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顿看脱衣舞、副总理失态……2016澳洲选战竟沦为狗血剧!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8 澳洲新闻


经历了7周的选战之后,澳大利亚大选即将进入最后一周的冲刺。


此时,选情越来越狗血,媒体的口味也越来越重。


比如,挖出了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年轻时看脱衣舞的往事,还煞有介事地与陆克文、克林顿做对比 ;




比如,挖出了新英格兰选区(New England)候选人Tony Windsor对相交了半个多世纪的老哥们的背叛,并将这老哥们讲的一句话做成了标题:你能再相信一条咬过你的狗吗? 




现任副总理Barnaby Joyce就是新英格兰区的候选人之一,当然也是Tony Windsor的竞争对手。这位副总理最近曾猛烈抨击独立候选人、绿党及小党派,指责他们是“民粹主义者和无赖”(populists and rogues):“他们站在国家的秩序之外,从边缘运作。看上去他们关注任何事情,但他们却不对任何事情承担责任。” 新英格兰区的选情与全国一样,也陷于胶着状态,自由党在此不仅受到工党的攻击,更需提防小党派,难怪Joyce近乎失态。




当然,狗血剧情绝非仅仅这种八卦花絮,更体现在两党猛攻对方政策软肋、试图激起选民恐惧的“恐惧战”(scare campaign)上:工党对自由党的攻击,集中在“全民医保”(Medicare)可能私有化上;而自由党对工党的攻击,集中在工党的难民政策上。主流媒体认为,这种“恐惧战”的确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选战日益成为狗血剧

原因无非有二


· 这是澳洲历史上历时最长的大选。足足8周的选战,对于澳洲的选民、各政党及媒体,都是全新的体验。


澳洲人或许第一次真正开始理解,为什么选战漫长的美国大选总是搞成狗血剧:持久战下,还有多少新鲜话题可以谈?还有多少谦谦之风能够保留?


· 更为重要的是,本次大选欠缺亮点。具体地说,就是两党对于最为核心的经济问题都束手无策,只能在别的非关键问题上打转。


民意对现任总理谭宝本来是充满期待的,以为他通过“党内政变”上台后,能发挥自己作为生意人的长处,振兴澳洲经济。但是,谭宝显然令民意大大地失望了。同样的,工党也难以提出令人信服的经济计划。


说实话,面对澳洲经济当下的困境,谁当家都不容易。有媒体强调,澳洲的债务在继续攀升,将从今年的2900亿澳元攀升到2019年的3570亿澳元,想在2021年前实现财政平衡都是过于乐观的看法。




谭宝及自由党不行,肖顿及工党未必就会有更好的办法,毕竟2007年霍华德的自由党政府留下了200亿澳元的财政盈余、零净债务的优厚家底,而工党在2013年时交出政权时已变成190亿赤字及1610亿净债务。尽管政客们都很乐观、或者试图表现得很乐观,但目前经济状况下的任何承诺都难以靠谱。 


经济的问题有着长期性、结构性、战略性的特点,绝非变更执政党、或者总理个人就能解决的。这种周期错配,正是造成本次大选虽漫长热闹,却沉闷无亮点的关键原因所在。


不过,对于澳洲华人来说,本次大选具备里程碑意义。工党一口气推出了4名华裔候选人,参与联邦参议员的竞选。他们是:


· 新南威尔士州的周硕(Shuo Zhou);


· 新南威尔士州的韩以文(Paul Han);


· 维多利亚州的杨千惠(Jennifer Yang);


· 南澳的黄英贤(Penny Wong),她是老资格联邦参议员(自2002年当选)、曾任参议院反对党领袖。


而上届联邦参议员、西澳的王振亚(Zhenya Wang)也继续代表帕尔默党(PUP)参与选举。


在参议院选举中,总共有5位华裔候选人,这是空前的。


华人、尤其是新一代华人对此次大选表现出空前的热情,华文新媒体也在其中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引起了主要政党的高度关注。尽管在过程中也暴露了华人议政的很多稚嫩、拙朴之处,但毫无疑问这是个良好的新开端,为今后、尤其是2019年大选积累经验与教训、打下广泛而坚实的基础。


此次大选,媒体进一步揣测:若工党赢得69席,瑟诺芬党赢得3席,独立候选人们赢得3席,这样,他们就与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各占据75席,平分秋色,令下届众议院成为“悬空议会”(即“无多数议会”,Hung Parliament)。倘或真如此,下届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政府的施政将会十分艰难。


如此,本届大选堪称毫无悬念,或者说,真正的悬念并非在大选本身,而在于大选之后。那就是:


即便自由党-国家党联盟继续执政,但是,通过“党内政变”上台、在经济上并无起色的谭宝,还能在总理宝座上坐多久?被他当年“政变”赶下台的阿博特(Tony Abbott)一直十分活跃,很有可能卷土重来,像当年陆克文一样重演王子复仇记;


同样的,即便在大选中为工党夺回了2013年失去的不少席位,肖顿本人能在工党领袖位置上再干多久?在工党内部,左翼(left faction)领军人物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无论基于政见、还是基于个人的年龄等考量,肯定将对工党领袖的宝座发起挑战……


这些后续剧情都将比大选本身更为精彩、更为狗血。




从吉拉德、陆克文到艾伯特、谭宝,澳大利亚两大政党在短短的6年时间里进行了三次“政变”,导致总理几乎一年一换,成为民主选举的沉重代价。这种“政变”是否会成为澳洲政党的习惯性流产,进一步加剧本就相当严重的政治短期化行为呢?


这,才是本次大选的真正看点,也是澳洲政治日益成为狗血剧的真正原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