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嫩模做老婆,洞房新郎却不是我!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5 内涵段子



  我的老婆是一个嫩模,在她公司是头牌,受万人追捧。可结婚多年,我却根本没和她同过床!

 

  我和她是通过餐厅同事介绍认识的,他说街对口的婚介所最近来了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我很符合她的征婚条件。

 

  征婚的条件倒是简单:为人老实,农村户口。

 

  作为农民出身的我,第一次觉得农民除了会有土包子的绰号外还另有它用。

 

  同事说这女人有钱得很,结婚的话会有不少礼金,让我很心动。

 

  因为我妈患有尿毒症,我家没钱做手术换器官,所以我妈就成了一个药罐子,对我的压力一直很大。

 

  第一次见面,我们是在市中心的西餐厅,当我看见她的时候,我就被她那双修长的大腿给看呆了。最近网上流行的腿玩年,恐怕就是最能形容她那双美腿的词汇。

 

  她不仅身材好,而且还有一种高傲的气质,踩着高跟鞋过来的时候昂首挺胸,别提多有范儿。

 

  我约莫一看,不算高跟鞋的话,她估计得有168,在女性中算高的了。

 

  第一次见面她没给我好脸色,而且很冷漠。

 

  她坐下随意的跟我聊了聊,但聊天的内容也只是相互交换信息。

 

  她叫温涵,二十二岁,比我小两岁,是个小公司的嫩模头牌。

 

  见面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让我过两天等她通知。

 

  本来我以为温涵这样既有钱又漂亮的嫩模是不会看上我这种土包子的,即便真有要求农村户口的恶趣味。

 

  哪知道两天后,我竟然真的接到了温涵的电话,她让我跟她回家准备结婚。

 

  我当时乐坏了,能有温涵这样的老婆,简直就像做梦一样,真不知道她看上了我什么。

 

  接到她电话又过了两天,温涵约我出来,说要求马上就带我回家,我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跟她到家后,我见了她爸妈,但她爸妈一听我是农村人,看着我的目光中就隐晦的带着些鄙夷。

 

  不过我没有在意,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

 

  温涵一家人在晚上邀我吃了顿晚饭,她爸妈也跟我聊了会儿天。

 

  我的感觉是,他们对我这个人是挺满意的,只是对我农民出身比较介意。

 

  而且我注意到每当他们提起我是农民的儿子时,温涵都会在旁边小声笑,是那种嘲笑。

 

  整个白天,外加晚饭时间,我和温涵的父母相处得总体还算不错。

 

  可是在晚上,温涵母亲的一句话,就让原本和谐的气氛烟消云散了。

 

  因为她说我既然是上门女婿,那今天就住下来,让我和温涵同屋,抓紧时间结婚。

 

  温涵一听这话马上就爆发了,指着我的鼻子就朝她妈骂我,说怎么她找了这么一个土包子还要她结婚。

 

  温涵她爸妈的脾气也被她的话给引爆了,骂叨温涵嫩模的工作不正经,早点成家得好,否则以后没人要。

 

  他们争论了很久,而我在一旁始终没有吭声。

 

  因为我把温涵她爸妈的意思理解为了嫩模这职业潜.规则多,温涵是公司的头牌,谁知道被潜了多少次?如果以后曝出什么肮脏的事情,她不好嫁人。

 

  言外之意,就是只有我们这些老实敦厚的农民才不会介意。

 

  我土,所以我能接受被绿,我土,所以我没有底气插话……

 

  争论的结果,是温涵爸妈把温涵说得砸门回屋了。

 

  之后他们让我洗簌完也进去,还跟我保证尽快安排我和温涵的婚事。

 

  但晚上我进了温涵的屋后,温涵却不愿意理我,还让我打地铺。

 

  我当时觉得她正在气头上,所以就想着将就她一下。

 

  只是没想到,这地铺一打,就是整整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温涵根本就没有理过我。

 

  当时我还在纳闷,一点小事,至于动这么大的火气吗?

