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不佳时的说话方式,最见一个人的教养

<- 分享“假装在伦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11-24 假装在伦敦



 

作者:李清浅   来源:李清浅(ID: wliqingqian)


高兴时谁都会温言软语说两句好话,但是有多少人在暴怒或者情绪不佳时还能考虑到别人,控制自己的说话态度呢?


01. 

昨天跟老秦带孩子去汉阳陵看银杏,本来挺好的事儿,然而八小时内,至少有三次,我差点被老秦噎死。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首先是出发前,老秦买菜回来,我随口问他:“外面冷吗?”因为不确定要给孩子穿多少衣服,结果老秦回答:“我又不是你,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冷?”

我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想了两秒钟才反驳:我当然是问你的感觉,我并没问你我冷不冷啊。

“每个人对温度的感觉是不一样啊,夏天的时候我每次都热得不要不要的,你却说不热不让开空调啊。”大概看到我在翻白眼,老秦于是说:“你要问我的感觉,我觉得不冷。”

啊!!我有一点小抓狂,你觉得冷或者不冷,直接回答不就OK了吗,还扯出旧仇新恨来了,可丫的偏脑袋像被门挤了似的,非这么较着真回答,简直是挑衅。

到了汉阳陵,我又被他噎了一次,他带小朋友从厕所出来,我随口问:“厕所干净吗?”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我不知道,我没去女厕所。”

我倒吸一口冷气,准备翻白眼,但是,我忍了,在外边玩,我不想发火:“那么,男厕所干净吗?”

老秦想了想却回答:“我没注意,要不,我再帮你回去看看?”

咝!!这要是笑眯眯地说这种话,你会觉得他在逗你,可偏一副一本正经的欠捧模样。控制,控制,这男人是你自己选的!我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也就十分钟后,我选的男人第三次给我以重创。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从南阙门出来,我们要去银杏林,不知道要怎么走,老秦说来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个涵洞,应当从底下钻过去,我看到有人横穿马路,便说大家都这么走,随大流吧。

然而跟着大多数人上了马路,才发现那是高速,而且无法到达银杏林,想下去却来不及了,好在因为是景区内的路,人流很大,车不多而且车速很慢。

结果秦君说:这么多人,全都是作死,不出事儿才怪!

他恶狠狠地强调了“作死”两个字。至此我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是的,老秦说的都对,回答问题也非常严谨:他不知道我会不会冷,他也不知道女厕干不干净,贸然走上高速,的确是“作死”。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但是,每一句都让我听着极其不舒服,这些话就像鱼刺一样,让我如梗在喉!

02. 

有时候是这样,越是亲近的人,说话越不经大脑,怎么“直”怎么来。

我们的客气、礼貌乃至教养,是表现给同事、朋友、领导甚至陌生人的,真正的亲人之间,反而倒非常随意,动不动恶语伤人,完全不去深想这样说话话会给听者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 “嫁给你算是瞎了眼。”

  • “你给我听好了,我再TM管你的事儿,我就是有病。”

  • “你又在乱扔袜子,和你说过一百次了,没一次记住。”

这种话不陌生吧?你可能听过,甚至可能说过,有时候语气还很糟糕,夹杂着“没好气”和“我早就受够了”。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话说完,气也消了,但是这些像刀子一样的话,造成的影响却不会消失。

最近出现了很多关于好好说话的文章,比方,谢可慧那篇《好好话话你会死吗》,以及前阵子的《恩爱夫妻就是好好说话》,我猜最近这些文章流行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大家都发现了不好好说话带给我们的伤害。

我百分百相信,我们每个人都烦别人对自己不好好说话,但是,又肯定和别人“不好好说话过”。

的确,很多时候,因为烦、因为气,我们说话总是恶声恶气,颐指气使,甚至反讽挖苦,总之,不一剑封喉不罢休。

我亲眼见我们楼下的小超市里,有个姑娘买的一包锅巴过期了,气势汹汹地前来理论:“你们超市怎么出售过期产品,想吃死人啊,告诉你们,我朋友就在报社上班,小心曝光你们……”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结果售货的小姑娘也是个暴脾气:“那你把你朋友叫来曝光啊!”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眼看即将开撕,所幸店主及时出现了,问怎么回事,店里的小姑娘回答:“这个人好奇怪,她来了不说要干吗,又是吃死人又是报社记者的,吓唬谁呢,她好好和我说,这东西过期了我一早就给她退了。”

也是,来退货的姑娘虽然是受害者,但气焰也实在嚣张得不像话,就算你有理,有理就不能好好说话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把人踩在脚底下恨不得再唾上两口,何况人家也没抵赖,没说不退货啊?

