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大选!联盟党73席VS工党66席 今夜没有赢家,澳大利亚将何去何从?

<- 分享“BQ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2 BQ澳洲




7月2日,期待已久的澳洲大选日终于来了!许多民众已经投出了自己的一票,在享受周末的同时紧张地等待着最终结果。然而,截止至7月2日晚澳大利亚时间23:40,令人期待的大选结果还没有出炉……


截至7月2日晚23时40分,据2016年澳大利亚联邦大选投票统计数据显示,联盟党夺得众议院73议席,略超工党66议席,绿党和独立议员则获得5个议席,目前仍有6个席位未定。但联盟党与工党均未在众议院夺得超过半数席位,哪支政党能够组建内阁上台执政尚不明确。


从投票可以看到的是:联盟党重组政府基本已成定局,但工党重新夺回至少11个席位,因此肖顿可谓有功,在工党内的领袖职位稳定,但谭宝领导的自由党相比之下表现欠佳,在自由党内职位显得前景不妙。


普遍分析认为,由于此次大选过于激烈,没有任何一支政党夺得76席及以上众议院席位,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可能会再度出现“悬浮议会”,为此不得不组成一个多党联合政府。介时,两党或需通过争夺绿党及独立议员席位以获得组阁权,最终上台执政。


早在2010年澳大利亚联邦大选,当时执政党工党与反对党联盟党取得相同议席,出现70年来澳大利亚首个“悬浮议会”。最终,工党依靠三名独立议员和一名绿党议员的支持,以一席之差保住众议院的多数,得以继续执政。


如果“悬浮议会”再度出现,对澳大利亚政坛会有什么影响呢?


首先,“悬浮议会”意味着投票结束了,但选举并没有结束。绿党议席及独立议员议席在此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其次,“悬浮议会”的结果还意味着,无论是联盟党还是工党组阁成功,未来的执政党在下一届议会中实质上仍是一个少数派政府,大政方针的通过、政府的运作,都要受制于少数几个无党派议员或绿党的意愿。这对执政党来说,是一件尴尬甚至痛苦的事情,对未来的国家管理和运作也将产生不利影响。





这次选举,截至7月2日晚23时40分还没有结果,相信各位读者也深陷纠结之中。那就让我们再看下两党派主要推崇的政策,让我们为自己的明天做好应对!


联盟等政策


经济:联盟党强项,减税成为重点


近年来,澳大利的经济受到全球范围内疲软经济形势的影响,主要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澳大利亚面临着很大的经济增长压力,如何保持经济增长更是成为选民们关注的问题。


谭宝(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联盟党胜出以后将会发挥其在经济政策上的“优势”。联盟党的党首、现总理谭宝更是澳大利亚国内首屈一指的企业家。联盟党主张,应该首先面向小型企业降低公司税,以促进其健康发展。之后再将减税政策逐步推广到更广泛的经济领域,最终在2027年左右将全澳的公司税税率从现在的28.5%降低到25%。


税收政策


在个人税收政策上,联盟党上任后主张降低中等收入者的所得税,并要降低高收入者的养老金优惠。


医疗方面



联盟党在胜出之前,承诺将多给医院拨款29亿澳元。自由党前任领袖John Hewson称,澳洲人口老龄化加剧,这是每个执政者都必须高度重视、不可以忽略的事情。从7月1号开始实行的全国残疾人保险制度(NDIS),也引来澳财政部门和金融部门的警告,此项政策称在4年内,将使用该保险制度的人从3万人增加到46万人,当然这将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工党政策



医疗




在医疗问题上。工党之前一直主张加大投入,一旦组阁将在4年内针对公立医院增加200亿澳元的补贴。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4年里,单这一项就可能让预算赤字增加165亿澳元,不过他们也承诺在2020-2021财年的时候,会让联邦预算再次出现盈余的情况。此外,工党还宣布将解除现任的联盟党政府于2014年实施的对医生的指数化回扣进行冻结的政策,这将有助于提高公立医疗框架内全科医生(GP)的收入和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在本次竞选结果公布之前,工党领袖肖顿一直警告称,一旦联盟党的谭宝继续担任政府总理,将会将澳大利亚的公立医疗保障系统(MediCare)私有化;而谭宝则回应称自己的党派并没有任何相关计划,并将工党的类似指控称为“谎言”。这场被媒体称为“医保之战”(MediCare Campaign)的争论是本届大选的热点之一。而大选结果已出,相信上位的工党将制定出妥善的“医保”政策。


