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身发生惊人变化,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男孩子一定要注意!

<- 分享“内涵段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8 内涵段子



善恶有报,这话绝对不假,叔叔坑了我所有的钱,可是不久我就撞见漂亮性感的婶子跟隔壁老王在那啥……

 

  我今年十五岁,两年前,在一家工厂上班的父母因为化学泄漏事故在大爆炸中双双离世。

 

  国家赔付了大笔的抚恤金,可具体有多少我并不清楚,因为,这些赔偿款都被我叔叔收去。

 

  就连父母留给我的房子也被他们卖掉,理由是秦生你这么小,没法自己生活。

 

  可当把我领进了家门,婶子的脸色就变了,再也没有之前的呵护亲热。

 

  她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冷冰冰的朝抱着遗像低头站在一边的我说:“你还非把这死人的照片带我们家来,真是晦气!”

 

  我抬起头,眼光顺着婶子的黑丝长腿慢慢挪到她的脸上,小声道:“他们不是死人,他们是我的爸妈……”

 

  婶子艳红饱满的双唇一撇,嗤笑道:“行,小崽子还挺有情义的,这事就算了,以后在家里住要勤快点,还有,我喜欢干净,你要是邋邋遢遢的弄脏了屋子,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人变的这么快,之前还对我百般安慰的婶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冰冰的。

 

  我把求助的目光望向闷头抽烟的叔叔,可叔叔他躲着我含泪的眼睛,脸向一边扭去……

 

  婶子说完就搂着坐在旁边,冷眼瞅我还一脸嫌弃样子的秦曦走掉了。

 

  在失去父母一周后,我又失去了他们留给我的房子,被迫住在叔叔家的客厅里,一张小小的钢丝床,几步之外就是卫生间的木门。

 

  巨额抚恤金被他们拿到手后,本来还在外边打零工的叔叔也辞职了,每天都喝的醉醺醺,而秦曦和婶子则是买了很多衣服包包,又换了苹果手机,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他们花的是什么钱,可是我不敢说,因为我突然失去了双亲,心里实在太渴望有个家了,就算他们对我很不好,可我还是下意识的依恋这份亲情。

 

  姐姐秦曦对我敌意最重,经常指着鼻子骂我:“你特么就是个灾星,把爹妈都给克死了,要不把你撵出去,早晚把我们也坑死。”

 

  其实秦曦跟我叔叔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只是婶子二婚带来的孩子,可我们在家里的地位,却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天下午刚开始上课,我肚子就一阵阵绞痛,赶紧请假往卫生间跑,拉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止不住。

 

  班主任宋苗苗跟我说,你赶紧出去买点止泻药,一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我点头出门,捏了捏兜里的几个钢镚,只好取了自行车往家里赶,实在婶子给的零用钱太少,我买不起药啊。

 

  回到家又是阵肚子痛,赶紧跑进卫生间,完事了我才注意到,婶子那屋传来阵阵莫名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人被捂住了嘴,用鼻子才能发出的低哼声,我心里奇怪,难道婶子在家呢,这个时间她不是应该在打麻将吗?

 

  我也没多想就慢慢走过去,因为拉了几次,我脚步有些发虚,也没发出什么声音。

 

  当我靠近婶子的卧室门时,透过房门传出的声音又清晰了许多,这次我不光能听到婶子那似乎蕴含了无尽痛苦的低吟喘息声,同时还有像是一个人用手掌重重拍打另一个人身体的声音。

 

  我把裤子往上提了提,心里也有点发紧,心说难道婶子跟叔叔打起来了?他们自从把我接回家后,钱多了,脾气也变大了。

 

  我在犹豫要不要开门去劝架,就听屋里的婶子哼唧道:“你想干嘛,这里不给,老娘不想拉屎都特么疼!”

 

  我正在奇怪呢,什么不给,难道不是打架吗?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知秋,我的好宝贝,让我试试呗,老特么看日本片,看小鬼子鼓捣旱道给我羡慕死啦!”

 

  我心头一颤,这个男人的声音根本不是我叔叔啊,那他是谁,婶婶跟他在卧房里做什么呢?

