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可不只是会演小品,这个新晋金马影帝说:我是处女座我骄傲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8 腾讯娱乐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在昨天落幕的第53届金马奖上,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斩获金马影帝。领奖现场,他先感谢了评委们的耐心,称“他们看到了这部容易被忽略的电影的微妙之处”。



作为一个公认的“影帝”,他的谦卑与低调一直像他的演技一样坚挺,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那个很能惹人发笑的“药匣子”,怎么忽然变成了优雅又时尚的中年型男!


其实,颁奖前夜的金马奖入围酒会上,范伟已经凸显出“型男本色”,他身着简洁的深色系西装内搭T恤、深色系九分裤、露出脚踝的牛津皮鞋亮相,引发一阵低低的惊呼:“天呐,这还是范伟吗?好帅啊!”无论你多么熟悉范伟土里土气的“药匣子”造型,或者你以前看到他就会忍俊不禁,但如今你都不得不承认,范伟这次和他过往形象南辕北辙的新造型,和他竟然如此的严丝合缝。


范伟领奖现场图


这种紧密度在以民国为背景的影片《不成问题的问题》中也是严丝合缝的。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很多人对于范伟最大的疑问是,他与观众脑中根深蒂固的“民国男人”相去甚远。然而,影片第一个镜头就动摇了这种偏见,身穿马褂、梳大背头的范伟对镜站立,小心翼翼地压了压鬓角的头发,精准地呈现出一个中年官员对仪态细节的执着。这是一个会让人想起《阿飞正传》里张国荣或梁朝伟梳头的镜头——毫不夸张,虽然直到现在我都没想清楚是为什么。


就在一个月前东京电影节颁奖前夜,一年多鲜有露面的范伟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同样的“型男装扮”,干净利落又得体。干净利落,是名牌西装赋予的,但得体,绝不仅仅是因为身外物。54岁的范伟,没有变成一个爱说教的老艺术家,没有任何“成为伟大”的欲望,也没有一丝丝中国式中年男人的油腻感,曾经深入人心的“药匣子”在他身上更是无迹可寻,他依旧是那个微笑着耐心回答所有问题、让人感觉采访像是在聊天一样的男演员。


信星座的中年人

我是处女座我骄傲


很多人已经忘了,两年前的范伟,深陷与赵本山“拆伙”的漩涡中,被人翻来覆去八卦评论了个把月,以至于最后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时候,都处在一种神情小心翼翼、说话磕磕巴巴的状态中,与如今的从容自如判若两人。


“型男”范伟


演戏对范伟来说是一件让他感到非常有压力的事情。他爱戏,每一场戏,每一次表演,都对自己很严格。但表演大多数时候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当对手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达到他的完美标准时,他就会非常焦躁。


关系不错的,他可能就直接说了。关系没那么好的话,他的好心肠,让他不知道怎样才能当着对方的面把不满表达出来而不伤害到对方,如果不能绕个弯儿通过第三人去委婉地提醒对方,只能自己“急得直跺脚”。那时候他调整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强迫自己数10个数,冷静一会儿。看吧,一个公认地位高的演员,如果一直以温和著称,没有被曝出过“耍大牌”的新闻,站在他的角度来说未必是一个褒奖,因为很大可能是因为他把对人对事的不满引发的内心冲突,都留给了自己。


走红毯的范伟浑身都是“戏”


有标准,却很少想过要别人“服从”的范伟,开始学着宽慰自己。他从驾驶经验中发展出来一套理论:“每个人开车的踩油门和踩刹车的节奏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如果做副驾驶的人也会开车,而且老是按照自己的心理节奏要求司机,踩刹车啊,加油门啊,那司机就不会开了。应该本着安全的前提,只要不出事那就是对的。”具体到表演就是,别的演员那么演也有自己的道理,只要没差那么多,就行了。说到底,范伟还是有自己的要求,只不过没那么在乎结果了而已。


这样宽慰着自己,范伟会觉得自己的性格开始变了。他又为自己找了个理论基础,就是星座——前几年,星座正是时髦话题的时候,处女座和他们的奇葩事迹,还有那句“珍爱生命,远离处女座”都成为了坊间谈资,处女座的范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了解到星座的。


曾给我们带来无数欢笑的范伟,其实是个处女座


但范伟一点不为自己身为处女座被“歧视”感到不爽,相反还很愉快,“处女座追求完美”“处女座不为难别人,只为难自己”这些说法,一下子击中了他。这些说法和大家的反应,恰好证明了他追求的标准的确是完美的。这让范伟感到很安慰。他特意举了一个例子,有的导演知道他是处女座,就会感到万幸,因为“处女座都很靠谱”。说这话的时候,范伟得意的表情和那些年我们一起自夸各自星座特质时的嘚瑟,简直一模一样。