教育:工党强项,教育改革成热点




教育是工党的传统强项,工党在大选之初就迅速抛出了关于教育的一系列核心观点。从历史上看,来自工党的前总理,曾在陆克文政府中担任教育部长的茱莉亚·吉拉德在任期间推行了所谓“贡斯基教育改革方案”(Gonski Reform)。根据这个方案,政府将按照每个小学生9271澳元、中学生12193澳元的标准来制定教育预算,并为那些来自贫困家庭的学生和设立在不发达地区的学校提供额外补助,而联邦政府则将承担月160亿美元的教育投入。这项改革被视为吉拉德任内最重要的政绩之一。


到底是否要减税?


工党并不反对减税的计划。它主张,为营业额小于200万澳元的小型企业降低税收;但它同时反对将减税政策惠及到大企业。与此相似,在个人所得税问题上,工党支持降低中等收入者的税负,但认为应该对富人进行限制,主张恢复对富人强制征收的2%的赤字税。工党之前还批评联盟党关于降低公司税的政策,称该政策会让联邦预算在10年内减少500亿的税收收入。




待解决的问题:


同性婚姻合法化



(图片来源:《悉尼晨锋报》)


据费法斯传媒的民意调查显示,70%的受访澳人是赞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这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但是在这个问题的具体操作上,联盟党提议的是进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全民公投,但是工党和绿党都觉得公投会在社区造成分化,应该直接在国会投票决定,工党更是承诺一上台就将推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然而,澳洲的一些华人家长对婚姻合法化对孩子以及未来的影响感到十分担心。 也有华人家庭表示,孩子应该了解不同婚姻取向,对此应持有开放多元的态度。 总之,同性婚姻是否应该合法化在华人社区是一个有着高度争议性的话题。


劳资关系



劳资关系本来是两党一贯的争议领域。以工会为主要靠山的工党希望扩大工会权力、增加工人工作岗位的稳定性和工人福利,而与企业界关系良好,甚至其领袖特恩布尔本身就是一名企业家的联盟党则主张放宽用工限制、增强企业活力。然而,在本次选举过程中,两党均将劳资关系视为敏感话题,围绕这一话题产生的辩论不是没有实质内容,就是仅仅停留在政策层面。

ABC分析称,联盟党之所以不敢“碰”劳资关系这一议题,部分是因为对2007年大选中的惨败心有余悸。当时,担任了十一年总理的自由党领袖约翰·霍华德因为在任期间推行的“工作选择法案”(Work Choices)极大损害了劳工利益而遭遇选战滑铁卢,不仅丢掉了总理职位,连众议院议员的位置也没有保住,一夜之间从政府首脑变成了一介平民,其政治生涯在一片黯淡中宣告结束。这样的惨痛教训让特恩布尔和联盟党记忆犹新,因此该党并不敢过于高调地宣扬其经济自由化、市场化的方针。


工党拒谈劳资关系的一大原因则是腐败问题。作为工党的政治靠山和澳大利亚举足轻重的政治利益集团,澳大利亚工会掌握着巨额资金的分配权。然而,就在2011年,工党议员克莱格·汤普森(Craig Thompson)被曝在卫生服务工会工作期间,挪用工会款项进行旅行和招嫖,甚至用于补贴自己在2007年选举中的竞选活动。此事曝光后,汤普森被迫退出工党成为独立议员,但此事对工党声誉的打击也不容忽视。


有关大选的更多动向,敬请关注《BQ澳洲》微信平台,我们将为您实时推送最新消息。


资料来源于网络,由BQ澳洲编辑

来自澳洲中文周刊第一品牌《BQ澳洲》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