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永明发家史罕见曝光 神秘“干妈”曾在背后指点

<- 分享“新西兰微财经”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9 新西兰微财经


点上方“新西兰微财经”加关注

11月12日,潜逃海外15年之久、涉嫌诈骗和贪污罪案的“红通5号”闫永明回国投案自首。在2015年的红色通缉令中,闫永明是第5号逃犯。


他的另一个显赫名头是“中国伟哥之父”——作为吉林通化金马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董事长,他曾经以3亿元收购了号称“中国伟哥”的壮阳药“奇圣胶囊”,以此套取上市公司现金,后携款潜逃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新媒体“华商韬略”调阅了10多年来数十万字包括上市公司公告在内的资料,还原了这起看起来触目惊心、实则捞财手法非常普通的职务侵占大案,也让人看清了背后的黑色交易。


21岁的闫永明

如何一夜变身亿万富豪


闫永明出生于通化县县政府所在地的大茂镇一户普通人家,没有什么文化,胆子特别大,是一身江湖习气的“社会人”,但他在2000年接受采访时,却自称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


闫永明的发迹比中彩票还传神。20世纪90年代初,他到北京混迹了一段时间,等再回通化时,已在一家注册资本达4.6亿元人民币的大公司占到96%的股份了。这家公司,就是1992年6月30日注册成立的通化三利化工公司,这家公司让闫永明一举打入通化的上层社会,而当时他才不过21岁。



闫永明是如何发家的?通化当地的吴先生告诉记者,闫永明家庭没有什么背景,读书也不多,但是他非常精明。


当时,通化的民间股票市场非常火,当地人称“二级半市场”,一些人房无一间地无一垅,就能无中生有卖股票圈钱。这个民间股票市场后来被央视曝光。闫永明曾混迹其间,发现了从中套钱的把戏。


通化当地传闻,闫永明在北京认了个搞金融的“干妈”,她对闫永明的精明非常欣赏,弄出一些钱支持闫永明买卖股票,资助他神速致富。这个至今未经确认的“干妈”被认为是闫永明之后上演股市套钱大戏的幕后“仙人”。


22岁时骑上通化“金马”


据“华商韬略”报道,1993年,通化市生物化学制药厂走上股份制改革的道路,定向募集发起组建了股份有限公司——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这一改制过程中,社会法人一共认购了股份公司2057.5万股法人股。成立不到1年的三利化工,毫不费力地出资1000万元入股其中,并获得1000万股。


1994年3月,参与改制的通化生物化学制药厂出于某种目的,在明知公司一旦上市,手中股票可能大幅增值的情况下,慷慨地将其1352.9万股对外转让,三利化工又接下其中的352.9万股。


1997年4月30日,金马药业成功在深交所上市并发行了4000万社会公众股。三利化工以811.74万股占金马发行后总股本的6.43%,位列第四大股东。


2000年,金马第二大股东通化特产集团、第一大股东二道江国有资产经营公司、第三大股东通化金鑫纸制品厂、第六大股东通化中兴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先后将各自在金马的股份几乎尽数协议转让给了三利化工,让三利化工一举成为金马持股比例达26.28%的控股股东。



几番挪腾之后,神通广大的闫永明仅靠几纸协议,就绝对控制了一家当时年利润8000万元左右的上市公司。


2000年4月,闫永明进入金马董事会,并于5月22日成为通化金马的董事长,于8月6日成为金马总经理。金马的董事会成员也从之前的15人砍到5人,其中3人来自三利化工。


作为通化市最优质国有企业之一的金马药业,在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与“支持”下,历经8年的“改制奋斗”,终于成了29岁的“社会人”闫永明的天下。


当时的三利化工,基本上没有任何其他实际业务,而以后也是再也没有过,并且在退出金马药业后就销声匿迹。很显然,三利化工就是专门为了入股侵吞金马药业而成立。


当时的金马药业虽然没有通化当地的东宝、万通、康威(修正前身)等药业规模和名气大,在当地的八九十家药业中排名中上游。尤其是股票上市后股价一直在往上走,那些持股的企业却反常地纷纷低价交出了股权,甚至根本没有拿到钱,甘愿让闫永明“空手套白狼”。


据传,闫永明收购这些股权实际上只拿出几千万元,根本没有拿出3亿元。很多人怀疑,闫永明背后还有更强大的操盘手。


靠“中国伟哥”导演“大戏”


