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说他克死亲哥,残疾也能征服富二代,郑智化前半生很传奇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3 腾讯娱乐


本文转载自娱乐·浮世绘,微信号:qq_ent



“这个年头只要奶大肯露就叫女神,上过综艺节目就叫艺人,参加个歌唱比赛就叫歌手!那我今天钉钉子扎到手,是不是也可以自称为耶稣?”




一句话瞬间成了热门,这发生在一个“过气的”、“上个世纪”的残疾歌手身上。


他叫郑智化。



对他的记忆,似乎一直停留在很小的时候,听过这样一些歌,“苦涩的沙”、“星星点灯”,忘记了词也能哼几句调调。一些浅浅的印象里,还记得那是个拄着拐杖的男人。他经常出现在小学生中学生的作文里,但凡与自立自强有一点关系,他总会“如约而至”。


写稿子的时候,我问身边95后的小妹妹,认识这个人吗?她说她听过那首《水手》。于是我回过头把上一段过气两个字打上了引号。



事实上,他就没有停止流行过。


他的歌似乎可以被称作“青春残酷物语”,他也因此拥有着如今谁都不敢挑战的称呼,“人文歌手”,这是个沉甸甸的称呼。


想偷懒的我本来只想写写他的经典歌词,感慨一下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巧的是,正在这时,那个95后小妹妹突然冒出了一句,“他竟然是个残疾人”。



于是,我改变了想法,我想讲讲有关这个男人的一些小故事。


八字全阴

一出生就戴上克死哥哥的“罪”


他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但在他出生前,二哥哥就夭折了,算命的说是被他克死的。


按影视剧的套路,这一切似乎是为了成就一个天才所必须的。而现实也似乎的确如此。两岁的他患小儿麻痹,七岁前只能爬,之后通过手术,才得以依靠拐杖“行走”。



即便是残疾,小时候的他,最拿手的三件事依旧是“追女孩、做生意和打架”,而这三件事也的确让他积累了丰富的素材,那首广为流传的《水手》与打架是分不开的。在他的自传里,也并没有刻意强调身体给他带来的不便。天才注定是天才。即便是问题学生,闪光点仍旧耀眼,继而绘画的天份被挖掘。


他说过这样偏执的话:“我绝不是一个天生就孤僻、保护色彩比较重的人,是教育让我如此;是虚伪的人类和低能的社会让我如此的。”年少的他经历不俗,看惯社会冷暖,通过他唱的歌,众人也听见了一个别人没有的、富有生命力的声音。


郑智化说自己的生辰八字全阴,神鬼不能近身。“智化”是佛语,其用意是为了降服天生的叛逆之气。而郑智化似乎体内的“洪荒之力”并没有因为一个名字而被压制,反而更盛。


立志要当个画家,做过工程、广告

最后却成了歌手


从小就拥有的绘画功底,以及对绘画的挚爱,对“画家”的笃定,却并没有让他在日后选择攻读相关专业,反而选择了“土木工程”这个与艺术看起来没有关联的科目,他美其名曰“我要的是‘自主权’”。




毕业后,他去工程公司当了助理工程师,待了八个月后,索然无味的生活让他毅然决然辞职。


过了段潦倒的无业游民生活,22岁,他试着勾勒出自己未来的蓝图。他进了一个与他专业完全无关,却让他一举成名的行业:广告。


他赢了这场赌博,只用了六年,他就听到了太多的掌声,他在广告界有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天使撒旦的私生子”。


做广告期间,郑智化写了第一首歌《给开心女孩》,作为广告插曲,引起不小反响。他立刻引起了点将唱片公司的关注,这个公司推出了华语世界天后级女歌手张清芳以及蔡琴、优客李林(李骥+林志炫)等。1987年,26岁的郑智化正式签约,走上了音乐的路。



1989年8月,郑智化毅然离开成绩斐然的广告界。之后《水手》、《星星点灯》影响着数不尽的人。


1999年结婚后,郑智化淡出音乐圈,投身IT行业,自己创业,也继续从事歌曲创作、写作、绘画、广告策划等相关的工作。



2005年,再度复出的他,出了几张专辑,却似乎已经不再是他的时代。


对爱情天生自卑却满怀热忱

他把遗书唱成情歌


郑智化的初恋是一个出色的女人。说她出色,不止是美。她有着郑智化渴求的女人的一切。十七岁,遇见一个比他大的,不能仅仅用“有钱”来形容的富二代。他第一次感觉到女性的胸膛是如此的温暖,他用尽所有浪漫的桥段,那真的是艺术家的爱情。


不过这段恋情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床笫之欢后,彻底粉碎。他被邀请去她家,却遭遇了家长的鄙视,他的自觉离开,她流着泪的脸,促成了一次烂醉,而这最后一次烂醉也促成“她像大海一样淹没了我”。


郑智化为一个叫阿媛的女人写了十一首诗和一封情书,他有几首歌的词都是这些诗。“一生很难再遇到像阿媛那般的女子,我留给她的是十一首诗,和一封遗书;她留给我的是一个永远的梦。”


而阿媛就是他的初恋,他在多少年后录节目的时候说了。他的诗确实是见者流泪,尤其是那封遗书《昙花》。


说到《昙花》,多数人还是陌生的,但说到《别哭,我最爱的人》,很多人似乎有了印象,“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他在提到这首歌的时候说:“那是我内心最痛的一首歌。”



有一种说法是,绝望的人不要听,它会让绝望的心更崇尚梦幻的死亡。


艺术家的感情总是复杂又比别人更“矫情”,《单身逃亡》 里有这样一句话:长的街,冷的夜,冷的街,长的夜,交错纠缠的时间空间,没有感觉的感觉……


即便是要结婚的时候,他也抱着一种悲壮的心情。于是结婚前一晚,他独自架着双拐,从北京的东城走到西城,几乎走了一整夜。


而即便他喜欢新鲜、特别、疯狂的爱情,交往的女友都个性到极致,但最后,他还是找了一个淳朴、可爱、乖巧、傻乎乎的“村姑”。


他的婚礼非常简单,就是双方的至亲,朋友都没请。之后,他如愿以偿有了一个女儿,他取名安琪:“在我们家里,大事我说了算,小事太太说了算,但是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由女儿说了算。”



最后:


郑智化是一个聪明人,一个聪明得自信乃至自负的人,他说“太聪明让我们看到一些凡人不该看到的潜在世界”,而太聪明的他注定有着不平凡的人生,也承受着凡人所未承受的心理与生理上的灰色。于是他给自己注解道:天才是上帝的惩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