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三天贬870点!人民币顺势而“贬”画外音

<- 分享“投资美国石油俱乐部”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6-29 投资美国石油俱乐部



理性·建设性


经济观察网  欧阳晓红/文



又下调了153点。6月28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6528,创近6年新低。这是市场因素之效应?还是央妈顺势而“贬”?

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甫出,全球金融市场巨幅震荡。短期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亦难逃干系。人民币中间价三个交易日连续走贬870个基点。当天,英镑对人民币中间价下调1202个基点,报8.7992,两日累计下调7907个基点。


特殊时刻,央妈也急了。6月28日,其在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近期受英国“脱欧”公投影响,国际外汇市场出现波动,英镑、欧元走贬,美元走强,在“前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动”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仍保持了基本稳定,市场预期平稳,人民币汇率将继续按照既有的形成机制有序运行。


央妈的潜台词是,人民币中间价并未明显偏离“收盘价+一篮子汇率”之“双锚”轨道。


如此,这是人民币脱欧“综合症”效应么?或远或近,你手中的人民币无恙否?

CFETS也贬了,但股汇未“双杀”


现实总是那么现实。依据上周五(6月24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数据,人民币汇率指数(CFETS)为95.29,创去年该指数上线以来新低。人民币汇率指数似乎也是趋贬信号啊。


彭博模拟人民币指数的结果则显示,28日之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5.23。“这几天基本没有波动。目前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对一篮子货币稳定。” 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告诉经济观察报。


逻辑上,“双锚”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下,美元指数上行,美元飙升,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相对疲软。


从近日国际市场美元走强的幅度看,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当前人民币汇率并无意外之处,仍然符合此前的定价机制,即中间价受到美元走强的影响,被动贬值。


说话间,28日,美元指数报96.1012,当日盘中跌幅0.29%。即期询价市场,人民币对美元收报6.6487。如无意外,次日,人民币汇率或有上行动力。在“收盘价+一篮子汇率”新定价机制中,可以大致估算“二者”对中间价拉升或下调的作用占比。其公式是:中间价=前日收盘+保持前日收盘时刻货币篮子稳定需要的变化。“也就是设定中间价的时候,需要保持一篮子指数和前日收盘时刻一致。”陈世渊说。


刘东亮称,“二者”可以测出大致区间,但不能精确测定,因为央行仍然可以从中进行调节。


市场也有声音称,一直逆势而为的央妈——可能“扛”不动了,需要让市场说了算。当然,底线是金融市场需保持平稳。


如此,央妈择机顺势而为似乎亦无可厚非。何况今非昔比,此次汇率大跌,A股暂无大碍。而回看2016年年初,人民币快速贬值,其时的沪深指数亦同步下行,可谓“股汇双杀”。

   太和智库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IMI研究员张超认为,此次股市无恙,原因之一是“中间价形成机制稳定预期,打击套利”,资本外流预期降低。股票市场风险基本得到释放。


按照国泰君安固定收益部北京主管周文渊的话说是——两个时点,股市的估值,杠杆水平,交易量水平发生较大变化。包括人民币主动贬值的压力释放,资本大规模流出的预期减弱。资本管制初显成效。

好吧,或许是无独有偶。相关报道称,上海外管局加强跨境投资购汇背景审核,叫停个人投资购汇。新政诸如,对于合伙企业办理跨境投资的项目,资金来源追溯为个人出资的,现全部暂停,无法办理购汇。


而以往,“资本外流+股市波动”可能是“约束”央妈手脚的重要因素,不惜成本,“力挺”汇率。现在,这两项作用效应趋弱,央妈适时放松,让市场因素“作主”亦未尝不可。甚至于,只要央妈不干预,即可视其“顺势而为”,人民币该贬就贬,该涨就涨。

人民币也有不确定性


不过,接下来的问题是,大趋势下,人民币方向如何?


