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断奶两年,我与乳腺癌擦肩而过

<- 分享“辣妈团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02 辣妈团V



点击题目下方辣妈团V一键关注






     ■

谨以我的亲身经历,希望唤醒大家对乳腺问题的足够重视,乳腺癌这三个可怕的字眼,已经越来越年轻化的发生在我们身边,发生在尤其哺乳期后。乳腺癌不再是高龄女性的威胁,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应该做好自检,不舒服要及时就医。


  “我国女性乳腺癌发病年龄偏低,从30岁开始便有零星发病,高峰年龄段为45~55岁,比西方女性一般要早10年~15年。”摘自太平洋网



我的情况:

坐标青岛,31岁

全职妈妈

断奶快两年

不爱吃菜、爱吃煎炸类食物以及垃圾食品

熬夜,长期睡眠不足,缺乏运动

脾气比较火爆,爱生气

常年不体检



01发觉异常,去医院检查


2016年5月5日一早,断奶快两年的我发觉右乳溢乳了。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有溢乳感,但这次分泌出的量让衣服湿了一点。之前在网上查过断奶这么久溢乳的问题可大可小,给父母打了电话帮忙照看童,我自己去了家附近的一家比较有名的三甲医院。


人很多,年龄以中老年人为主,我31岁的年纪在里面算小的。有的三三两两的在交流着什么,有的略显焦虑的在打报告和片子的机器旁等结果。气氛有点压抑。


轮到我,我简单描述了溢乳的情况,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让我自己挤一下她看后,有点见怪不怪地说,”我感觉正常啊!我断奶两三年了也还有“。周围一圈等着看病的其中一个看着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也附和说,”没事!我断奶三四年了都还有呢!“医生说,“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做个B超看看,反正我觉得没啥事!”我坚持做了一个B超。


医生开了单子,我百无聊赖等着做B超,等待的时候一眼撇到旁边椅子上一个约四十岁左右大姐的报告单——乳腺癌。我心里一惊,没想到乳腺癌的一次离我这么近,心里开始有点害怕。


轮到我,医生让躺好,乳腺的彩超跟我们怀孕时候做时候一样,抹上液体,然后手里拿个仪器把乳腺和腋窝整个扫一遍。扫的过程,我就看见医生神情变得有点严肃,医生啪啪踩着脚踏板把屏幕一次次放大,拉了一个个黑色的近乎圆形的区域,开始标这几个阴暗区的尺寸。标了大概三四个,我就隐隐感觉有点不好,开始冒虚汗,心跳加速。


做完我硬着头皮问医生,问题大吗?

医生说发生溢乳的右边反倒问题不算大,倒是左边有个低回声不规则的有点问题,让我去找门诊大夫。

这时候我的两腿开始发软。


拿到报告,我一眼就看到——低回声区,周边组织纠结这几个字眼,我知道这几个字不好。



就这么腿软心慌的挪到刚才给我看门诊的大夫那里,大夫身边仍旧围了一圈等着看病的患者。大夫看了眼我的报告,“皱了皱眉头,不太好,你再去做个钼靶看看。“

我交了钱,去了隔壁房间做钼靶。这项检查有辐射,怀孕的、准备要孩子的不能做。做了之后半年不能要小孩。


钼靶俗称夹板,就是把你的胸放在x光特定仪器上用各种角度夹紧,很不舒服,会疼。医生给摆好角度和姿势,砰的把门关上,躲到里面的小屋里做检查。想必辐射一定不小吧。大概十分钟之后做好了,我感觉有几个小时那么长。报告出来,分级仍旧是4b,可疑物呈星芒状。


我拿着报告单给门诊医生看,她看了看说:

”4b,需要立刻做手术,中等程度怀疑癌变的可能。”

顿时周围的人齐刷刷的向我看来,我感觉有点快站不住了。



我问:“有多大几率是癌?”

