他没有选择公益捐款,而是选择"卖文",大家每转发一次,小铜人公司向罗尔定向捐赠1元;截止11月30日零时。文字的力量,可以带来温柔的感动。

罗尔的公众号原本只有2000+的粉丝,在分享女儿罗一笑的患病经历后关注度疯长到了40000+,大家都被罗尔细腻的文字所感动,阅读量暴增


一时间点击量破百万,很多人都被感动,纷纷打赏,很快的达到了每天打赏的上限,好像是50000元还是多少?


    每天打赏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在热心的网友为这个可爱的小孩不断传递爱心的时候,一些知情人士爆出罗家的真实情况,舆论瞬间逆转!


看完罗尔的真实背景,你就会感到什么叫愤怒!




自己的孩子身患重病本是一件无比痛心的事情,然而借女儿的这份病情来炒作营销,骗取大众的爱心,是不是就做的过分了呢?


面对这样的一种真相,群众受不了 ,舆论开始指责这位煽情的父亲罗尔,甚至有网友发文直呼《罗尔,你给我站住!》


在大家纷纷吐槽和质疑的时候,罗尔又发新文了!


这一次内容是:


《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


2016年1月,我主持的《女报•故事》停刊,我一下子成了闲人。


2月29日,我在老友网络大侠庞祝君的指点下,学会了玩微信公众号的基本动作。我没想玩出多大动静,只是想把自己多年来的旧作在微信上做一个梳理,先后整理出了两本书,一本是热血派系列《那些义盖云天的人儿》(即将由海天出版社出版),一本是情爱小说集《亲爱的爱》(正寻找合作方)。玩了大半年,虽然也出了10万+的文章,但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粉丝不足一千,新出文章,也有人赞赏,每篇能收获几十块、几百块,赞赏者大多为朋友(不是朋友的,赞赏多了也成了朋友),让我感觉很是惭愧。


9月8日,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最初的慌乱之后,我开始了真正的原创,记录我们一家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文章惊动朋友圈,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我的公众号关注者也逐日上升,突破了一千,又突破了两千。文章赞赏金也收获颇丰,到9月21日,关于笑笑的几篇文章赞赏金已达32800元。意外的三万多块钱,总让我觉得是“横财”,揣在怀里总有不得安宁的感觉,于是,我做出一个决定,捐出30000元给10个白血病患儿,只留下2800元给笑笑做治疗费。我的目的有二,其一、弘扬基督教基本精神,爱人如己;其二、充硬汉,向关心我的亲友显示,我还没有被白血病打倒。


现在回头看看,我的“壮举”有些幼稚、有些可笑,自己正焦头烂额,却硬着头皮充好汉。大部分朋友表示不满,我们给你的钱是给笑笑治病的,你为什么要用来做秀?因为反对声音太强烈,在捐助四个白血病患儿12000块钱之后,我暂停了捐助活动。


11月23日,笑笑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笑笑生病以来,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写出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从文章的角度来看,这篇千字文写得很乱,简直语无伦次,但这篇让我露怯的文章,牵动了读者的同情心和爱心,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哄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居然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


许多朋友建议我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一个多月以前,德义基金主动找我,要为笑笑发起筹款活动,我感觉自己还撑得住,也不想去抢占有限的公益资源,就把机会让给了其他患儿。现在,我真的不得不去网上筹款吗?犹豫再三,我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有没有必要“出此下策”?商量结果,不搞。


第二天下午,侠风让我去他的公司喝茶,我赶过去,才发现老友刘平石和杨格也在。我们四个是牌友,自称“深圳四大天王老子”(四个父亲之意),常常凑在一起玩早已没人玩的“三打哈”。这一回,侠风把我们召集起来,加上小铜人美女CEO李小跳,是来商量如何解决笑笑的医疗费问题的。我们商量的结果是,由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四大天王老子中,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愿意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我也很有面子,就同意了。


笑笑系列文章,我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侠风的重新整合,就算翻十倍,他也不会损失太大,我并没有太在意。


星期日,我上午在教会礼拜,下午把手机落在单位办公室里,侠风、平石、杨格和小跳他们讨论稿子的事儿,我一直没参与。等我发现手机落在单位,返回去取时,文章已成形。哥几个联系不到我,急坏了,只怕我出点什么事儿。我终于出现后,且惊且忙,匆匆掠一眼侠风整合的文章,同意发稿。


没想到,我平日里匆匆草就的文字,经侠风加工后,竟酿成了网络大事。


不到半天,赞赏金抵达五万上限,赞赏功能暂定。阅读量突破10万。


午夜过后,赞赏功能恢复不到两小时,赞赏金再次达到五万上限。微信后台慌了,关闭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阅读量突破100万。


P2P观察赞赏达到上限后,读者循小铜人留下的线索,找到我的公众号,让我的赞赏功能也连续两天突破五万上限。两边都不能赞赏后,读者又找到我的微信号,加我为好友,直接给我转账。微信后台发现加我好友的人太多,且一加我就给我钱,不让我再加好友了。朋友们赞赏不了,也加不了我的微信给我发红包,不得不辗转托朋友的朋友,才能把钱交给我。


我两千多关注者的公众号,一跃成为拥有四万多粉丝的大号。


就像一个只有一亩三分薄地的农民,突然成为拥有良田百亩的地主,我一时不知所措。


从前我的公众号,来来往往的就那么几百号人,连回复留言带感谢赞赏,我一个多小时可以搞掂。如今,打开公众号,留言上千条,赞赏几十页,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要去医院探望笑笑,还要接待来探访笑笑的朋友,还有记者,我连浏览一遍留言、看一遍谁在给笑笑赞赏的时间都没有了。


我彻底被钱砸晕了头。有些微信红包我都来不及收取,沉底了。


许多的留言我看不了,许多的恩情我感谢不了,许多的钱我数不清楚。


马上又要去医院看望还在抢救中的笑笑,我只能草草写下以上文字,感谢山呼海啸一般的人间大爱。


哎哟,原来背后是一个叫小铜人的公司在策划营销啊。。。


11月30日上午,广东有记者多次电话联系罗尔本人,电话无人接听。


深圳市民政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未接到相应投诉,具体情况需要了解。针对罗尔为女儿筹集善款行为,该工作人员称,首先得判断这种行为是募捐还是个人求助,根据相应法律法规,个人没有募捐资格。


这下子“真相大白”,让网友们觉得更失落了。。又有一种被忽悠走爱心的感觉啊!!



心里话:别把孩子当道具!


罗一笑事件几经反转,到现在,有的人说愿意选择相信罗尔,毕竟没有一个父亲主观上是愿意把孩子作为一种营销介质毫无保护地置放在大众面前的。也有人说这个父亲就是卖文吸金的骗子,骗取大众的同情。


罗一笑事件把大众带入一轮新的舆论狂欢中,但我们每一个人,却都忘了罗一笑,这个小女孩,是真的患病了,现在仍然躺着医院里面。在这场事件里,她是被唯一一个被消费的人,而我们都只是看客。

即使我们有捐献,本质上我们都在消费她,她和她的家人正成为我们的谈资。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都欠罗一笑一声对不起。

最后,衷心祝愿罗一笑能快点好起来,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愿这段记忆你永远都不要记得。


天天网根据移民家园、大和客户端改编,如有疑异,请与小天天联系 微信dailynetca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