 

  我一时走了神,忘了刚刚想要我劝架时我的手已经放在房门上了,也许是婶子没想到这个时间家里会回来人,连卧房的门都没有锁。

 

  虚掩的房门被我颤抖的手无意中就给推开了。

 

  随着老旧木门传出的吱嘎声,两个一丝不挂的男女映入我的眼帘。

 

  婶子跪在床上,屁股撅的老高,她用双手撑着床面,脸色潮红披头散发的。

 

  她的脸都伏趴在床单上,侧头眯着眼跟身后正在撞她的男人说话。

 

  我跟被雷劈了一样傻住了,也不敢动,就那么呆呆的站在原地。

 

  她说:“姓王的,你别想了,老娘的那里谁也不给,就是咱家那个酒鬼也没尝过,你要是敢瞎鼓捣,明天我就去麻将社把咱俩的事说出去,哈哈。”

 

  她回头跟那个体格雄壮的男人说话,还没有发现站在门口的我,可是那个男人已经看到我了,他脸色一变停下了动作。

  婶子立刻有些难受一样的向后动了动身子,嘴里还呢喃着:”别,不要停。“

 

  我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一幕,所有心神都被婶子裸露在外的那一对白腻山峦给吸引住了。

 

  这时那个男人朝婶子连递眼色,示意她看向门口,我这才恍然大悟,想要伸手把门给他们带上就跑,可是又拉肚子又是惊吓的,我竟然都有点迈不开腿。

 

  这时婶子也发现了我,她惊叫一声就蹦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就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那个姓王的男人速度更快,早就穿好了裤子,婶子冷哼一声,那个男人就冲上来揪住我的衣领,一把就将我拎进了屋里。

 

  看我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看她,婶子似乎微微松了口气,轻声对男人道:“你先走,这里有我处理。”

 

  男人犹豫了下,临走还横我一眼。

 

  我就算再单纯也知道自己撞破了别人的隐私,这整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想到这我紧张的嗓子眼发干,心里像是有人在锤一样砰砰的跳。

 

  婶子看我这幅样子似乎更放松了,拿起桌上的女士香烟就点了一根,抽了两口才站起身朝我走来。

 

  我好像犯人等待着法官宣,判一样,心里充满了忐忑,婶子走到我跟前,突然伸手抓住了我的头发,尖声大喊道:“扫把星,谁让你回来的?谁让你回来的,啊?说话啊?”

 

  她扯着我的头发甩来扭去,我疼的眼泪在眼圈里直转,只好小声的解释道:“我,我拉肚子,我想回来找药吃。”

 

  婶子把烟头按在我的胸口,恶狠狠的骂道:”拉你妈逼啊,你不会买药吃吗,非得提前回来,你个死扫把星!“

 

  胸口的半袖衬衫被烟头烧破,皮肉和心中的抽痛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委屈的抽噎道:“我没有钱,我兜里的钱只够买馒头咸菜的!”

 

  婶子又扇了我两个耳光,让我苍白的脸色都有些发红,这才气呼呼的坐到床头,冷声问我:“你刚才都看到啥了?”

 

  我心里真想不管不顾大喊出来:“你特么偷人,你背着我叔叔把野男人招到家里来,你还敢打我?”

 

  可是长久以来的服从让我养成了根深蒂固的软弱,我根本不敢反抗婶子的淫威,也许是我心里把他们一家都当成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和依靠,才让我从心里不想跟她闹翻。

 

  我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才小声回答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回来时你正在午睡呢。“

 

  婶子听了脸色一缓,撇嘴道:“虽然很碍眼,但还算机灵,这么地吧,以后每个月我多给你二百块钱零用,但是你给我记住,你要敢瞎逼逼,别说我打断你的腿再把你从家里赶出去!”

 

  我刚想点头,叔叔一身酒气的回来了。

 

  他咣当一脚踢开了卧室的门,看见我流着眼泪站在婶子的床前就是一愣,问道:”干什么呢你们,你咋提前回来了?“

 

  我张口结舌不知道咋说,婶子神色一阵变幻后冷哼道:“你们老秦家的王八蛋没一个好东西,这小子提前回来想偷钱,正好被我堵在咱们屋子里头了,我生气之下才打了他两巴掌,这还不依不饶的哭上了。”

 

  叔叔打了个酒嗝,瞪着我问道:“真的?”

 

  我刚想说不是,可一眼扫到婶子威胁警告的目光,犹豫了下就低头说:“对不起!”

 

  叔叔骂咧道:“你麻痹的,我供你吃穿供你上学,你特么还偷我,你给我滚!”

 

  说完他一脚蹬在我的肚子上,痛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我咬着牙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心里只是想如果爸爸妈妈还活着,他们绝对不会这样对我。

 

  叔叔还要上来打我,被婶子拉住,她把喝蒙圈了的叔叔推到床上躺着,然后冷眼盯着我道:“你先出去躲躲,要不他起来还得打你!”

 

我心里又疼又恨,却只能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走了出去。

 

  走出家门我才发现,偌大的城市我竟然无处可去,只能在黄昏的街头到处瞎转悠。

 

  恍惚间,我走到了以前跟爸妈住在一起时的小区外,这是一条十字路口。

 

  我正满心凄苦的左顾右盼,一辆别克轿车突兀的停在我跟前,看着缓缓降下的车窗,我有些惊喜的喊了一句:“妃姨!”

