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哪!澳洲科学家再创奇迹,这次连艾滋病都能治疗啦~

<- 分享“悉尼印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悉尼印象


澳洲权威科学家近期官方宣布,澳洲已正式步入“完败艾滋”的国家行列,“谈艾色变”的时代在澳洲终于结束了

 




The End Of An Era For AIDS


90年代初是艾滋病在澳洲横行的一个高峰期,据统计,每年被确认死于艾滋病的人数高达1000人。




现如今,在澳洲,每年被确诊为艾滋病携带患者的数量已微不足道。来自Kirby and Peter Doherty研发机构和澳大利亚联邦艾滋病协会的调查学者们一致认为:就像曾经肆虐欧洲乃至全世界的肺结核一样,艾滋病作为致命并发症之一的时代已经成为了历史。



1945 年,美国作家兼外交大使对身患肺结核的患者进行慰问


作为Kirby研发机构—HIV流行病学和防御计划的科研领导,Andrew教授更是为公众打了一针镇定剂,”现在的感染人数已经少到不足以去统计,相应的我们也没有再去实行AIDS感染监控,因为艾滋病现在更多地被认为是一种短暂的疾病。感染了艾滋病,没关系,治疗一下就好了,就是这么简单。”



Professor Andrew Grulich


而这振奋人心的结果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Anti-Retroviral Therapy(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后简称抗逆)的出现。


90年代中期,抗逆药物首次在澳洲问世,随后,艾滋病例在澳洲区大幅下跌。抗逆药物的出现也成功遏制了“HIV携带阶段”过渡到“AIDS感染阶段”,而一旦确认感染AIDS,人体的免疫系统则已然大面积崩溃,无能力反抗任何病毒入侵。




由于抗逆疗法的出现及应用,“将艾滋病扼杀在摇篮里”这个曾经被认为是攻克艾滋病的唯一出路的医疗愿景已经成为了现实。但是,针对艾滋病的抗击仍在继续,只不过抗击方向悄然发生了改变,对此Grulich教授指出,“现在问题更多的集中在了,那些病毒携带患者没有去医院做测试,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HIV,所以也就不能及时得到相应治疗”。




“患艾”人士的缩影—Lloyd Grosse


现年51岁,30年前被确诊感染了艾滋病,并被告知只能再活3年的Lloyd Grosse,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活到亲眼见证艾滋病终结的时代的到来。




“我一直认为,得了艾滋病无异于被判了死刑”。


“我们那个病房全是等死的人,就连送饭的医疗人员都是拿扫帚柄把饭推给我们的,我们理解,可我们也真切的感觉到无法掩饰的恐惧。”


“那个时候,真的是我们自己在为自己的生命和艾滋做抗争,并且还要小心翼翼保护我们的亲人、朋友不受感染。”




就是在那个时候,Mr Grosse在Bobby Goldsmith基金协会的帮助下开始了工作,这是澳洲最权威的HIV和AIDS慈善组织,当时的“客户”名单上将近有300人,都是饱受个人财政困难和社交孤立之苦的无助的“患艾”人士。




“我还记得有一个星期,我接连目睹我的5位好友和7位客户死于艾滋病,那种境况真的很难去应对”,Grosse说到。




作为Peter Doherty研发机构的主管人员,Sharon教授认为:抗逆药物就是攻克艾滋这个棋局的规则改变者,它带给了那些HIV携带患者能继续健康存活的“生”的希望。


“我亲眼见证了艾滋病从一个曾经公认的'死刑'疾病,转变为现如今一种慢性的可控的疾病”,Sharon教授说到,“这种转变无疑是伟大的”。



AIDS的终结≠HIV的终结


尽管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但此成功仍然只是阶段性的,不少专家们也同时指出,AIDS的终结不等于HIV的终结。


澳洲每年仍然有1000余人被确认携带了HIV(携带HIV≠感染AIDS),相关部门表示对青年一代的忧虑,“现在的80、90后们,他们没有亲身经历医疗科学拿横行的艾滋病毫无办法的那个时代的无奈和恐惧,他们对艾滋病表现的太自大了”。




Lewin教授进一步指出,现在澳洲的艾滋新发病例里,10%的感染者确诊时已经是晚期的HIV携带患者了。


“现在澳洲'抗艾'所面临的最大的难题是,人们根本不去检测,无从得知自己是否已经携带HIV了,然后在他们第一次去做相关体检时,得到的结果就是确诊感染AIDS,或者身体免疫系统已经遭到不可逆转的损害了”,Lewin教授说到。




AIDS终结者的未来,澳洲的使命所在




尽管取得了如此巨大的成功,不少人也倡议澳洲应该把目光投向世界的其他地区,比如亚太区的国家,那里每年将近有18万次的AIDS感染案例和120万次的HIV携带案例出现。




Don Baxter,澳大利亚联邦艾滋病协会的国际专员就曾公开表示,支持澳大利亚帮助那些目前还没有成功研制出防御艾滋病确诊疗法的国家,一起继续抗击艾滋病。


“其实目前并没有多少国家,在'减少HIV感染率'这个阶段取得了什么突破性进展,并且很遗憾,那些国家并不像澳洲联邦政府一样,有意愿去改变这一窘境”,Mr Baxter说到。




Mr Baxter还透露说,“澳洲联邦已经先后批了2亿澳元给世界基金组织,用于调度各国针对HIV和AIDS的国际资源,但是显然资源仍显短缺”。




Lewin教授多次重申:“我们希望到今年9月份,当资金补充就位,我们的政府能在'抗艾'事业上更慷慨一些”!




小编结语

尽管整个世纪以来,AIDS被公认是等同于死刑的疾病,公众对其的了解程度却一直没有和它的危害程度达成正比。


HIV携带是确认感染AIDS的潜伏阶段,文中所提到的的“抗逆疗法”是阻止HIV最终发展为AIDS的破釜沉舟之法,并没有降低任何感染HIV的概率,所以澳洲“抗逆”医疗人员也一再提醒大家必须及时去医院做相关检查,才能真正把“AIDS扼杀在摇篮里”。


澳洲作为“抗艾”科研前线的国家之一,一直以来致力于各项AIDS研究,并且成立了多项组织和国际“抗艾”事业分享成果资源,在这一点上,为澳洲政府及澳洲广大医疗科研人员们点赞!





欢迎关注‘WestpacAU澳大利亚首家银行’的官方微信,获取最新中文资讯及专业经济分析,参与活动,赢取丰富奖品。


回复关键词获取实用信息


悉尼美食推荐 | 关键词美食,美食1,美食2,美食3


欢迎订阅悉尼印象微信

主编微信:917883334

 广告合作微信:e2service

 广告合作Email:xiniyinxiang@gmail.com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号”点击关注

搜索“ xiniyx ”点击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