所以,当范伟觉得自己性格变了,他又拿出星座来解释,“最近不是有上升的说法吗,最近这十年我发现我好多了。”虽然他甚至不太记得自己的上升星座是什么,但他似乎真的很信与星座相关的理论,他认为自己现在是真的可以站在对方的立场想问题:“他选择不那么做,可能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与“别的演员那么演也有自己的道理,只要没差那么多,就行了”相比,这句话的确“毫无破绽”了。


范伟在刚刚结束的东京电影节上角逐影帝,结果失利


其实,第一次听到范伟对处女座的侃侃而谈,记者没有掩饰住惊讶,紧接着范伟也流露了一丝小得意。有那么一刻,我是真的分不清,他是真的很信这个,还是刻意练习过与年轻人沟通的技巧,但必须承认,在这样一个交谈氛围中,范伟的表达的确没有以前那么拘谨了,明显活泼可爱多了。


但是,作为面对面采访的人,我仍然很难相信,不是科学也不是心理学的星座论,能够“催眠”范伟去改变自己。《不成问题的问题》中有很多新人演员,范伟说和他有对手戏的张超,第一场对手戏就“亢奋演过头了”。范伟作为资深前辈,片场指点两句也是很正常的,但他还是宁愿告诉导演,再让导演提醒他该怎么收着点,那个温和背后藏着高标准的范伟,还是没有变。


《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照


阅历告诉范伟,改变任何一个“TA”都很难,其实,他也同样很难被改变。也许,他借星座说事儿,是为了找个台阶下,不为难自己,也不为难别人。最后,当我问道,如果真的可以成为《不成问题的问题》中的一个角色,会成为谁,他毫不犹豫选择了那个挑战农场潜规则却被群体打脸的新官儿尤大兴:迂腐,不合时宜。这也是一个典型的处女座。


演戏不难

难的是和喜欢的人一起工作


因为挑剔,范伟转战大银幕后,一直接的就是口碑不俗的小成本文艺片,《芳香之旅》《耳朵大有福》《看车人的七月》……因为对角色的挑剔,市场好了,票房涨了,烂片多了,范伟反倒没戏演了。2014年9月拍完《道士下山》之后,范伟一歇就是一年多。直到2015年夏天,接到《不成问题的问题》剧本。导演梅峰说,他写剧本的时候就立马想到了范伟。第二人选他压根没想过。“除了他好像也没人能演吧?”梅峰这样直言。


电影改编自老舍一篇冷门的短篇小说,讲述了抗战时期重庆乡下一个远离战场的农场小官儿,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如何把乱世中苟且享乐的老板和偷懒苟活的工人都捋得服服帖帖的,让竞争对手知难而退。


范伟很喜欢这个剧本,“这个人物,包括电影都挺深,但表达的方式很淡,这种调调我特别喜欢。”


《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组亮相金马红毯


范伟所说的调调,是这部影片的独特风格,这是一部舞台剧形式的电影,一个镜头一场戏,但绝不夸张,加上画面是黑白的,非常非常考验演员的演技。尤其是范伟的这个角色,在一众各怀鬼胎的“奇葩”中间,他的角色是最没性格的,对上对下永远都在赔笑脸,对表演的精度要求极高,演过了与没到位之间空间极小。对相声、舞台剧、喜剧信手拈来还很爱艺术片的范伟来说,这个角色正是电影大跃进式商业化的年代里,难得一遇的享受。


但从本质上来说,这个角色对范伟来说,真的没什么难度。银幕形象的错位,范伟不担心,他是说相声出身的,穿马褂属于“童子功”。至于角色本身,经验丰富也见多了世面的范伟根本没有理解障碍,“70多年过去了,这种人现在也很多,农场里的各色人等,基本把现代社会人概括得差不多了。”


《不成问题的问题》海报


当然,除了好角色,还要看团队。他是这么形容一个团队的作用的:一个好团队,包括导演、摄影、灯光、美术,能通过给演员造梦,把演员扶到神坛上。但一个不好的团队,再好的角色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能把演员给“扒光”了,往众目睽睽之下一扔,看这个人出丑。“那个时候,不光是倦怠,甚至是绝望。演员深一脚浅一脚,有时候真是无奈。”范伟最后没透露,那是哪一年在哪一个片场的经历,但从“扒光”这个词就可以看出,当时的范伟多么狼狈,内心的耻辱感多么重。对于一个死爱面子的处女座来说,这恐怕是疼痛级别之首。