医生面无表情的说:“一半一半,%50的可能是癌。你明天早上九点来做穿刺,穿刺活检后才能确定是不是癌。“


我在一圈人围观的注视中,谢了大夫。走到大门口,颤抖的拨通了童爸的电话。这时候,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童爸听了我的描述,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即刻往家赶。


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家,就感觉周围的一切都不同了。嘈杂的世界好像离我很遥远,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大脑和身心都一直在抗拒在接受这个模棱两可的现实,心跳加速,手脚发抖。


回到家没一会,童爸也回家了。我说了病情,抑制不住的难过。特别看见童童哭的更厉害,我不知道如果我真是这个病,将来孩子怎么办。童爸一边安慰我,一边打电话找人。下午的时候约了一个认识的乳腺科的副主任医师,晚上去找他帮忙给看下片子。下午我一直在网上查,4b到底有多严重。


BI-RADS”是指美国放射学会的乳腺影像报告和数据系统(Breast Imaging Reporting and Data System)的缩写。BI-RADS分级标准被广泛应用于乳腺的各种影像学检查,如X线钼靶摄影、彩超、核磁共振等,用来评价乳腺病变良恶性程度的一种评估分类法。BI-RADS分级法将乳腺病变分为0~6级,一般来说,级别越高,恶性的可能性越大。

各个级别的具体含义分述如下。

BI-RADS0级:是指评估不完全。需要召回病人,补充其他相关影像检查,或需要结合以前的检查结果进行对比来进一步评估。

以下为评估完全的最后分级:

BI-RADS1级:阴性结果,未发现异常病变,亦即正常乳腺。

BI-RADS2级:良性病变,可基本排除恶性。定期复查即可。

BI-RADS3级:可能是良性病变,建议短期(一年以内,一般建议3~6个月)随访,医生需要通过短期随访观察

             来证实良性的判断,如连续2~3年稳定,可改为BI-RADS2级。BI-RADS3级病变的恶性率一般

             <2%。

BI-RADS4级:可疑恶性病变。需要医生进行临床干预,一般首先考虑活检,如空心针穿刺活检、麦默通活检或

             手术活检。此级可进一步分为4a、4b、4c三类。

             4a:需要活检,但恶性可能性较低(3%~30%)。如活检良性结果可以信赖,可以转为半年随访。

             4b:倾向于恶性。恶性可能性为31%~60%。

             4c:进一步疑为恶性,可能性61%~94%

BI-RADS5级:高度可能恶性,几乎可以肯定。恶性可能性≧95%,应采取积极的诊断及处理。

BI-RADS6级:已经过活检证实为恶性,但还未进行治疗的病变,应采取积极的治疗措施


31-60%的癌症几率。而且网上很多报4a的切出来都是不好的。好容易挨到了晚上,带上片子和报告见到了医生,他看了看,皱着眉头说:“就报告和片子来讲还真是有点问题。”原本抱有一丝幻想的我感觉彻底心凉了。他继而说:


“低回声、不规则边界,前后生长,有血流信号,这些指标都不太好。“我问他,我得乳腺癌的几率到底有多大,他说30%左右几率。”


他扫了一眼我的年龄,说:“才31啊,太年轻了。现在不知道怎么了,这个病发病年龄越来越小,这几天刚收了一个,现在在18床,刚28岁。怀孕前发现一个胸有个小小的包块,检查了是良性就没管,想着生完孩子再说。现在孩子一岁三个月,包块已经长的很大且长满了胸,活检是恶性。只能先打化疗缩小肿瘤再做手术。”


我强忍泪水:“那一般以您的经验,我这个分级的,有切出来是好的吗?”

“也有,前几天切了一个,也是个4b,切出来是个不典型增生,就是正要往坏的转变,癌前病变,还没转的时候发现的,这种一般比较少见。”


“还有个报告打4a,但切出来也是恶的。术前肯定会把所有好的不好的可能都告诉你,到时候万一化验是不好的,心里多多少少要有点心理准备。”


”那我的位置,万一是恶的,符合条件保乳吗?还是必须全切。“


“位置不太好,靠近中间,不太好说,到时候我们会研究看,能保肯定尽量保,实在不能保还是保命重要,不是吗?现在科技也先进,还可以做再造。”


“那我要活检吗?还是直接术中活检呢?必须要动手术吗”,我不死心的问。


“4b必须要动手术的,这个东西就算不是恶性的,也绝不是个好东西,不切掉会有很大风险。是否要活检你住院后我们会再讨论,因为你这个比较小,0.9x0.9,就怕穿不着。


赶紧办住院吧,床位很紧张。”


谢过了医生,晚上几乎一夜无眠。我想了很多,想万一是癌,自己为什么会得这个病。想要是癌,我该怎么面对切掉一个胸的自己,怎么面对后续的放疗化疗大把掉头发,还会有转移复发的可能。见过我的叔叔癌症后期遭的罪,我不由得想,童还那么小,她将来怎么办。我们可能会倾尽所有家产搏一个可能不能预知的未来。