这件事,也给了我点启发,那就是不肯好好说话的人,大概要么觉得自己有理,要么觉得自己委屈。因为自认为理亏的,一般不会如此高调。

03.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很多时候,低声细语,彬彬有礼,反而会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有一次楼上几个小孩趁家里大人不在,又吵又闹,楼下的邻居非常气愤地去理论,结果他们吵得更凶了。

楼上是一位退休教师,大概也被吵得不像话,只好亲自“出面”,他柔声细语地和那帮小孩儿说,我老伴睡眠不太好,你们轻点儿可以吗?谢谢啦。

几个叛逆的小孩儿竟安静下来了。

不是小朋友们吃软不吃硬,而是他们感受到了“尊重”的力量,有时候不听你说话,不是你不在理,而是因为,你不够尊重对方,一句话,你没好好说话。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开心的时候,好好说话并不难,难的是,在你心情不好,沮丧甚至绝望的时候,依然彬彬有礼好声好气地说话。

其实,一个人最基本的教养,就表现在说话上边,尤其是情绪不佳时候的说话方式。

前阵子看了个纪录片叫《人间世》,一个24岁的年轻人,因为一顿海鲜发生感染,送去医院抢救,最后还是不治身亡。几个月后,主治医生收到家属发来的一条信息:现在孩子已经入土为安,我们也正从阴影中走出来,谢谢你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个医生几乎每天都要给病人做手术,有的人痊愈了,有的人永远离开了,他说经常收到痊愈的人发来的感谢信,没救治过来反而对他说感谢的情况极其罕见,他说这条信息,让他温暖了好久,他确定这一家人都是极有教养极有素质的人。

因为这种时候,是伪装不出来的。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04. 

对人客客气气,是最基本的尊重。

人在情绪不好或者累了烦了的时候,怎么说话最见一个人的修养。而对家人的态度,比对外人的态度,更见一个人的本性,因为大家在家人面前,不太“装”,可是不装不意味着可以话里夹枪带棍。

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自己的家人,当然也不例外,一句伤人的话,你说过就忘了,被你伤害过的人,却可能要暗暗舔好久的伤口方可痊愈。

因此,说话能用祈使句的时候,不用陈述句,能用陈述句的时候,不要用反问句。

一转眼,我们相识了五年,伴着雨声,又想起了曾经的点点滴滴,想起深夜你因为害怕而让我陪你聊天时的喜悦,就这样一条短信两条短信直到你不再回复,直到你已睡下我才安心;想起那时你的一句熄灯了没有热水洗漱,我便在寒冬腊月的深夜拎着一保温瓶开水走过几个站台,就为了送给你一份温暖,不知道你有没有感受一丝丝温暖;想起毕业那晚你哭的稀里哗啦,我们拥抱着说再见,那些的画面历历在目,去永远的飘在了身后。毕业了我们俩来到了同一个城市,在这遥远而陌生的城市班里只有我们两个来了这里,你每天忙碌着工作,我在陌生的校园继续深造,很久一段时间没有了联系,也没有了相聚,很想知道你的生活是怎样的,直到有一天因为一个同学出差路过我们才有了再次相聚,你的笑容依旧那样甜美,我们还是那样的熟悉。

温暖的提醒,永远胜过咄咄逼人的诘问。

我们不是演讲,也不是做脱口秀,而是在和人说话,说话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人印象深刻,而是有效沟通。

沟通,意味着两个人要处于对等位置,不高高在上,不颐指气使,而是心平气和地,说话!




您看此文用了秒,点击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只需一秒哦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


传播正能量,拒绝冷漠

觉得不错,请点赞↓↓↓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