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出炉】普华永道2016年矿业报告(上篇)

<- 分享“普华永道澳大利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4 普华永道澳大利亚



普华永道于上月推出了2016年全球矿业报告,本次报告以“放缓、走低、疲软…但从未被击败”作为副标题,对全球矿业现状及未来走向做出了分析预测。

 

业绩暴跌

 

2015年矿业表现跌至谷底,全球四十强矿企连创多项历史新低,甚至遭遇了有史以来首次总体净亏损以及最低已动用资本回报率,此外前所未有的严格控制资本支出,加上现行负债水平及资产减值的加成影响,最终导致了债务比例达到历史新高点。这些记录切实存在,不容反驳。

 

大量分析指出2015年底矿业市场已经触底。2016年初的零星复苏迹象一度重燃行业希望,似乎预示着行业正以缓慢但稳定的速度逐渐复苏。但是,大部分希望如今已破灭,被归为对波动加剧的不幸解释。若干行业领军企业趁此机会,重新调整其对2016年及之后持续疲软的行业环境的预期。

 

“矿业能否在2015年或2016年出现转机”尚待分晓,但我们坚持认为,上述结果并不表示全球40强矿企已彻底失败。

 

而短短数年前,全球40强矿企的表现可谓不负众望,创历史新高

 

全球40强矿企在追求产量方面显然步伐更快。中国对矿产品需求不断扩大,导致矿企纷纷不惜一切代价争相提高产量。在采用适应短期决策的企业模式之余,也涌现出大批只关注产量的矿企。

 

市场曾一度攀升至令人眩晕的高度。在产量不断打破纪录的同时亦投入大量资金。所产生的利润则被投入新项目(收购),导致资产负债表不断膨胀,为满足不断增加的需求做好准备。

 

当时整个行业崇尚“做强就能做久!”。价格上涨乃意料之中的“新常态”。中国对矿产品的需求将永远保持不断加强,而矿企就是市场的主宰。


然而,矿业热潮就如其他所有热潮一样,总有热度减退的一天。全球40强矿企中有不少曾一度好高骛远,而2015年的行业表现正是在告诫这些企业矿业如今“放缓、走低、疲软”的事实。

 

放缓

 

矿产品价格高企时全球40强矿企一度膨胀,但如今却举步维艰。自由现金减少、放贷机构与股东对扩张的欲望减退,加上以往决策带来的损害-现已显现并将持续涌现的高资产减值迹象证明了上述情况。虽然未打破矿业》记录,但全球40强矿企在2015年资产减值共计530亿澳元,目前已注销金额相当于从2010年以来资本支出总额的32%。显然行业不景气的情况占了上风。

 

全球40强寻求通过清理资产、搁置边际项目或削减生产能力中实现价值最大化。资本开支大幅削减进一步证明了这点,预示着近乎停滞的投资环境。

 

走低

 

对大宗商品的需求减少,加上全球前景萧条及生产,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无论规模大小或商品种类,所有矿企均面临财务状况捉襟见肘的压力,其中传统矿企首当其冲。

 

2015年全球40强矿企市值缩水37%,这一跌幅远远超过了大宗商品价格。投资者对流动性存在顾虑,导致全球40强矿企的投资及资本管理决策表现不佳,在部分行业,甚至将矿业热潮带来的好处消耗殆尽。

 

值得注意的是市值净账面价值之间的差距近乎完全消失。在一个主要资产-即矿石储量与资源-通常未包括在资产负债表内的行业,我们是否应就此得出结论,市场在将绝大多数长寿资产价值归零方面变得愈发谨慎?抑或若价格未有回升,我们需自我调整以适应更甚于以往五年近2000亿澳元资产减值的惨淡环境?

 

勋章应颁给那些凭借低输入成本带来的“顺风助力”,从而在成本方面取得显著进展的矿企。然而,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已成必然,息税摊销折旧前收益(EBITDA)缩水39%。2015年的底线是普华《矿业》报告面世以来首次净亏损,如预期那样,分红终遭削减。

 

疲软

 

绝对负债额整体减少的同时,债务比例达到史上最高的46%,用于偿付债务的现金基本等于贷款所得现金。这导致全球40强矿企更加脆弱,在2015年期间,这些债台高筑的矿企尤其不受欢迎。

 

全球40强矿企以往充分利用债务市场的有利形势,签下了时间较长且利息较低的贷款。他们未曾想到收益突然蒸发,在某些情况下,这点甚至对履行借贷条款造成了影响。

 

评级与相应的估值反映了全球40强矿企面临更高的流动性风险。投资者的应对之策是减少对长期投资意向的投入。核心与非核心资产货币化无论是否在年内执行,对若干矿企来说均至关重要。全球40强矿企在加快出售项目的同时,也以前所未有的程度广泛起用替代融资方案。

 

热煤面临着传统市场条件之外的额外压力,包括社会规范转型与地缘政治压力。这已导致了宣布爆发所谓的“煤炭战争”,我们注意到,前全球40强矿企的中流砥柱Peabody与Arch Coal在过去一年遭遇变故,已沦为申请破产救济。

 

…但从未被击败

 

全球40强矿企能够重新规划投资定位并再次出发。然而,2015年已清楚说明,矿企无法再过分依赖中国,也不会再期待2005年中国矿业需求辉煌重现(当年的矿业出版物标题为《与龙共舞》)。

 

需持续进行规模重组,交易规模可能将改写行业现状及近期行业体系。虽然已实现大幅削减成本,但如果价格持续低迷,现有水平必须具备显著的可持续性。随着矿企纷纷转向关注下一波生产力提升计划(意味着还款周期更长),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矿企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考虑结构、流程、系统、技术、组织结构以及所需的生产能力。在如今全球经济大环境下所有行业均经历着急速变化,这对矿业来说是未知领域。

 

2015年随着电池热持续升温,行业将焦点转向锂。锂企业首次跻身全球40强。结合规模更为广泛的传统能源资源大环境来看,能源行业整体格局正在改写,全球范围内将出现不容忽视的若干新市场参与者。

 

我们将在下周的推送中刊登下篇,讨论中国对全球矿业的深远影响,敬请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