02从挣扎到接受现实


2016.5.6

头天晚上几乎就没睡几个小时,一直在做梦,流眼泪,睡睡醒醒,早上很早就醒了。童爸也是整夜辗转反侧,我流泪的时候他也陪我默默流泪,虽然我没看见,但是我知道。


不断的在网上查,概率到底是多少,到底这种分级有没有不是癌的案例发生。心情无比低落,童爸也请了假在家陪我。不能想到童,一想就忍不住哭。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要面对这个现实,真希望一觉醒来是梦一场。


除了家人,没有告诉一个朋友,因为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她们的担心和安慰。


在网上查的绝望了,因为这个分级从能查到的结果,最后不是癌的几率很小。就去查荷兰安乐死,现在想起来挺搞笑的。因为实在觉得自己无法承受癌症晚期那种痛苦,整个人变形,浑身肿胀每天只能靠止疼药一直到止疼药都不管用。想到父母可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想到童爸会很悲伤,想到可能童会一直问她爸,妈吗去哪了,她爸maybe不知道怎么回答。想到我将来有一天要离开童的时候,对她的不舍但又无可奈何。


想到这些,我变的特别消极。


▲▲


晚上继续睡不着,哭,脑子里挣扎。想自己才31岁难道生命就要快走到终点了?跟童爸说,“这几年委屈你了,跟我这个直脾气臭脾气在一起,万一是这个病还要花很多钱,你会很累,童童将来怎么办,钱用光了,孩子教育出国留学怎么办。父母怎么办。你当年真应该找个温柔的姑娘。”


童爸说“我自己选的,不后悔,我也不想找别人。”


我说:“万一手术大夫切下来化验一看,很厉害而且都扩散了,还治吗?我不想治了。将来万一有一天需要抢救我,你千万别抢救我,我怕疼,一下子过去不用那么受罪。“


童爸说,好,我也不想让你受罪到那个时候,万一有一天医生真的宣布医疗手段没效果的时候,我就把房子卖了带你们环游世界去,走到哪算哪。但是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别瞎想了。


我继续说:“后面我不在了让你再去找一个吧,给童找个新妈妈,一定要找个温柔脾气好的,对童一定要好,不好的话跟她离婚。”童爸一直在鄙视我的这些想法,后来被我说烦了,说就算有那么一天他不会找了,自己过,他觉得后妈可能会对童不好。我听了心里酸酸的。



结婚四年多以来,可能也就新婚的时候会搂着睡,或者偶尔拉着手睡。渐渐的我们分被子睡,到后面孩子出生后分床睡快两年。


曾几何时我们都感觉感情平淡的像温开水。自从知道我病情后,童爸每晚都拉着我的手睡,白天也拉着我,怕我跑了似的。


平时因为孩子、工作、生活,两个人为了家庭忙碌的像两只旋转不停的陀螺,疲惫的顾不上手牵手,甚至被生活工作焦虑的时候还会总觉得对方一身毛病怎么也看不顺眼有时候觉得自己眼睛瞎了。以为对方已经没有像恋爱时那么在乎自己。


可实际上两个人心里早就已经生长成互相缠绕的两棵树,一个没有了另一个可能也活不下去。


这几天,我看童爸眼里只有珍惜,因为不知道自己还能看他多久,还能在一起多久,以前看他各种不顺眼,现在眼里的他都是好。也许是这几天他对我也很温柔耐心的关系,我们没有一次争吵,两个人都是很温柔的说话,互相商量说话聊天。


写到这里,真的希望大家都珍惜自己的婚姻珍惜对方,别等到可能跟对方相处的时间倒计时的时候才知道珍惜。想想以前自己爱计较、一点小事也爱说半天生气抓狂,搞得我生气他也生气,日积月累,磨损了两人的身体也会渐渐磨平两人的感情和曾经甜蜜的感情。





2016.5.7


可能是把心里的话多说了出来,慢慢感觉好一点。我开始着手写点什么嘱咐我父母——我住院后照看童的注意事项。我拿出本子写了跟遗书差不多的东西。事无巨细的把童日常喂养穿衣用药都写了一遍,在生病的时候,当妈妈的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孩子,怕孩子在妈妈生病的时候、住院的时候被照顾的不好,生病怎么办。

想起在一个乳腺科大夫的微博里写的,一个三十岁的妈妈确诊乳腺癌后,第一句话不是说我该怎么办,而是说:“我的孩子才一岁,我的孩子可怎么办。”他感慨母爱的伟大。我每想起童童都感觉心里像刀割一样的难受,担心她在我生病时候会不会被照顾的好,我的病对于她的生活质量、教育质量以及心理上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担心将来万一有一天我不在了,会不会有人欺负她看不起她,难过的时候没有人保护她,爸爸工作忙的时候没有人倾听她开导她,将来结婚的时候万一不能参加她的婚礼我该多遗憾。。。