跟导演梅峰第一次谈剧本的时候,范伟问,我能不能把这部电影理解为想要表现出一种静水深流的感觉?梅峰说,对,就是这个意思。他还交代自己打算用黑白画面来拍。就这么两句话,范伟当时就觉得一拍即合,意思全对,当场就签约了。


另一个让范伟觉得安心的理由是,梅峰也是处女座。首先两人心有灵犀,范伟想表达什么,一两句话梅峰就明白了,这对表达偏内向的范伟来说,无疑是个加分项。性格上两人都特别腼腆,不但没有攻击性,还很爱赞美对方,也爱给对方回应,一起工作起来和和气气的,比较舒服。


《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照


结果也遂了范伟的心意,整个拍摄过程都是“一个挺开心的事儿,挺过瘾的事儿”。演员们除了有时间磨戏,还可以灵机一动,加入即兴的东西。有场戏说的是新官儿上任时,范伟饰演的角色有急事请假离开,说回来再办交接手续,结果去了好久才回来,而且是从江里爬上来的,见到张超饰演的秦妙斋时,他说自己是掉到江里漂了好久。范伟跟导演坚持不要点明,他饰演的小官儿是否亲自设计了这一出苦肉计,只是让张超饰演的秦妙斋问了一句,当时船夫没发现吗?紧接着自己再说船夫可能也睡着了吧。“我觉得聪明的观众一看就知道这里头有猫腻。”范伟兴奋地说。


另外还有一场点烟的戏,也是他让张超给自己点烟,他自己再凑上去,“这样人物的心理就全对了,那种含而不露的小微妙,该表达的又都表达了,挺有意思的。”我们完全能够想象,在触摸到完美的那一刻,作为处女作的范伟, 他的愉悦定能从每一个毛孔溢出来。


范伟长着一张看了就让人忍俊不禁的脸


工作环境也让范伟留恋。剧组在重庆旁边的小山洼里头搭了一座办公楼,又搭了一架水车,风景很美。拍戏的时候,正好是橙子、柚子、橘子熟透的时候,一场戏拍完,他顺手就可以摘几个水果吃,打心眼觉得美好。


范伟说,现在他挑片只有两个目的,一种是让别人开心的,还有一种就是让自己开心的。《不成问题的问题》就是能让他自己开心的电影,工作的过程很美好,而且还获得金马影帝,能赢得同样喜爱电影的儿子的崇拜,他就心满意足了。


一辈子就干好演戏这一件事儿也挺好的


得益于早年的努力和对财富的积累,他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自主权,不必再接不喜欢的戏,与不喜欢的人合作,接不到好戏的他宁可歇着。另一方面,他尽量远离游戏规则越来越复杂的娱乐圈,除了默默投资安安静静当个股东,他不想赶时髦当导演,也很少列席社交场合,闲着没事最爱的就是琢磨吃,也爱下厨,经常看美食节目学做菜。假如按照范伟来定义老干部的标准,恐怕很多自封的天天新闻见的“老干部”都要被涮下来了。


《耳朵大有福》剧照


商业市场越来越好,但范伟想拍的电影越来越少了,那些像《耳朵大有福》这样的戏,在如今这个市场里没有太多生存空间。但他一直较着劲,他不甘心去演他觉得不够好的电影。他宁愿再回去拍一些还不错的电视剧。不过,他说最近在接几个戏,虽然没有那么好,但是剧本、人物最起码开始走心了,而他的心态也松驰了一些,就决定接了。但他最爱演的,还是《不成问题的问题》这样的电影。


范伟说他不在意角色大小,戏多戏少,最在意的是完整性。“有的人物逻辑都没有,没法儿演,演完之后都是乱的。演技靠什么,还是靠人物逻辑的完整性。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且你也丢手艺。”2016年,他在《我不是潘金莲》中出演了一个救下李雪莲,劝他不要在自家果园上吊,要去就去隔壁果园寻死的蔫坏的果农。范伟觉得,哪怕是一场戏,逻辑对了,特别完整,也会出彩,给大家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


市场好了,没有好戏演,也不是范伟一个人碰到的问题。赵薇、徐峥、大鹏都碰到了,他们决定当导演,结果接连取得巨大的成功,引发演而优则导的热潮。于是开始也有不少人登门拜访,希望范伟出山。范伟都拒绝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做不了导演的。“导演需要的综合能力太强了,我的能力、体力,性格全部力不从心。”尤其是性格,他看自己看得很清楚,“敏感,脆弱,缺乏定力,是比较情绪化的人。这是双刃剑,生活当中可能(不利),但是演戏就需要这些。所以说做演员最合适,别的来不了。索性就做演员吧。”


“您是说演戏一件事这一辈子就干到底了?”


“这挺好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