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地震后中国总领馆到底做了什么?亲历者还原真实的“旋风救援”!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18 新西兰天维网



编者按

最近,一篇“新西兰地震后,一对被遗弃的英国夫妇,看着天空中全是被中国承包的救援飞机,懵逼了”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引发了无数网友点赞。


然而,这种戏剧化的演绎并非事实。目前,中国驻克赖斯特彻奇总领馆发言人刘炼已经通过媒体澄清:文章中说的“当天所有可用的民用直升机都被中国使馆承包了”的消息并不属实


“当时克赖斯特彻奇的直升机已全部被政府征用,总领馆要租用直升机,已经很难了”,刘炼表示,14日当天总领馆租用了3架直升机,第二天租用了5架直升机,并不存在“天空中全是被中国承包的救援飞机”的事情。


对于“英国游客一家最终上了中国租用的飞机而撤离凯库拉”的描述,刘炼也表示这应该是误传。此前英文媒体记者的邮件也澄清说明了“这个英国家庭自己支付了4000纽币才得以离开”。

那么,地震发生后的这些天里,凯库拉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的华人同胞经历了什么?还请跟随天维菌一起听听亲身经历了“旋风救援”的华人的讲述……


11月14日,新西兰凯伊库拉小镇,地震受困的中国游客领取总领事馆空运来的食品和瓶装水,等待直升机分批救援。 新华社


28小时“旋风救援”亲历


从11月14日12时30分,到15日16时45分,大约28个多小时,这的确是一场“旋风救援”。

新华社记者 宿亮

配图 新西兰天维网



新西兰坎特伯雷首府克赖斯特彻奇,当地时间11月14日12时30分,直升机起飞,螺旋桨发出巨大轰鸣让人觉得头脑嗡嗡作响,耳机中传来空管塔台和驾驶员之间的对话掺杂着电波噪音沙沙作响。这种混乱就像我们几名乘客内心的焦虑一样,让人觉得不安……


在此之前12个半小时,我还坐在书桌前,为周一参加新西兰政府例行新闻发布会做准备,几个外出旅行购买的小兵人静静地摆在台灯下方的桌面上。午夜刚过,住所的门突然剧烈摇晃,这在以大风著名的惠灵顿,本来也算不上什么,但这次的晃动却不像一阵风引发的,一点没有停止的意思,连带脚下的地板也开始晃动,一直持续了几分钟,几个小兵人相继倒在桌上。


手机上新西兰地震监测机构官方应用的提示随即响起,我打开应用首先看到的是深红色的颜色标示,这意味着地震的震级为“严重”,这是监测机构最高级别的标示。紧接着,手机显示的地震震级在不断调整,从最初的7.5级、7.6级,调整到6.6级,两小时之后重新调整为7.5级。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可能造成严重破坏的地震。


11月16日,新西兰皇家地质与核研究所将震级由7.5级调整为7.8级,为160余年来震级最高的一次之一,此前分别在1929年、1931年和2009年有过7.8级地震。


消息显示,震中在位于南岛东海岸中间的坎特伯雷地区北部。在那里,坎特伯雷平原遇到了南岛南阿尔卑斯山脉,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是在山峦和丘陵包裹之中的南岛东海岸知名的阳光小镇凯伊库拉。


现在这个月份,新西兰南岛正准备进入旅游旺季。到汉默斯普林斯去泡温泉、到凯伊库拉小城去吃新西兰龙虾,都是不少游客青睐的游览方式。在那里发生一次7.5级地震,一定会对游客造成困扰,我知道其中也可能会有不少前来新西兰旅游的中国游客。


地震前的凯库拉美丽、祥和。


一夜无眠:与首席记者田野和当地雇员保持通联状态,通过各种途径第一时间获得地震造成影响的照片,尝试联系中国驻新西兰使领馆、民防机构、紧急救援机构和警方。最重要的是,预订清晨7点第一班从惠灵顿飞往南岛主要城市克赖斯特彻奇的机票。由于地震引发海啸,惠灵顿沿海地区居住的民众要向高地转移。担心市区会有交通拥堵,时钟跳到四点半,我就带好设备开车赶往机场。一路上,车载广播里的节目几乎都是各地民众打电话通过广播电台向家人报平安的信息。


航班延误。在惠灵顿机场,我在候机过程中看到一架军用直升机从军用停机坪起飞,更增加了紧张的气氛。


地震发生后,几乎所有的直升机都被新西兰政府征用。


抵达克赖斯特彻奇并与首席记者会合后,才意识到地震的严重性,我们已无法通过陆路前往凯伊库拉。怎么办?