 

  妃姨微笑看了我两眼:“怎么这副样子,跟你叔叔家人闹别扭?”

 

  我犹豫了下,点点头。

 

  妃姨皱皱眉:“既然跟家里闹别扭,我遇到了就不能任你乱走,上车!”

 

  我:“啊?”

 

  妃姨指了指身后的车门。

 

  我略一犹豫,就拉开驾驶位后边的车门坐了进去。

 

  这时绿灯亮了,妃姨轻踩脚下黑色细高跟,车子稳稳滑了出去。

 

  我坐在后座悄悄打量专心开车的妃姨,这是一位三十出头,精致美丽的职场女性,她叫舒妃,是一家女性杂志的总编,也是我老妈曾经的闺蜜。

 

  我有心想找话题说几句,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

 

  妃姨见了轻笑道:“别紧张啊秦生,你小时候我还经常抱你玩呢,不要拘束哦。”

 

  我呐呐道:“我不紧张,我,我就是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妃姨点点头:“自从上次在葬礼上见过,都两年多没见你了,你还好吗?。”

 

  我眼圈一红,选择了沉默。

  很快,我们到了妃姨所住的小区。

 

  进了门,妃姨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凉茶扔给我,说:“你先喝点东西,我去换个衣服就来。”

 

  我紧忙问道:“妃姨,琳琳那去了,怎么不在家呢?”

 

  妃姨扭动着月白色套裙下的挺翘臀瓣直奔她的卧室,边开门边回了我一句:“你琳琳妹妹住宿啊,我一个人也没法照顾好她,平时工作太忙了。”

 

  不知为何听到妃姨说琳琳不在家时,我有些莫名的兴奋,也许是婶子和那个男人在床上的一幕把我刺激到了。

 

  妃姨似乎是在赶时间一样,门都没有关好,我喝了两口凉茶本来已经趋于稳定的情绪,又被她换衣服发出的窸窣声撩拨的有些骚动,鬼神神差的我就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探头从开着一条缝的房门望进去。

 

  这一看我惊的差点没握住手里的凉茶罐子,瞬间就脸孔涨红。

 

  屋里的妃姨赤着嫩生生一双脚丫,刚刚蹬掉了裙子,她下身只着一条还没巴掌宽的白色内内遮挡着羞处,几根歪曲调皮的黑发挣扎着探出头来,趴伏在日光灯照射下白的晃眼的两条玉,腿旁。

 

  我突然觉得很渴,喉头不住的空咽,可她又开始脱上衣了,脱了外套还不算,妃姨竟然背转双手,在身后一划,那件暗紫色的丝质文胸就应手而落。

 

  青春期的男孩那见过这个啊,我心如鹿撞,被震撼的身子都有些发软。

 

  妃姨把自己脱的只剩下小内内才算满意,停顿了下,她又冲着卧室里的梳妆镜照了照,才伸手拿起扔在床头的运动热裤和背心穿了起来。

 

  我把手按在胸口,用力的按住,以为这样就能延缓心脏的剧烈跳动。

 

  我这边稍稍走神,妃姨从里边一身轻装的就走了出来,随手一拉门,就看见我神不守舍脸红耳赤的站在门口发愣呢。

 

  她脸色一变,盯着我看了两秒,旋即目光就扫到了我的身下,似乎受到了惊吓一样把嘴巴微微张成了O型,惊慌中我注意到,一丝淡淡红晕从妃姨的脖子处蔓延到了脸上。

 

  我心道不好,暗骂自己太傻了,偷看完了竟然忘记走回沙发那边坐着,我这特么不是被抓了现行吗?我紧张的嘴唇都嘚瑟了,呐呐道:“那个,妃姨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是说我什么都没看到,您别生气好吗?”

 

  妃姨不说话,只是玩味的看着我。

 

  她穿了一件紧绷着下身的月白色运动热裤,就是电视里教瑜伽那些女人穿的那种,背心是露出肚脐的那种小吊带。

 

  这种练功背心能露出她异常光滑平坦的小腹,水晶吊灯下,妃姨露在外边的肌,肤,每一寸都散发着诱人的莹白,如果她不主动去说,谁能看出她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可我这往下一看又悲剧了,妃姨不知道是咋想的,穿的热裤也这么性感,那未知材质的短裤明显价格不菲,做工考究不说,就连用料也很牛比,穿在妃姨的两条大长腿之上,熨熨贴贴的,绷的她两瓣挺翘美臀更加挺翘不说,还把那地方给凹显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来。

 

  就算是活见了鬼我也不会这么震惊,此时我嘴里还在喃喃分辨着的话语戛然而止,像是被黄鼠狼一口叼住脖子的小母鸡一样,两眼圆睁盯着她的热裤,我喉结不断蠕动,咕咚咕咚连吞几下口水。

 

  妃姨有些不安羞恼的扭了扭身子,把她极其敏感的部位扭到一边脱离了我的视线。

 

  可是已经晚了,我突然觉得鼻子一痒人中上一热,两道腥红刺目的鼻血潺潺而下。

 

  慌乱中我伸手擦了一把,觉得黏糊糊的,拿到眼前一看,吓了一跳,惊呼道:“我,我受伤了,妃姨你家有没有创可贴?”