 

  这倒是苦了我,明明被她家定成了上门女婿,却连温涵碰都没碰过……

 

  幸好一个星期后,温涵爸妈让我们结婚了。

 

  那天简单的办了十几桌,没请我家里的人,几乎都是温涵这边的亲戚。

 

  而温涵的亲戚看见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骂我土,甚至还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孩,都当着我的面说了句土包子。

 

  但是我都没有在乎,因为我说过,我习惯了。

 

  我是农民的儿子,这是命,我认。

 

  不管怎么说,这天是我娶温涵这么个大美女的日子,我该高兴才对……

 

  当天晚上,温涵的卧室就被布置成了一间喜庆的婚房,我和温涵被她爸妈催促进了屋。

 

  其实在之前我就想过,结婚后我总算能碰我的嫩模老婆了,晚上必定会松开皮带大干一场。

 

  但是真到了这个时候,我先想到的却是让温涵接受我,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我老婆。

 

  于是在进屋后,我就鼓起勇气抱住了她,对她说我不会让她被潜,我会保护她。

 

  那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跟女人有亲密接触,虽然只是抱,但也让我对温涵软软的身子很享受,非常舒服。

 

  可是我没想到,这种让我享受的感觉只持续了不到五秒,温涵就挣脱了我的手,骂我神经病潜你妈

 

  听她骂我妈,我当时就气了,因为我妈从小就疼我,现在又患了尿毒症,我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骂我妈了!

 

  于是我直接把温涵按在了床上,心想反正她已经是我老婆了,我想和她办事儿也是合法的。

 

  结果温涵一脚就把我踹下了床,劲很大,比我这个大男人的力气都要大一些。

 

当我倒在地上后,温涵又用她的皮带在我身上抽了一下,说想上她的人多的是,怎么也轮不到我这个土逼穷鬼。

 

  土、穷,都是事实,但是被自己的老婆亲口骂出来,我只觉得心酸、自卑……还有那么一点提不起来的愤怒。

 

  因为我连自己的女人都降服不了,即便是用暴力我也干不过她……于是我只能默默的屈服,选择低头。

 

  洞房花烛夜,我又在温涵的床边打了地铺,而且还被温涵警告不准告诉她爸妈,否则就用皮带抽死我。

 

  但是她答应我,只要我老老实实,她会每个月给我三千作为封口费。

 

  直到那时候,我才明白温涵当初并不是生气才让我打地铺,她是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他的男人,我只是她用来敷衍她爸妈的玩物……

 

  作为一个男人最后的尊严,我理应是放弃这段婚姻,离开这个漂亮但狠辣的女人。

 

  但是我没有,因为温涵提到了我最初去征婚的目的——钱。

 

  我缺钱给我妈治病,哪怕温涵对我没有感情,我也得为了这笔钱将玩物的身份扮演好。毕竟我以前的工资只有两千不到,没有什么办法比跟着温涵来钱更快了……

 

  婚礼置办后的一个星期,我和温涵去领了证,温涵爸妈看见我们的结婚证后大舒了一口气,感慨终于放心了。

 

  但哪怕是领了结婚证,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温涵仍然不让我碰她,连手都不给摸。

 

  我觉得这样太窝囊了,明明有一个性感漂亮的嫩模老婆,却不能碰,那种心思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

 

  所以我想过,等温涵睡着后,我悄悄的去动她,哪怕只是摸两下也好。

 

  但我没有这么做,有一次我手甚至都伸出一半了,可最后还是把手给抽了回来。

 

  因为我怕很小的机率被发现,我怕被她发现后不给我钱……

 

  婚后半年,我没有碰过我老婆一次,哪怕是看着她窈窕性感的身材忍不住了,也只能拿着她照片到厕所去自行解决。

 

  感情,我没有在温涵身上得到半点,反而还被她经常性的骂土逼。

 

  但是我得到了钱,六个月,一月三千块,一共一万八,被我一分不少的存了起来。

 

  反正我是上门女婿,吃她家用她家的,穿以前的旧衣服就好了。

 

  可接近两万,离我妈的手术费还差得远。

 

  以前我没钱不了解,等我能在温涵这里拿到钱后,我就去市里的一家正规医院问,要为尿毒症患者动手术换器官得多少钱。

 

