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晚风还新,时光却匆匆老去——在墨尔本大学读Master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分享“澳际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5 澳际澳洲



2014年的11月,在机场含泪辞别父母,登上飞往墨尔本的飞机。站在起点之时,我以为这将是一段漫长而枯燥的求学之路;站在终点回望,却发现来时路充满了精彩和欢愉。现在,小编就以“过来人” 的身份,来回忆一番在墨尔本大学读Master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吧。由于小编读的专业是Food Science,所以本文会有专业偏向性,各位看官就看个乐呵吧~




每次小伙伴们问起我的专业时,都会说:那你们上课都是教做菜吧?我一本正经地答道:是啊是啊!我们的作业都是给老师们交一道菜,老师说好吃就能得H1了呢!其实都没有啦~我们的assessment是写论文写实验报告,比较好玩的就是有些课程,比如Fruit and vegetable technology的实验是做苹果罐头和腌泡菜。还有一门课Current issues in dairy science也很有意思。看名字就知道是讲乳制品的,比如讲到yoghurt,老师就会带一堆不同牌子的酸奶到课上,让我们一一品尝。这些课程都非常有意思,但是一到期末考试我们就痛不欲生了。连篇累牍的专业词汇,纷繁复杂的作用机制把人折磨得欲仙欲死。连看一两个小时注意力就无法集中了,摸摸手机,找点零食。吃着吃着就习惯性的开始看包装信息,然后就不由自主的和复习内容联系起来:即食沙拉容易感染某某微生物,某某年某某地曾爆发过一次食源性致病菌感染,死了多少人~很多小伙伴会问我:你学了这个专业之后,是不是很多东西都不敢吃啦?其实并没有,纵然在课上看过了无数恶心的图片以及制作流程,也阻挡不了我们对食物的热爱。


墨大Openday 学院自制的rice pudding 和巧克力冰淇淋


在墨大求学的日子里,第二年进实验室做project的经历也值得一记。小编在国内读本科的时候做毕业设计,进实验室做实验只需要导师点头就行了。而这边却大大的不一样。交完开题报告之后,还要写一份详细的安全操作规程,逐条列出实验步骤,所需的仪器药品等,甚至还要详细记载垃圾的处理方法:生物垃圾灭菌后扔不锈钢的垃圾桶,黄色垃圾桶装什么垃圾,酸性废液倒哪个桶,有机废液倒哪个桶等等。此外还需要一份详尽的风险分析:每一个实验步骤都有什么风险,如何预防如何解决。这些文件都要发给实验室管理员过目,而且基本上都要被返工三次以上。小编记得当时有个同学的项目需要长时间坐在实验室的电脑前分析数据,管理员要求她在风险分析里面加一项:久坐对腰肌的损伤。还指出避免方法是每隔一小时起来活动一下。在这些前期准备都通过之后,还需要参加两个实验室安全考试,达标之后才能拿到实验室的钥匙,然后开始做实验。国内读研究生的小伙伴们都知道,熬夜做实验是家常便饭,而在这边,实验室的开放时间是每个工作日早上七点到下午六点。如果超出这个时间段,就需要填一个overtime的申请表,除了导师签字外还需要填一个紧急联系人,并且要求这个紧急联系人每隔两小时给你打电话确认你还活着。不得不承认这是认真贯彻落实安全第一的口号啊。



小编的实验样品


深深的觉得自从大学开始,日子就已经不能用“天”来计量了而是用“年”。在南半球的初夏时节,真的有一种听晚风还新,时光却匆匆老去的感觉。最后小编代表澳际全体祝各位毕业的同学们毕业快乐,前程似锦;祝各位还在读的同学们学习顺利,平安幸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