成功控制了金马后,闫永明导演了一出“大戏”——高价购买“奇圣胶囊”的技术、生产和经销权。


据报道,2000年9月1日,在当时北京最高端的五星级酒店之一——昆仑饭店,金马以3.18亿元竞得中国芜湖张恒春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的“奇圣胶囊”,一举写下中国单项科技成果转让成交额的最高记录。


事实上,“奇圣胶囊”既不是一款新药,也不是一款已经在市场销售很好的药,但却是一个有炒作潜力的特殊药。其号称对男子性功能障碍具明显疗效,而且起效时间较快,因此被称为“中国伟哥”。



创纪录的拍卖竞标会结束后,阎永明被记者团团围住,一夜之间,他被媒体冠以“中国伟哥之父”而名声大噪,金马药业的股票也随之大涨。


然而,闫永明并没有停下脚步。9月2日,金马药业又斥巨资1.8亿元,买下张恒春药业100%股权。在买走这家公司的核心后,又买走一个空壳公司,这让很多人迷惑不已。


通化的吴先生告诉本报记者,他清楚地记得,金马药业曾在当年最好的通化宾馆搞过经销权拍卖会,把“奇圣胶囊”吹得神乎其神,号称是某开国元勋用过的,药名也是他手写的。实际上,这些都是在为后来的炒作铺垫。



果然,在随后召开的“奇圣胶囊销售代理招商大会”上,金马号称与全国176家医药经销单位签订了“奇圣胶囊”经销协议,总金额达14.85亿元,其中现款现货2.15亿元,预售12.7亿元。2000年11月1日,也就是收购“奇圣胶囊”的两个月后,金马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在“奇圣胶囊”的支持下,将在2000年实现净利润达2.42亿元。而此前一年,这一数字才不过8000万。


吴先生说,此后金马的股价一路飙升,几个月内翻了几番,最高时达到33元,成为当时最牛的牛股。“我的一些朋友是第一批持有金马股票的,他们当年及时出手,都发了。”


高潮过后是罪恶的掠夺


然而,金马的红火只是昙花一现。仅仅一年之后,2001年,金马全年只实现1亿元的营业收入,净亏损5.84亿元。金马的股价也随之一路下跌至5元,众多被神话蛊惑的投资者被深套其中。


当年10月,闫永明辞去金马董事长一职;12月,跟他一起进入董事会的三利系也一起出局。虽然在法律上三利化工依然是金马第一大股东,但是它却完全退出对通化金马的控制。




吴先生说,此后,闫永明人间蒸发,但是一直无人过问。直到2002年4月,吉林省公安厅才对他以涉嫌职务侵占犯罪开始了立案侦查。


此时,人们才明白了,闫永明上位金马是要振兴民族中医药产业是假的,他举起这面旗帜不过是为了高价收购“奇圣胶囊”做理论和舆论基础。而他高价收购“奇圣胶囊”是为了将其打造为“中国伟哥”,其真实目的不过是用“奇圣胶囊”这个道具,将3.18亿元从通化金马明目张胆并且看起来合情合理地套出来,然后洗入世人普遍认为早已被他控制的北京裕思明,进而装入自己腰包。


让人佩服其心狠胆大的是,他不但用一个小小的“奇圣胶囊”套了3.18亿元,而且还一鱼两吃,用没了“奇圣胶囊”这个核心的张恒春药业再套金马1.8亿元。


闫永明收购“奇圣胶囊”后的一系列战略规划,以及闪光业绩都是假的、是欺诈。全国176家医药经销单位,14.85亿元的经销合同更是一个彻底的骗局,其目的不过是为了炒作通化金马的股票,然后从二级市场大肆捞金。一个“奇圣胶囊”,既让闫永明明目张胆地从金马捞取真金白银,又助他暗箱操纵,从股市牟取暴利。在闫永明入主金马的1年多里,他还直接从通化金马套取了将近5亿元的资金,借给他直接掌控的“三利化工”和北京飞震广告公司。



就这样,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闫永明成功从金马捞金10多亿并成功出逃。而这明眼人一看就有大猫腻的游戏,居然在他通关所涉的所有部门一路绿灯。随着闫永明的出逃,所有的罪恶也都由他一个成功出逃的人扛下了。


然而,闫永明并不知道,这次洗钱调查是中国警方与新西兰警方就追捕经济犯罪嫌疑人双方合作的阶段性成果。此后,新西兰警方同中国警方就引渡闫永明达成一致。躲在异国幻梦破碎之后,闫永明最后不得不选择回中国投案自首。闫永明归案了,他的背后会不会有“高人”露馅?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西兰微财经

info@webizlink.co.nz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新西兰核心消息推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