  医生给我的答复至少得有三十五万保底,外加其它的费用,差不多得四十万。

 

  我当时就被这昂贵的医药费吓到了,觉得光从温涵那来钱恐怕还不够。

 

  于是在我和温涵结婚刚好半年的那天,我向她提出了请求,我要出去工作,我要赚钱。

 

  要知道,在这半年里,我作为她的男人,却只是被她当作佣人用来做家务……

 

  温涵那天的心情好像挺不错的,竟然还问了我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我告诉她我妈有重病在身,需要钱手术。

 

  温涵撇了我一眼,说没想到我还挺孝顺的。

 

  但是接下来,温涵却没有提我的请求,而是跟我商量离婚!

 

  不过她让我必须把离婚的事情对外和对她父母保密,我离开她家的理由要用家里农活忙、杂务多,抽不开身。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就像早就计划好的一样。

 

  而说完这些对我的安排,温涵还当着我的面乐呵,说她屋子都因为我住进来给弄脏了,等我走后还得除味。

 

  其实我身上根本就没有味道,每天洗澡不说,穿的旧衣服也常洗。

 

  说我脏,说我臭,只是因为我的这个嫩模老婆从来都看不起我这个农民而已。

 

  本来在她说了这些后,我是想拒绝和她离婚的,而且还要把她让我隐瞒的事情告诉她爸妈。

 

  可是温涵再次让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让我同意了她的安排。

 

  还是因为钱,她答应给我两万,作为离婚费。

 

  一段没有感情的半年婚姻,便在温涵的安排下草草结束了。

 

  在拿到离婚证的当天,我也按照温涵的要求,给她爸妈解释了我要离开家里的理由,他们没有任何怀疑,只是交代我早点回来。

 

  而温涵也履行了她的承诺,给了我两万,让我抱着钱滚蛋。

 

  离开了温涵,我又重新回到了那家一月工资不足两千的餐厅上班。

 

  那天晚上,我买了好几灌啤酒,喝得很醉。

 

  因为温涵给我的憋屈让我在她家时完全没地方发泄,醉过一场,倒也会轻松不少。

 

  本来我以为和温涵离婚后,我再也不会跟她有半点交集了。

 

  但在一天夜班,我在餐厅的电视中看见了她,而且还是新闻上。

 

  即便是在电视屏幕里,温涵的那双大长腿都显得特别漂亮,餐厅里在看电视的同事也为此垂涎不已。

 

  但这是新闻,不是温涵的美腿秀。

 

  播音员报道,某传媒公司的签.约知名嫩模,在上周六和一名带着帽子的疑似男友在宾馆被拍,两人动作亲密,行为暧昧……

 

  听到这则新闻后,我当时就忍不住放声笑了出来。同事们骂了我一句神经病,也没有多理我。

 

  但我不管,因为我是真的为自己高兴,并且为自己感到庆幸。

 

  庆幸自己已经和温涵离婚了,逃脱了这被绿的命运。

 

  跟她结婚那半年我不知道我被绿过没有,但如果我现在还没有跟她离婚的话,我是肯定被绿了,而且还特么绿到了新闻上去。

 

  像温涵这种只能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女人,谁特么知道混成头牌被潜过多少次?

 

  这一晚上,让憋屈了半年的我有一种莫名的爽快。

 

  而让我爽的还不止是一个晚上,第二天的早间、午间新闻,几乎都报道了温涵的新闻。

 

  原来温涵在她的签.约公司,是以清纯高冷女神的名头打出的,那么这些新闻,简直就像是一记耳光扇在温涵和她公司的脸上。

 

  至于现在,温涵在事业上肯定也受到了打击。

 

  我当时就想,要是我现在能看见温涵手足无措的模样,可能就更爽了。

 

  哪知道我的随意一想,却马上就成真了。

 

  离婚一个月,温涵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她约我到第一次见面的西餐厅去见面。

 

  我没有拒绝,丢下手中的工作就过去了,也没问她什么事。

 

  温涵比我早到,我过去的时候看见她是站着的,还焦急的跺着高跟鞋。

 

  而当我走过去后,温涵就急匆匆的对我说:杨涛,跟我复婚!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