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的年轻人不再相信“新自由主义”

<- 分享“北美华人资讯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1 北美华人资讯网


想象一下,假如你今年二十岁,出生于1996年。五岁那年,美国发生了“9·11事件”。打你有记忆起,美国就一直在交战。

2008年,你十二岁。这一年,全球经济突然崩盘。在经过小布什总统多年的虚张声势后——9·11事件后,他还曾鼓吹以”美式消费主义”对抗恐怖——你发现自己国家远比想象得脆弱。但美国很快崩溃,那些照顾你的大人们突然自顾不暇。你的父母可能在金融危机中失去了工作,也许你的家庭因为次贷危机失去了原有的住房。

2009年,政客们声称经济不景气已经过去,但你的苦日子还没结束。工资收入停滞不前,甚至还在下降,而医疗、育儿和教育的开支却呈指数级增长。原本全职岗位变成了合同工,福利待遇大大削减。原本中产阶级的工作职位变成了低收入的服务性工作。你出生时,你父辈对美式生活充满期待,认为经济将长期保持繁荣,而这一期待如今却落了空。


9·11事件现场

“婴儿潮”的那一代人总说,你最好的出路就是去上个好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但是这条出路现在行不通了。大学毕业生陷入了学生贷款的泥淖,他们有些人不得不为最低工资而打拼,甚至不得不在无薪实习工作中挣扎。那些体面而高收入的工作机会都集中在大城市中,而这些城市的房租在过去十年间涨了三倍到四倍。你不愿接受这里的低工资,但又无力承担那里的高房价,实在是进退两难。在这些大城市之外,美国处处遍布刚宣布停业的商厦,它们与长期废弃的工厂一起,待在那里就像待在废墟里一样,你什么都得不到。

人们时不时地骚动。你十五岁那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抓住了这个国家所有人的眼球,暴露了企业贪婪,让人们注意到错失的机会。不过还不到一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偃旗息鼓,发起运动的人们则开始创立“金牌维权咨询公司”来赚钱。你十七岁的时候,劳工发起了“15美元工资运动”,成功使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每小时15美元——的提议进入主流话语,但政客们提出的方案十分缓慢。似乎没有人认识到这场危机的紧迫性。奥巴马总统作为民主党的自由派,应该算是理解贫困人士的了,还是声称经济已经复苏。

你想知道,什么时候经济复苏的阳光才能照射到你的家庭。就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自己八年。

占领华尔街

2016年,统计数据告诉你,美国的失业率降低到了4.7%,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开始时你以为,是不是统计出了错误,直到你意识到政府把所有兼职工作、打零工或者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都算作就业人口。如今,美国的就业现状就是这个样子。工作已不再是个人获取成就感的途径,不再是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它只是一场徒劳无益的无限循环。今天,“活下去”才是美国梦的核心。

这么说来,18至29岁的年轻美国人过半表示,他们不支持“资本主义”也不足为奇了。

根据今年四月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率跌到了历史新低。这个年龄段的受访者中,51%的人对资本主义表示了强烈抗拒,只有42%的人支持资本主义。3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社会主义。哈佛大学的这项调查与2012年美国皮尤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不谋而合。在2012年皮尤研究所的调查中,有46%的18-29岁青年人表示支持资本主义,而47%的受访者对资本主义态度负面。而老年的一代对资本主义的态度比青年人稍微正面一些,在65岁以上的受访者中,52%表示了对资本主义的积极态度。相比之下,两代人对社会主义的态度截然不同。49%的青年受访者对社会主义有好感,而老年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对此有好感。

这是不是意味着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公私合营”、“打土豪分田地”了呢?显然没有。许多媒体在报道哈佛大学调查时都指出,该调查并未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给出明确定义。哈佛大学这项调查的主要负责人John Della Volpe与受访者进行了访谈,此后他告诉华盛顿时报的记者,受访者反对“资本主义”, 并非反对这个概念本身,他们反对的是资本主义在当今时代的实践方式。

在年轻人看来,那只“看不见的手”似乎已变成了“死亡之握”,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资本主义愈发失去了它的吸引力。20岁以下美国人从未经历过经济危机之前的繁荣期。父辈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比如晋升、工资增长、每周40小时工作制、工会、福利、养老金、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忠诚等等,在社会上已经越来越少见。