当时,整个克赖斯特彻奇甚至无法找到一架商用直升机前往凯伊库拉,几乎所有的直升机都被政府征用。配合中国驻克赖斯特彻奇总领事馆,在当地华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一家南岛南部旅游城市特卡波(Tekapo)运营的商业直升机,同意飞到克赖斯特彻奇,带我们进入凯伊库拉。



//向震中出发,第一时间抵达现场


回到文章开头的那一幕。在巨大的噪声中,我从直升机副驾驶位置回头,后座上中国驻克赖斯特彻奇副总领事李昕和领事李军仍在紧张地通过手机联系各种情况,我们都焦急地等待直升机飞至凯伊库拉。


新西兰政府已经初步公布了人员和财产损失情况,至少两人在地震中丧生。


起飞前,李昕副总领事告诉我,从家属和其他渠道获取的信息已知有14名至15名中国游客在凯伊库拉滞留。不过,由于不了解具体情况,直升机驾驶员也不能保证我们能在凯伊库拉降落,我们也更不能保证能够迅速聚拢所有散落在凯伊库拉的中国游客。


但时间不等人,我们必须要了解到最新动态,特别是中国游客受困滞留的情况。总领事馆还专门购买了矿泉水、面包和薯片,准备提供给有需要的游客。但由于直升机载重有限,携带的数量并不是太多。


从空中看到的刚刚经历了大地震的凯库拉。


随着直升机向前推进,我们在坎特伯雷平原边缘的丘陵看到了小面积的塌方,山谷里一处正在滑坡的位置冒起滚滚白烟。我惊讶地看到,原本湛蓝色的海岸线已经变成了浑浊的黄色。当飞机飞抵海岸线边缘时,能够清晰地看到海岸公路上两三个隧道已经完全被滑坡的石块掩埋,另外有几处滑坡掩埋了道路。


滑坡和断裂的道路阻断了凯库拉的交通。


在山间的公路则在地震中部分地段出现裂缝和变形。修复这些道路可能不止是几天的事情,甚至会持续很久。这更增加了我们对地震的担忧。所幸,凯伊库拉绝大多数建筑并没有明显受损。


凯伊库拉小城沿海而建,从海岸线开始,地势不断升高,直至背后群山。我们在地势相对较高的山坡上找到一处待建的房地产地块,得以降落。


刚刚走下飞机,我们取出从总领事馆带出来的几面中国国旗。这时,一位新西兰老人走了过来,告诉我们就在停机处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载满中国游客的旅游大巴。在上坡的公路边,我们看到了那辆大巴,车里装满了被子和枕头,道路对面的草地上,一组中国游客马上向我们跑过来,其中有多名老人和小孩。


等待救援的中国游客,其中有多名老人和小孩。


这个旅行团共有19名游客和2名工作人员。总领事馆的工作人员马上安排旅行团中的妈妈和孩子坐直升机离开。这个旅行团的数量已经超出总领事馆掌握的人数总和,这让我们意识到,凯伊库拉可能受困的中国游客数量要比先前预计的多得多。李昕副总领事安排旅行团按照先照顾老幼及特殊需要游客的原则排列出顺序,等待直升机下一趟回来接他们前往克赖斯特彻奇。



//与救援人员一起寻找中国游客


同时,李昕通过海事卫星电话联系总领事馆方面,希望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租到更多直升机,加速撤离进度。直升机往返克赖斯特彻奇和凯伊库拉的时间需要大约1个小时20分钟,一次也只能携带最多5名乘客。显然,没有更多直升机,撤离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随后,我们来到了人员集中的凯伊库拉医院。据了解,当地滞留了1200多名各国游客,还有数千名当地居民。在适合避震的凯伊库拉医院门前草坪上,我们遇到了一对中国游客夫妇。他们来自上海,租车在新西兰自驾游。与领事馆工作人员商量后,他们决定想办法与租车公司联系,把车留在当地,及时乘坐直升机离开。


在直升机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尽快将这些游客救离凯库拉,是一个规模相当庞大的任务。


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看到总领事馆工作人员和新华社的摄像机后,迅速聚拢过来。纷纷向我们讲述地震之夜的过程和经历,并询问总领事馆是否可以离开。在最开始遇到的旅行团大巴车司机帮助下,几拨儿中国游客被运往停机地点。而总领事馆的两名工作人员还继续尝试在凯伊库拉的街道上穿行,以便找到尽可能多的中国游客。