也担心父母的身体,担心他们老爱买电视购物的东西上当受骗,担心爸爸的脾气。更担心童爸以后的生活和他的身体,别因为我更累更辛苦。


在心里明白最坏的情况是怎样,自己能做什么之后,心里坦然了许多。很多时候,恐惧多是来自于对未来的未知,对痛苦的未知。







03接受现实,自我救赎


2016.5.8


写好嘱托之后,我开始慢慢接受现实,开始找自救的办法。

我加了好几个乳腺癌的qq群,里面满满的正能量。里面各个年龄段都有,二三十岁的并不在少数,也有许多很严重的扩散了的,仍旧通过积极治疗,自我调整活的好好的,开开心心的,正能量满满的,我就感觉我之前实在太悲观了。其实这个病在现在来看,并不等于直接判死刑,在发达国家,甚至把乳腺癌列入慢性疾病的行列。



群里经常会分享各种关于乳腺癌疾病的讲座,主讲是台湾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很温柔的姐姐,从饮食、治疗经验、化疗放疗的原理等把乳腺癌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会得病慢慢讲给你听。也会有其他姐姐们分享自己的经验。讲真的,听了很多里面的讲座之后,没有那么害怕了。我明白疾病是怎么一回事,它如何日积月累的在体内生长,后面应该如何配合医生正规治疗,战胜坏细胞或者与之长期和平共存。



就算上天给你一张坏牌,不等于判了死刑,可能是给你个机会,让你重生的开始。跟过去不好的自己彻底再见和决裂。


我按照这些过来人的经验和分享,反省了自己为什么会有可能得这个病。疾病不是突然有一天从天而降的,一定是长期不良生活习惯、坏情绪、压力的日积月累,从量变到质变的结果。


人体内本来就存原癌基因,他主管细胞分裂增殖,人需要它也要约束它,所以人体里还有抑癌基因。人体健康,免疫力强大的时候两个基因保持平衡,但致癌因素多了的时候,人体内部发生改变,比如经常吃致癌的烧烤、油炸食品,经常是外卖或喜欢在外面吃饭,长期熬夜作息不规律,这些致癌因素给癌细胞提供了很好的繁殖的环境,致癌因素就像是启动癌细胞的钥匙,这把钥匙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回想我自己,自己在家带孩子两三年了,脾气感觉越来越急躁,一言不合就发火。平时吃饭也没太有规律,晚上更是12点以后才睡觉,经常到两点多。蔬菜很少吃,反而经常叫外卖,爱吃烤串炸鸡等一号垃圾食品。想想是我自己不爱惜身体,忽略它,不重视它,甚至糟蹋它,使得坏细胞开始快速增长。


我开始反省,跟身体说对不起,买了很多五谷杂粮,新鲜蔬菜,开始跟外卖、垃圾食品说再见。我要把身体养一养,使它有力量对抗坏细胞。


我还买了灵芝桑黄等,天然的抗癌细胞的补品,做好计划,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只有一个目的,把身体调整好,拨乱反正,它向我发出了求救信号,它需要我的帮助和改变,我们要一起战胜坏细胞,我之前做的太差,希望身体能给我一个拨乱反正的机会。


我在心里跟身体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以后我会对你好。希望我还能有这个机会。

▲▲




相信每个生病的人都会有这样一段心理过程,从痛苦到自救。在这个阶段,会看开很多周围的事情。原本很在意的一些事情,都不会纠结了。因为跟任何事任何人比起来,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平时没有发现,原来傍晚的家附近,这么美。



04手术,迎接新生


等了一周多,终于有了病房,我才知道乳腺疾病的发病率真的好高,这么多人等着做手术。这一天也终于要近了。




2016.5.15


办好住院,手术前要做一系列检查。包括各种ct、加强ct,核磁共振,骨扫描等,为了手术做范围参考,因为一旦怀疑癌变,要把身体全方位的扫一遍,万一发现转移灶,手术中可以一起切掉,提前制定好手术方案。


于是,我开始频繁的像个病人一样,前一天还好好的我,开始跟一些中老年人一起排队做ct、核磁共振等各种检查。虽然还是不想接受现实,但是心里多少有点心理准备了。ct有辐射,做完之后要至少半年以后才能怀孕。


