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扰何炅的大妈和所有"私生饭"一样,陷入了心理怪圈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侯虹斌)


7月8日晚上,何炅在演出话剧《水中之书》时,一名女观众突然冲上台,对其又叫又打,持续了近一分钟。好一会儿,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把她带离舞台,何炅也回后台做了十几分钟的调整,才重新上场。他返场后,只说:“人的这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像我这样的人,早就习惯了”,之后仍继续表演。但许多在现场的观众目睹了这一场面,仍然心有余悸。


随后,剧场官微也连发多条微博进行了说明:“此女子刻意买了靠近舞台走道的座位,并且带着口罩进场,可见是早有意图想要冲上舞台,将她带出场后,她情绪激动,表明自己爱何老师。我们先安抚她的情绪,与此同时安保人员也到达现场将她控制,随后警察赶到,将她带离。”更可怕的是,该女子被遣送出场后,仍在一楼等候何炅离场,后来才被保卫隔离。


何炅的敬业有目共睹。问题是,这样一个陌生女性,为何会“爱”一位不认识的明星?既然说是“爱”,为什么要在公共场所飞奔上台,去袭击、殴打、乃至伤害这位艺人?恐怕,可怜的何炅会留下心理阴影,并且在今后出行和演出时不得不更加防范了。




这一类“疯狂”的粉丝,有个名词,叫做“私生饭”。“私生饭”是艺人明星的粉丝里行为极端、作风疯狂的一种。他们喜欢跟踪、偷窥、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开的行程,常有爆门牌、堵家门、监听电话等等行为,骚扰甚至伤害自己喜欢的明星,影响他们(以及艺人的家人)的私生活。并且用种种手段强迫明星跟他们正面接触;一旦不能得逞,还可能做出应激反应、自残或伤害明星。这个词是从韩国流传过来的,以韩星的疯狂粉丝最为典型;然而,类似现象不管是好莱坞,还是香港台湾大陆,都不少见。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女影迷听闻成龙与林凤娇恋爱便卧轨自杀,据说成龙也因此选择了隐婚;而2007年,刘德华的大陆女粉丝杨丽娟希望单独见刘而不可得之后,第二天杨丽娟之父便跳河自杀,留下一封声讨刘德华的遗书。在美国,摇滚巨星约翰列侬被一名据称患有精神病的狂热歌迷马克大卫查普曼枪杀,是音乐史上的大事;而一位男影迷为了引起影星茱迪福斯特的关注不惜刺杀总统里根,虽然未遂,但茱迪福斯特受到了很大困绕。这都是粉丝史上疯狂的纪录。


小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就在上个月,刘亦菲在进行电影宣传活动的时候,一男子忽然上台,把刘亦菲扑倒在地;林志玲曾在出席活动走红毯时,被粉丝拉着手不放;杨幂在电视剧宣传中,被男粉丝紧紧熊抱不能挣脱;范冰冰、宋茜更是遭粉丝“袭胸”……




男明星也不见得安全,鹿晗就曾被私生饭密集跟踪,追车、蹲守酒店、跟到拍摄地、尾随私人出行、敲房门、塞纸条,甚至把他用过的垃圾桶拿下来翻,还当面骂鹿晗……


“私生饭”行为的对错一目了然,无需再辩析。在杨丽娟之父自杀的遗书中,充分可见“私生饭”对公众人物个人自由和个人隐私的绑架:因刘德华没有答应与杨丽娟单独见面(而只是在见面会上合影),杨父便自杀、并骂他“禽兽不如”,“你刘德华不要聪明一时、胡涂一世,把坏事做绝,世上再没像你如此狠毒的人了”,多处脏话不堪入耳。


粉丝追星心理其实就是一种自我建设不够完善的表现。对爱豆的狂热崇拜,就是一种未实现的理想自我的心理投射。一般来说,自我不完整实际上是社会中人的一种常态,适当程度的移情,可以舒缓压力,也可以转移焦虑。看偶像的影视音乐作品,买偶像的代言,为偶像投票,这是正常的追星,这不是一件坏事,我觉得不值得批评。那么多不追星的成年人,就一定比幼稚的追星族心理要健康吗?


但显然,“私生饭”已脱离了合理的范畴。我想起法国学者塞奇莫斯科维奇在《群氓的时代》里所说的群体催眠:“他们沉醉于从过度兴奋的人群中迸发出来的神秘力量,然后又逐步进入易受暗示影响的状态,就像那种由药和催眠术引发的状态。只要在那种状态中,别人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别人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


这种暗示,既可能在千万人的狂热场景中催生,也可能在静态的网络传播、口碑相传当中产生。私生饭需要证明自己比起其他千千万万的粉丝来说,离爱豆更近、近到能亲耳听到爱豆对他说“滚!”这也是一种荣耀啊!


其实,粉丝们一般对爱豆的了解都是极为有限的,因为那都是艺人团队塑造出来的形象;但粉丝会认为自己最懂爱豆、最体谅爱豆。这就是心理学上的晕轮效应:爱上了明星的美丽容貌或表演才华、便觉得他的一切都是好的,连污点也一定是别人妒忌造的谣,这是一种爱屋及乌的强烈心理,就像月晕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而相反的则是恶魔效应,一旦对其有坏印象,便认为其所作所为一切皆为坏。




大多数粉丝,停留在“晕轮效应”阶段,觉得爱豆什么都好;万一哪天真觉得爱豆不好了,便停止追星。但“私生饭”直接进入“恶魔效应”:为什么我的爱豆不跟我结婚、不跟我恋爱?为什么爱豆不肯见我、不能成为我希望他成为的人?那他就是“禽兽不如”!


我觉得,无端上台殴打演员的那位女性,不属于“因爱生恨”,而是典型的“得不到便要毁灭”的人格类型。《天龙八部》里的马夫人曾自述,小时候看到邻居女孩有美丽的衣裳,而自己没有,她便偷偷溜过去,“我拿起桌上针线篮里的剪刀,将那件新衣裳剪得粉碎,又把那条裤子剪成了一条条的,永远缝补不起来;心中说不出的欢喜,比我自己有新衣服穿还要痛快。”马夫人后来便因她的“爱豆”萧峰看不上她,便定下了摧毁萧峰的毒计。当代这些殴打自己偶像的“私生饭”当然不可能有这种智商和能力;但他们或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自己永远都不能靠近偶像的愤怒。


自我人格不完整不足为奇,但他们不是通过正向移情于某人或某事物来达到平衡;而是以破坏他人伤害他人的方式,来抚平自己与世界的鸿沟。说白了,这些私生饭们,随时处于违法与犯罪的边缘,随时处在精神病的边缘。只苦了那些形迹公开的明星,要承受这些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精神残缺者的暴击。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