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谁让令计划平步青云?/ 网信办进一步打击网络新闻

<- 分享“澳洲新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6 澳洲新闻


令计划发家史曝光:
是谁让他平步青云?


1979年,团中央在全国选拔人才,23岁的令计划因而得以进京。更具体的细节是,在中央团校学习期间,令计划认识了分管团校的团中央领导,从此“登州过府,平步青云”。



令计划面对一审结果不上诉


中央团校校长大多由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兼任。令计划1979年在团校学习时,团校校长为当时的团中央第一书记韩英。本文摘自微信公众号“政知局”,作者郑劭清,原题为《谁是令计划的“伯乐”》。


如今看来,令计划的政治生命里有两个极其重要的年份:一个是2014年,他的政治生命划上沉重的句号;一个是1979年,那一年,在山西运城地委工作的他上调团中央,打开广阔的上升空间。


别人是一步一个脚印,而他则是令人惊讶的三级跳。令计划何以一举跳进北京,谁又是最初发掘他的那位“伯乐”?


谁相中了他?


上海社科联旗下《现代领导》杂志2011年1月号曾转载署名“郁风”的文章《令计划:中南海的“大管家”》,该报道中透露,1979年,团中央在全国选拔人才,23岁的令计划因而得以进京。更具体的细节是,在中央团校学习期间,令计划认识了分管团校的团中央领导,从此“登州过府,平步青云”。


按照惯例,中央团校校长大多由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兼任。令计划1979年在团校学习时,团校校长为当时的团中央第一书记韩英。


韩英是谁?他是东北人,但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长期在山西工作,从煤矿技术员一步步提至省委书记职务,1978年他离开山西,当年被共青团十届中央委员会选举为团中央第一书记。这是一位肩负恢复共青团艰巨任务的第一书记,因为十年动乱里遭到严重破坏的共青团组织百废待兴,亟需重振旗鼓。


也是在这时候,令计划乘着选拔人才的“东风”进京。在不久后被安排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高占祥的秘书。并于1983年8月脱产,再次进入后来更名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中央团校学习政教专业。拿到文凭回机关后,一路直升。


在令计划上调北京之前,胡耀邦在强调共青团干部的选拔问题时指出,团中央要选真正优秀的青年干部。“什么叫优秀的、有培养前途的?”他列了三条:一是在政治上经受过某些考验的;二是在工作上经受过一定锻炼,特别是经过一些艰苦锻炼的;三是在思想上有培养前途的,比较刻苦、诚实的。


为什么相中他?


按照上述选拔培养干部的标准,令计划无疑相当符合要求,他的为人处世数十年风格依旧。


爱学习 当令计划还在山西平陆县当印刷工人时,他就很爱学习。在办公室里,只要没有工作,就在端端正正坐在那里读书写字,即便下班也还趴在桌上看书。直到调进团中央,据同事回忆,当时二十五六岁的令计划虽然没上过大学,但很有钻研精神,晚上和周末加班,几乎每天如此、每星期如此。


很勤勉 令计划的勤快认真颇有口碑。在山西时办公室都收拾得井井有条,不但自己的东西,其他人他也帮助整理。在印刷厂,他刚开始是捡字工,当时铅字印刷需要把一个个铅字捡出来排版,他工作认真,捡字快,大家都喜欢他。老同事提起他时这么评价,“一个特别勤快的娃,叫干啥就干啥,干得有模有样,领导一看就满意。”


许多年后,他已搬进中南海办公。熟悉他的人说,这是一台“工作机器”,除了打几下乒乓球,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在工作。而从可靠渠道获悉,在他担任“大管家”期间,每天都要等首长休息以后才离开中南海。


有才气 早在山西时,就有很多人夸奖令计划他字写得好、口才好、文章好。一份1975年9月13日发送的共青团平陆县委员会文件显示,作为拟稿人,令计划至少会写正楷和仿宋以及行书三种钢笔字体,均非常工整漂亮。他手写的稿件近十页,笔迹丝毫不乱。


据称,在团中央工作期间,令计划就以精干、擅长写研究报告而颇受信任和赏识。他最早见诸报章杂志的大作,是1992年担任团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时发表的长篇文章《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胆略和眼光——1989-1991中央领导同志接见共青团干部和青年代表讲话实录》,在《中国青年研究》杂志上分三期连载,有三万多字。


1995年12月,令计划调任中办调研室三组负责人。该调研室主要是为政治局常委负责起草报告、文件、讲话等。


有眼力 别人看不到的活儿他能看到,这在山西平陆当地话叫“非常有眼力”。因为令计划“有眼力”,在山西时不仅很多办公室的同事都喜欢他,领导也喜欢他。而到了团中央,他给人的印象是,对在官场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显得更为圆熟、更有分寸,对于共青团内部,以及党政机关的复杂结构,也有更为透彻的了解。此后有人用三个“善于”评价这位“大管家”:善于处理各方面的人际关系、善于领会上级意图、善于总结和归纳。


负责任 事无巨细是对令计划表现在工作中的又一个特点。


大公网的报道中曾透露过这样的细节:2005年9月纪念抗战60周年之际,有香港记者在采访领导人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献花仪式时,曾见到令计划在仪式开始前,亲自带领一名警卫绕人民英雄纪念碑仔细检查,确保安全。


因其出色肯干,令计划升迁之路曾经畅通无阻。他除了应该感谢将自己调进北京的伯乐之外,还应该感谢当时平陆县委领导。因为领导发现这位印刷厂的工人是个人才,将他调到了县团委工作。从此,他借着共青团履历不断攀升。