核磁共振,一项特别恐怖的检查。静脉推入药液,进到一个封闭的仓里,幽闭恐惧症肯定会犯病,趴好,一动不能动,大概需要五十分钟,我是做的加强。给我两个棉花让我塞到耳朵里,我之前在网上了解了一下声音会很巨大,很多人反映很可怕。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开始的时候仍然吓我一跳,非常大的声音变换不同音调全方位的在小小仓里轰炸你,挑战你的意志和神经。我在心里不断的默念为了童童我一定坚持和坚强,心跳加速手心里不断冒汗,胳膊全麻了,就这样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过了五十多分钟,结束了检查。


最后一项是骨扫描,做之前我在网上搜了一下,是为了判定有没有骨转移而做的,做之前要喝一种药,是含有辐射元素的液体,喝到体内一段时间之后身体吸收了才能照出来。这个辐射真的很大,我不想做,但是大夫建议做,我就觉得我应该还不至于到那个份上,就撒了个谎说人太多排不上了当天就没做。


回到病房,吃饭休息一下。十点之后不能吃喝了,第二天准备手术了。


晚上吃了饭,洗个澡,看了眼镜中的自己,想明天也许就是残缺的自己了,心里难过,但告诉自己只能坚强,为了家人为了孩子。



2016.5.16


早上五点多就醒了。


六点多,护士来量了体温,做好术前准备工作。有可能是上午也有可能是下午,不能喝水和吃饭。


在这个时候,反而希望快点手术,快点知道结果吧,无论是好是坏。这段时间确实太煎熬,根本不敢奢望有可能是好的,隔壁房的病友们偶尔会来找我聊天,她们都是乳腺癌患者,每个人心态都特别好,笑嘻嘻的。有个大姐每次来都笑的特别和善,可能是化疗剃了光头的缘故,特别像个弥勒佛。我问她之前脾气好不好,她说之前脾气很不好,老爱生气,脾气急,自己做小生意,要强的很。现在生病了,反而脾气好了,很多事情都看开了,每天乐呵呵的反而开心很多。有好几个是来住院打化疗的,我跟她们讨论化疗药物,选国产的还是进口的、直接全切还是做假体,我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乳腺癌患者的一份子。有个姐姐比我大十岁,人特别好,脾气之前也很好。说起得病的原因分析可能是有段时间家人去世心情很悲痛,消沉了抑郁一段时间。群里还有两个青岛的姐妹来看我,一个40,一个跟我同龄31岁,可惜后来没聊多久医生就推我去手术了。


八点左右,医生们浩浩荡荡来查房,很像实习医生格蕾里面的桥段。我的主刀医生是他们的头,有人汇报病情,在大家的围观下掀起衣服主任分析病情之后说,尽量保乳,给你尽量保,年纪比较轻。在经历了各种检查之后,掀起衣服这种小事我都不太在意了,不像一开始,一个男的乳腺科大夫我特别不能接受,在生命面前,这些都不重要。我能活着,让我陪孩子和家人最重要。


随后,我们相识的医生进来跟我讨论是否装假体的问题。医生说,最坏的情况要跟我说清楚,免得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万一术中化验是恶性的,切除了,醒来之后发现没有乳房了接受不了寻死觅活的也有。因为你年轻,还是建议你做再造。之前我在网上查的资料说,首先假体是有年限的,到了年限要取出更换,也担心身体不适应发炎或万一后面要放放化疗再对乳腺有什么影响和伤害。自体皮下移植的话要从后背或肚子上切一些组织移到乳腺,要留一道长长的疤,我是疤痕体会非常难看和明显。关于乳房再造问题,我的想法不代表医生的,也不一定正确,只是讲我自己的认知和想法。医生说是非常安全的,我也相信现代医学的发达,只是我比较胆小,想着一了百了不想后面有什么后患。童爸也坚决的说他不介意,保命最重要。病友们也是做再造的很少。


所以我就决定万一是恶性的,全部切除。


等到十点左右,护士和手术室的人来推我去手术了。我爬上手术车,被盖好绿色的手术被单,在童爸和我家人的陪伴下被推进了手术室。那一瞬想起当年剖腹产的时候,也是这样被推进手术室,只是当年是个喜事,这次却不知是喜是悲。


