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地位的药厂mylan如何获取暴利

<- 分享“美股投资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3 美股投资网


Mylan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HeatherBresch,和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Doug  Throckmorton在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前对其公司产品EpiPen涨价一事的药品价格调查听证会上进行了宣誓作证。这款名为EpiPen的肾上腺素注射笔对过敏人群而言是必需药品,但其价格在短短9年间从56.64美元暴涨至317.82美元,涨幅达到461%


 

近来这件事引起了广泛关注,因为Mylan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HeatherBresch是西弗吉尼亚州联邦参议员乔·曼钦之女,并且HeatherBresch还被曝给旗下20多种药品大幅涨价,而她本人的薪酬涨幅则高达672%。因此,激起美国民众的愤慨。

 

美股微信分析师 niugu88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为Mylan一直在利用其垄断地位来提高价格和推动药品市场竞争。IMSHealth的数据显示,EpiPens在去年独霸了了肾上腺素自动注射器89%的市场占有率。

 

针对此事,美国众议院监管和政府改革委员会的委员代表ElijahCummingsD-Md.Cummings认为听证不会有什么实际的意义来改变现状,而且Mylan只是走走形式,马上就会恢复原状。

 

救命药价疯涨、药企制造“降价”假象,川普上台能否解决?

 

国会对药企施压不见成效

国会公开对制药公司高管就高价格的例行程序施压的效果对于公众来说并没有没有比安慰剂更好,即它可能在表面看来让公众好受一点,但从根源上来看它并没有实际的去解决这个问题。

 

在过去两年中,众议院和参议院委员会向价格上涨的药品制造商发出了十多次传票,收集了数十万份文件,并对药企高管进行了超过16小时的公开听证会。

 

但是据美联社报道,TruvenHealth Analytics 公司的数据显示,国会调查员定向检查的近30种专利药和仿制药的清单价格显示,自接受联邦检查以来,这其中的大多数药物都没有出现涨价的榜单上,该数据来源于TruvenHealth Analytics

 

“他们绝不会主动作出改变,而是会继续不遗余力地榨取美国民众,除非国会采取立法控制药价的行动,”Cummings 说道。

 

美国药企可自由定价

据美联社报道,与世界上其他大多数国家不同,美国当局对药品价格不进行管制。一些国会议员虽然出手施压,但实际能采取的行动非常有限。这意味着制药公司能与其他一般的企业一样,基本上可以实行自由定价,与市场需求持平。

 

由于国会不能通过法律来改变药物的价格来实现那些药品游说议员的愿望,就使得立法者陷入除了在委员会之前抓住高管们不放外,别无选择的境地。

 

在议员Cummings的帮助下,2014年秋季国会启动了最新一轮的药企抨击,给那些药品价格急速飙升的制药公司们发了多封文件,但是就控制药价涨幅而言毫无成效。从那时起,美联社计录了29在议员的信件中或在国会听证会上特别提到的药品,这些药品中有22种药物的在清单上的价格根本没有任何变化,甚至有2种上涨,仅有5种下调,且下调的都属于民众需求量较小的药品。

 

药企们制造“降价”假象

而面对公众的指责,这些制药公司的高管们已经找到了一些看似能够平息公众愤怒而又不削减价格的招数。9月,在Cummings和其他议员们的质询下,Mylan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HeatherBresch提出,公司将向民众发放优惠券,可用以为投保患者降低EpiPens的价格,最高可达300美元。虽然这些优惠券降低了患者的自付费用,但保险公司支付药物的账单上还是写着两件套608美元的价格。自2007年以来,EpiPens两件套的价格涨幅已经超过500%。

 

最让人窝火的是,去年美国图灵制药公司在购得能治疗艾滋病患者寄生虫感染的基础药物“达拉匹林”的专营权后,把价格从每粒13.5美元上调至750美元,涨幅达5456%。为了平息众怒,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MartinShkreli许诺将降低药品规格并下调价格。然而,其不仅没有履行其在提高5000%之后将降低抗感染药物Daraprim价格的承诺,相反,他的公司还向医院提供了滑动折扣以及22,500美元购买一瓶30片装规格的Daraprim来取代原来价格为75,000美元的100片装,事实上平均每片的价格仍为750美元,并没有任何改变。

 

美国民间团体捍卫公众利益组织主席RobertWeissman说:“制药行业无形之中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复杂且模糊的定价系统。他们看似为消费者提供折扣,让他们产生药品降价的错觉。因此,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价格下降了,但其实并没有真正影响商家的盈利底线。“

 

即使看上去企业领导们似乎都承诺发誓要降价,但这也从未真正实现过。

去年四月,美国亿万富翁投资者BillAckman在参议院委员会作证时承认,Valeant制药公司实行了一项令人诟病的战略计划,即大量购入一些有市场潜力的药物,再将价格提高了3000%进行销售。在这家加拿大制药商当时的首席执行官MichaelPearson下台后,Ackman承诺他讲利用自身对公司董事会的影响力来尝试改革其定价策略。


美股投资网 tradesmax.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