20世纪上半叶美国工人运动所争取到的东西,原本已经成为美国工作生活中的基础,而现在被视为是“激进”的。因此,虽然伯尼·桑德斯的政策提议像极了新政时期的民主党政府,他却被认为是”闹革命的社会主义者”,这只说明现在美国的用工环境是如此的糟糕,以致于对基本稳定的追求和愿望,包括居者有其屋、学生不用背负巨额债务就能上学,以及工资收入覆盖支出等,都成为了奢侈的愿望。

让包括时薪15美元最低工资政策在内的一揽子政策获得社会关注的不是桑德斯,而是前几年罢工的快餐业工人。他们的诉求并不过分,而是对工资收入过低的必要矫正。1968年,美国的最低收入标准实际值达到了最高水准。如果按照历年的通货膨胀率计算,2012年美国的最低时薪应该达到21. 72美元(折合人民币144元)。对美国生活的基本期望是“自给自足”, 而眼下接近半数的美国人名下连400美元(折合人民币2658元)都没有。政客们在鼓吹“低失业率”和“经济复苏”,但事实似乎不是这个样子。桑德斯描述了现在美国经济的困境,而这一困境或被其他的领袖否认,或被他们认为是合理的。选民们反感的不仅仅是美国经济的现状,而是媒体与政客对现状的渲染——他们给人一种经济强劲复苏、艰辛只是个例的“幻象”。

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对修辞术的滥用已经导致一些术语失去了他们本来的意义。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桑德斯、特朗普和克林顿三大候选人都声称自己是“反建制”——对于两个职业政客和一个亿万富翁而言,这种表态让人将信将疑。“新自由主义”原本是一个鼓励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专有名词,而它现在被不分青红皂白地成为了政客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攻击的工具。特朗普让“法西斯主义”一词重回美国政治的辞典当中,还有人说虽然他的政策主张简单粗暴、不合法律,但“与二战时法西斯头子们相比还相去甚远”。与此同时,特朗普还斥责希拉里·克林顿在回应奥兰多枪击案时没有使用“极端伊斯兰分子”一词。对于身份标签的争执充分表明了美国意识形态一团混乱的现状。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美国的年轻人开始辩论支持“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其实,媒体在报道哈佛大学这份民调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进行调查时,问卷并未简单询问是支持“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其中也包括了其他四个“主义”,分别是“进步主义”、“爱国主义”、“女权主义”、“社会正义行动主义(social justice activism)”等。问卷并未就以上六种“主义”进行明确的定义,受访者可以在其中选多个选项。“社会主义”的支持率为33%,事实上是获得最低支持率的一种“主义”,而“爱国主义”的支持率最高,达到57%。剩下的三个“主义”的支持率大约都在半数上下。

那么针对当代美国年轻人的意识形态问题,这份报告到底传达了什么信息呢?其实什么信息都没有。真正的答案其实是在有关政策的问题中所揭示出来的。被问及是否支持“政府应当向无力承担食物、住房等基本需求者提供协助”时,47%的受访者回答“是”。这表明人们支持社会主义吗?也并不一定。事实上,这只能表明受访者这一代眼睁睁看着同胞们为食物和住宅而挣扎,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而已。

其实要了解美国年轻人的困顿现状,根本不需要做这样一份调查。你只要看看他们空落落的银行账户、看看他们低收入的工作、看看他们父母所失去的工作、看看他们背负的沉重债务、以及他们求而不得的机遇,就能了解他们生活的现状。要批判这种现状,你甚至不需要任何专业和意识形态,现状本身就足以反对它自己。

来源;观察者网



声明:如果您遇到我们发布的文章,有任何侵权问题,请在平台发消息或者直接拨打我们平台电话,我们会尽快帮你删除,谢谢!

关于美国驾照,月子中心DIY价格,考取美国老师,普通人如何获得绿卡,跨绿卡直接入籍美国儿童非处方必备药costco(请在微信huarenLife168平台输入,驾照绿卡月子老师洛杉矶,当兵,儿童,costco

华人征婚:海外单身华人必备

加拿大华人生活网 (加拿大华人专用号)


美国华人资讯 信息

华人地产网 (买卖及地产经纪人查询平台)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