在文华广润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原人保资产首席经济学家王家春看来,人民币存在较大确定性的贬值压力。主要来自三个层面:


其一,其他货币相比存在“补贬”的压力。2010年初到2015年底,欧元、日元对美元贬值超过20%,印尼、印度货币对美元贬值超过30%,南非、巴西、俄罗斯货币对美元分别贬值56.8%、57.4%和62.3%,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3.8%。在几乎所有货币对美元均有较大贬值的背景下,显然,人民币汇率有“补贬”的压力。


再者,从制造业国际竞争力来看,人民币难以继续挺下去。尤其值得警惕的是,在美国主导下,以TPP和TTIP来取代WTO已是大势所趋(TPP于2016年2月4日在新西兰正式签署)。由于TPP范围内将会实行“原产地规则”下的“零关税”,而且中国加入TPP的希望渺茫,中国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受到TPP的严重冲击已不可避免。


其三是,中国外汇储备本身的特点使其具有快速“塌方”的风险。


就此,王家春的逻辑是,中国外储可能有三分之二以上姓“外”。一旦各种因素导致“热钱”和长期资本撤离,外储就存在快速“塌方”的风险。


然而,“人民币贬值的具体节奏和幅度是不确定的” 王家春认为。他解释,由于人民币存在上述贬值压力,央行选择之一是严格控制资本项下的外汇流出,并且通过快速的主动贬值来化解贬值压力。如果采取这种策略,就可以用中短期的快速贬值换取人民币汇率在合理水平上的长期稳定。反之,如果通过间歇性地抛售美元来抑制人民币贬值,不仅直接带来外汇储备消耗,也会给资本外逃提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最终很可能导致外储“塌方”和人民币汇率的失控性贬值。也就是说,中短期内,央行越是抛售美元来对人民币汇率“维稳”,人民币长期的贬值空间就越大。


需要强调的是,如不及时堵塞长期资本外流通道,并且快速、主动地贬值到位,那么,在实业资本大量撤离之后,即使那时人民币大幅度贬值,也很难带来贸易顺差及外汇储备的大幅度回升。


迄今为止,王家春仍坚信目前人民币的大趋势未改,其确定性与不确性未变。


但脱欧之后,具体来看,“人民币最近适当贬值,顺势而为,是比较合适的,反映出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形成机制下,央行对汇率比较好的管理。而且,由于市场形成理性预期,人民币贬值并没有再一次导致市场波动。”陈世渊对经济观察报解释。


陈世渊分析,如果未来,央行在美元升值的时候,由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对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在美元贬值的时候,让人民币对美元相对稳定,对一篮子货币贬值;这就可以比较好的稳定市场预期,逐渐实现人民币朝更加市场化方向发展。


不过,“这里面的风险在于美元如果出现趋势性的大幅度升值,那么人民币对美元较大幅度贬值或许会促发资本外流,使得人民币被迫对一篮子货币升值,延缓市场化进程。” 陈世渊称。


诚然,“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机制,在美元上涨时期会遇到较多困难,但目前人民币还可以比较好的应付这种局面。” 陈世渊认为


是的,不管怎样,央妈还是央妈,该出手时会出手。


“海外市场避险情绪上升促使美元、日元、美债上涨,英镑、欧元等非美货币贬值,美指的上涨导致人民币CFETS指数和中间价面临被动贬值压力,短期走势料偏弱,有跌向6.70的风险,但预计央行不会允许人民币出现快速贬值,可能会通过中间价和入场干预的方式稳定汇率。”刘东亮称。


而脱欧“黑天鹅”事件期间或未来类似事件发生时,如果说,在全球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弥漫的时候,日元、黄金是投资者首选;


那么,顺势而“贬”的人民币,也许依然是相对稳定货币,某一天或成为投资者的次优。这样想,你可能会觉得手中的人民币拿着更安心。



严正公告

近期发现不法个人公司公众号冒用“经济观察报”进行虚假内容宣传,本平台在此严正声明,本平台为经济观察报官方媒体公众平台,虚假平台一经发现请及时举报,感谢各位支持与关注! 


经 济 观 察 报 理性 建设性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