这时的凯伊库拉,手机信号和网络信号时断时续,仅能偶尔与外界取得联系。当我和同事回到降落地点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中国游客,加上还未抵达的人,我们已经看到上百名中国游客。除一名游客头部轻伤外,没有人受伤,看到总领事馆提供帮助,他们都显得较为轻松,自发组织安排乘机顺序,有序撤离。这时,夜幕已经开始降临,总领事馆租用的直升机逐步增加到了3架,但一旦天黑,这些直升机出于安全考虑将不得不停飞。


我们急于发出第一手照片和视频,向国内传递受困游客信息。在李昕副总领事的帮助下,我们登上一架直升机回克赖斯特彻奇。临走前,李昕副总领事告诉我,自己和李军领事晚上不会离开凯伊库拉,会尽力找到更多中国游客。


工作人员在登记滞留中国游客的信息。


回到克赖斯特彻奇,中国驻克赖斯特彻奇总领事金智健就在直升机场协调救援工作,并详细地询问撤出的中国游客具体情况。得知当地仍有近百名中国游客滞留,总领事金智健转身又去交涉:“能不能再派一架,不管什么型号都行……


我们则赶往总领事馆发稿、连线,忙完各种工作已是半夜。首席记者和我突然意识到从地震发生起,我们已接近24小时没睡,但这时的凯伊库拉,同样是从震后就开始忙碌的李昕副总领事和李军领事应该也同样是一直没有休息的。他们的情况如何?我们很揪心。



//唯一组织安全转移公民的外国政府


第二天,从早上八点半,总领事馆租用的直升机就开始抵达了凯伊库拉,启动了新一天的救援。


我们马上抵达直升机场。在这里,总领事馆的工作团队已经在不断核实名单,并对抵达克赖斯特彻奇的游客下一步行程进行安排,协调他们前往当地机场、旅店。总领事馆租用的直升机已经达到5架,不断有中国游客被送回克赖斯特彻奇。


在总领事馆的帮助下,不断有中国游客被送回克赖斯特彻奇。


一个昨天乘坐直升机从凯伊库拉撤出的小姑娘看到和自己一家一同自驾游的朋友抵达机场,兴奋地跳着双脚挥手。开心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感到振奋。一位在英国工作生活的中国游客和自己的意大利丈夫也搭总领事馆的直升机抵达,这位游客告诉记者,非常感谢总领事馆的工作人员允许他们夫妇一同登机。


每一名游客身上都有个类似的故事,无法尽述。


余震还在不断地发生。15日清晨,大大小小余震已经接近900次。我在电话中询问李昕副总领事,余震的震感如何。他告诉我,在当地时常因为余震摇晃,但已经逐渐习惯。


新西兰政府不断向凯库拉输送物资,医务人员也随时待命。


下午四点多,从凯伊库拉现场返回消息。总领事馆租用直升机,14日飞行9架次、15日飞行19架次,运送出126人,其中包括125名中国公民及港澳台同胞,另外一人为上文提到的意大利“中国女婿”。对于“借光”的事,他的妻子说,她看到当地还有众多其他国家游客没能离开,“中国政府是唯一组织安全转移公民的外国政府,这一点让我感到安心。”


15日16时45分,李昕副总领事搭乘的最后一架墨绿色小型直升机在机场繁忙的空域出现。在机场候机室中,李昕向新华社及聚集在那里的其他几家媒体简单讲述救援过程。他强调两点,整个过程得到很多帮助,不少新西兰当地人开车把中国游客送到停机场,还有我们最初遇到旅行团的本地华人帮了很多忙;另外,李昕说,尽管尽了全部努力,但不能保证所有中国游客都已经接出,因为在新西兰旅游的散客太多,一旦得知还有中国游客在凯伊库拉,总领事馆还将尽一切努力,继续想办法把他们接出来。


一架搭载着中国游客的救援直升机从凯库拉起飞。


从14日12时30分,到15日16时45分,大约28个小时多,这的确是一场“旋风救援”。


另外,截至记者发稿时得到的最新消息,新西兰军舰当地时间16日已抵达凯伊库拉小城外海,开始运出仍困在当地的游客。新西兰国防军表示,希望争取在16日把所有愿意离开凯伊库拉小城的游客和居民带走。❖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你在新西兰的好朋友☟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marketing@skykiwi.com

爆料投稿请邮件至 you@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