进去后护士给我戴好手术帽,挂上盐水。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在手术室外等候。我尽量深呼吸控制着自己不要发抖,同时跟自己默念:以前是我不好,身体你跟我受苦了。我常常忽略你的感受,我知道错了。上天,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就好,我的孩子还小,我希望能看着她长大成人。我愿意多做善事,希望换取多一点时间可以留在她身边。只是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这次机会?一直不敢奢望是良性的我,但最后一刻仍是残存一丝幻想。。。


就这样含着泪想着,大夫把我推进了我的手术室。乳腺手术是全麻,静脉注入麻醉剂。只听着护士说现在给你打到吊瓶里麻醉剂,会有点疼。接着就感觉像刀割一样从血管蔓延到手臂,然后被罩上了呼吸面罩,渐渐模糊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是被医生拍醒的,睁开眼还是在手术室,想着应该是手术结束了。手术室的人把我推了出去,我仍有点迷迷糊糊因为麻药劲还没过。我不敢问结果怎么样,等着家人跟我说了我便接受。直到家人和医院的人推着我上了电梯,童爸笑着问我,知道结果没?我说不知道。


他看着我笑,说,是良性的,没事了。


那一刻,我差点哭了,我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一直在问是真的吗我不是做梦吧。推到病房抬到床上我还是不相信,我跟童爸说你掐我一下,童爸掐了我一下,疼,原来不是做梦。


我的病理是非典型性病变,就是癌前病变。换句话说就是这块良性肿瘤正在往恶性肿瘤转变的过程中,被我发现了。所以只需要切除这块病变组织就可以。但是不能掉以轻心,仍是高危人群,需要半年做一次乳腺体检。觉得自己跟捡了条命一样,感谢上天。



在医院住了两天,医院就让我回家了。术中做的病理是快速冷冻切片,三十分钟出结果,但有一定的不准确率,石蜡结果要十几天之后出结果。大夫说,基本上结果都会相一致。


直到最后石蜡结果出来跟冷冻结果相一致,我才彻底放下心。




这次跟乳癌擦肩而过的教训,让我不得不开始反思我的生活方式、我的脾气性格到底能给身体带来什么影响。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疾病也不是突然从天而降的,是你自己的一点一滴的坏习惯埋下的种子。



我以半个过来人的身份,提醒大家一定注意以下几点


1、每年体检一次,二十岁左右的姑娘也不例外。之前长过良性纤维瘤的,必须每年体检,因为纤维瘤切了会再长,我就是。在一个不好的身体环境下,良性肿瘤会向恶性转变。


2、发现有任何乳腺方面的问题,比如肿块、溢乳、疼痛、凹陷等,都要去医院检查,不要相信周围的人所谓经验之谈,最有话语权的是医生和检查报告。


3、不要熬夜,按时吃饭,作息规律,不吃垃圾食品,多吃水果蔬菜五谷杂粮,保持适当运动。宝贝自己的身体,不要给癌症任何可乘之机,身体没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空谈。


4、最重要的一点,心胸宽广豁达,少生气,气是一切疾病的根源。生气的时候,大脑会命令身体制造一种由胆固醇转化而来的皮质固醇。这是一种压力蛋白。如果积累过多,会阻挠免疫细胞的正常工作,不但会让免疫力下降,甚至会让免疫力不分敌我地杀伤正常身体细胞。中医来讲,气血经络不通,脏腑阴阳失调是疾病的根原,尤其是癌症,其根本原因是整个气脉不断的打结,越结越多,最终形成一个大疙瘩——肿瘤。


美国生理学家爱尔马不久前也做过实验,他收集了人们在不同情况下的“气水”,即把有悲痛、悔恨、生气和心平气和时呼出的“气水”做对比实验。结果又一次证实,生气对人体危害极大。他把心平气和时呼出的“气水”放入有关化验水中沉淀后,则无杂无色,清澈透明,悲痛时呼出的“气水”沉淀后呈白色,悔恨时呼出的“气水”沉淀后则为蛋白色,而生气时呼出的“生气水”沉淀后为紫色。把“生气水”注射在大白鼠身上,几分钟后,大白鼠死了。由此,爱尔马分析:人生气(10分钟)会耗费大量人体精力,其程度不亚于参加一次3000米赛跑;生气时的生理反应十分剧烈,分泌物比任何情绪的都复杂,都更具毒性。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保持一个好心情好心态,少一些计较,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和朋友。不生气的世界,你会发现可爱很多。




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请善待你的身体。

请转给你身边的人,转给你爱的人,提醒她们善待自己,善待他人。


来源公众号三头狮子  作者:童妈

加辣妈团编辑微信号:bella0081 每天分享精彩内容。


END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