低调与结盟


当年比较内向、不多说话的小令,一路升迁,却在公众面前保持低调,除了少数文章,以及见诸媒体的名字之外,有关他的内容几乎为零。


其个人情况罕有人知,直到中共十七大之后,官方发布了关于他的正式简历。他最不喜欢在媒体或公开场合曝光。在一些外媒眼里,他为人随和,没有架子,每次遇到记者时都会说一句“辛苦了”。记者向他发问,他道过一句“辛苦了”之后,并不经常仔细回答记者的提问,但经常向记者提醒的另一句话则是:“不要宣传我。”


两年前那辆失事的法拉利,使得从来低调的令计划再也低调不得。在二哥令政策被查之后的半年时间里,令计划多次在公开场合亮相。


许多亲朋故旧都说,离开山西之后,令计划及其家族越来越难接触到。然而他与山西的联系在另外一个天地里更加紧密。他不仅策划搞起了由山西籍政界商界所谓“成功人士”组成的“西山会”,而且还企图与更显赫的权贵结盟。就连那辆令他心碎的法拉利,也是山西企业领导送给他的。就这一辆豪车,终结了他的江湖。


跌落到人生谷底的令计划,已不复当年那个符合优秀干部人才选拔标准的青年,更会让最初发掘他的“伯乐”大跌眼镜。


网信办严打未证实网络新闻
社交媒体消息不能直接发布


下面这些中国新闻报道的题材有什么共同点?


• 中国东北农村的道德标准沦丧。

• 湖南省长沙市公交车纵火案。

• 上海女子逃离男友南方老家年夜饭,因为吃的东西太差。


有很大权力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对这些报道的判断是,它们都来自社交媒体上传播的虚假信息,网信办的任务是审查网上信息,屏蔽某些网站。




网信办周日发布的通知中引了这些报道为例子,作为实施新规定的理由。网信办表示,对“未经核实将社交工具等网络平台上的内容直接作为新闻报道刊发”的网站将予以惩罚。


通知说,“严禁网站不标注或虚假标注新闻来源,严禁道听途说编造新闻或凭猜测想象歪曲事实。”


网信办已对九家进行了处罚和惩戒,其中包括热门新闻网站新浪、凤凰、腾讯、财经、和网易。


网信办的通知可以被解释为受政府委托发布,要求中国新闻机构及在线出版商坚持更严格的新闻标准和报道的真实性。


但是,研究中国新闻媒体的学者说,这是以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首的政府让新闻人头上的紧箍咒变得更紧、限制网上信息流动的又一努力。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编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指出,网信办通知的第一句话中就“要求各网站始终坚持正确舆论导向”,这清楚地表明了发表的新闻必须符合政治准则,而不是真理的某种客观标准。


“这意味加强对媒体的政治控制,以确保政权的稳定,”班志远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里完全没有含糊不清的语言,这意味着我们须明白,这是出于政治原因禁止‘虚假新闻’,即使新闻毫无疑问是真的、而且经过了专业核实。这个首要事实否定了网信办通知的任何实际意义,既它也许真是为了遏制中国媒体存在的腐败及追求轰动效应等现实问题。”


他补充说:“在记者被政府要求其主要作用是‘强调正面报道’的体制中,我们也许要质疑谈论‘真实’、‘谣言’、或‘虚假新闻’是否有意义。在媒体的宣传作用及对媒体的真实性要求之间存在根本的冲突,而习近平比他的前任更加坚持媒体的宣传作用。”


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系副教授乔木表示,虽然通知针对的是新闻网站,但它的最终目的是试图压制在比如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发消息的普通人。许多中国人是通过这些渠道来了解全国各地发生的事情的。



四川省的一位村民在阅读手机上的新闻


乔木说,“通知更多地是为了吓唬每个互联网用户,因为他们很难控制。”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政府已表示,将毫不犹豫地惩罚在互联网上传播谣言的用户,这往往意味那些发表令共产党官员不快的新闻或分析的人士。公安部曾在2015年8月表示,已处罚了近200名在网上“传播谣言”的人,其中包括对去年夏天的股市震荡发帖子的人。


今年2月,习近平视察了三家党和国家的主要新闻机构,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所有的新闻媒体必须为党工作,这种说法令包括任 志 强在内的一些自由派中国人士不安。直言不讳的房地产大亨任志强是党员,常在社交媒体发表观点。他在自己有近38万名追随者的微博账号中批评了习 近平的讲话,之后网信办关闭了任志强的帐号,并公开斥责他。


今年4月,习近平在一个网络安全与信息化论坛上发表讲话,他呼吁官员在网上“做到正能量充沛”,以控制公共话语权。网信办于6月21日开始了“整治”网上跟贴评论的专项活动,清除包括被视为危害国家安全或损害社会稳定的评论。


这个旨在限制来自社交媒体的信息扩散的通知是网信办新主任徐麟上任后的首个重要通知。徐麟上周升官之前,曾担任网信办副主任。在习近平担任上海市委书记的短暂时期,徐麟曾直接在习近平手下工作过。


网信办前任负责人鲁炜是个直言不讳的官员,他经常出国访问,有时是和习近平一起,鲁炜曾教训外国技术公司的头头们。他提倡“互联网主权”的概念,称每个国家都有权对网络空间访问施加它想采取的任何控制。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电话:(02)9262 7900
微信:ACNW-COM
地址:Suite 61 Level 6, 650 George St, Sydney, NSW 2000
官网:acnw.com.au or 118.com.au
邮箱:sales02.acnw@gmail.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