 

  妃姨有点哭笑不得,扭动着纤腰靠近了我,似乎想要近身查看我的鼻子,她身上的女人香味直往我鼻子里钻。

 

  她微微仰头看着我的脸,我刚好一低头就能瞅见她那一对高耸雪白,妃姨的吊带背心里边还没穿文胸,那两团丰腴肥美几乎顶的合体背心欲要撑爆了一样,我就是低头扫了那么一眼,鼻子中的血量立刻加剧喷薄而出。

 

  妃姨咦了一声,随即顺着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前胸,恼怒道:“你给我闭上眼睛,小心失血过多而死啊。”

 

  我不敢不听,连忙闭上了眼睛。

 

  然后她也有些尴尬道:“没想到你这么敏感,唉,这也怪我了,可平时在家里这么穿着练瑜伽我都习惯了,要不一会我换一身衣服去。”

 

  我闭着眼睛在心里哭诉,妃姨你不知道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吗,再说我都十五岁了,个子高出你半个头,你竟然还把我当成那个在你怀里撒尿的调皮宝宝?”

 

  妃姨拿来面巾纸帮我擦了几下,又觉得我个子比她高,要仰头来搞不方便,就命令我坐到沙发上去。

 

  然后她附身查看了下,就嘱咐道:“我去拿药用棉球,你等我下。”

 

  我囊着鼻子嗯了一声,也没敢张开眼睛,就听到妃姨的脚步声匆匆而去,哗啦哗啦两声翻抽屉的声音后又匆匆而回,随即我就觉得鼻子一凉,两个冰凉柔软的东西塞进了鼻孔,我刚想睁开眼睛,妃姨低声道:“不要动,就这个姿势躺一下吧,让你起来再起来。”

 

  我刚刚应了一声,就觉得面颊上一阵瘙痒,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开,原来是妃姨的几根长发没有束好拂落在我的脸上。

 

  我本想趁着她还没发现再悄悄闭上,却无意间瞅见妃姨表情有些怪异的咬着嘴唇,盯着我两,腿之间楞楞发呆。

 

  直到我跟她说了两句话,她才啊的一声如梦方醒,脸突然就更红了,慌手慌脚的说:“算了算了,没事了。”

 

  说完,她转身回屋去送医疗箱,可我却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就在转身的一刹那又悄悄瞄向我的下身,我心里咯噔一声,妃姨这是怪我还不消停吗?

 

  她这次回去的时间有点长,长的我要不是因为饿了,都要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心里奇怪妃姨把我扔在外边她躲在房间里干嘛?有心想去喊她或者听听屋里的声音,我又想起刚才的可怕后果打了退堂鼓。

 

  好半天她才出来,可却是手里拿着浴袍直接就奔卫生间了,我心说妃姨你也真是的,把我带到家里不仅不管饭,还让我流了这么多血,这也就算了,连桶面也都不给泡一个。

 

  我坐起了身就打算悄悄开门出去买点吃的,实在是因为又拉稀又流血的,我真的很饿很虚弱了。

 

  妃姨似乎听到了我的动静,一边洗澡,一道温柔磁性的女声就隔着玻璃门传了出来:“秦生啊,妃姨先洗个澡,一会就出来给你做饭吃,你不是最爱吃我做的爆炒腰花吗,刚好家里冰箱有这道食材,一会就给你弄哦。”

 

  很快,妃姨裹着大浴巾就出来了,她长发披散着,还在向下滴答着水珠,一股沐浴露混合洗发水的清香随着她的靠近迎面扑来,我鼻子里塞着两个棉球都闻到了,可见这女人的香味有多霸道。

 

  见我盯着她半截浴袍下光滑稚嫩的两条小腿看个不停,妃姨冷哼道:“看看看,就知道盯着人家看,一会再流血没人管你了。”

 

  我一哆嗦,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左右瞅瞅,不知道把眼光放在那边合适了,嘴里小声道:“妃姨我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我眼睛碰到你就被黏住了,我是不是有问题啊,或者是我生病了?”

 

  妃姨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尴尬的靠着我坐下,说:“别动,让我看看你这血止住没?”

 

【由于字数限制,微信上就只更新到这了,后续更多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继续阅读了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